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怨怀逝星雨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征讨继续着,成汤已全没了还手之力,朝歌失陷、纣王也**于摘星楼上了。成汤数百年基业,只因五百年前仙人们的一场协定,便从此归了周室。

    等武王登基已毕,封神之战终于正式完结,天庭也开始大举策封。杨戬却在策封诏书上加了“听调不听宣”五个大字,冷冷掷还给宣诏的星使,成了唯一一个肉身成圣、进封显圣真君尊号、却只在灌江口任地仙的上阶天神。他不愿参与封神台大典的闹剧,与姜子牙道别一声后,便一人一犬去了灌江口刚修筑的显圣真君庙。

    一心要看封神的沉香等年轻人无不泄气,不住抱怨杨戬,哪吒也有些失望,说:“封神大典时我被师父遣开,没来得及赶回。大典后师父他老人家不知去向,几千年也没能再见。本以为在镜中能明白端的,想不到……杨戬大哥,你这性子也太孤僻了些!”

    余下的日子,便是随杨戬去看凡人那千奇百怪的祈告文书,什么张三偷了我家一只鸡、神灵保佑他不得好死,什么希望我早获麟儿、千万别让正室老蚌生珠等等,看着杨戬越来越古怪的神情,镜里镜外笑作了一团。

    其时杨莲、梅山兄弟尚在他处,要过些时候才能来同住,杨戬闲暇时,便负了双手在江边看那滔滔流水,往往一看便是一整天。沉香小玉固嫌烦闷,便是镜外诸人,也都无聊得昏昏欲睡。

    这日杨戬又在江边伫立时,远远一人驾云而来,众人精神一震,龙八道:“最好是来找他的,要不,可真会闷出人命来了。”说话间云头降下,哪吒一眼看去,顿时大奇,叫道:“姜丞相?”众人识得,果然正是姜子牙。

    哪吒道:“他老人家封神大典后不久,也是失踪了的,想不到还来见过杨戬大哥?”突然冒出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或许他知道我师父的去向?也或许,丞相和师父他们都是去了什么隐密洞府清修了?”顿时身子颤抖,死死盯住镜面,生怕漏了一点线索。

    镜中杨戬也是惊讶,转身迎了上去。姜子牙依然是平素的绛袍云冠,脸色却掩饰不住的惨然,见了杨戬也不客套,只道:“杨道友,老夫此来,是与你话别的。三界之内,除了你,其余的人我要么不愿见,要么,就是不忍见。”

    杨戬一愣,看了他半晌,眉峰蓦而拧紧,沉声道:“丞相,你伤势非轻,若不立刻静养医治,只怕魂飞魄散,便在眼前了!”此言一出,沉香等人大惊,仔细看去,姜子牙印堂昏黑,正是元神将溃的先兆。但姜子牙自己却毫无异色,苦笑一声,说道:“不必治了,老夫自己下的手,又何必再治?”哪吒在他帐下征战多年,感情最为深厚,此时顾不得杨戬听不见,连叫:“杨戬大哥,你快救救丞相!自己下的手?丞相他……丞相他莫不是疯了!”

    不待杨戬发问,姜子牙在江边一块巨石边坐下,悠悠叹道:“我四岁那年,家乡大震,是元始恩师将我从瓦砾中救出,引我上了修真之路。虽然我福缘浅薄,不能证得道果,但师门恩义,重逾泰山,我自是一日不敢忽忘的。”

    泪水从他面颊上洒落,这个万马千军指挥若定的老者,竟已是失声痛哭,哽咽着又道,“二十年前,我那师叔太上老君,力主由我来佐周伐纣,启动封神之战。恩师因事毕我最次也可封神,非但赞成,更勤加勉励。当时,他老人家那高兴欣慰的神情,我也是日日如在眼前。可是……可是……”一口血喷将出来,身形忽而一淡,背后的岩石已依稀可见。

    杨戬不语,运掌渡了一股法力过去,助他暂时凝住了神识。姜子牙恍如不觉,道:“封神封神,好一场封神!我那好师叔,他真的是高明之极,料事先机,独步古今!可怜我师门受我所累,俱被涉入征伐之中,多少前途无量的同门,竟是只余了魂魄,忍辱去受那卑微的神职。”

    杨戬轻叹,道:“丞相,你也看出来了?”

    姜子牙的泪已流得尽了,脸上一片木然,道:“原来你早就明白此中的关键了?难怪不愿飞升,不愿去参与封神大典。我那师叔好精的算计,他约束自己门下苦修,却怂恿其他宗派弟子去伐商革命。他明明知道魂魄成神,修为自封神那一日起就再难有寸进的!杨道友,我好后悔……当年我若违抗师叔的密谕,不调了你去督粮,那我军中,我师门,扶助周室的各派,又岂会平白折了那么多人?”

    镜外一片寂然,寒意从每个人心头升起。虽说化血神刀时已见识过老君的本来面目,却仍有些将信将疑,只道杨戬说话刻薄,激得老君动了戾气。但姜子牙……哪吒已经呆了,喃喃地道:“老君的算计……丞相,你是不是弄错了?老君……老君不会是这种小人的!”

    杨戬劝道:“丞相,事已至此,伤心无益,我且助你凝住元神。你只是为人利用,元始天尊不会过于责怪于你的。”姜子牙失声惨笑,茫然道:“责怪?恩师责怪也好,不怪也好,我……我是永远不能得知了。女娲娘娘等古神已经……已经……”

    杨戬脸色微变,道:“女娲娘娘?”姜子牙惨笑道:“封神大典你没有去,而与会的一干人等都被严令禁止外泄,所以上古大神全部离开的事还少有人知。总之,维护三界秩序的重任,已完全转交给天庭了。”

    三圣母想到女娲的音容笑貌,心中难过,只想:“原来恩师真的离开三界了?我竟是连她老人家的最后一面,都没能见上!”

    姜子牙的声音仍在继续:“不过,上古大神……嘿嘿,上古大神们也是好精明的算计!三界秩序原是个大笑话,一切只是人为硬造出来的权力平衡而已。杨道友,你可知道,他们离开之前,已将封神之战里折损最多、受封神职最多的几大宗派掌教,全都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永远禁闭了起来!”

    女娲娘娘么?杨戬神色复杂。那个出现在濒死少年前、仁慈宽厚的众生之母,也会做出这种事么?但是,三界的平衡……众生之母,她所存念的只会是所有众生,而有什么会比平衡更为重要的呢?古神们失衡撞毁不周山的闹剧,只要再上演一次,那么整个天地,也就要土崩瓦柝了。

    存了此念,此时听来的一切,便也都有了答案。杨戬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姜子牙轻声道:“是啊,原来如此……我师叔的用心,原来也在上古神人们的算计之中。他们由着他铲除其他宗派好手,由着他督促自己门人闭关苦修以抢占天庭里的上品仙阶。但是,他们却将整个天庭的基石,那些不起眼却维持着天庭正常运作的神职,全给了师叔掌控之外的受害者!”

    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哪吒心中泛起,他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全神聆听着姜子牙后面的话,龙八不知他为何如此,但是,听着这几千年前的阴谋被一一点破,连龙八自己,都只觉得身上再没了一分气力。

    “小神们是天庭的基石,而他们原来的师门掌教,象我的恩师,通天师叔,太乙师叔等人,却都已陷在万劫不复之地。小神们再不能为了师门拉帮结派,却也不可能去投诚老君的一脉……平衡,多美妙的平衡!古神们离开前完备了现有的天规,由你舅舅昊天玉皇大帝和西王母共同执掌。从此天条就成了平衡杆上的准星,天地秩序也从此井然有序……多美妙!上古大神,真不愧是上古大神!”

    姜子牙一字一顿地说着,蓦地挣开杨戬渡来法力的手掌,斜冲出去,凌波而立。耀眼的白光从他身上迸出,身形又复淡得几欲散去,但他却在笑,泪流满面,却放声大笑:“平衡……为了平衡,我成了害死恩师的大罪人!受封神职又如何?师门道统,从此永绝三界,我如何活下去?我如何心安理得地活在这三界之间?”

    随着凄厉的高呼声,他整个身子化作点点光焰,四下激射开来,在江水上渲出星雨般的异景,众人知道,封神之战的主持者,这周室强盛的奠基者,西歧大军中的无上智者,从此便永远消失,再也不能回来了。

    一点荧芒凝在杨戬手上,那是他本欲聚回姜子牙魂魄的法力,但他终还是没有出手,只出神地看着那白光散开,落下,逝去。或许,这睿智老者自己选定的这种结局,才是他最少痛苦的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