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祈福藉金锁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连心事重重的三圣母,都忍不住卟哧笑出声来。她知道二哥素来有洁癖,这般抱走外甥,当真比杀了他更加难受。哄闹声里,杨戬已哭笑不得地返回了刘家村,看他模样,确是恨不得将外甥扔进水里,洗涮个几天几夜才甘心。

    本欲就这么放下沉香,一低头,这孩子蹙了眉,想是湿衣穿在身上颇不舒服。初春,尚有些凉意,别在身上捂出病来了。他犹豫了一下,终还是运起法力,帮沉香烘干了衣服。小心地放下外甥,盖上被子,他轻抚着沉香的脸,愣愣地出神,回身看见刘彦昌在另一张榻上睡得正熟,眉宇间不禁闪过怒意,走过去,屈指便要刘彦昌颈间击落。

    沉香失声惊呼,杨戬这一击将落未落之际,又生生凝住,转头向外甥看去。却是外甥昏睡之中,嚅喃轻语起来,叫着娘,娘,又叫道,“爹,我要娘亲,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好吗?”杨戬神色黯然,他已不能将母亲还给沉香,若连父亲都复夺走,却叫沉香情何以堪?恨恨地瞪着刘彦昌,终于收回手掌,隐身离开。

    离开后,他却也没回真君神殿去,在华山降下云头,进了囚室。众人明白,想是方才对着沉香,动了他的感触,竟忍不住又来看看妹妹了。

    三圣母坐在石台上,憔悴不堪。她一直都被呵护惯了的,何时受过这等苦楚?见二哥进来,只道无休止的说教又要开始,冷冷扫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所以,她没看到,杨戬的脸上,已因她这一眼,闪过难言的感伤。

    “刘彦昌和沉香还活着。”

    杨戬低沉的声音在牢室里回荡,但很明显,他身子一震,竟似连自己都没想到,会失口说出这句话来。

    同样吃惊的还有石台上的三圣母,抬头死死盯着二哥,颤声问道:“你说什么?彦昌,还有沉香,都还活着?你找到他们了?你……你想杀了?求你,不要伤害他们,否则我这辈子都不再认你!”

    嫦娥轻轻一叹,说道:“三妹妹,至少到目前为止,杨戬对沉香都没有恶意的。”三圣母也是一叹,心绪复杂地看着二哥。除了被抹去的那段记忆,这应是第一次从哥哥口中,听到儿子丈夫的消息。但那时,自己又怎会知晓外界之事?只当二哥要下毒手,又惊又怕,还夹着莫名的愤怒。

    杨戬叹道:“是的,我当年的确想杀了他们,免除后患。但,血浓于水,沉香毕竟是我杨家骨血。”他回想着沉香稚气的脸,怔怔地竟有些入神,“我没有奢望你能原谅我,三妹,但我仍然不想看到,你就这样痛苦下去。”

    三圣母不知他的心思,更没有注意到,十六年来,杨戬第一次说出了原谅两个字。的确,沉香独闯地府的举止,无由地,让杨戬忆起了家变时的自己。有苦衷又如何呢?孩子毕竟是没有了母亲,三妹,也受了本不该受的煎熬。面对着三妹的冷漠,他黯然之余,却再无力为自己辩解。

    “我求你,不要伤害他们!”三妹的声音从石台传过来,这个求字,自从被压入华山以来,三妹只说过两次……每次都是为了丈夫,为了儿子。

    如果当年,当年自己赶到华山时,她不是亮出了宝莲灯,恶言相向的话,自己会做得如此决绝吗?应该是有更好的办法,瞒了天廷,由着她和那个不成器的书生做一世夫妻。只可惜,世上的事,怎么也假设不来的。

    突如其来的疲惫感袭来,杨戬低声道:“无论你肯不肯相信,其实我们对沉香的期望都是一样的。希望他能踏踏实实地做一世凡人,享尽人间欢乐。三妹,你安心吧。”不敢再看妹妹一脸的怀疑,衣袖一拂,他转身匆匆离开。

    回到真君神殿,圆月仍高悬空中,但却已注定无眠。杨戬取出了怀中的金锁,坐在空寂的神殿里,垂下眼默默地看着。

    “你说过的,三妹,你对着这金锁祈福了几百年,只要带着它,不论在哪儿,就如同你在身边一样。”众人都听见他在低声自语,“明天就是沉香十六岁的生日。我不能将母亲还给他,那么,就由这块金锁来陪着他吧。三妹,二哥不配再受你的祝福,就让这金锁,代你去保佑你的孩子……”

    三圣母听沉香提过后来的事。生日那天,沉香无意里发现了宝莲灯。他不知道这是法器,结果被戏弄一通,追着灯,从家里一路追到村外的湖边。灯越飞越高,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法力,竟也随之飞起。惊觉之时,失声大叫,险些跌入湖底,幸好龙四公主赶来为他过生日,这才帮他收回了灯,解了围。

    但儿子却对四公主的身份产生怀疑,一迭声追问不果后,小小孩儿,也觉出了自己的与众不同,大叫一声,“你们知道吗,我现在觉得自己象个什么?象个妖怪!”不顾一切地冲出屋,连四公主,都追之不及。

    三圣母不禁靠近了儿子,满心的愧疚。此时,天已破晓,杨戬正在凌宵殿早朝,恭列朝班之中,三呼万岁,礼拜如仪,八百年来众人见得惯了,不愿多看。但王母淡淡传下的一句话,却立刻将众人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杨戬,蟠桃盛会举办在即,三圣母心细体贴,三界知名,我有意让她来筹办全局。你最近去一趟华山罢,传我懿旨,让她上天领命。”

    杨戬微震了一下,却唯有出列施礼受旨。余下的朝会时间,他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玉帝处理事务,问到他时,他也多半敷衍了事。但临近结束,王母却又开了口,“还有一件事,现有的天条,对男女私情的惩罚还不够严厉。从今天起,另加补充,不但思凡者要受到惩罚,知情不报者也要严加惩处!我就不信,绝不了这等歪风!”

    忍不住暗暗抬眼去看王母,宫服盛妆,雍容之下,隐藏的却是他都琢磨不透的阴森。王母不同于老君,老君虽然诡计多端,但起码还象个人,有着人的**和缺点,对自己,也多少有着几分惜才之心。但这个女人呢?八百年了,或许真的赢得了她的信任,但他却知道,在她心中,自己只是个很好用的工具,一旦没有用了,就势必被弃如败履。

    知情不报者也要严惩么,不知有什么风声传到她的耳中。应该不是三妹的事吧,但蟠桃会近在眼前,又该如何应付过去?散朝后,杨戬脸色沉郁,在南天门外静立了半晌。嫦娥经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却是驻下了云头。

    “娘娘要召三圣母上天筹办盛会,这也是对她天大的恩宠了。”嫦娥站在不远处,轻轻说道,四下里再没有其他人,杨戬知道,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看看这个自己挂念了几千年的女子,近在咫尺,却又似远在天涯,从来都是如此。她常年独守着广寒宫,消息闭塞,一直以为,只是刘彦昌被驱走,三妹却无恙。否则,只怕这般远远地,冷冷地几句话,她都会不屑再说了罢?

    “多谢仙子惠言,杨戬定会尽快传了娘娘懿旨。”

    心中感触万千,脸上,却是不变的漠然。玉树被毁的那一日,他就已亲手毁去了自己最后的希望,那种希望,不是他所能拥有的。但嫦娥接下来的一句话,饶他早已习惯了她的冷言冷语,却仍是蓦地握紧了拳。

    “我还记得,以前你常会去广寒宫看看……看看玉树的。有的过失永远无法补救,所以,三圣母的事,你还是尽早办妥贴为好。我下凡不便,只有等着她上天来,才能好生地述一述姐妹之情。”

    说完这段话,嫦娥便往广寒宫去了,杨戬逸出一声轻叹,他自然明白,她话里,隐约的是警告之意。是怕自己将三妹的事上报给王母?也难怪,在你心中,为了权柄和地位,司法天神原本便是不惜一切的。

    镜外的嫦娥低下了头,心绪复杂。后来的事,证明她的警告并非无的放矢。但是,至少到目前,她仍是误解了他。他虽亲手压妹妹入山,可心中的苦涩,并不比山下的妹妹少上分毫啊。

    等她回过神来时,杨戬已到了刘家村。凡间的今天,是外甥的十六岁生日。朝会的事,仍令他有些不安,但想着又能见到那个稚气的少年,却难得地有了几分期待的感觉。

    来到湖面,沉香正将石头砸向湖面,一付极生气的模样。杨戬一愣,只道小孩子家闹别扭,淡淡地笑了笑,问:“什么事让你生这么大气?”沉香转头见到,露出了笑脸,叫道:“真君老爷!”

    真君老爷?杨戬又是一楞,微微有些辛酸,这个称呼,他已听了千余年了,但是,这个孩子,怎么也可以这么叫呢?看着他象煞了三妹的面孔,想起三妹的怀疑,想起嫦娥话中有话的冷讽,他突然便有了一丝冲动,说道:“别这么叫我,孩子。”

    沉香不知他心事,奇道:“那我叫你什么啊?”杨戬轻叹道:“如果非要叫点什么,就叫我舅舅吧。”沉香喜道:“好的,舅舅!”只看得小玉失笑起来,说:“这么便宜的舅舅送上门,你竟一点疑心都没有,还叫得这么亲热?沉香,那时的你,也太单纯了点,难怪会在杨戬手里吃上大苦头。”沉香不服气道:“你才单纯呢,差一点被卖到——”小玉自然知道他要说自己和他初识时误入青楼之事,伸手按住了他嘴巴。

    小夫妻打闹一通,沉香回想起当时,这一声舅舅冲口而出,自然无比、半点也无凝滞。自己只觉他身上有一种难言的亲切之感,言语春风,温暖和煦,父亲谨小慎微,虽然养育他十六年,心中实在不如何佩服,内心实际渴望有个如此强势的亲人,给他倚靠,让他敬畏。念及至此,心头一惊:“难道我一直不能忘却初识杨戬的感觉,此后竟是渴望成为他这样的人么?”

    杨戬摸着他头发,百感交集,又不禁哑然失笑。这孩子也太单纯了吧?刚才冲口说出舅舅两字,想不到他竟真的叫了。那可不是叔叔伯伯,舅舅,是让叫便能叫的么?

    想归想,高兴归高兴,他缓缓从袖中取出金锁,道:“今天是你的生日,舅舅来看看你。”伸手为他戴到颈上。

    沉香有些意外,拿在手中把玩,小玉取笑他:“这声舅舅叫得不坏,马上就有礼物了!”她年轻,没想太多。三圣母却是怔忡了一下,这块金锁,陪了二哥几千年了。娘的金钗,爹爹打造的,他视如珍宝,须臾不肯离身,竟真的要送给沉香了吗?

    但沉香下一个举动,谁也没想到,竟是将金锁送入口中,咬了一下,问:“金的?”

    小玉呀了一声,沉香脸都红了,不好意思地道:“家里穷,我……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金子,光想着,能换多少鸡腿吃了……”

    杨戬的脸上,又是哭笑不得的神情了,这孩子,总有令他意外的离奇表现。但不忍责备,毕竟,孩子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他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暗骂刘彦昌混帐。他教的都是些什么啊?没志向,怕读书,现在好了,居然还……贪财!

    沉香只顾着高兴,叫道:“谢谢舅舅!”杨戬平息了一下心境,拉着外甥在湖边坐下,眉宇间又全是春风般的笑意。沉香却突然想起,说道:“连我的生日都知道?您一定和我娘很熟吧。今天,多讲点我娘的事好吗?”杨戬脸上笑意一凝,迟疑了一下,终道:“改日吧。”

    沉香急道:“你们为什么都瞒着我?我稀里糊涂的过了十六年,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这也就罢了,可是,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身上有法力,我还能进阴曹地府,而且,我还知道了我娘不是凡人,每年都来给我过生日的四姨母,居然也能腾云驾雾了……”

    杨戬眉头一皱:“你四姨母也来了?”沉香大奇,说:“你连我四姨母都认识?你跟我们家一定有很多关系。您是不是我的亲舅舅?”

    众人见到,杨戬习惯性地握紧了左拳。跟着他一路行来,都知道,那是他平稳心绪的下意识反应。“龙四知道三妹被囚了?”一霎间杨戬转过千百个念头,“这个龙四公主,性情爽利,又热心得过了头。刘彦昌不敢,她却没什么顾忌。孩子只要逼得紧,她势必添油加醋地说上一通。恨我事小,可别节外生枝,闹出什么动静来。”

    暗暗盘算之余,见沉香眼巴巴地盯着自己,心中一动,“与其她来说,倒不如由我开口。其中利害,若真说得明白,这孩子反正胆小志浅,想必不敢闹出什么事来。”叹息了一声,终于是轻轻点了点头。

    沉香激动万分,含泪道:“舅舅,我娘……”杨戬侧身看着他双目,叹道:“如果你能答应我,知道了之后,从此再不要想这件事情,踏踏实实地过你的日子,我就告诉你。”沉香想了想,断然道:“好,我答应你!”

    杨戬欲言又止,起身面对着湖水,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不想让这件事坏了你的心情。”沉香毕竟是个孩子,便也起身,大声道:“好,一言为定,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在这里见!”杨戬转身看向他,拍拍他,道:“好,快回去吧。你爹和你四姨母还等着给你过生日呢。”

    沉香嗯了一声,向回家路上蹦跳着跑去,想了想又回过身来,笑道:“我今年最贵重的礼物,就是我有了一个舅舅!”扬起胸前的金锁,满脸的兴奋。

    杨戬目送他离开,喜悦中却带着几许怅然。隐在附近的哮天犬凑过来,问:“主人,你真的要告诉他啊?”杨戬叹道:“瞒不住了,就算我不告诉他,四公主和姓刘的也会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