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八十七章 女诸葛

血徒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刻,陆轩不禁想起在不夜城的时候,李宗兴派来杀手想要暗杀他。

    既然李宗兴对他起了杀心,他来到蓬莱剑阁的地盘之,李宗兴又怎么会想安然放他离开的。

    其实今日和张庭硕一战,陆轩感觉到张庭硕的实力其实并非于此,现在想来,他似乎是有些故意要输给自己。

    一切的一切,都是李宗兴在算计他,想要置他于死地!

    要是陆轩输给了张庭硕,李宗兴自然找不到机会要他的命了。

    只能说,陆轩还是大意了,不过即使他猜到了李宗兴的动机,他也会将张庭硕击败。

    不为了别的,就为了争一口气!

    李天河的确很强,但是陆轩不惧他。

    “还是你聪明,”陆轩看向程诗诗,笑着说道。

    程诗诗俏脸一红:“奴婢哪比得主人的城府,只是主人的实力,只要不是李宗兴这般的宗主强者,主人根本无所畏惧,所以才没有想这么多。”

    陆轩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得不承认,程诗诗真的是女中诸葛,将她带在身边,可以帮自己出谋划策。

    “对了,东皇玉怎么样了?”陆轩问道。

    程诗诗摇头叹气道:“刚刚睡下,高烧一直未退,每次睡着都会说胡话。”

    “她发烧了?我去看看,”陆轩心头一震,连忙走进了卧室,一眼望过去,很快看到了已经睡下的东皇玉。

    “爷爷,爹,星宇!”

    “不要杀他们,不要啊——”

    东皇玉一脸的冷汗,在做噩梦中的她,脸色极其的惊恐。

    陆轩的心很不是滋味,慢慢走了过去,当他坐在床边的时候,东皇玉尖叫一声的惊醒过来。

    “啊!”

    东皇玉一下子坐了起来,当看到陆轩坐在身边时,她钻进了他的怀里,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虎腰。

    一滴滴泪水划过面颊,东皇玉哭的跟个泪人一般:“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的族人赶尽杀绝。”

    陆轩双手有些僵硬,过了半晌方才抬起了手,轻轻的环抱着东皇玉。

    按道理,陆轩也可以算的是东皇玉的仇人了。

    要不是陆轩将五帝印决的第五印及时的送给东皇大帝,东皇大帝应该是不可能战胜的了东皇文鼎的。

    是陆轩左右了东皇大帝和东皇文鼎之间的命运!

    即使东皇大帝早做准备,埋伏了大批高手对东皇文鼎一脉痛下杀手,可如果他死在东皇文鼎手,一切都是徒劳。

    东皇文鼎的死,是陆轩希望看到的结局,但是他没有想其他人死,更别人东皇文鼎这一脉被如此屠戮殆尽,只剩下东皇玉一个人。

    失去所有人亲人的东皇玉,显得孤苦伶仃,而这一切,都可以说是拜陆轩所赐。

    只是这件事,陆轩不敢告诉东皇玉实情。

    在东皇玉的心里,她觉得这件事是和陆轩无关的,陆轩更没有屠杀他们这一脉任何一个族人。

    可惜的是,陆轩看到东皇玉这么无助、痛苦的时候,心中的愧疚是无以复加的。

    然而,如果再做一次选择,陆轩依然会这么做。

    他绝对不会为了一个东皇玉,而不顾大局,甚至将自己推向深渊。

    这么做了,陆轩却心里难辞其咎。

    有时候,人性不仅是自私的,也是复杂的。

    做人不能两全,陆轩只能这么选择——

    由于对东皇玉的愧疚之心,所以这几天,陆轩都是不敢来看东皇玉,有意无意的在逃避。

    刚才在得知东皇玉高烧不退后,这才跑过来看看她。

    感受着陆轩温暖的怀抱,双手搂着他结实的腰部,东皇玉颤抖的心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她真的需要一个依靠,一个可以为她遮风挡雨的港湾。

    “陆轩!”

    此时,东皇玉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问道:“为什么这些天,你都不来看我?”

    “我——”

    陆轩无言以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东皇玉低下头道:“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受,觉得对不起我,当初你应该会想到这个结局,所以有意和我撇清关系,对吧?”

    “是的,”陆轩点点头:“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东皇玉摇摇头道:“陆轩,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什么,而且你也没有屠杀过我一个族人,所以,这件事,根本不关你的事,你完全不必自责。”

    “我只恨东皇大帝,成王败寇,我知道,但是他为什么要屠杀我的族人,我弟弟还那么小!”

    说着说着,东皇玉又一次的声音哽咽的哭了起来。

    陆轩本不想说什么,但是听到她的话,忍不住说道:“是因为你爷爷勾结异族,所以你整个族人都遭来横祸。”

    “我爷爷没有!”东皇玉情绪激动的大声道:“我爷爷虽然独断专行,霸道横行,还很有野心,但他绝对不会和异族勾结的!”

    “你一个姑娘家,这些事情,你爷爷是不会告诉你的,”陆轩苦笑一声道:“当时你爷爷和大帝一战,异族人突然出现,还是冲着东皇大帝来的,这该怎么解释?”

    “要不是大帝早有准备,这些异族人怕是会屠戮大帝这一脉所有人。”

    “我——”

    东皇玉哑口无言,一切的一切,都将矛头指向她爷爷东皇文鼎,她根本无法解释。

    “好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的路还很长,不要再想这些了,”陆轩安慰道:“也不要想着去报仇,好好的活下去。”

    “呵呵!”

    东皇玉笑了,凄凉一笑道:“我倒是想报仇,可是我拿什么给我爷爷他们报仇?”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陆轩问道。

    东皇玉咬咬牙道:“我会先调查清楚我爷爷和异族勾结的事情,如果真有其事,我绝对不会找东皇大帝报仇,可如果我爷爷被陷害,即使我拼性命,我也会揭露东皇大帝丑恶的面目!”

    陆轩正色道:“那好吧,你去调查,我不管你,但是你千万别冲动。”

    “嗯!”

    东皇玉点了点头:“那这些日子,我能留在你身边么?”

    “呃!”

    陆轩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