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借刀谈笑里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众人跟随杨戬,见他不回真君神殿,带着哮天犬径自往华山而去。一到华山,梅山老大和老四便迎了上去。以往杨戬见梅山兄弟,总要寒暄几句,今日却一句话都没有,脸上阴沉似水。

    “这十六年有人接近过三圣母吗?”杨戬逼视着康老大,眼光如刃。

    “没有,二爷,出了什么事......”康老大心中惴惴,不知道杨戬何来此问。杨戬却不再理会于他,一个人进了三圣母的囚洞。

    洞中幽暗漆黑,只有洞顶的一束光芒,孤单单投在三圣母的坐台之上。三圣母听到声音支起身来,见只是杨戬一人前来,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杨戬像是看出了三妹的心思,缓缓道,“他已经走出刘家村了。”

    “什么?”三圣母睁大了眼睛,惊喜交加。沉香走出刘家村,是不是意味着,母子很快就能重逢了呢?自上次见过沉香一面后,三圣母便夜不成寐,多少次从梦中哭着醒来,睁着眼睛枯坐到天明。

    杨戬见三妹神情,便知道她贪图母子温情,还不晓得其中厉害,不得不点醒她:“你是知道的,这件事让天庭发现,沉香刘彦昌没有一个能活。而你要受的惩罚,一定比现在更严厉。”说道此处,杨戬的神色一黯,他想到了银河边的织女和那两个小孩儿。那个女人对于自己的亲身骨肉,尚且下的如此狠手。一旦三妹之事被天庭知晓,以娘娘的心机和手段,恐自己也难护得她母子平安周全。

    “比现在更严厉的惩罚?”三圣母怨恨的看着二哥,自己已经被这个亲兄长,囚禁在尺许之地,苦捱的十六年。还有什么惩罚比现在更严厉?只是沉香,这个孩子不听他的话,私自跑出来找母亲,看来是扫了这个好兄长的颜面了。他会不会为难沉香?想到此处,三圣母眼中噙泪,且向他服个软吧,为了儿子,也要低一回头。

    “二哥,你让我再见他一次。我一定能劝他回去。”三圣母哀声恳求,眼中泪光涟涟。

    “不行。”杨戬上前一步,焦虑之情溢于言表,“你的法力即将耗尽,不能再见他们了。”

    ”你可以帮我。”三圣母见杨戬尚关心自己,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她转念一想,又觉得悲哀,在二哥心中,恐怕还是权位重于亲情吧。三圣母想了一下,继续言道,“你帮了我就是帮了你自己。你也不希望这件事闹大吧。”说完这句话,三圣母小心观察着杨戬的神色,却见杨戬沉吟不语。

    三圣母此言是指沉香,杨戬却想到另一件事上去。半晌,杨戬才道,“我会用我的办法让他回去。但你必须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三圣母一愣,“什么问题?”

    杨戬直接了当问道,“广寒宫那件事,你究竟告诉了多少人?”

    三圣母吃了一惊,心中转过了万千个念头,二哥为何问起这件密事?听二哥问话的语气,似乎此事已经外泄了,莫非是......三圣母心中隐隐有了答案。虽然知道此事泄露后,杨戬处境会非常尴尬,杨莲还是决意不说。她心中甚至有着小小的快感,心中有条小小的毒蛇,嘶鸣吐信。“我没跟别人说。但我不知道嫦娥她有没有?”杨莲故意将难题留给了杨戬,那位千年寒霜的月宫仙子,是二哥最柔软的所在,连他自己都碰触不得。

    果然,杨戬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三圣母见杨戬真的发怒而去,心中不觉着慌。她害怕杨戬会将气全出在自己的儿子和丈夫身上,忙叫道,“二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够劝他回去的。”

    杨戬却是不理,步子越来越急,越来越重,被戏弄的怒火在他心中燃烧。听着二妹声声哀唤“二哥”,却再难让他回头。三圣母的手伸向杨戬,哭倒在囚台之上。

    “三妹妹,姐姐一直错疑了你了。”百花仙子看到此处,不好意思的陪不是。“我还以为是三妹妹说漏嘴,那杨戬才会要杀人灭口。原来三妹妹并没有告诉杨戬实情。”

    听百花仙子这番话,哪吒吃了一惊,他狐疑朝嫦娥看去。当日在天庭揭发玉树一案,这位广寒宫仙子,可是明确答复圣佛,是她将玉树一事告诉百花仙子的。嫦娥仙子的神情也是一变,她颤声对百花仙子道,“三妹妹曾经告诉过你广寒宫玉树之事?”

    百花仙子满不在乎,“三妹妹和我闲聊时说起此事,但是语焉不详。所以,......”

    嫦娥冷笑道,“所以,你便装做不知,再来套我的话?”

    百花仙子听嫦娥的语气,分明是对已不满。百花有些恼了,她斜睨着嫦娥,却对镜中的三圣母大声说,“打坏玉树的人不是我,揭发玉树的人也不是我。我一苦人儿,玉树的光半点没沾着,险些连命都给送了,现在还要听这些话?三妹妹,我可都是为了你儿子沉香,你说我冤不冤?”

    三圣母颇感尴尬,两个至交好友为了二哥之事生了嫌隙,归根到底还是当日自己一时口快。

    梅山兄弟和哮天犬守在洞外。哮天犬见杨戬出来,几步就蹿到主人身边。“主人,属下斗胆多句嘴。那盘古的睫毛?”哮天犬刚才是见过百花仙子要胁主人的情景,他虽然不明白究竟,但跟随主人千年,多少也能察言观色。

    杨戬正烦玉树泄密之事,见哮天犬也来添堵,立时眼眉立起,狠狠瞪了狗一眼。哮天犬立时矮了半截,“属下只是有些担心呐。万一百花仙子向天庭提及此事......”

    “看来,我要再走一次芭蕉洞了。”杨戬的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笑容,哮天犬见了一哆嗦。

    杨戬严令梅山兄弟看守华山,带着哮天犬往积累山去。刚到了芭蕉洞门口,就见铁扇公主满脸怒色跑出洞来。杨戬一个眼神下,哮天犬便将铁扇公主擒下,铁扇公主惊呼,“老牛,老牛救我。”

    牛魔王赶紧冲出来,看到老婆被哮天犬挟持着,目眦欲裂。他刚要扑上去,身上却是一寒,一种强大的力量威慑而来,将他的去势生生的压下了。牛魔王转脸看去,黑衣杨戬,轻摇墨扇,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牛魔王怒吼道:“你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的冲我来呀。

    牛魔王着急,杨戬半分不急。他慢悠悠道,“你我都很清楚,咱们两个要动起手来,三天三夜也分不出胜负。我也懒得费那功夫。”

    杨戬眯着眼睛瞅着牛魔王,这头牛头脑简单,倒是有把蛮力气。“要想让你老婆活命,你得替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牛魔王急问。

    “进去我告诉你。”杨戬自顾自进了芭蕉洞,老牛一呆,这个小圣倒像是芭蕉洞的主人。

    进的洞来,杨戬直入主题,“沉香,还有他的父亲刘彦昌,以及东海的四公主,都藏在苏州百花园。你去给我杀了百花仙子,把沉香、刘彦昌、四公主,还有那些小花仙子,都给我抓起来。”

    牛魔王踌躇道:“这别人倒也罢了,那百花仙子可是天下群芳的首领,杀了她,这事恐怕就闹大了。肯定会惊动天庭的。”

    杨戬扫了牛魔王一眼,这个平天大圣如此胆小,倒是自己没有料到的,看来还得逼他一逼:“你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我也不求你。不过,等着给你老婆收尸吧。”

    杨戬冷冷的摔下这句,转身就要出洞,牛魔王急急追了几步,几乎要给杨戬跪下了,“别别别,我去抓他们还不行吗?不过,抓人总是要时间的。”

    杨戬微微一笑,“那么,尊夫人就只好暂时委屈几天了。”

    牛魔王只能看着杨戬出洞,他并非不想去你死我活拼一场,但是这个杨小圣却让他心中着实发毛。平天大圣对自己呸了一声,俺不是怕了这个小圣,只是夫人在他手里,不得不如此而行。牛魔王正犹豫迟疑间,杨戬已经带着哮天犬,押了铁扇公主,扬长而去。

    杨戬回到真君神殿,吩咐将铁扇公主押下。牛魔王一事,他总是不怎么放心,算着时间牛魔王差不多抓完人,又秘密去了一次芭蕉洞。

    牛魔王一回来,就见杨戬静坐洞中相候,心里怵了一下。他赶到苏洲时,沉香溜往华山,刘彦昌龙四追人离开,只捉住了百花与一干花仙。但是,该怎么交待呢,夫人还在这个姓杨的手里。

    “百花园里的众仙子,都让我老牛给抓回来了,不过那刘彦昌父子和那四公主……”

    见牛魔王吞吞吐吐,杨戬轻摇墨扇,问道:“怎么了?”

    事没办好,瞒也瞒不住,牛魔只得答道:“那几人不知跑哪儿去了。”

    杨戬暗自皱眉,真不知是那孩子的幸还是不幸,又没能抓他回来?难道,要逼他回村,就有这么难吗?心中有些不悦,语气就有了教训的意味:“我不是告诉你,等人齐了再动手吗?”

    “人齐了?”牛魔王听出来了,气哼哼地道:“我怕再等,就连这几个都跑了!就连她们自己,都找不到刘彦昌父子,你让我上哪儿找去呀。”

    想了一想,又问:“那些人怎么办呢?”

    怎么办?回身看了这老牛一眼,来时便已想好。三妹就是让百花生生教唆坏了,这种女人留在世上,百无一用。而且,按这女人无事生非的性子,玉树之事,迟早要天大的漏子。当下一横扇,作势划过颈间,冷冷地道:“杀!”

    “啊!”吓了一跳的反而是牛魔王,迟疑地道,“杀?不好吧,这万一将来……这罪可就大了!要杀,你自己去杀吧,我不干。”

    杨戬暗恼,善后的办法他早已想好,看来要先说出来安一安这老牛的心,便道:“前些日子,王母下旨,令百花上天面圣,现在她们失踪了,王母娘娘一定派我来查这件事。”牛魔王却更是大惊,叫道:“你怎么不早说?这可怎么办?”

    “你慌什么?”杨戬不满地喝了一声,牛魔王哑了口,静听他说下去,“到时我随便抓个妖怪,就说百花仙子已经遇害,王母娘娘一定会另立百花仙子,这事就算完了。所以,你必须要除掉她们,免除后患。”

    牛魔王为难地搓着手,听起来倒是个好办法,但万一事泄……这杨戬是司法天神,有的是办法自保,自己平天大圣的名头虽响,却也不过是一名下界的妖物。杀百花之事绝非寻常,谁知他打的什么主意?若他口不应心,老牛岂不是自找苦吃?

    他粗中有细,这一通番算下来,任杨戬再说什么,只哼哼哈哈地应付,反不住追问:“那山妻什么时候放回来呀?”至于百花杀与不杀,左右人在手里,且探一探风头再说。

    看得出牛魔王是在敷衍,杨戬微微冷笑。如今百花仙子等都被囚,玉树之事暂时不会泄露。只要铁扇公主在自己手中,不怕牛魔王不就范。现在且不去逼这头牛,后面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百花一直闷着,此时再也忍不住,絮絮地述起当时所受的惊吓来。哪吒听得厌烦,冷冷地开口道:“都是过去的事了,百花仙子,你不过是被关了些日子而已,用得着这么喋喋不休吗?”气得百花将余下的话生生又吞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