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壶娱中秋节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月色缭人,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正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三圣母忽的想起了杨戬,便差人带他过来.沐浴更衣后,三年来的第一次,杨戬被几个家丁抬着穿过回廊,院落,安置在躺椅上后恭敬退下。

    虽说是自己的主意,但当三圣母招呼了一众客人坐下,看见大家的目光有意无意地都从杨戬身上掠过时,又见到杨戬看不出表情的脸,落在不知名所在的目光,心中顿有些后悔,只怕这中秋之宴要被他搅了。又不能这时才让人抬走,只得装作不知,继续与嫦娥等人笑谈。

    又来了客人,哪吒在天上无事,也来此凑个热闹,见了杨戬坐在一边,呆了一呆,有些不知说什么好,沉香叫了他两声才回过神来,说笑一番后,眼睛仍不时瞟向杨戬,不知三圣母让他来作什么。

    杨戬仰在椅上,看着一干人等入席,百花仙子原就不同意让杨戬来,此时见三圣母微有悔意,点手叫过一名家丁,附耳说了几句。家丁会意,也不和主母说,又叫了两人,将杨戬连人带椅抬到一边。三圣母松了口气,感激地看了眼百花仙子,让身边侍女吩咐下去,搬了张小桌,上果品菜肴时同样放一份。

    席间渐渐热闹起来,说笑无忌,杨戬也松了口气。身子隐在假山石的阴影里,不用再以平静无波的眼神回应那些好奇不屑的打量。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他看着已从多年囚禁中恢复了容光的母亲,靠着丈夫,笑着看儿子呼朋唤友的妹妹,还有已成熟了许多的沉香,眼波中流露出不为人知的温柔。也许,我的幸福注定是孤独的。

    家人一声报名,又有客到。杨戬身子一震,看着康老大带着哮天犬大步迈过院落,刘彦昌夫妇惊喜地迎上前去:“康大哥今日怎有空来?”康老大爽声笑道:“我带哮天犬出来走走,到这附近,想到正是中秋,必定热闹,过来沾点光。”拉过他夫妇在一边低声说:“哮天犬自服了无忧草,总有些迷迷登登的,我带他出来走走,兴许多见些人能好一些。”三圣母点头,让他们入坐。沉香小玉好奇地看着哮天犬,确实有些迷糊的样子,小玉问道:“哮天犬,你认识我们么?”哮天犬迷惑地看向康老大,不见他给提示,不确定地摇摇头。康老大示意他们不要问了,让哮天犬坐在身边。杨戬看着伴了自己千年的哮天犬,自以为早已古井无波的心境一阵摇曳,哮天犬,看起来还是有些傻,但老大会照顾你,你也不会再受我的连累,不用再以我的喜怒为喜怒,从此我们便是陌路人。

    哮天犬坐在席中,耸起鼻子嗅嗅,这些人的味道闻着不舒服。那个穿着花团锦簇,大声说笑的女子,一身的香气冲鼻,让他想打喷嚏;那个举杯敬酒的中年书生,怎么闻都有股酸腐味,他也不喜欢。哮天犬揉揉鼻子,他想要的那种味道在哪里?总是找不着。失望地再嗅一下,种种味道混杂中,飘来熟悉的感觉。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清清冷冷,哮天犬欣喜,站起身嗅着味道过去。康老大才与人碰杯,扭头叫他:“哮天犬,别乱跑。”哮天犬似乎没有听见,径直来到杨戬身边,那是他熟悉的让他安心的味道,接下来应该干什么?他下意识地蹲在杨戬旁边,注视着他的眼睛。对,就是这样,就应该是这样。

    杨戬没想到哮天犬竟还记得自己,侧眼看着他,流露出少有的温和,带了几分赞赏。康老大这时才看见杨戬,沉着脸过来,一把拎起哮天犬,瞪了杨戬一眼:“哮天犬,你到这卑鄙小人这来做什么,回去喝酒!”

    花香熏人,虽已是八月,但百花仙子在场,还有何花不能开放,院中四季奇葩争相斗艳。百花仙子折下一枝红梅,回到席中,笑道:“我们来行酒令,击鼓传花。”康老大推辞道:“我是粗人,这些文雅的东西可不行,仙子莫要找理由灌酒。”百花笑吟吟地道:“今日欢宴,自然是要大家尽兴,不拘节目,随意即好。”一席皆欢。

    百花说今日中秋,嫦娥乃月宫仙子,理所当然担此重责,嫦娥也允了,背过身去敲起下人取来的小鼓,花停在谁手中,谁便起来表演一番,或歌或舞,或吟风弄月,或剑舞中庭。两圈之后,花停在了刘彦昌手里。

    刘彦昌执花站起,不知该表演什么好。席下人起哄:“刘先生既蒙三圣母青眼相待,定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自然应当席赋诗,一展高才。”三圣母自豪地看着丈夫,等他开口。刘彦昌有些为难,他不过一落第秀才,才学是有的,可高不到哪去,这酒后满庭热闹的当口让他赋诗可着实有些困难。看着三圣母信赖的眼神,又不好推却,略一沉吟,抬头道:“酒意醺醺,诗兴是没有,有一首旧作,今日便献丑了。”众人也不强他,听他咏来。

    “澹雅风期抱膝容,晚林返照落云红。推敲物序寄萍踪。丝管声悠霜已重,关河人渺意犹浓。一宵魂梦两人同。”

    他吟的是一首《浣溪纱》,众人听在耳里,说实在的,并不算如何出众,但词中相思之意却是点滴情浓,知必是他与三圣母相隔时所作,想到他二人二十余年分离各守忠贞,赞叹连连。

    杨戬的眼神不屑,听着刘彦昌咏词,嘴角竟带了一丝嘲讽,哪吒正在说:“刘先生,今日能与三圣母两两相守,也是你二人诚心所至,可喜可贺,这一词即可见先生真意。”百花接道:“若不是有人阻拦,人家夫妻又何来这二十年分离。今天之事,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猪八戒哼哼哧哧地同意,向杨戬处呸了一口,道:“就是,活该。”孙悟空擎着酒杯,来到杨戬椅边,笑嘻嘻地说:“杨戬,你那日伤我老孙,可想到今日自己落得如此下场?老孙不找你报仇,自有你自寻恶果。”百花见杨戬看向刘彦昌的目光充满不屑,哼道:“杨戬,你耍什么威风,若不是刘先生心地好,不念旧嫌收留你,只怕你早死在街上了。”

    杨戬冷笑,闭上眼不再理会他们。且不说刘彦昌忘掉的那些事,就他咏的词而言,也不放在他眼里。杨戬虽专注于练功,却不是莽撞武夫,从小为争一口气不落了人后,练武之余是什么学问也不肯放下的。成仙之后,人间变迁,诗词歌赋各有发展,他也不曾丢开过。虽称不上什么名家,见识却不差,有心情时自己也会填上两首词,作上几首曲,刘彦昌的大作,当真还入不得他眼。

    见他闭了眼,众人也说不出别的,大为扫兴地回席继续,鼓声停,花枝落到哮天犬手里,沉香好笑,不知哮天犬能表演什么。哮天犬茫然看向康老大,康老大低声说:“你看刚才人家表演的什么,就像那样,你会什么就做什么。”刚才?哮天犬看向刘彦昌,刚才那人在念东西,那我也要念个什么。康老大看他眼睛望向刘彦昌,知道他会错意,忙道:“刘先生是在咏词,你不会,另找个……”话音未落哮天犬已开口念了:

    “徘徊久,云迥出,轻寒侵袖。渐写遍愁思新墨浅,怕写到,带宽人瘦。不觉岁华成暗度,算又向,衢尘拜走。漫说起,冰轮皎洁,冷笑传杯掉首。

    然否,哀多于乐,气横牛斗。未必是炎凉谙世味,看惯了,白衣苍狗。此意谁堪相慰藉,只天籁,风悲窍吼。问平生悴损,零落何如,沉吟金镂。”

    众人张大嘴巴,刘彦昌更是吃惊,众人中自有懂行的,听得出词自是比刘彦昌之作高出不少,可怎么会出自哮天犬之口?嫦娥微一沉吟,问道:“哮天犬,你是从哪看来的?”哮天犬随口答道:“主人写的……咦,主人,主人是谁?”抱着头苦思起来。康老大怕他想起,忙起身道:“哮天犬不舒服,我带他先走了,诸位告辞。”与他离开。

    席上众人不由得目光投向杨戬,反复诵咏,不想他有如此诗情,刘彦昌心中更不是滋味,暗暗责怪妻子不该让他过来,席上竟一时冷场。

    百花仙子见席上冷场,有意缓和气氛,看大家都有些闷闷地饮酒,一拍手笑道:“我前次去杜康处讨得件法宝来,倒是有趣,正好来行酒。”说罢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小酒壶。三圣母此时已深悔不该让杨戬来赴会,惹得丈夫不快,此时百花仙子开口,自是附合,望众人快快忘了方才之事,跟着笑问:“这小小酒壶又是什么法宝了,百花姐姐不知从哪掏来的,却来哄我们。”百花一翻手腕斟了杯酒,香气扑鼻。手一松,酒壶打着旋悬在桌子上空,百花笑道:“这原是老倌儿们请杜康制的无聊时行酒的玩艺,我先取来用了,正好合适。我们轮流执杯,席上他人可随意问些问题,若被问之人答得出于真心,则酒自倾出,否则无酒。如何?”嫦娥奇道:“答对了反罚酒?”百花嘻笑:“这酒用了我不少百花琼液,托杜康制了,其味之美,三界无双。这不是罚酒,而是赏酒。”众人这才明了,大有兴趣,在肚内盘算,如何想些促狭问题让人不好回答。

    见人都想得差不多了,百花指向小玉:“便从你开始。谁来问?”别人还有些不好意思,龙八当先开口:“小玉你说,你心里最想的是谁?”小玉脸如染霞,望了眼沉香,含羞不语。丁香催道:“快说啊,有什么好羞的。”小玉声如蚁蚋地挤出两字:“沉香。”酒壶倾倒,在她杯中注满,小玉端酒饮了,与沉香互相对视,含情脉脉。百花催道:“小两口回房慢慢瞧吧。小玉,你来指下一人。对了,若被指者不肯说,席上他人可以猜,若猜对了,一样有酒。”这下众人兴致更高。

    小玉将酒饮尽,指向孙悟空:“问胜佛吧。”孙悟空一晃脑袋:“问吧,老孙生平无事不可对人言。”猪八戒难得遇上个能捉弄师兄的机会,不肯放过,高喊一声:“谁也别抢,我问。”却没想好问题,挠了半天头也没问出个所以然。孙悟空不耐烦了:“呆子,你到底要问什么?”想来想去,孙悟空实在没啥把柄让他问,猪八戒只好不甘地随意问了一句:“你生平最敬佩谁?”

    孙悟空张口便道:“老孙最敬佩……”却一时想不出个人来。猪八戒来劲了,催道:“快说,快说,你最敬佩谁?”孙悟空试探着说:“是师父?不对,我对师父是尊重,不是敬佩。那是佛祖?”酒壶不动,孙悟空也知不是,他对佛祖只怕恼意胜过敬意。“那是观音?也不对,哎,俺老孙敬佩谁呢?难道没有?俺自己?”酒壶毫无反应。席上人开始猜测,猪八戒嚷嚷:“是俺老猪!”挨了孙悟空一记暴栗,酒壶自是不动。下面五花八门的猜测一一出炉,总是不对。沉香纳闷道:“圣佛的心思太难猜了,你自己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猜?”龙八点头:“就是,三界中算个人物的都说得差不多了,总不会是二郎神吧。”话音刚落,酒壶倾倒,在他面前满满注了一杯,众人张大口看着孙悟空,孙悟空也愣了:“我敬佩他?”心头暗暗捉摸,他确是三界中唯一能用真功夫与自己一决高下的人,虽然自己口头总抱怨他胜之不武,心里却清楚,即使无人助阵,他的本事,亦是足以与自己一战。虽恶他作为,及至见他落魄如斯孤傲如昔,心中隐隐也有些敬意。只是自己向来嘴硬,如何肯承认,这点心思,竟连自己也给瞒住了。

    打个哈哈混了过去,席上又开始指人,孙悟空指定了猪八戒,当即问他最想的是谁,笑闹一阵猪八戒又指了丁香,龙八不待他人问,略显紧张地盯着妻子:“丁香,你、你最爱的人是谁?”丁香只当他想窘自己,一点不在乎:“你当我和小玉一样害羞啊,我才不怕呢,我就爱你了,怎么着?”一杯酒注满,龙八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丁香饮了酒,一指指向嫦娥:“我要嫦娥阿姨回答。”百花等姐妹们知道嫦娥耿耿于后羿之事,不敢乱问,细想怎么问才能避开这个话题,那厢猪八戒已冒冒失失地开口:“妹妹,你最难忘的是什么?”

    三圣母暗叫不好,只怕她又想起离开后羿之事,不想嫦娥露出微笑,沉浸于回忆中:“是我与羿最后那三月,他寻了仙丹回来……”酒已满,嫦娥端起一饮而尽,想起后羿,不欲坏了席上气氛,却忍不住眼眶红了。百花刚要岔开话头,猪八戒见嫦娥伤心,慌不择言,开口竟又冒出一句:“啊,妹妹,这个,你心里念着谁?”百花和三圣母恨不能将这猪头的嘴给缝起来,嫦娥不想让大家扫兴,抬头笑道:“是羿。”

    出乎意料,酒壶一点动静都没有。嫦娥自己也愣了,猪八戒却是心头暗喜,若嫦娥能放下后羿,未必就不能接受他猪悟能。小心问道:“妹妹,好好想想?”嫦娥迷茫不解,却坚定地说:“是羿。”酒杯仍是不动,这下席间气氛微妙,四公主等一干姐妹盼嫦娥能放开怀抱,却不欲她尴尬,急欲替她解围,四公主左右看看,见杨戬躺在椅上,目光正向嫦娥看来,有几分讶异,更有无限柔情,心中没来由一阵刺痛,心说不如拿他做个靶子,冷哼一声喝道:“杨戬,你看什么,癞蛤蟆想吃……”话未说完,一杯酒已注满。四公主掩住口,满面不解:“我,我说什么了?”百花仙子反应过来,不等众人回味,忙站起来笑道:“这法宝也是第一次玩,可能出了问题,方才不倒,话说完才反应。来,四公主,下面你来答。”四公主知是替嫦娥解围,也不推辞,落落大方地点头:“你们问吧。”

    三圣母转转心思,这一干姐妹中,这四公主性子最直爽,最是不通男女情事,不如以此来问,免得再起事端。笑着开口:“四公主,你心里又想着谁了?”四公主不加思索地摇头:“没有。”酒壶悬在空中没半点动静,龙八跳起笑道:“好啊,四姐,你心里喜欢谁,还不快说,我回去让父王给你办嫁妆。”四公主又羞又气,去拧龙八耳朵,让他逃掉,转头埋怨百花仙子:“百花姐姐,你这什么法宝,尽开人玩笑。”孙悟空摇着头说:“我老孙向来不爱用法宝,还是自己本事实在,偷不走拿不去。这点我倒是赞同二郎神……”一道银线溢出,孙悟空手中的杯也满了。这下席间可算是鸦雀无声,四公主反倒不生气了,取笑百花道:“百花姐姐,瞧你的法宝。”百花也是诧异,迟疑道:“要不我们再问一个试试?小玉,你来答,大家想想问什么。”小玉有点紧张地看着大家,人人都在想问些什么好,目光自觉不自觉地向杨戬扫去,心中嘀咕。

    沉香想了想,慎重地问:“小玉,你想你爹应该是什么样的?”小玉闭上眼在心中描摹,慢慢道:“我想象中的爹爹,一定是又高大,又英俊。他强大得足以保护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可是对我却会很温柔,生病时会呵护我,困了时会哄我。我……”小玉有些想哭了。酒壶倾倒,杯满。众人舒了口气,又有些莫名其妙,不知自己紧张些什么。孙悟空皱着眉,总觉得有哪不对,想想沉香的问题,换了种问法:“你想你爹像谁?”小玉偏了头:“像谁?”她从未见过父亲,又怎知像谁了。孙悟空试探地看着酒壶道:“不会是……二郎神吧?”酒壶应声而动,注了满满一杯。百花收了它,歉然道:“果真是坏了,是我不好,坏了大家兴致,我们喝酒,不玩了。”然而这场宴会终是没了意味,草草收场。

    散了席,四公主满心的不是滋味,见杨戬仍坐在原处,下人还没来得及顾上他,不由信步走了过去。龙八和丁香追逐了一阵,看见姐姐,想起席间之事,做个鬼脸取笑道:“姐,你心里想着谁?”眼睛却去瞄杨戬。四公主怒气上升,看杨戬也正看着自己,目光中似有悲悯,再听得弟弟和丁香在旁咯咯好笑,不及多想,手中一杯未喝完的残酒已泼向杨戬,杨戬闭眼,任她淋淋漓漓洒了一脸,神色间却是平静无波。龙八不想姐姐反应如此之大,一时吓得愣住了,不敢再笑。四公主心中一团乱麻,看着杨戬又有些后悔,却如何说得出口,向弟弟瞪了一眼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