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诈败净坛寺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戬回了神殿,召来梅山兄弟中的老四和老六,寥寥数语,只令他们去下界杀了老狐狸。至于哮天犬追着沉香的事,他却一字不提,生似那只狗已缚回了沉香一般。余下的日子里,他理事办公,一如平常,只有一人独处时,才偶尔流露出心绪的不宁。但他以前盘算朝中大势,也是这般殚尽心机,众人早已习惯他喜怒难测,自看不出什么异状来。

    这天在房中,手拿着书卷,却半天没有掀过一页,不知哮天犬追着沉香,会不会出现什么岔子。那孩子受的磨练也不算少了,心性该成熟了些罢。是找个师父,引他正经修行法术的时候了,只是,三界之中,谁有这个本事,能让沉香足以与自己对阵,对抗天地?

    “主人,主人……”哮天犬一头撞进来。杨戬顺手拿书一拍:“慌慌张张的,干什么。”虽怪他,心中却放心,这种样子,应该是没伤到沉香。这小子,运气倒好。

    哮天犬连比带划,说了半天,杨戬才听明白,原来沉香误打误撞进了净坛庙,骗动了净坛使者猪八戒相护。这个投错胎的天篷元帅功夫虽然糟糕,哮天犬却也讨不了什么好处,碰了一鼻子灰后,只能气哼哼地回来禀报,指望主人肯去教训教训那头猪。

    杨戬自有自己的打算,听到猪八戒,一触机,想起了八百年前的老对手孙悟空,如果沉香运气真的很好的话,也许能借猪八戒帮忙,拜到他门下。

    第二日早朝时,哪吒怕他先告自己个违犯天条,和他在玉帝面前辩驳,又替沉香求情。不过王母不是那样好说话的人,反被判了个面壁五百年。玉帝问起沉香下落,玉帝问起沉香下落,杨戬心念一动,便将猪八戒回护之事说了。左右天廷不会因为一个沉香,就闹到佛道不和,而那猪八戒若不逼上一逼,也想不起向猴子求援。

    果然,玉帝不欲多事,只让杨戬一人去试着交涉交涉。杨戬正中下怀,暗暗一笑:“若将那头猪逼得有庙不能呆,还怕他不去投奔猴子么。”

    嫦娥当时也在殿上,听得这事,暗中担心沉香,四公主道:“就是嫦娥姐姐回去后告诉我这事,让我去净坛庙通知沉香。不过呀,我去的时候,沉香已经将二郎神打败了。”

    这时,龙八、沉香、小玉,已经你一言我一语的将在净坛庙的事说了,小玉笑道:“那时宝莲灯变得非常亮,沉香猜到是二郎神要亲自来了,大家赶紧想办法。可是……”

    当时猪八戒被老狐狸吸走了阳气。老狐狸被梅山兄弟追杀,险些还生,只有利用猪八戒的阳气治伤,又逼着小玉偷去宝莲灯的灯芯。她偷听到沉香与三圣母的对话,却没有操纵宝莲灯所需的仁慈法力,只有寄望于服下灯芯,平添万年法力的办法,以便练成劈天神掌。小玉想到自己虽不得已偷了灯芯,却终没能救回姥姥一条命,心中一黯,后面的话便说不下去了。

    “可是师父当时阳气被吸,不过说实话,就是没病没灾,我师父也真不是他对手。”龙八接口,向众人道,“最后你知道师父出了个什么主意?让沉香剃度出家,那就成佛祖的人了,杨戬也不敢轻易动他。不过我没看见剃度,那时我出去给师父买吃的去了,没想到才出门就让哮天犬逮了个正着。”

    正说话间,杨戬已到了庙外。龙八急匆匆从庙里跑出来,哮天犬一个箭步向前,将他按在地上,扬声高叫:“猪八戒,我家主人来了,还不出来受死!”杨戬缓步走近,不发一言。

    小玉已经一脸笑意,只瞄着沉香,三圣母不解地望着她,沉香脸也是红红的。小玉附在三圣母耳边说:“娘,您等会儿,看沉香的样子。”

    哮天犬不见猪八戒出来,等不得了,仗着主人在,再次高叫:“猪八戒,快滚出来!”猪八戒已从后院绕了出来,正好听见,心说二郎神虽不好惹,你这也太狗仗人势了。你有二郎神撑腰,我师兄也不差呀,就这样欺上门来,也太给我面子了--呸呸呸,我怎么把自个儿和那条狗混作一谈了。

    猪八戒自觉身份不同,也不和哮天犬搭话,见龙八被抓,只是冲杨戬嚷嚷:“二郎神,你要的人是沉香,拿人家东海八太子干吗?”杨戬一哂:“他和沉香是同党,也犯了天条。猪八戒,快把沉香交出来。”猪八戒暗暗庆幸,幸好给沉香剃了度。心中有底,话也就不慌不忙:“哎哟,来晚了,沉香已经是和尚了。”杨戬惊得上前一步,难道这孩子因为怕死,躲入佛家庇护?话里也满是讶意:“你说什么?”

    猪八戒演戏的功夫也是不错,一副惋惜状从阶上下来:“哎呀,你早为什么不来呀,他求我给他剃度,我心想给他剃了度,我不好向天廷交待呀,犹豫了好些日子呢。还以为,你们天廷已经销案了。谁知道,刚给他剃完度,你就来了。”杨戬惊怒交加,听到这里才稍放了点心,这时才剃度,定是知他来了的权宜之计。不过,不管真假,一旦剃了度,自己再报上天廷,沉香的安全是无虞了,可三妹呢?到底是就势放过沉香,还是如何?杨戬一时也拿捏不定,只听猪八戒继续说道:“晚喽,他现在是佛祖的人了。”不管如何,又看看再说,吩咐哮天犬:“进去看看!”

    哮天犬应声是,从猪八戒身边想过去,被拦住。猪八戒也怕里面没剃度完,心说多拖一刻是一刻,再说也不能太堕了我净坛使者的威风,拦住哮天犬:“你给我站住。佛门清净地,你说进就进啊,你问我了吗,问我了吗!”哮天犬被他说得一愣一愣地,不由地去看主人,见杨戬不高兴地微微扬头,胆气立状,冲猪八戒一晃脑袋:“我奉旨!”直管往里冲。猪八戒拦不住,只好冲杨戬抱怨几句:“二郎神,这可是佛祖的地盘啊。”杨戬瞧瞧他,只会拿佛祖压人,既然如此,我自也有借口,回道:“我也是奉旨行事。”

    三圣母仍是对小玉神神秘秘地笑好奇,从猪八戒身边绕过,等待儿子出来,沉香和小玉也跟在她身旁。

    才上了台阶,就听见哮天犬的大笑声从里面传来,小玉已经先忍不住笑了,龙八在外也扑哧一声喷笑出来,四公主也低首轻笑不已,别人不知为何,更是奇怪。

    没过多久,哮天犬后面追着一串人出来,仍是笑个不停,猪八戒叫苦不迭:“还没剃完……”哮天犬跑回杨戬身旁,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主人,主人你看……”

    这下三圣母也以袖遮嘴,难掩笑意。沉香以眉心为界,剃头剃了一半,另一半长发掩下,不伦不类。

    杨戬上下打量几眼沉香,眉心深蹙,什么怪样子!虽然没剃度成,解了心中一件难事,但猪八戒放心让哮天犬进去,定是心中有底,在外面耽搁这么长时间,头只剃了一半,一定是沉香又在那犹犹豫豫,难下决心。沉香,做一件事,当断则断,像你这样,事事顾虑,处处不决,能做成什么?只能做人笑柄罢了。听得哮天犬还在大笑不止,更是心火上升,回头冷斥一句:“有什么好笑的!”顿时喝住了哮天犬。

    既然没剃度,沉香,你还得给我走下去。杨戬转向猪八戒:“猪八戒,你不是说,他已经是和尚了吗?”

    猪八戒也没想到这么久连个头也没剃成,心里骂徒弟不省事,嘴中还得替他说话,嗯嗯啊啊半天才憋出条歪理:“半个和尚……”杨戬也不插话,看他还有何话说。猪八戒憋出这四个字,说话也顺畅了,摸着沉香那半个光溜溜的脑门说:“已经剃度的这半是佛祖的,你不能动。另一半呢,随你处置。”

    杨戬心中嗤笑,这样的理由也想得出来,脸上神情不变,斥道:“我看你是无理取闹。”

    沉香眼见事到这一步,无法可逃,不愿连累龙八,更不愿在心爱女子面前露怯,一鼓勇气横眉立目:“二郎神,你要的人是我,把八太子放了!”

    三圣母正步下石阶,听他此言,心生骄傲,不由向龙八处望去。只见杨戬伸手拍在龙八肩上,从龙八身后转了出来,脸上带着的,仍是叫她记忆深刻,又是不屑,又是嘲讽的笑意,向龙八看了一眼,又瞧向沉香:“放心,谁都落不下!”

    沉香恨恨地看着他的笑,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虽然他现在再也不能带给他威胁,可是午夜梦回,有时还会突然被那样的笑容惊醒,一头冷汗。在被他追得无处可逃时,在被他骗得失去法力时,这个笑容,是他心底最深的梦魇。

    “其实我胆子那时还是很小,可是敖春被抓了,他又那样看着我,好像在说,你什么也行,只有乖乖听话的份。我心里又是羞又是气,也许是急中生智,一下想到了救敖春的办法。”

    随着他的诉说,众人看去,沉香刷地抽出宝剑,横剑在颈,在小玉丁香的惊呼声中威胁道:“二郎神,这里的人你谁都不能动,否则我自杀在你面前。”

    杨戬上前几步,悠闲地道:“你这种威胁没有用的,我抓你上了天,就是要处死你。”

    三圣母不寒而栗,扶着栏杆说:“他怎么这么容易就说出这样的话来,沉香是他亲外甥啊!之前,我还抱过幻想,他是不愿失去地位,逼迫沉香,也是形势所逼。可是他,他说这番话,竟连一点内疚犹豫也没有……”

    那边厢沉香打好了主意,哼道:“王母娘娘不是想当着众仙的面处死我,以告诫天上的神仙,如果我现在死了,她拿什么告诫。”

    杨戬暗中点头,虽然不成器,到底有些小聪明,我也好借此下台,放八太子一马。本想着天篷那厮纵然不济,装腔作势地扛上佛祖的招牌,再护住你们逃命,我来个追之不及也就是了。但现在不知出了何事,竟是这付站稳都吃力的模样,还怎么带人逃走?就算放水也断不能这般明显啊。

    难道真的先抓他们回神殿?

    向沉香腰间一瞟,念头一转,沉香,你若果真聪明,就该利用上宝莲灯了。回视龙八,再转向沉香:“好,我放了他,你跟我走。”折扇打开,回身横扇,龙八跌回猪八戒旁边,猪八戒急忙扶住他。

    死到临头,沉香看着龙八,说要澄清误会。小玉想到是因为自己,嫩脸微红,小声向三圣母讲了事情原委。原来在华山时大家认识了丁香,便结伴同行,龙八对丁香爱意暗生,丁香却因与沉香指腹为婚过,只倾心沉香一人。从此四个小儿女之间平添了许多事端,最近几日闹得越发不快。

    交待完这些情感纠纷,沉香便要向杨戬走去,猪八戒看不过眼了,抢过去挡住他:“慢着,徒弟,师父我还没答应呢。”沉香叫声师父,心中感动,但知道师父不是杨戬对手,道:“您就别管了。”猪八戒喘着气:“不管,不管对不住师父这两个字啊。”

    三圣母更是暗恨二哥:“净坛使者为了这刚收的徒弟,都敢于担事,你这舅舅,却要亲手杀了外甥。”

    杨戬斜睥了猪八戒一眼,不屑地冷哼道:“看你这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明显的阳气不足,拿什么来管?”

    猪八戒呵呵强笑,口头上绝不肯落了下风:“时间久了恐怕顶不住,三招两式那还是差不多的。”杨戬更是好笑,他就是全无毛病,三招两式也顶不过,还在这胡吹大气。猪八戒摆出做师父的样子,冲沉香催道:“我顶住二郎神,你们快走!”沉香叫着师父,不肯就走,猪八戒再催一声,将钉耙横于手中,鼓胆就上去了。

    杨戬连三尖两刃枪也懒得化出,合上墨扇相迎,让开猪八戒急攻来的一耙,衣袖拂出,化去招式,墨扇顺势敲在他耙上,金石之声震响,猪八戒已跌退出老远,险些连钉靶都失手落在地上。

    猪八戒鼓胆再战,一耙筑下,杨戬收扇,身向左旋,猪八戒只觉眼前黑影中微有红色一闪,已失了杨戬踪影。心说莫不是误打误撞打伤了他?大口喘着气四顾,忽觉脑后有异声,不及多想,握钉耙仰身反砸。杨戬收回扇,信步游走,眼中却只关注着沉香。这孩子有些日子没见了,三脚猫的功夫一点没长进,和龙八等人联手对付哮天犬,居然还落了下风。心烦之下,再懒得与猪八戒纠缠,一扬扇,将他击飞出去。

    沉香从战圈中脱身而出,赶过去扶住师父:“师父,您没什么事吧?”猪八戒哼哼着:“没事……”杨戬收了扇,侧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哮天犬得意地回到主人身边,一样倨傲地看着他们。

    沉香灵机一动,问:“师父,您身上有没有仁慈的法力?”猪八戒不解,有几分自得地答道:“师父是佛祖封的净坛使者,你说我仁慈不仁慈啊。”杨戬心中一动,是终于想到宝莲灯了吗?立住不动,等他说话。

    沉香急摸向腰间宝莲灯,向师父说:“用你的法力,加上我的口诀,对付他!”猪八戒应了,沉香吃力地拽他起来。

    猪八戒这付样子,指望不了他能带沉香逃开,只能由着他二人发动宝莲灯,好找个台阶退走。但宝莲灯的威力非同小可,硬受它一击,既不能让伤得重了,又不能让人看出破绽,却也颇有难度。杨戬暗自提气准备,神色间却绝不外显,只对哮天犬说道:“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哪吒直叫奇怪:“他怎么不这时动手,还等沉香慢吞吞地扶猪八戒起来,再摆好架势拿宝莲灯对付他?”

    沉香这时也不明白,想了想,道:“他是根本看不起我吧。”嫦娥摇头:“不会,宝莲灯的威力,他亲身试过,怎会不知?”讨论一阵也没说出个名堂,只能存于心底,归于沉香运气好。

    沉香摆好架势,猪八戒催动法力,叫声来了,宝莲灯光芒闪耀,杨戬墨扇打开,运法抵御。

    僵持一阵,杨戬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力道,猪八戒阳气不足,根本没发挥出宝莲灯的威力,不过有这个就够了,法力一撤,倒退数步,直撞到院中香炉上才停下来,呛出口血,立时墨扇一扬,遮住脸面。哮天犬已被击飞出去,不见踪影。

    沉香再没想到宝莲灯真这样厉害,心说好宝贝啊,爱惜地擦了擦,见杨戬倚在香炉上捂着胸口,趾高气扬地过去:“念在你和我娘是兄妹的份上,我就放过你一次,下次再敢逼我的话,我就绝不留情!”杨戬虽有准备,但伤还是受了的,正靠在香炉上调息,没想到外甥得意忘形,竟过来说了这么一番话,气得直欲吐血。小子,初次得胜,就这样狂妄,今天诈败,对你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环视众人得意洋洋的嘴脸,杨戬不欲多留,在炉上扶了一把,忿然离开,身后一片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