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有美乐游湖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戬脸色越发阴郁,召来哮天犬和梅山老四和老六,也不详说,只让众人随他去凡间一趟。

    杨戬一边在云端穿行,一边沉着脸问:‘净坛庙附近有我们多少人?‘这些是老四布置的,当下不假思索,应道:‘方圆十里之内有我们一千多人。‘杨戬若有所思,没有再问,只管赶路。

    沉香恍然大悟,难怪杨戬总来得那么及时,原来是一直监视着他们,用了这么多人手,看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杨戬落在镇上,已换了凡人装束,一件褶袖白衫,不同于见沉香时那件锦袍,宽袍缓带,别是一番风流。

    驻足桥上,墨扇轻挥,目光不离水边廊坊。看着猪八戒在那里与嫦娥“巧遇”,互述别情,谈笑风生,杨戬的神情也并不如何恼怒,知道嫦娥去了镇里,这早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微带了几分悒郁,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冷酷:‘猪八戒和沉香已经分开了,你们去净坛庙,这次务必将宝莲灯拿到,有机会的话,就将沉香抓来。‘哮天犬等应声而去。

    他们这一去,由老四变成猪八戒的模样骗走宝莲灯。沉香早将此事当作谈资,和母亲及众仙说起过,因此人人皆知,不过,老四老六现在都在镜外,众人顾着他们的颜面,没有多说什么。

    猪八戒乐不思蜀,虽然知道这种心思动不得,但能有今日一游,也是大感荣幸。得了嫦娥允可,也不顾凡人围观,将九齿钉耙抛入湖中,化为小舟。嫦娥本是受四公主之托,来找他帮助沉香,但一直以为杨戬因为她的缘故挟私报复于他,心下十分歉疚,要猪八戒帮忙的话更说不出口。现在见他虽因她而遭劫,却依然将她拱若天人,不由感动,存了补偿之心。如念既相邀游湖,便允了,嫣然一笑,飘然落于船上。

    猪八戒心思全在嫦娥身上,乐得找不着北,上船时居然掉进了水里,引得一阵轰笑,嫦娥也掩口轻笑。一片轰闹声中,唯有杨戬神色冷峻,独立于高楼之上,衣袂带风,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幕。

    正在兴头上的猪八戒,没看到赶来寻找师父的龙八,骗得宝莲灯的梅山兄弟和哮天犬却已回来了。

    杨戬验过宝莲灯,又问沉香下落,老四禀报了难处,怕不是小玉对手。杨戬一手掣着宝莲灯,一手打开折扇,关注湖上动静的目光这时才回到部属身上,对于小狐狸突然间法力增强的事,他也有疑惑,问道:‘那只小狐狸真的有你们说得那么厉害吗?‘到底老四脑子转到快,一下想到老狐狸临死前塞入小玉口中的东西,但他也不知是何物,只能报给杨戬,由他判断。

    硬攻不行,那就智取,杨戬下了令,让老四等人去想办法,自己仍站在楼顶,冷眼旁观湖上动静。左右是要将沉香逼得不能存身,若真是自己去,想放水也说不过去了。

    嫦娥仍在与猪八戒游湖,他们坐在舱中,杨戬没有听他们说什么,神色越发阴郁。方才他二人与街上把臂同游,如今又在湖上共舟谈笑,虽然尽在算计之中,也有助于他实施自己的计划,心中传来撕绞般的感觉,却是骗不了自己。

    若不是三妹任性,抢着去月宫试探,也许这份心意就一直藏在了心底最深最深的那处柔软之地,然而终究是让她知道了。知道了又如何,纵是想做一个朋友也不可得,想在远处静静地观望,也要在她目光回转时匆匆避开,不敢面对。

    嫦娥仙子,也许至今还以为最后和她在一起的是羿,就让她一直这样错下去吧,也许她知道了真相,更会恨自己。杨戬自嘲地想,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做出好事,也许嫦娥会以为,是他杀了后羿,冒充她的丈夫,骗了她。

    又多想些什么呢?明知道猪八戒也只是能与她同游罢了,她对这净坛使者,也只是抱着一份歉疚吧,她始终认为,是自己这个司法天神假公济私,害了当年的天篷元帅。可笑,杨戬,你做的事,在她眼里,只怕没一件会是对的。

    应该是去找沉香的,可是心思却离不开湖上,杨戬犹豫片刻,运起法力,听到船上二人的对话。

    猪八戒东一句西一句,想着法讨嫦娥开心,憨笑着说:‘其实吧,人家心里一直惦记着仙子的,总想着去广寒宫去看看仙子,可是又怕人多眼杂的,别人说出什么就不好了。于仙子的名声不好。‘

    嫦娥不为人所觉地微微叹了口气,她当然记得自己说过什么,那时她急着说正事,又不知怎么开口,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接口道:‘其实,你真的不能再去广寒宫了,你不知道,我最近已经是麻烦缠身了。‘猪八戒大奇:‘难道有人欺负仙子不成?‘嫦娥欲说还休,叹了一声:‘不说了。‘猪八戒哪肯放过这献殷勤的机会,忙不迭地催促:‘说,仙子,你尽管说,我看谁敢欺负仙子。‘

    ‘算了,你惹不起他的。‘

    猪八戒哪肯在嫦娥面前坍台,打起了包票:‘仙子,只要你信得过老猪,老猪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重重哼了一声,‘就算是二郎神,我也会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还真让你猜对了,正是二郎神。在天廷里,人人都知道我和三圣母的交情不浅,在沉香被天廷通缉之后,我曾经帮助过沉香,可没想到这件事被二郎神知道了,我若以此治我的罪,我也就认了,可没想到,他竟然以此要挟我。你说,我该怎么办。‘

    此时嫦娥心中已有悔意,杨戬虽不对,这事却是她为引得猪八戒帮忙信口编造的,当时并未觉得如何,她和四公主商议的,杨戬不会不利用此事要挟自己,如是说,也不过是实情而已。但现在想来,杨戬对自己,应该是从未有过此心,这一次他在旁听了,不知是何心情。

    果然,杨戬脸色冰寒,这番话一点不落,全落入耳中。嫦娥,嫦娥,在你眼中,杨戬真的如此不堪吗?你宁可与这猪头虚以委蛇,也不肯对我假以辞色。我今天倒要看看,这猪头到底有什么能耐!

    又听了一会,嫦娥终于将话题引到沉香身上:“好在我那沉香外甥,还真是懂事,非要学一身本事,去救他娘,如果他能投一位名师的话,我就真的不担心了。”

    猪八戒哈哈一笑,道:“仙子,你放心,这事教给老猪了!”嫦娥和他如此巧遇,又款款交谈,他再没有脑子,也知是为了沉香拜师之事而来。但眼中美人如玉,柔语如莺,早已神魂颠倒,哪里还说得出一个不字来?

    听到这里,知道大局已定,杨戬身随意动,不见如何作势,已跃上船头。正在说话的猪、嫦两人一呆,猪八戒反应过来,叫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手下败将。二郎神,别人怕你,我老猪可不怕你。你若敢在这里撒野,可别怪我老猪不客气!”

    杨戬冷笑:“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还有什么本事。”

    猪八戒也是一声冷笑,装模作样地理了理头上小辫,凑近嫦娥,涎着脸道:“仙子,你先去岸上观战,看老猪我今在为你出气!”

    嫦娥手抚玉兔,螓首微点,站起身斜睥着杨戬,不屑地冷哼一声,衣袖拂处,身如燕子穿林,飘然落上湖边的小桥。

    猪八戒半边身子都酥了,欣喜如狂,只想:“能得嫦娥如此看重,就算我立刻死了,也死得心甘情愿。”向桥上招了招手,回过身来,挽起衣袖,叫道:“二郎神,今天教你好好领教一下你猪爷爷的真本事!”

    腾空而起,猪八戒法力到处,小舟变成钉耙飞入手里。杨戬也悬空而立,手摇墨扇,冷冷地看着他扬耙作势,攻了过来。

    手中墨扇上下翻飞,见招拆招,目光却情不禁地向岸边小桥上看去,只见嫦娥星眸婉转,神色变幻无休,时而秀眉轻蹙,时而隐现担忧,显然为猪八戒而发。杨戬心中一黯,内息忽而紊乱,一口气竟没提得上来,猪八戒钉耙砸下,顿将他压入水中。

    初春时节,湖水犹寒,杨戬蓦然惊觉过来,暗骂了自己一声。虽说净坛庙受的伤并不算重,但几日来事乱且杂,未曾调养恢复。再加上刚才心神忽分,岂不是自找苦吃?但嫦娥鄙视的表情,却挥之不去,始终萦在眼前。

    深吸口气,平复心境。头一低,白衣上已渗出了血迹,在水中溷将开来。知道是崩裂了的宝莲灯旧伤,他运法力止住血水,默拈法诀,上朝的神铠已着在身上。

    暗自恼怒,多少年没这般失态了,竟因嫦娥被那头猪击落水底,传出去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身形冲天而起,挟着大片的水浪,咆啸着直扑猪八戒。

    猪八戒一招得手,连自己都大出意料之外。他飘在湖面,一边举耙等杨戬出来,一边向嫦娥频得意泮泮地卖弄不已。桥上嫦娥也自意外,目含激励之意,看向猪八戒。猪八戒和这目光一触,如被电触,脸上竟飞起一抹霞红,只恨不能飞扑上桥头,倚在嫦娥身边大吹大擂一通。

    水浪卷上,将他肥大的身子击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岸边石砌上。猪八戒一声疼叫,余光却向桥上瞥去,见嫦娥正因他而掩口惊呼,顿时大喜,忍了疼抖擞起精神,大叫:“我看,你也不过如此!就你这两下子,还执掌天条?怎么,不服?大家水里比划比划!”爬起身,跳入水里。

    他曾执掌天河十万天兵,更得过孙悟空“我下水得念避水决,,不如师弟你”之评,在水中自视极高。此时紧握钉耙,只盼吓住杨戬,好侥幸胜个一招半式,在美人面前挣回面子。但天不从人愿,水上冷冷一声“找死!”一道银芒便直击了下来,他大吃一惊,本能地抬手去挡,却挡了个空,正自一楞,后领一紧,已被杨戬牢牢扣住。扬耙欲向后击,杨戬法力透入,顿教他全身酸软,哪还有余力反抗?

    杨戬拎了这肥猪的后颈,腾身上岸,掷于地上。嫦娥急奔过来,关切的表情毫不掩示,叫道:“元帅,你没事吧?”猪八戒一喜,勇气大增,瞪着杨戬厉声道:“杨戬,我可告诉你,我是西天如来亲封的净坛使者!来,给你,来,你动我一下瞧瞧!”

    净坛使者?杨戬看了一眼嫦娥,冷笑:“我就动你又如何了?”枪身一振,已抵在猪八戒喉前。

    嫦娥大急,怒道:“住手!杨戬,你凭什么抓人?”

    看着她的愤怒,杨戬心中一痛,脱口而出:“你明明看到,是他先动的手!”嫦娥却冷晒一声,道:“杨戬,你可要自重!”

    玉树,仙子,是因为这件事,你才会这般有恃无恐吧?难言的疲惫袭来,杨戬再不愿面对嫦娥不屑的脸色,沉声道:“你攥我一个把柄,不到紧要关头,不会拿出来吧。放心,我不会杀他的,他还不值得你使出杀手锏。”

    伸手抓住猪八戒肩膀,强押着他踏云而去,径返天廷,一任嫦娥恼怒的目光,紧盯着自己远去的身影。

    既然已经开始,那就按既定的轨迹走下去罢。回到神殿,将猪八戒与刘彦昌关押在一处,挥鞭又是一顿毒打,恨声道;“叫你用佛祖压我!”沉香心中不安,怒道:“杨戬简直不是东西,害得师父为我吃了那么多苦头,!”嫦娥对湖边的举止本已有了悔意,但看着杨戬在猪八戒身上发泄怒火,对猪八戒的怜悯便占了上风,幽幽一叹,低下头去,不愿去细想其中的对错。

    梅山老四进来,禀道:“二爷,净坛庙里又有了变故,不知为何那只小狐狸去了万窟山,沉香不管不顾,私自追了过去。如今东海四公主正赶往万窟山,我们是不是也……”

    沉香去了万窟山?杨戬一愣,想起前些时候丁香小玉的对话,这孩子难道会那般没出息,纠缠在儿女私情里,连轻重都分不出了?

    当下抛下鞭子,让老四召集人手,他说不出的恼火,嫦娥的眼神,猪八戒的卖弄,如同利刃一般梗在心头。沉香!杨戬恨恨地想着,今日,定要堵死自己这个不成器外甥的全部退路!同时,另一个念头隐约浮起,他一凛,盘算着有几分可行,目光向上睨去,似要看穿三十二重天宇,直达那终日隐在祥云里的兜率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