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金兰炽幽意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戬从昆仑山回到了真君神殿,梅山老四一脸焦急的上来禀告:“二爷,哮天犬还没有回来,我看是凶多吉少。”

    杨戬心中隐隐为哮天犬担心,却不愿露在脸上,只是恩了一声,算是知道了。梅山老四见他不理哮天犬死活,不禁心寒。却听杨戬忽然关心起那只小狐狸的底细来。

    “那只小狐狸身上,至少有一万年的法力。她到底吃的是什么东西?法力增长如此迅速?”

    梅山老四摇摇头:“没有看清啊。但那小狐狸着实厉害。”

    杨戬冷笑道:“她虽然法力浑厚,可惜法术不精,经验也太少,当若真的交起手来,不出十招,就能将她擒获。到时候再来审她,万年法力从何而来。”

    杨戬正和老四议论小玉之事,梅山老六进殿禀告:“二爷,嫦娥来了。”

    杨戬微微一愣,转瞬便猜到了嫦娥的来意,定是为了那头蠢猪。想到嫦娥和猪头把臂游湖,现在又亲身跑来求情,杨戬心中很不是滋味,“就说我不在。”

    “是。”

    老六出去了,杨戬忽然觉得心情有些烦乱,他再没有心思和老四谈小玉,也打发他下去。

    真君神殿中,只杨戬一人独自坐着。他似乎在想着什么,有似乎什么都没有在想,目光一直停留在殿角的一隅。那里,黯淡的月色,被一格格窗棱,切割成小块,碎了一地。

    “老六,要不你去劝劝二爷吧。嫦娥仙子等在外面也太可怜了,怎么劝她都不回去……”殿外隐约传来梅山兄弟小声争执,“老四,我可不敢打搅二爷的静思。二爷可不像从前了,越来越难侍候了。”

    “蛾子,……”一声轻叹,杨戬拂衣而起。

    真君神殿外,嫦娥仙子已经等的极不耐烦。她看梅山老六抱歉的眼神,就知道杨戬是托词不出。嫦娥的性子中,本就有三分执拗。杨戬越是如此,她偏偏要和他耗下去。

    不大的天台上,她来来回回不知踱了多少回,一种情绪丝丝缕缕,慢慢郁结在胸中,无法舒缓难以排解。似乎感应到什么,嫦娥抬头看去,见真君神殿的牌匾下,站着一人,静静的看着自己。

    嫦娥重重咬了下唇,脸色却是有些青白,“他这样看了有多久?”想到此行的目的,嫦娥勉强和缓了一下心情,向那人走去。

    真君神殿的飞檐,投下扭曲的黑影,蜿蜒匍匐。淡蓝色的雾霭,自那浩瀚的云海边际升起,萦绕在真君神殿四周。那月宫仙子凌波微步,罗衫飘忽,款款而上。绝美的容颜,在雾霭中朦胧得恍若旧时之梦。

    一阶阶,一步步,嫦娥已经走到近前。杨戬悄悄收拾起怅惘,迎上前去:“仙子驾临鄙府,杨戬不胜荣幸。”

    “嫦娥来的鲁莽,岂敢劳烦真君亲迎。”客套的寒暄,冰一般的眼神,虽然咫尺,却是天涯。

    真君神殿,早已经在天界种种离奇传闻之下,异化为恐怖之源。嫦娥此行心中已经作好思想准备,但她真的踏足神殿内,却微微有些发楞。

    纯黑的真君神殿,干净的不染一丝纤尘。没有仙家的夜明珠,只有一排长信灯;没有仙家的琳琅如意玩,只有一方书桌无数案卷。

    进的殿来,嫦娥便直奔主题:“你把天蓬元帅怎么了?”杨戬微微一哂:“那个猪头,你就那么放在心上?”

    嫦娥冷笑道:“天篷元帅虽长了个猪的身子,但却有着一颗人心,能够分清是非黑白。不像有些人,身在其位,不谋其政。”

    杨戬的声音便也冷了下来:“我是司法天神,做的自然是司法天神该做的事。猪八戒包庇沉香,触犯天规,我缉捕他没有错。”

    嫦娥见杨戬冷面冷心,想到了苦命惨死的四公主,“那么东海四公主呢?你可以妨碍公务为由杀了她,但你没有权力驱散她的魂魄!我告诉你,东海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杨戬心中好笑,以东海龙王之怯懦,也敢上天庭与他打这人命官司?他傲然道:“为了追捕沉香,哮天犬也许已经殉职了。东海若是来打官司,让他尽管来吧!”

    嫦娥听杨戬这样穷凶蛮横的说法,心中更恨此人的道貌岸然,“杨戬,你像象狗一样效忠王母,拼命维护的恐怕不是那腐朽的天条,而是为保住你的乌纱帽,或只你自己无法满足的私欲……”

    “仙子,你想说的是玉树吗?”嫦娥一滞,她想说什么,但被那种低低的,略带苦涩的声音压住,杨戬慢慢抬起头,他看着嫦娥,目光坦荡,清彻如水:“仙子,情之所钟……”

    “……不能自已。”嫦娥微微一晃,脸色忽然煞白。琴瑟缠绵,十指相扣,爱人轻轻低语,划破千年的黑暗而来。这无耻之徒也配说,也配懂?

    “杨戬,我不管你龌龊的心,在想着谁。但以你的这种为人,是永远打动不了她的。为了你的‘私欲‘,你还要做多少孽?三圣母被囚,四公主惨死,百花仙子失踪,恐怕也难逃你的毒手。玉树之事,有朝一日,天庭必会追究。杨戬,为了你的乌纱帽,我知道你什么都做得出来。我不愿意再牵连别人,你若要灭口,索性……”

    杨戬的心一阵痛楚:“杨戬绝不会因玉树之事对仙子无礼。而仙子你答应过,会保守这个秘密的。”看着嫦娥憎恶的眼神,杨戬心中明白,玉树曝光之日不远矣。

    “我这个承诺是给三圣母的,她如今被你囚禁,母子不能相见。杨戬,我奉劝你……”

    “这是我们兄妹俩之间的事情,仙子就莫要多管了。”杨戬顿了一下,‘反而是仙子你,当言行谨慎才是。‘

    “言行谨慎?!”嫦娥的脸气得煞白,“杨戬,今日你得把话说清楚。”

    杨戬走到桌按前,取出一叠置开的卷宗,“有些事还用我说吗?近来,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广寒宫,这些全都是弹劾仙子的奏本。仙子无事,还是少往凡间跑,免得落人口舌,成为仙佛两界的笑柄。”

    “笑柄……”嫦娥的身子在微微颤抖,“杨戬,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无耻龌龊。嫦娥岂能受你羞辱,告辞了。”

    嫦娥就要走出真君神殿,一个冷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仙子,你不要那个猪头了吗?”

    嫦娥的身子僵住了,再难跨出去一步。对于天篷元帅,她心中一直有一份歉疚。刚才实在羞愤难当,才会负气而走。现在被杨戬一语提点,慢慢冷静下来:我以前对不住天篷,就当这是还他的情。今日,任杨戬那厮如何辱我,为了净坛使者,我无论如何都要忍住这口气。

    嫦娥慢慢的走回来,真君神殿愈发阴森,杨戬手持奏摺,站在长信灯旁。闪动的火光下,司法天神的脸,忽明忽暗。

    “杨戬,你究竟想怎样?”嫦娥白玉般的脸上,罩着一层寒霜。杨戬侧着脸,幽黑的眸子看着舞动的火苗:“仙子,树欲静而风不止。虽然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是终究人言可畏,瓜田李下,总要避些嫌疑才好。”

    杨戬虽然是一番好话,听在嫦娥耳中,分外刺耳。她忍着气,一言不发,听杨戬继续说下去。

    杨戬却是欲言又止,天庭看似平静无波的表面,暗里却是暗涛汹涌。嫦娥一直幽居广寒宫,虽然寂寞冷清,却也是远离这些烦杂。如今,为了沉香三圣母,她一点点陷入那事非的漩涡,却不自知。玉树一事,终归要被人察觉。自己身败名裂也罢了,嫦娥到时候也会落的个知情不报,包庇纵容之罪。月宫仙子素来孤洁高傲,若无强援,恐真会落到那个地步,任人作践……杨戬的心一阵悸痛,他断不会让这一幕发生。然而,暗夜行舟,前途茫茫。凶涛恶浪即起,自己亦自顾无暇,又如何护得她的安全?

    思畴再三,杨戬才缓缓道:“玉树之事,一旦公布,恐仙子也难逃干系,望仙子三思而行。而净坛使者已经是方外之人,可笑却六根不净。落花虽无情,流水却有意。我若放他出去,他必定还要纠缠仙子不休。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仙子让他彻底断了这个念头,我才能放心。”

    嫦娥一咬银牙:“好,我便让你放心。”

    杨戬传梅山兄弟将猪八戒从牢房放出,提上殿来。猪八戒一路骂骂咧咧,佛爷爷长佛爷爷短的,待得上殿看到嫦娥,心中一下子乐开了花:“仙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他见嫦娥秀眉微蹙,转脸大骂杨戬:“杨戬,是不是你得罪了嫦娥仙子?让嫦娥仙子不痛快,就是与我老猪为难。前次是老猪还饿着肚子,被你偷袭。现在,你我再大战八百合……”

    杨戬懒得理这头猪:“猪八戒,嫦娥仙子有话和你说。”

    一听嫦娥仙子有话,猪八戒喜的眉开眼笑。他扭捏着双手,挺着肥硕的肚子,掭着脸凑在嫦娥的面前:“仙子要对老猪说什么?”

    嫦娥看着猪八戒,他的身上和脸上,犹带着鞭笞的伤痕,但神情却带着发自内心的欢愉。这个人,是爱她的。嫦娥暗叹,这种鲁钝的爱,即使他受苦历劫,身入空门,却依然痴心未改。

    嫦娥是一个女人,女人所特有的敏感告诉她,杨戬的漠视是一种伪装。这个看似无情的男人,对自己仍然存有几分心思。她的每一个动作表情,都会落在对方那对幽黑的眸中。

    嫦娥也知道,自己的心中,其实豢养着一只小兽,冷漠的硬甲下,扎起的是尖利的棘刺。它用千余年的冷寂,固执的守护着爱之死烬。重返天庭,又不少垂涎美色之流,借嘘寒问暖之际,调戏于她,位高权重者亦不在少数。这些肮脏的男人,一个个都被她轰出了广寒宫。每次看到这些道貌岸然之辈,被骂得狗血喷头,那只小兽就快活的嘶叫,吞噬着复仇的快感。

    而猪八戒是安全的,因为他是一头出家的猪。

    杨戬,嫦娥默念着这个名字,恨意已经侵染了她整个心。这个男人借着司法天神的威势,一再欺辱于她,如何才能让他痛,哪怕只有万千之一的可能,她也要尝试一下。

    “净坛使者,一直以来,嫦娥都蒙您照顾,无以为报。”

    “仙子……我喜欢…啊,我是说,我喜欢月亮……”猪八戒的心怦怦直跳,难道自己终于得到嫦娥仙子的青睐?不过,柔情蜜意,似乎应该是在花前月下。这个地方黑乎乎阴嗖嗖的,实在不是个互诉衷肠的地方。“仙子,我们还是出去说话。”

    猪八戒刚要拉嫦娥的手往外走,却见嫦娥盈盈拜下:

    “小妹不知是否有福气,认您做大哥。”

    和猪结拜?兄妹?杨戬看着月宫仙子,一种陌生感,从他心底慢慢升起。他转脸看窗外,高洁的月光,映在窗纸上,如霜似雪。仙子,对这汗臭的肥猪,不吝啬你的笑容,这番做作,都是给我看吗?何必如此作践自己?

    他听到猪吭哧一声咬手指,哼哼唧唧嘟囔:“好疼啊,这真不是在作梦。”

    “妹妹,请起。哥哥可不敢当啊。”猪八戒痴恋了嫦娥千年,嫦娥却一直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后来西天取经,遁入空门,也不敢再存有妄想。如今嫦娥瞧的起他,肯与之结拜,自然是喜出望外,“今天是我和妹妹大喜的日子,老猪为妹妹赋诗一首。”

    猪八戒扒下破烂的外衣,就着指血,歪歪斜斜的涂了几行,讨好的拿给嫦娥看,“妹妹可喜欢?”

    嫦娥看了那首歪诗,不禁噗哧笑了出来,“哥哥写的,小妹岂能不喜欢?”猪八戒见嫦娥展颜,开心地挥着破衫,围着嫦娥,扯开破锣般的嗓子吆喝起来:

    “宝珠弄月舞翩翩,莲华台下学坐禅。

    灯峰竹焰映佛影,八戒嫦娥结金兰。”

    嫦娥看着猪八戒肥硕的身子,效那蝴蝶儿翩翩起舞,笑得花枝招展。

    猪八戒的情意虽然真挚,但是诗词烂俗之至,歌喉亦不敢恭维。众人听的都捧腹大笑,唯有嫦娥暗自神伤,她看见另一个自己在镜内开心的大笑。那个笑容是强装的笑容,一小半为了抚慰那个傻哥哥,一大半为了打击神殿中的那个人。

    果然,杨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猪八戒歌舞到第十圈的时候,真君神殿外,已经有不少人在伸头缩脑偷偷张望。杨戬御下极严,真君神殿向来庄严肃穆。现如今却成众人围观小丑耍宝之地,杨戬心中怒火中烧,他大喝一声:“猪八戒,你闹够了没有?”

    “杨戬,你横什么横!别吓着我的好妹妹。”猪八戒搀了嫦娥的手,“杨戬,你这个鬼地方,我们还不乐意呆了呢。妹妹,咱换个地方乐乐?”

    猪八戒在牢中囚禁了数日,肥胖得身体散发出汗渍臭味。素有洁癖的嫦娥看着他伸来的胖手,稍一迟疑,还是将手交在猪八戒的掌中。

    嫦娥看着杨戬,面带讥讽之色:“司法天神,我随我哥哥去,你可放心了?”

    杨戬看着嫦娥绝美的容颜,冷酷的眼眸:“嫦娥仙子,恭喜你得了这样一个好哥哥。杨戬公务在身,恕不远送。”

    说完,他便坐回公案前,再不理会眼前的这对兄妹。

    猪八戒一路嚷嚷着,携嫦娥而去。杨戬传梅山兄弟,将刚才擅离岗位,私自张望的兵卒,杖责二十,不容求情。

    真君神殿又只有杨戬一人,殿外杖责之声,已经停了,真君神殿里外,无人再敢多做一声。杨戬默坐了一会儿,忽然起身,将手中紧攥着的奏本,全塞进长信灯中。火舌舔过,纸页焦黑卷曲,化为了一缕青烟,氲进了殿中若有若无的桂花香里。

    杨戬看着那青烟散去:“仙子,我能够保全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今后,但盼你那位好哥哥,能够护得你周全。”

    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殿角的银辉,也黯淡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