第三千七百八十八章 话已至此

血徒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已经无家可归了,如果你都不要我,我真不知道该去哪了,”东皇玉轻声道。

    人家都这么说了,陆轩还能拒绝么?

    “嗯,那你暂时住在这里,”陆轩一本正经的说道。

    “陆轩,谢谢你!”

    说完,东皇玉一头扎进了陆轩的怀里。

    “”

    东皇玉这么一个身材火爆的大美女,老是这么亲密无间的抱着,陆轩真的是有些吃不消。

    陆轩还是无比信任东皇大帝的,东皇玉竟然说东皇大帝陷害东皇文鼎,难道东皇大帝和异族勾结,一起唱双簧么?

    要知道,这次血族可是损失惨重的!

    而且陆轩和东皇大帝接触过这么多次,从来没有感觉到有血族的气息。

    要不是东皇大帝战胜东皇文鼎,陆轩怕是很难活着离开东皇一族,直接被登帝的东皇大帝扼杀在东皇一族的皇城外。

    所以,不管怎么样,陆轩和东皇大帝现在是盟友,他对东皇大帝无比的信任。

    今后陆轩也要依靠东皇大帝,不仅要找出索隆亲王,还要将所有藏在仙岛上的血族人,杀的一个不留!

    “你好好休息吧,”陆轩轻声细语的说道。

    看着他眼中的柔色,东皇玉一脸的甜蜜,暂时忘却失去亲人的痛苦,再一次的进入到了梦乡之中。

    离开前,陆轩给她把了一下脉,作为一名武者,一点高烧而已,应该很快扛过去,所以陆轩没有给她施针治疗。

    “主人!”

    当陆轩走出卧室的时候,程诗诗一脸暧昧的看着她,笑眯眯的说道:“恭喜主人,贺喜主人。”

    “恭喜我什么?”陆轩白眼一翻道。

    程诗诗眨着眼睛道:“当然是恭喜主人收了一位美娇娘啊。”

    “东皇玉不仅倾国倾城,那妖娆的身段,连我都是有些羡慕,”程诗诗调侃的说道:“而且她还是完璧之身,主人难道不高兴么?”

    “啧啧!”

    程诗诗说着,还小嘴里啧啧两声。

    “啪!”

    听到她这么一说,陆轩气的一巴掌拍了过去。

    “哎哟!”

    程诗诗捂着那疼的叫了一声。

    然而这一声,让陆轩傻眼了,我打她那干什么?

    要知道,老虎的那摸不得,更别说女人的了。

    程诗诗俏脸晕红,一双美目还水汪汪的,眉宇间更是春意盎然,简直是娇艳欲滴的快要滴出水来。

    这狐媚子,一巴掌把她打成这样?

    当程诗诗长长的睫毛在微微颤动间,陆轩感觉到一股邪火燃烧起来。

    “主人,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么?”程诗诗香肩微微发抖的说道。

    “什么话?”

    陆轩吞了一口唾沫,呆呆的问道。

    “十岁的时候,打女人那,女人哭了,二十岁的时候,打女人那,女人会动心,三十岁的时候,打一下,女人会换个姿势”

    “”

    陆轩目瞪口呆,他真的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女人竟然还会说段子,而且还是这么污的段子。

    我的天!

    陆轩简直感觉这句话刷新了他的认知和三观。

    无疑,这些话,更让陆轩的邪火高涨。

    而程诗诗本就是媚骨天成,浑身上下都是充满着致命的诱惑。

    在她动情的时候,体香更是迷人!

    “客官,有人找!”

    在陆轩有些把持不住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客栈小二的声音。

    客栈小二的话,如同一盆冷水,将陆轩的邪火灭了个透心凉。

    差一点,真的差一点陆轩就想要把这个狐媚子给占为己有了,还好

    然而,程诗诗一阵咬牙切齿,似乎客栈小二坏了她的好事。

    “我先出去一下,”陆轩说完,落荒而逃。

    走出厢房,陆轩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刚才差点没忍住。

    果然,憋的太久,定力真是越来越差了。

    “陆轩!”

    当陆轩站在二楼走廊的时候,楼下传来声音。

    陆轩朝下看了过去,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他的瞳孔瞬间睁大了几分。

    她依然是穿着一袭白裙,眉目如画,身姿婀娜,脸上的神情,云淡风轻,不是左清月,还能是谁。

    陆轩还以为是邪道宗门的人,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左清月。

    如今陆轩和她之间,已经算是对立面的关系了。

    左清月找来干什么?

    陆轩目光复杂了一下,这才慢慢走下了楼梯。

    “我们出去说话吧。”

    当陆轩走下楼后,左清月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说道。

    陆轩跟着她来到了客栈的后花园里,在这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正是说悄悄话的好地方。

    “说吧,找我干什么?”陆轩站在她身后,问道。

    左清月慢慢转过身,不冷不热道:“明天的比试,你最好认输。”yyls

    “认输?”

    陆轩笑道:“你觉得我会认输么?”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李天河的实力你今天是看到了,而他的实力可不仅仅于此,”左清月冷言冷语道:“如果你不想活命,大可去应战。”

    无论什么比试,一方都可以选择认输求饶。

    但是作为一个武者的尊严,很少会有人选择认输。

    “呵呵!”

    陆轩笑了起来:“左清月,你是在关心我,不想我死?”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话让人讨厌,”左清月冷若冰霜道。

    陆轩摇摇头:“你也一样,总是板着一张脸。”

    “话已至此,你自己选择吧,”左清月懒得再跟他废话了,大步而去。

    “我知道,明天的比试上,李天河会对我痛下杀手,对吧?”

    此话一出,左清月猛地停下了脚步。

    “你既然知道,还要应战?”左清月回头说道。

    “难道我今天说过的话,你没听到么,我何惧一战!”陆轩轻描淡写的说着,可眼中满是冷意。

    左清月咬咬牙:“你是在找死!”

    “虽然你我道不同,但是念在我们相识一场,所以,我过来好心提醒你,”左清月又道。

    “谢谢你的关心!”

    陆轩目光有些复杂道:“不过话说回来,左清月,你还是有点良心的。”

    左清月怔了怔,冷笑一声:“我是有良心,但是你却不一样了,以歪魔邪道为伍,违背了护龙一族的族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