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地下情人

晴空蓝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1章:地下情人

    她是他的情人,却不是唯一的那一个;他是她闲暇解闷的对象,而她也绝对不可能爱上他。

    昨晚的那一通电话并没有对舒昀的睡眠造成多大影响。

    事实上,她当时正迷迷糊糊的,只知道自己似乎惹怒了电话里的那个人。可是因为实在太累,只听他说了两句,她便握着手机睡着了。

    等到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手机还搁在耳边。舒昀想了想,终究还是回拨过去,很显然号码被呼叫转移了,接听的那个女声一副公事公办的语调,“周总正在开会……”

    其实她和周子衡身边的人都不熟,他的公司那么大,名声在外,可她一次都没踏进去过。秘书不认得她,照例询问:“请问您是哪位?”

    “算了。”舒昀坐在床上想了想,“没有重要的事,你不必特意告诉他。谢谢你,再见。”

    这边电话刚挂断,下一秒nicole就打进来,告诉她:“下午的录音临时取消了,改成晚上八点。”

    “为什么?”舒昀一边打开电视一边问。

    “徐佩佩也要用那个棚,我们只好让一让了。”nicole的声音听起来硬邦邦的,这是她心情不好的征兆。

    舒昀不置可否地挑起眉毛,没再说什么,只是“噢”了一声表示明白。

    谁让人家是一姐,正如日中天呢?其实她倒无所谓,作为一枚小角色,吃这点儿亏根本不算什么。但就怕nicole这回心里又会犯堵了,毕竟也曾是炙手可热的金牌经纪人,如今却不得不带她这种新人,连带着也要处处受气。

    预约的工作被取消了,舒昀反倒有点儿开心。

    近两周过于忙碌的工作状态令她着实感觉吃不消,可是在人前偏偏还要时刻保持精神饱满,露出一点点疲态都有可能被训斥。于是也只有回到家,卸掉厚重的妆才能在私底下看见自己青黑的眼圈。

    她给自己叫了一客午饭,又趁着下午的空闲利用了一下新烤箱,照着网上下载的食谱试着烤蛋挞。

    烤箱和整套工具都是搬新家的时候郭林送的。

    “知道你没有厨艺,就当是个摆设吧,厨房空着也不好看。”当时郭林这样说。

    蛋挞出炉,果然是失败的作品。舒昀对着那一盘焦黄的小东西看了许久,拈起一只咬了一口,心里在纳闷,明明是按照详细步骤说明做的,怎么就不成功呢?

    或许,这世上真有天赋二字可言。比如说,她就没有厨艺天赋。

    她会的,只是唱歌。

    当初舒昀签下这家唱片公司的过程一点儿也不曲折,也根本不像许多大明星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样--“是陪朋友面试,结果阴差阳错自己被录用了”。她的经历不够戏剧化,但胜在够走运。

    当莫莫将她的录音带寄出去的时候,她根本一无所知。直到两个月后收到唱片公司的回复,莫莫兴高采烈地跑来找她,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走上这一条路。

    “谁说我想当歌星了?”相较于莫莫的激动,舒昀则显得兴趣缺缺。

    “歌星耶!当大明星不好吗?”莫莫瞪着无辜的大眼睛反问。

    “但也有可能一辈子出不了头啊。”

    “不去试怎么知道?你嗓子这么好,不去可惜了!”

    她有点儿为难,“可是我又不爱唱歌。”

    “亲爱的,你忘了自己正失业吗?现在就有一份工作摆在面前,为什么不要呢?况且还是那么风光的职业,以后可能会有很多粉丝的啊!”莫莫继续努力地游说,“这就是工作,目的就是为了赚钱,有什么爱不爱的!又有多少人是真正热爱自己的工作的?”

    最后一句话倒是有点儿道理,而且正好击中舒昀的死穴。

    对,她刚刚没了工作,而银行里的那点儿存款支撑不了多久。

    “每天寄去唱片公司的自荐信和录音带那么多,你的没被直接丢进垃圾桶里,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幸运了。”在正式签约的当天,莫莫如是说。

    舒昀笑笑,挽住她的手臂,“是啊是啊,你就是我的幸运女神,用一卷读书时为了好玩而录的磁带帮我找到新工作,真是万分感谢。走,我请你吃拉面去!”

    她没让莫莫看出她内心的忐忑--进入那个圈子,直觉将会有许多不好的事情等着她。

    果然,公司首先给她安排了一位名叫nicole的经纪人。几天接触下来,舒昀只得在心中暗暗叫苦。虽说是经纪人,但这nicole的脾气和架子似乎比明星还要大,整天板着一副冰冷的面孔,说话永远简洁明了,所以听起来多半像是在发号施令。

    在nicole这里一点儿情面都不能讲,初入行的舒昀不懂规矩,时常被骂得狗血淋头。直到某天在公司厕所里听到八卦,这才知道原来nicole也曾经辉煌一时,巅峰时期手上同时带着几位如今歌坛最当红的男女明星。

    如今却只能负责她这种级别的新人,换作谁心里都会不平衡吧。舒昀这样一想,对于nicole平时的犀利言行也就慢慢释怀了。

    所幸舒昀并不笨,平时也极努力,等到过渡期一过,互相摸清了性子,她和nicole竟然也能和平相处了。

    录音时间安排在晚上八点,舒昀提前半个小时到达现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玩了一会儿手机,直到助理提醒她,“时间到了。”

    她抬起头,可是录音棚的灯还亮着,显然里面的人还在继续使用。

    “怎么办?”助理小乔看了看手表,已经超时七分钟了。

    “再等等吧。”舒昀反过来安抚她。

    这一等便又是半个小时。等到徐佩佩终于出来,舒昀这才收起手机站起身。香风从身侧飘过,大明星戴着墨镜,和平时镜头前笑靥如花的亲切模样判若两人,被几个助理保镖簇拥着,面无表情地从她面前经过、离开。

    小乔似乎不服气,又似乎有些羡慕,眼巴巴地望着一群人离去的背影。舒昀见了好笑,忍不住拿歌词本拍了拍她的手臂,“走啦!”

    小乔回过神,笑嘻嘻地问:“小舒姐,你什么时候也像她一样?”

    “不知道。”

    “等咱们也红了,就不用再处处受欺负了。”

    舒昀停下来微笑着说:“怎么,觉得委屈了?”

    “总有一点儿吧。”小乔抿了抿嘴唇,目光诚恳,“小舒姐你唱歌这么好听,我感觉比徐佩佩还好,不红都没道理呀!”

    “多谢赞美。”舒昀仍然笑着,心里却想,大不了不干了,反正她的兴趣也不在这里。何必与人争得头破血流,还要冒着被“潜规则”的风险呢?

    录完音已是深夜,坐上车舒昀取出手机一看,既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短信。

    当然,周子衡是从来不会发短信的。他的私生活可谓丰富多彩,每天每夜都充斥着夜香鬓影温香软玉,但在某些方面却又简单得可怕。

    比如说,任何事情他都习惯用一通电话来解决,哪怕他和对方只需要说一句话。曾经有几次见她捧着手机发短信,他会质疑,“你这样不嫌麻烦?”

    “活动拇指可以锻炼大脑。”她和他相反,认为收发短信是一种乐趣。

    而自从昨夜之后,他连电话都不给她打了。

    其实对此她倒一点儿也不吃惊,她知道他生气了。

    周总裁的脾气如何,恐怕她是这世上少数深有体会的人之一。昨天要见面的要求被她拒绝,然后她又在他怒火中烧的关键时刻睡着了,以周子衡那样骄傲自大的性格,倘若还会主动联系她,那才叫做天方夜谭。

    计程车趁着夜色在别墅区门口停下来。舒昀拉了拉帽子,小跑着冲到红色的独栋别墅前,上前去按门铃,足足坚持了五分钟,显然一副不进门不罢休的架势。

    最后终于有人来开门。

    她双手插在运动衣的兜里,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眨眨眼睛说:“你在家呀。”

    面前的男人不搭腔,目光冷淡地在她脸上扫了一圈。

    “好冷啊,进去再说……”也不等对方同意,她便用肩膀顶住门板,仗着自己身形纤瘦硬是挤了进去。

    室内暖气充足,就连地板上都是温热的。

    舒昀踢掉鞋子,又把外套脱了,然后才笑意盎然地问:“谁惹你不高兴了?”

    其实周子衡只穿着休闲的单衣单裤,头发有些微的凌乱,但完全不显得邋遢,反倒有一种风流不羁的雅致。他神情慵懒地瞟了她一眼,兀自坐进沙发里,架起两条长腿,拍了拍身边的空位,“过来。”

    舒昀果然依言走过去,这个时候的她与昨晚迥然不同,是十足乖巧的。

    谁知屁股刚挨到沙发,她的脖子便被周子衡勾住,一把搂了过去。

    他毫不怜香惜玉,她吃痛,微微唤了声:“哎哟……”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过去。

    周子衡的胸膛结实温暖,只隔着一层棉质衣料,她的脸紧贴着他,仿佛可以感受到胸腔下那强而有力的跳动。

    “你到底什么意思,嗯?”英俊的男人明显不悦,拖长的尾音里带着一点点危险的味道,手指不轻不重地在那张未施脂粉的脸颊上来回划弄。

    “什么什么意思啊?”舒昀颇为费力地抬起头,眼神里闪动着无辜的光。

    只见周子衡不讲话,只是一双眼睛微微眯起来,她这才识实务地解释说:“最近真的太累了,每天都不够睡。”

    或许是角度和灯光的问题,那双眼睛下面的青色显露无遗。看样子是真的累,连带着皮肤状态也不好了,向来光滑的额角冒出两粒浅红色的痘痘。

    周子衡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既然这么辛苦,不如离开那里。”

    “那可不行。”舒昀趁机换了个姿势,努力使自己的身体不那么扭曲,然而还是没能脱离掌控。

    “为什么?”

    “我想出名啊。”她第一百零一次地抛出相同的答案。

    “假话。”周子衡哂笑一声,毫不客气地拆穿她,却也不再追问。

    其实每次都是这样,这个话题谈过不止一次,但从来没有深入过。她偶尔会在他的面前抱怨工作辛苦,而他也会好心地提出建议,却并不坚持。明知道她的理由是假的,拆穿归拆穿,可他似乎一点儿也不好奇真正的答案是什么。

    就像听说她累,他并不会真的心疼一样。

    她和他之间,或许本来就不应该涉及这些纯私人的感受,比如独自的喜悦和悲伤,又比如一个人的轻松和痛苦。

    他们的关系从开始到现在似乎只被一种东西维持着。更确切地来说,应该是被某种有趣的运动维系着。

    这一夜,舒昀为昨天的嚣张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周子衡的体力好得惊人,但她并不相信这是他几周以来清心寡欲养精蓄锐的结果。相反,她发觉他的花样比上一次见面时还要多,极有可能是从别处开发累积得来的。

    但她不怎么在乎这些。

    早在最初在一起的时候,彼此之间就已经建立起了某种不可言喻的默契。她是他的情人,却不是唯一的那一个;他是她闲暇解闷的对象,而她也绝对不可能爱上他。

    既然不存在爱情,自然就不会产生可怕的占有欲。

    舒昀只知道,自己愿意与周子衡维持这样的关系,全因为他是天生的情场高手。

    上天从来都是不公平的,所以才会给予某些人太多的优势。

    比如眼前这个男人。

    他英俊桀骜,生性风流不羁,懂得如何哄人开心,但又不会过度纵容……他有足够的资本,可以满足你许多无理的要求,但你永远不会误以为他是任由旁人予取予求的角色。相反,在他的身上,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强势,某些时候甚至强势到近乎。

    这些听起来很矛盾,但也正是这样的矛盾气质,使得多数女人欲罢不能。

    在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舒昀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令她满意的情人,在任何方面都无可挑剔。作为一个成年女性,在单调的生活里加入这么一个角色,对她来讲并没有任何坏处。于是她就这样和他不痛不痒地继续了下去,直到现在。

    第二天早上难得出了太阳,穿过薄雾的光线从遥远的云端照射过来,温和得犹如浅金色的流沙,在清冷的空气中细碎转动。

    舒昀懒懒地蜷在床上连手指都不愿动一下。她醒来有一会儿了,周子衡却还站在阳台上打电话。这样冷的天气,他居然只披了一件晨袍,身姿挺拔地背对着她,整个人都陷在朦胧的雾气中。

    因为隔着一层玻璃门,她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可以想象出他的语气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他向来都有起床气,也不晓得今天是谁不知死活,这么早就来自找晦气。

    最后看他终于收了手机,她才翻了个身,将自己从头到脚重新埋进被子里。

    周子衡刚将电话那头的下属训了一顿,转过头便看见床上隆起的那一块。他走过去,脚步并没有刻意放轻,可是手伸到枕边,到底还是停了停。

    他轻巧地将被子掀开一点儿,只看见舒昀背对着他,双眼紧闭睡得正熟。她的头发长且浓密,最近又烫成了波浪卷,此刻凌乱地铺散开来,衬得脸蛋和裸露的肩背越发白皙通透。

    周子衡弯下腰去,先用自己冰凉的嘴唇碰了碰那光滑细腻的肌肤,然后一声不响,不由分说地一口咬下去。

    “……哎!”舒昀吃痛,忍不住瑟缩着叫出来。

    周子衡微微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说:“让你装睡。”

    “你怎么知道我醒了?”舒昀嘟囔了一声,睁开惺忪的眼瞟向他,声音里带着一丝低哑的诱惑,“要不要陪我再睡一会儿?”

    周子衡反倒不急,他就着床沿坐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问:“陪你有什么好处?”

    舒昀的眼睛早已重新闭上,听他这样问,她只是微微一愣,继而便抿着嘴唇哼道:“干吗告诉你!”

    虽是这样说,但她的脸上带着娇笑,浓密的睫毛如同两把小刷子,轻轻颤动,一下一下竟像是挠在周子衡的心头,麻麻痒痒的,让他的神思都微微停滞。

    其实他很早就发现自己喜欢舒昀晨起时的样子。有一点儿迷糊,又有几分娇媚,尤其是在半睡半醒之间与他调笑的时候,那样清纯的脸上却经常透出极致诱惑的气息。每当这时候,床上躺着的仿佛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只他豢养着的小动物,而且,是一只精明灵动的小狐狸。

    舒昀半蜷着等了一会儿,发现对方突然没了动静,这才奇怪地睁开眼睛去看。结果正好对上周子衡莫名专注的视线,她呆了一下,问:“你在看什么?”

    “看你。”周子衡表情轻佻地俯下身体,紧贴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引得舒昀再次抿起嘴角笑骂:“流氓。”

    “我看你就喜欢流氓。”周子衡低笑着扯下晨袍,修长健硕的身体覆上去,轻而易举地将身下的人压制住,顺利开始新一轮的床上运动。

    等到正式起床已经过了中午,由于这里没有保留她的衣物,舒昀只能穿着男式衬衣在屋里走动。

    她好奇地问:“你今天没有事做?”

    周子衡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翻杂志,头也不抬地反问:“你呢?”

    “单曲终于录完了,可以休息两天。午饭吃什么?”

    “你决定吧。”

    舒昀低头去翻手机里的电话簿,“……周子衡,附近送餐酒店的电话是多少?太久没用,都忘记了。”

    “打去查号台问。”沙发上的男人声调平淡,显然没兴趣帮她。

    其实他们在一起这么久,共同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次数却极少。她不搭他的车,也尽量不和他外出吃饭。

    有一回周子衡似乎是喝多了,深夜直接去了她的住处,仿佛是不满,他倒在床上,皱着眉头看了她良久,忽然问:“……你就这么希望和我划清界限?”

    她也分不清他是不是真的醉了,因为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又忽然挑起唇角,笑了笑,“地下情很刺激是吗?……舒昀,你的表现十分合格。”

    这样喜怒无常,她却无法认真计较,因为他很快就在她的床上睡着了。

    最后舒昀从手机里找到一家西餐厅的电话,打过去,要了一客芝士焗饭,然后回头问周子衡:“你吃什么?”

    周子衡扫了她一眼,“你拿主意。”

    舒昀心中有些奇怪,她对他的喜好实在了解不多,只能替他做主点了一份海鲜炒饭。挂掉电话,她才发现周子衡不知何时早已丢开杂志,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她。

    “怎么了?”

    “没什么。”周子衡面无表情地站起身,目光扫过男式衬衣下那两条光洁修长的腿,“我回房间打个电话。你,等下把衣服穿好才可以去开门。”

    结果等到午餐送过来,他却连坐都没有坐下,只轻飘飘地瞟了一眼便宣布道:“我对海鲜过敏。”

    舒昀拿着银匙不由得愣住,那他刚才为什么不说?

    而他仿佛看出她的心思,微微扬起眉梢,表情里带着调侃,又似乎还有几分嘲讽,笑了一声说:“看来你对我真是一无所知。”

    这叫什么话?

    舒昀忍不住困惑地皱起眉,撇开身份关系不谈,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次数原本也不多。而他现在却好像是在指责她?

    周子衡居高临下,讲话的同时因为轻微俯身的动作而气息迫近,那双深黑的眼眸眯起来,仿佛对她的表现真有些不满。

    而她亦不甘示弱,停了片刻便半笑着反问道:“有那个必要吗?”

    话音落下,她明显感觉到室内的空气被短暂的沉寂充斥了。

    其实周子衡的神色在她的眼中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她不太确定他此刻心里的想法,也不知道自己的反诘是否触犯到了这位心高气傲的男人。

    没人会这样跟他讲话吧?舒昀直觉猜测自己应该是个异类。但她向来底气够足,只因为她并不亏欠他什么,甚至连一块钱都没有伸手拿过他的。

    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单纯,没有牵扯到利益或感情,所以无须小心翼翼地伺候对方。

    不过,很显然她刚才的揣测是多余的,周子衡并没有因为她的实话实说而动怒,那英俊的眉眼之间仍是一派云淡风轻。只见他点了点头,淡笑着赞成,“你说得很对。”语调轻缓,目光再度在她的脸上停留了片刻,然后便轻描淡写地移开了。

    其实有的时候,他笑起来比生气更加可怕。舒昀无意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于是好心地提议,“要不,我的这份和你换吧。”

    “不用了。”周子衡从茶几上捞起车钥匙,冷淡地交代,“正好我还有事要出去,你慢慢吃。我们改天再联系。”

    “哦,那好吧。”舒昀并无太多异议。这时候走了倒好,刚才已经有了不愉快的先兆,再相处下去很有可能最后不欢而散。趁着主人走出大门之前,她又补充道,“我离开的时候会帮你把门锁好的。”

    “多谢。”俊挺的背影半秒没停,步履从容地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上了车,周子衡拨通叶永昭的电话。

    对方那里似乎热闹非常,只的叶永昭嚷道:“我们都在一块儿喝酒呢,赶紧来……你小子,刚才还说有事出不来,怎么这会儿又有时间了?”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到了再说。”周子衡丢开手机,车子在油门轰响中迅速离开了住处。

    推门而入的时候,叶永昭正在给旁边的新女伴布菜。他在这个朋友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细心体贴,出手又阔绰,所以即便最后分了手,每一任前女友都会对他念念不忘,从没听谁有过半句怨恨的言辞。

    周子衡与他认识十几年,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此时环顾了一下包厢环境,笑着说:“品味见长啊。这装修风格还不错,你把设计公司的电话给我,改天酒店翻新,也省得我再去找别人。”

    “没问题。”叶永昭笑眯眯地给他倒满酒,“这是昨晚从我家老头儿酒柜里拿的,好东西。”

    因为周子衡的加入,包厢里的气氛更显热闹。

    液晶背投里正播着广告,席间有人发表评论,“这妞长得真不赖。”

    是徐佩佩在给某香港珠宝做代言,镜头前的她姿态优雅,笑容甜美得犹如芭比娃娃。

    叶永昭看了一眼,像是忽然想起来,“我有个哥们儿和她关系不错。你们谁有兴趣,改天让他把她约出来,大家一起吃个饭呗!”

    先前那人乐道:“好啊。”

    结果另一个人接腔,“就怕是大明星,架子也大,轻易不肯出来吧。”可是立刻就被旁人反驳了,“得了,你也把这些人想得太清高。有钱还怕她不来?香港那么多女明星,不都明码标价吗,陪吃一顿饭给多少。这年头,进入这个圈子的多半是为了名和利。所谓的架子,估计也就是摆给那些粉丝们看看的……”

    桌上本就男多女少,闲来无事,这一讨论犹如石子投入湖水中,话题纷纷转移到这上面来。

    大家谈得热烈,唯有周子衡一言不发。徐佩佩的那条广告早已结束,都说她漂亮,可周子衡平日并不怎么关注这些,所以广告一过,他连这个当红女星的长相都不记得了。其实他对娱乐圈并没有特别的喜恶,但或许出于巧合,所有自己熟识的女人当中,只有舒昀是这个行业的。

    想起那个女人,他的眼中忽然浮现出几分讥诮来。不知道应该说她单纯,抑或是太有心机--维持了近一年的地下关系,她似乎害怕被别人知道,总是不遗余力地在公开场合同他划清界限。

    她也从不接受来自于他的任何馈赠,仿佛嫌他的钱是脏的。

    当然,他知道她其实并不讨厌钱,没人会跟钱过不去。可是曾经有一段时间,她明明很需要钱,但在他面前却绝口不提半个字。这不合常理,这与他接触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一样。可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忍不住去揣测她的心态和动机。

    包括,她对他的态度。

    这个时而乖巧时而冷漠的女人,将若即若离欲擒故纵的把戏玩得相当好。所以他一边暗暗观察她,一边又不得不承认,生活里有了她,不失为一项新鲜的乐趣。

    而且,这项乐趣只属于他一个人,就连叶永昭这样的发小死党,都不知道舒昀的存在。就像是小时候得到一件十分有趣的玩具,于是私藏起来,虽然少了分享的快乐,但同时却又有着另一种隐秘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