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孤身寻阿母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刘家村的日子平淡如水,没有天廷的波阑汹涌,更没有穷不出穷的诡计阴谋。沉香只记得梦里母亲的约定,成天掰着手计算时间,一个月见一次,还有十九天,十八天,十七天……

    一个月过去,又一个月过去,他再也没有梦见过母亲。

    刘彦昌忙于生计,没时间管教儿子,更不知道如何开排儿子的心思。沉香对着宝莲灯的时间越来越长,常常会在梦里醒来,茫然四顾。三圣母看得心痛难挨,众人不忿,自然又将杨戬一顿好骂。

    草木越发繁盛,已是暮春时候。这天沉香突然主动提出,散学后要帮着父亲看店。刘彦昌见这儿子难得勤快起来,心怀大慰,岂有不允之理?这些日子,见沉香思念着母亲,他心中也颇不好受,现在只当儿子想通了,松了口气,寻思:近来生意不太好,有沉香在家帮忙,自己就有暇去集市上找找别的门路儿了。

    哪知他前脚刚走,沉香便是在家翻箱倒柜。先用蓝花布儿将宝莲灯和洗换衣服裹成包袱,负在身后,又将找出的所有银两铜板,一分不留地塞入怀里,锁了门便大步离开。

    小玉奇道:“你将家里的钱全拿走了?”沉香脸一红,说道:“我想去找娘,可当时,连华山在哪儿都弄不清。不多带几文钱,心里不踏实。”三圣母被金锁引着,伴着沉香一路向村头走去,心情突然便激动了起来。

    从这一刻起,沉香每迈出一步,她距苦尽甘来的日子便近了一步。但想到要亲见到儿子一路的艰苦与磨难,又不禁怜惜心疼之至。

    “唉哟!”

    一声痛呼,沉香突然跌了一跤,三圣母吃了一惊,另一个沉香却不在意,笑道:“没事的,娘,不知是哮天犬还是杨戬弄的鬼,村口被布下了屏障,只有我走不出去。

    站起身的沉香,伸手向前方按去,屏障无形却如实质,推之不开,敲之逾硬。他想了一会,突然得意地一笑,顺着附近的一株大树爬了上去,再向前高高跃出——

    “啊,啊啊!”

    却又是声惨叫,叭地被屏障撞回村内,摔了个四仰八叉。沉香撇撇嘴,似是想哭,却又忍住,一脸的不服气。见不见娘倒在其次了,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他本就是个顽皮的孩子,在私塾读书时,被先生说了几句,他便扔出一个马蜂窝,蛰得先生十几天不能见人。如今明知杨戬在作怪,他岂有不恨得牙痒的道理?

    几个村民过去,想是下田做地,沉香看着他们扛着的锄头,突然灵机一动:上方不成,地下难道也会被封死?

    见他借了把锄头开始挖地,众人明白过来,龙四赞道:“沉香,好灵光的脑子!”沉香得意地一笑,逃出村的这一幕,他记忆犹新。当时挖了一会,又累又热,见路上络绎不绝的村民,都投来好奇的目光,便突然有了主意。

    “银子!真的有银子啊?”

    挖了个浅坑的沉香大叫起来,又故作失言地掩住了自己的口。众人看得清楚,他从袖里扔了块碎银到坑中,堆了一脸的坏笑,再喜孜孜地捡回来。几个路人看到了,开始指指点点。其中一人也扛着锄头,不禁问道:“小兄弟,这里能挖得出银子?”

    “嗯,是……啊,不是,不是!土里哪会有银子……”

    沉香佯作答错,不住地否认着。路人们开始跃跃欲试了,拿锄头的那个挨着沉香便开始挖,沉香心中暗喜,口中却道,“你们挖归挖,不准挖到我这边来!是我先发现的,挖过来了,我可要报官告你们的!”

    日影西移,浅坑已变成深坑,直达村外。沉香欢呼一声,从坑里钻了出去,果然是畅通无阻。他向遍身是汗的几个路人一拱手,大笑道:“几位叔伯,多谢你们的辟路之德啊!”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已放步狂奔离去。

    身后的喝骂声渐渐听不见了,和风拂在脸上,说不出的惬意。十六岁的少年,第一次离开村子,高兴得不知所以。再不用对着书卷,也不用被父亲逼着糊灯笼,他张开双臂,仰天叫了一声,只觉得海阔天高,自己便象那自由自在的鸟儿,从此随心所欲。

    “等寻到了母亲,母亲也一定会夸我呢!”

    他在心中对自己说了一句,笑容从脸上绽开。不认识路,也不在意,只记得听说过华山在西方,看着日头认准方向,哼着歌儿一路前行。

    头几日都是荒野,偶有些小村小镇。沉香虽未出过远门,但仗着小聪明,甜言蜜语地向村镇里的人家借宿,倒也没吃什么苦头。累了便歇,见到有趣的景物便停下玩耍胡闹一番,也不觉得寂寞。众人渐渐都好笑起来,龙八打趣道:“沉香,你这哪是去寻母,倒象游山玩水耍乐子似的。”

    又走了十来天,渐渐到了江南地界。江南素来繁华,城镇规模宏大,人烟稠密。说不尽的朱楼绮户,看不完的红楼画阁。一路上衣香鬓影,华服珠履,瞧得沉香眼都花了。开始几天不敢投入大店住宿,只捡小巷里的客栈打发。但他人既伶俐,口又甜,每次投宿客栈,都能将小二房客哄得开心之至,借之长了不少经验阅历。

    三圣母心怀大慰:“沉香果然有志气,有心数,才十六岁,孤身外出,竟能这般地井井有条。”

    但习惯了江南的繁华之后,沉香却也习惯了大城里的纸醉金迷。小小年纪,便不肯向便宜的小店瞥上一眼,非上房不住,非酒楼不登。刘彦昌素来节省,十几年来,存下的积蓄原自不少。这次被他席卷一空,挥霍了大半个月,居然还颇有剩余。

    “我要松子虾仁,清蒸猴脑,桂花鸭蹊,翡翠鱼丸汤……等等,我再想想,你这里还有什么地方特色呀?”

    一个少年,高踞了酒楼上席,一个人,却点了一桌的上好酒菜。酒楼里固然人人翘舌,连沉香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红着脸嚅喃地解释道:“我从没出过村子,更没吃过鸡腿之外的美食,突然到了江南,便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口了。”三圣母怕儿子难堪,笑着帮他解围:“话也不能这么说,沉香,一个乡下小孩子,这么快便学会了一个人打点生活,纵然奢侈了些,却也没什么大妨。”

    这日他正在看一群江湖艺人演马戏,几条汉子牵着马猴等小兽,敲锣打鼓,插科打诨,只逗得他拍手叫好不绝,扬手便掷了一绽银子过去。收钱的艺人乐得合不拢口,流水价的大爷叫将起来,沉香大是高兴,挺胸凸腹,只觉自己比村里的员外,更加威风了十倍。

    一阵风吹来,隐约一个熟悉的声音飘过:“这面两文?……汤呢……”

    沉香的笑,突然便凝在脸上,缩着身子,恨不能躲到别人的影子里去。他蹇到一处墙根,偷偷地向声音传来处张望,果然,刘彦昌背着包袱,正在一处大排挡上,苦着脸问面价。

    “大排面?两文钱,净面?一文……啊,那个是牛肉面,贵一点,三文。什……什么?汤?这……小店的大排汤是不要钱的。”

    刘彦昌挨个点着面,在心里盘算着,想了半晌,摸出一文钱,道:“我要一碗光面吧。”摊主摇头:“早说不就得了?”盛了一碗给他,他却不走,拿着面,问:“汤呢?”摊主一呆,说:“汤?什么汤?”刘彦昌指着自己的碗,理直气壮地道:“你不是说,汤不要钱的吗?为何只给我净面,不肯为我加大排汤?”

    摊主目瞪口呆,说:“你要的不是大排面,怎能加大排汤……”但刘彦昌读书人出身,摊主又哪里辩得过他?只气得抄起大勺,将他的碗里加得满满地:“算我倒霉,这位爷,一碗汤吃不穷我。您呀,也别大喊大叫地跌份儿了,我白送还不成么!”

    镜外的刘彦昌向角落里缩了缩,众人也懒得看他,反倒是墙角的沉香脸都红了,觉得父亲这般狡辩,实在难看得紧。不料刘彦昌一碗面吃完,拿了碗又要讨汤,“你说汤不要钱,自然该要多少有多少。”摊主气得说不出话来,僵持着死活不肯再添。

    沉香实在看不过眼了,摸摸怀中,还有好几锭银子。取出一块,运起法力,向刘彦昌手里送去。路上行人有的眼尖,想截下去,那银子却似有灵性一般,左躲右藏,只认准刘彦昌一人。

    银子入手,刘彦昌大喜,紧紧握住。继而大奇,突然想起,叫了一声:“沉香?”沉香在墙角下一哆嗦,只当已被他看见,转身就跑,连撞倒人都顾不上了。

    倒地行人大骂,街上一乱,刘彦昌注意力被引过去,连叫:“沉香,回来,回来!”他当日返回刘家村,发现家中积蓄全无,沉香踪影不见。一打听,才知道儿子偷偷溜了。气恼之下,想到沉香定是去华山找寻母亲。毕竟血肉相联,他老大不放心,拾掇了些物什便也追了出来。

    此时如何放过?急步狂追。沉香在前面,开始心慌,什么都忘了。跑了半晌,突然想起:用法力,飞开的话,爹不就追不上了么?想到便做,提气,想着腾空,果然一步步便离了地面。他大喜,双臂前撑,竟如划水般地在半空中滑行起来。

    他没学过驾云驭空之术,这般乱来,只能离地七八尺而已。没飞多久,便被一株大树杈卡住了身子。但他心慌之下,毫无所知,连叫:“飞……我飞……飞快一点!”

    刘彦昌的大骂声响起:“飞,飞什么飞!沉香,你下来,你给我下来!”

    气喘吁吁地拉下儿子,“你跟我回家。”沉香挣开,道:“我不回去!”刘彦昌叫道:“不回去?你要遇到了点意外的话,我怎么办?”当年他被杨戬施了法,这个儿子,已被认定是他活着的唯一理由。想着沉香要做的事,他只觉得脚上发软,差一点就哭出声来,“离开华山后,你就是爹的全部。没有了你,沉香,爹真是一点儿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呀!”

    沉香慌了,想安慰父亲,却怎么也说不出愿意回家的话来。忆及被杨戬施法折磨时的心情,恼火之意竟油然而生,道:“爹,别这样行不行?娘是仙子,我作为她的儿子,怎么能是一个没有出息、懦弱无能的儿子呢?如果是的话,我不配!”刘彦昌怒道:“你以为我不想救你娘吗?可那是办不到的事情。沉香,你还是踏踏实实地,做一些你能做得到的事好吗?”沉香道:“做得到的事?是糊灯笼还是看店?娘在受苦,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能不能做得到呢?”

    刘彦昌骂道:“糊灯笼又怎么了?”想到儿子拿走了多年积蓄,一阵心痛,“我辛辛苦苦糊了十几年灯笼,攒下的一点家业,就全被你给败光了!除了离村,你试成了什么?再不放弃,一贫如洗的日子,你以为好过?”

    沉香气道:“二郎神在村口设了机关,我以为我走不出去——如果那时候我放弃的话,我现在,还在刘家村呢!”

    刘彦昌叫道:“走出去又怎么样呢?再多走两步,连小命都没有了!”沉香却嗤了一声,说:“二郎神虽然不是好人,可我毕竟是他的外甥,他怎么可能下手杀我呢。”扭头便走。

    刘彦昌一把拉住他:“他一直没有杀你,是因为你还没有对他构成威胁!”话音未落,一个声音阴恻恻地接了口:“你爹说得一点也没错,如果你再不回头,我马上就能杀了你!”

    小玉失声道:“哮天犬?”沉香嗯了一声,说:“是啊,哮天犬追来了。”听着刘彦昌刚才的说话,他有些惆怅,心想:“不论爹做过什么,对我还是关心的。可笑当时,我居然那么天真,只记得杨戬救过我的命,送过我金锁,就一心当他是个好舅舅……”

    刘彦昌抬头见到哮天犬,只当他要杀沉香,骇了一大跳,急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带他回去!”哮天犬蝙蝠般地从树上倒挂着,一个翻身,飘落地面,冷笑道:“他好象不太听你的话啊,我要亲眼看着他回到刘家村!”刘彦昌连连称是。

    那时的沉香还是第一次见到哮天犬化成人形,奇道:“爹,他是什么人?”刘彦昌压低声音道:“他就是二郎神身边的那条狗,那个哮天犬呀!”沉香却是大喜,一昂头,大声道:“哮天犬?你敢动我!动了我,看二郎神回去怎么收拾你。”

    镜外龙八好笑,叫道:“沉香,二郎神为你收拾哮天犬?太天真了吧,哈哈!”但听哮天犬怪笑之声不绝,道:“你也太把自个儿当棵葱了吧,我可是奉主人密令来的。沉香,你要是现在回去呢,就什么事也没有,你要不回去,我就地处决。”

    刘彦昌吓得一把抱住儿子,沉香气极,说:“我还有八十多年阳寿,他敢把我怎么样?”哮天犬先前发现沉香溜出村子,已匆匆找到主人,禀报了详情。虽然杨戬当时的神色变幻不定,交待的话,却没有半点含混:“无论如何,都要将这孩子逼回村,必要时,你可以出手。”是以,哮天犬心中笃定,冷哼道:“阳寿?主人能随手帮你加上二十年,也就能随手给你划去八十年!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回不回去?”

    “我就不回去!”

    少年的声音,倔强而冲动。毕竟太年轻,他不屑于哮天犬的威胁。只是一条狗而已,还是舅舅养的一条狗,理所当然,他也不必惧怕。凶残冷酷么?被墨扇压下时,他确是明白了点其中的含意。但更多时候,被私塾的先生逼背书挨戒尺,被父亲逼着糊灯笼罚跪,那种种行为,就是他能理解的冷酷的极限了。

    而他的小聪明,往往能让他逃脱开来,甚至报复得先生哭笑不得。

    现在,面对着……一条狗,低头?那会有多么的可笑。

    哮天犬用白骨杖在手里轻敲,这个小孩,留着,只怕会给主人带来不少的麻烦。杀了他么?主人只说可以出手,没说真的杀他。但他若执意不回去,就又是一回事了。心里想着,口中便说了出来:“好,好,我也希望你呢,不回去,那我们便一了百了。”

    刘彦昌簌簌发抖,想逃,却反过来扑上前,叫道:“沉香,你快跑,爹来拦住他!”他心中叫苦不迭,偏偏行动全由不得自己,就如被冥冥中一股大力操纵了一般,拼死抱定哮天犬。镜外百花奇道:“刘彦昌现在倒勇敢得紧啦。”嫦娥却明白,叹道:“杨戬下的法咒,岂是一个凡夫能自行解了的?只是,被法咒逼着来宠自己的孩子……”怕沉香难堪,便忍下话不再说了。

    那时的沉香却心痛感动,抢上前去,大叫:“你别打我爹,别打我爹!”和哮天犬扭打到一起。哮天犬又如何将他放在眼里?冷笑声中,振臂将他掀倒在地,一杖击下。沉香下意识地缩身抱头,却听得一声惊呼,哮天犬倏忽被震上半空,跌得踪影全无!

    沉香目瞪口呆,却见肩上挎着的包袱正透出隐约的光华,顿时大喜:“是宝莲灯。这就是法器的威力?这么有用啊!”扶起刘彦昌,刘彦昌颤声道:“离开这里……快……我们回村子!”拉了儿子要走,却听得尖啸之声破空而至,哮天犬蓦地飞回,半伏在地上,细眼里全是怒意。

    “本事了?真敢和老子动手?”

    哮天犬阴恻恻地说道,虽是人形,却象极了一头咧牙待噬的恶犬。沉香举起包袱,大声叫道:“爹,你先走,我用包袱将他打回去!”推开刘彦昌,用包袱向哮天犬虚砸过去。

    方才哮天犬一杖砸在其上,被光华震开,便已忐忑不安。随了杨戬多年,他自然一眼认出,包里放光的东西,必是宝莲灯无疑。昔日在华山,这灯和主人斗得旗鼓相当,自己岂是对手?但是,主人的命令……就这么一犹豫,沉香也转身狂奔逃去。

    三圣母等人被金锁带着,一路飞奔。早知沉香有惊无险,他们也不紧张,反而饶有趣味地议论起后面的事来。沉香记得,狂奔中自己与父亲先后踩到了一人的鼻子,正发怔时,哮天犬也一足踏了上去。

    而那个人,双角高耸,黑面洪髯,正是三界中赫赫有名的牛魔王。

    哮天犬自不知惹上了这么个大麻烦,得意地逼近刘氏父子:“跑啊,怎么不跑了?跑不动了吧,害怕了吧?宝莲灯是不是在包袱里?拿来罢——”浑没注意牛魔王抚着鼻子,正怒气冲冲地凑了过来。

    一只手搭上肩,哮天犬信手推开,还要向沉香训话,牛魔王一声大喝:“滚吧!”手如蒲扇般地扇出,只听得狗儿悲嘶,哮天犬已被他一掌扇得没了影儿了。

    沉香和刘彦昌骇了一跳,转身便逃,牛魔王一声冷笑:“还想跑?”双手向空虚抓,已将二人摄回,“连声歉都不道,就想跑?”

    他与小妾玉面狐狸争了几句,被赶出积雷山,无处可去,只得想着回元配铁扇公主的洞里暂住些时日。但自从三百年前,孙悟空路过火焰山强借芭蕉扇后,他私娶玉面的事被捅了开来,便一直与铁扇公主避而不见,这一趟回去,心中委实没底。此时,见这两人一迭声地求饶,念头一动:“有手不打送礼人,俺老牛带口活食回去,权当见面礼,老妻再彪悍善妒,也不好当场就发作了罢?”

    难题得解,不禁哈哈一笑,打量了通刘彦昌,摇摇头:“这个太老,不要。”抖手扔了出去。再看看沉香,“这个还可以,细皮嫩肉的,啊,回去给我老婆煮着吃!”大笑声中,便要离去。

    哮天犬气急败坏地赶回,见状,也顾不得思索对方来头,厉声喝道:“哪里来的妖魔?快将那孩子放下!”牛魔王一楞,冷哼:“亏你还是个学法力的,连我平天大圣都不认识?”哮天犬一时没想起来,也是冷哼一声:“平天大圣?看人家孙悟空齐天大圣出名了,你也学着叫大圣?”

    此言一出,牛魔王脸色大变。当年孙悟空西行,将他爱子红孩儿收服,强送去观音处拜师,一直是他心中大痛,又如何肯容人说起这个昔日结拜兄弟的名字?怒喝道:“你再敢和我说起那个死猴子,小心老子我生吞了你!”

    哮天犬一呆,想起一个人来,奇道:“你莫非就是那猴子的结拜兄长牛魔王?”牛魔王怒道:“叫你别提你便提,找打!”一跺脚,大地震动欲裂,哮天犬站立不住,险些跌倒。

    他顿知自己与这老牛相差太远,只得诎笑道:“别,别!都离得不远……牛魔王,咱们本来井水不犯河水,我也不想和你过不去。不过呢,你手中的那个孩子得给我放下……”牛魔王冷笑道:“我老牛几百年没见老婆了,今天给她送上一顿美餐,你休想坏了我的好事!”

    哮天犬暗暗叫苦,回想着来时主人神态,应是不愿要这外甥性命的,只得和老牛好说孬说,想先救了人再说,实在不行,那宝莲灯是三圣母法器,无论如何也得先拿了回来。谁知他不提二郎显圣真君的名号还好,一提出来,牛魔王反倒是骑虎难下。

    牛魔王自也没想到,随手捉到的少年有着这么个神通广大的舅舅。但是,彼此都是三界中数一数二的好手,若听了对方来历,就忙不迭地放了到手的美餐,传将出去,这张脸却要往哪里搁?他也没什么心机,打量了下沉香,随口便说了出来:“这下可让我作难了。我若不放,那二郎神的确有两下子。你说,要是我放了他吧,这不明摆着,是我老牛怕了他二郎神么?”

    哮天犬以己心度他腹,说:“怕我家主人,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啊。”此言一出,众人顿知牛魔王是怎么也不能善作罢休了。

    果然牛魔王怒喝一声,厉声道:“搁你那不丢人,搁我这儿,这人可就丢大了!所以,是你害了二郎神的外甥——你不说,我兴许还会放过他,现在,你说将出来,我却只有非吃不可了!”哮天犬大惊,只有退而求其次,想:先拿回宝莲灯,再让主人去设法降伏这老牛。

    但刚才那句话,却已恼了牛魔王。老牛蛮性一发,两言两语便按捺不住,又是一掌将他扇飞,自己腾云而起,狂笑着向芭蕉洞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