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噬血誓寒溪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果然,余下的两天都是在深山里转着,山路崎岖,杂着隐隐的虎嚎狼叫。杨戬右手伤得见骨,却还得背着妹妹深一脚浅一脚地找路,找野果等充饥。直到第三天中午,三圣母说的破屋,才终于出现在眼前了。

    拢了柴枯草让妹妹睡得舒服些,众人看着杨戬在屋里搜了一通,居然找出了些破锅旧碗、刀砧火石。他对着这些炊具发了会楞,又去屋外寻了半晌,却还抱了些野果回来。他看妹妹睡得正香,便放下果子,用破桶拎回了半桶水,慢慢地洗去自己脸上身上的血渍泥污。

    他有条不紊地做着这些,脸上淡淡地看不出悲喜.众人呆呆地看着,却宁愿他大哭大叫一番。百花不自禁地靠向嫦娥四公主,悄声问道:"他莫不是……莫不是疯了?才这么大的孩子,怎可能冷静成这样?"这时杨莲醒了,看见破败的屋宇,显出害怕的样子。杨戬换了干净水,又帮着妹妹来梳洗,直到这时,脸上才有了一些生气。

    但见了那些又酸又涩、一成不变的野果时,杨莲却伸手打翻在地。"我才不吃了呢!"她哭道,"天天是这些,我要吃娘做的饭!"杨戬嘴角有些颤抖,却是忍住了一言不发,捡了果儿慢慢地劝。这一次他却没劝动妹妹,杨莲连日来实在是吃厌了,怎么也不肯听。

    三圣母脸上微红,低声道:"原来我那时这么不懂事……"天又快黑了,杨莲已饿得坐不起身,低低弱弱的抽泣,却死活不理那些果子。杨戬生了堆火,守着妹妹,脸上全是无奈。半晌,自行将野果一个个尽数吃下。百花撇嘴道:"到底顾着自己。"只见杨戬吃了野果,对小杨莲道:"说好了莲丫头,是不是这餐换了口味,以后哪怕天天是野果,你也不闹了?"杨莲重重地点着头,伸出小指,说:"拉勾上吊,这顿莲儿不要吃果子,要好吃的。以后不管二哥拿什么来,我都不挑了!"杨戬也伸出小指与她勾了勾,轻声道:"那好,你先躺着,二哥去想办法。"

    杨戬安顿了妹妹,拿了先前找到的火石,柴刀,出门寻了些艾草,捆成扎。沉香奇道,“他要做什么?”他们跟着杨戬走了一段,却见杨戬脱下外衣,蒙住头脸,点燃艾草,向一棵大树上攀去。原来杨戬心细且目光敏锐,一路过来时,他便看到有野蜂飞舞。此时正值黄昏,野蜂正是回巢的时候,寻着蜂群,便到了蜂巢所在。按理说,摘蜂巢虚等清晨蜂群出发时,巢穴虚空时下手。但想到莲儿可怜的眼神,天下事再难,杨戬也要为她办到,何况是区区蜂巢?

    野蜂素来狂躁,连狗熊都惧之三分。此刻,见人来袭,倾巢而出,黑忽忽一大团,向杨戬袭来,声势吓人,众人见状皆变色。却见杨戬依然沉着冷静,他左手挥舞着点燃的艾草,驱赶蜂群。右手的柴刀,对着早就看准的蜂巢猛力砍去。刀过,蜂巢落,杨戬纵身跃下大树,拣起半边蜂巢,就往回跑。蜂群在后追赶了一阵,便散了。

    杨戬得了蜂巢,回到破屋,收集蜂巢里的蜂蜜,只得了一碗,递给了杨莲。杨莲尝了一口,香甜中略带些酸,比连日来的野果,强不知百倍,不觉破涕为笑,“二哥,真好喝。你也来尝一口?”杨戬微笑道,“很好喝吗?二哥已经喝过了,这一碗全是小莲的。”

    杨莲喝完了蜂蜜,心中喜欢,连日来的奔波之苦,失去父母之痛,似乎都渐渐淡去。她又缠着杨戬,说了几个故事,方有些倦意。杨戬照顾妹妹睡下了,看着她睡梦中,犹自露出笑容。杨戬轻轻的抚摸莲儿的脸,忽听睡梦中的小莲轻轻昵喃,“爹爹,娘亲,大哥......”

    杨戬的心,忽然重重的,如同被重锤击打一般。他站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有些晕眩。此时,他周身如同火炼般烧灼,杨戬自知,先前被野蜂蛰的蜂毒发了。他踉踉跄跄的奔出破屋,头也昏沉沉的,他依稀记的那边有处小溪,听着水声,便过去了。

    杨戬除了外衣,周身浸在了溪水之中。此时,已值深秋,山中的夜,又格外寒冷。溪水已经是冰凉刺骨,但杨戬依然身体火辣辣地痛,月光照在他的身上,众人看到,除了头面部和左手,身体其他部位,到处都是红肿的蛰伤。三圣母颤声道,“二哥,我不知道,你竟被蜂蛰得这般厉害。我,我......”她想到了后面几天,自己贪那蜂蜜好吃,又央着杨戬去取了些,二哥后来,似乎手也举不起来了,他只说自己有些累了,有些累……

    杨戬将脸,沉到水里。唯有一头黑发,漂浮在水面上。众人见他迟迟不起,有些着急,沉香问三圣母,“他不会就此淹死吧。”正说话间,杨戬猛然将头浮出了水面,溪水顺着他的脸上滚落,杨戬深深得吸了口气,又潜入水中。小玉奇怪道,“他在玩水吗?”三圣母却不说话,她看着杨戬再一次浮出水面,才轻叹到,“我那二哥,是如此骄傲。你们仔细瞧他脸上。”沉香小玉这才看清,杨戬苍白的脸上,在滚落的水珠里,竟然挟藏有泪水而下。“我只知,二哥个性强硬,从不愿在人前示弱。却不知,他在天地之前,也要掩藏自己的泪水。”

    杨戬再一次抬头时,他用手,毅然抹去了满脸的水珠,眼中已经不再有泪光。他所有的悲伤,已经全化进了这溪水之中。现在的他,胸中只有一腔怨愤。杨戬抬眼望着天宇,天宇的颜色,是极浓重的黑,月色不知何时,已经隐没了。忽然,天穹中,劈过一道闪电,照亮了杨戬的眼睛。那眼睛,墨一般黑的眼眸,隐隐竟有赤色,如燃烧着的烈火,炽烈悲怆,似乎要将天地烧毁,要将自己焚尽。

    忽然,杨戬一口咬在自己右臂上,深深的咬下去,死死的不松口,血丝从口角渗出。三圣母啊地一声,记起二哥手臂上的确有这么个齿痕,几千年都不曾消去,因为曾从见惯了,也没去追问过来历,想不到竟是他自己咬的。

    又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杨戬已经从溪水中走出,他长长的黑发,披在他的背上。雷声阵阵轰鸣,闪电一道紧似一道,在天幕上,如同银蛇飞舞。杨戬握着拳,伤臂处还在淌着血,神色之间带出愤恨,恨意越来越浓,一下又转为悲凉。雷声中众人只时断时续地听见他的低语:“我不会放弃……老天又如何……是我害死……纵是……也要……带大三妹,救出母亲……”又一声惊雷,掩住了他的声音,雷声过后,最后一句仰天高叫却听得分明,“我杨戬在此立誓,纵然粉身碎骨,灰飞烟灭,也要报此血海深仇,救回母亲!”闪电映着他的脸,不见少年的稚嫩天真,却是无比的坚定。良久,才见他低下头,再度失神地自言自语:“到那时,我再去见爹,还有……大哥……”

    哗~积郁的雨水,终于倾盆而下了。众人看到,十三岁的少年,屹立在风雨中,以己之血,指天地明誓,俱缄默不作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