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忍死欲奚为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相对于小屋的冷清,刘府别处却热闹非凡。龙八太子和丁香来到刘家村小住,两对年轻人玩得不亦乐乎。失忆的丁香对刘家村一草一木都好奇之至,龙八只好当上了免费的导游。在对整个村子都了如指掌后,她突然又对身居的刘府大感兴趣。她小姐脾气一发,所有人也唯有随她在府上胡闹了。

    这一天,见了一个仆人没好气地从后院出来,丁香一问之下,才知后院有个长年卧床不起的病人,却又成天对人不理不睬。她好奇心起,顾不得和龙八约了去山上游玩,一路便向后院寻了去。

    刚刚推开门,便被飘起的灰尘呛了一下。却见屋内一床一桌一椅,简陋之至。一名玄衣男子仰卧在床上,眉头紧锁着,似在忍受着什么痛苦,神色间却又偏偏平静如水,无喜无悲。

    丁香好奇地凑近了打量,喂了一声,杨戬睁开眼向她望去,不由一怔。但就这么一眼,丁香蓦地觉到了无由的熟悉,夹杂着极奇怪的感觉。她好奇地看着这人,道:“奇怪了,喂,我认识你吗?”

    杨戬静静地看着她。这孩子是来沉香处作客的吗?年轻而充满活力,看来,当初的决定果然没有错误。不过,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那么热烈地爱过,现在竟因为自己完全地忘记?

    他心绪复杂地笑了一笑。丁香拍手道:“原来你会笑啊?我还以为你听不到我说的话呢!”

    跟着便是一连串问题,见杨戬只卧在床上淡淡地笑着,不由有些不喜了,说:“一句话也不说,真的闷死了。对了,听他们说你不能动是吗?我家龙八手里好多灵药,来,我带你找他去!”

    她不由分说地要拉杨戬起来,头一低,却见这人衣领下有个古怪物件,形状奇特但却似在谁身上见过,便伸手取了出来细细观看。

    那是件银月形小巧饰物,用天蚕细索环在颈中。银月上刻满了古怪的符咒,闪烁着奇异的微光。丁香反复看着,又看看杨戬,说:“我见过,可到底在哪儿见过呢?不过,这东西可真好看呢!”杨戬见她抓着银饰不肯放手,神色不禁为之一变,张口欲语,却无力说出。

    屋外一人大叫道:“丁香,丁香!”声音里颇为焦急,却是龙八。

    龙八等了丁香半晌也不见人影,一问之下,才知她去了杨戬栖身的小屋。龙八大惊之下,这才想起三年前三圣母确带走了杨戬。只是四公主丁香已死而复生,这趟来又从未见沉香等人提起过,他也几乎忘了这个当初恨之入骨的大仇人了。

    匆匆赶了过去,他推门入内,见丁香正站在杨戬身前,低头仔细看着什么。

    见龙八进来,丁香招手要他过来,笑道:“小八,来看看这个。我好象见谁带过。银铠……那人好象穿的银铠……也不对,又不是唱戏儿,好好的会有谁去穿什么铠甲?”皱了眉苦苦思考。

    龙八心头一撞,道:“银铠?”暗叫一声不好,只想:“杨戬是杀过她的大仇人。虽然天见可怜,神斧劈开华山后竟然自断,丁香这才得以重生。但她对杨戬的愤恨之心必然强烈,若是任她对着杨戬,只怕真的会全部想起……”

    忆及丁香当年痴恋沉香的情形,龙八冷汗淋下,忙揽了丁香手臂,柔声道:“什么铠甲,这不就是个银月饰物吗?丁香,你若喜欢,回头我给你打造上十个八个,你天天换了带着玩儿好不?来,咱们先出去?”

    丁香摇头道:“不,我就是喜欢这个,我不走。”龙八急了,道:“你喜欢?好,我帮你取下就是了。”从丁香手里取将过来,却不由咦了一声,只觉此物中竟隐隐有奇特真元流动,一现即隐。目光到处,见杨戬正看着自己手里这饰物,神色颇为奇特,一愣之下,随即想到:“杨戬曾是司法天神,人品虽然坏极,手上功夫却不含混。他随身佩带之物,说不定也是极利害的法器。”

    当下更不迟疑,说道:“丁香,你既喜欢,我取了给你就是。”手上加力,一拽之下,杨戬眉头微皱,那饰物的天蚕细索深勒入颈后皮肉,却是无法曳断。

    丁香不忍着:“你轻点,都流血了。”龙八道:“对这种人,还讲什么客气?丁香,看我帮你取下来!”见杨戬只盯着那银饰出神,只当他不舍此物,心头火起,拎起他身子,将细索从头颈上褪下,再一松手,将他重重摔回床上。

    那细索普一离开杨戬身上,银饰上光芒倏起,龙八只觉手上一麻,如被电击,踉跄后退。那光芒正击在杨戬身上,杨戬随即被震得翻倒在地,砰地一声,额头正中床角,顿时鲜血漓淋。

    丁香惊呼一声,道:“龙八,你做什么?”上前扶了杨戬,见他脸上苍白,带着黯淡却苦涩的笑容,分明从未见过,却又印象深刻,一时不由呆了。

    整个身子如被火炙,又如千千万万把小刀在各处乱捅乱搅。日前因瑶姬而混乱的真气再度施虐起来。在昏迷前的一霎间,杨戬已知此次较之日前,情况只有更坏更糟。

    “一直都无法言语行动,想赌上这一把都不可能。”昏迷中的他仍敛不却那苦涩的笑意,“去昆仑前封印了多少法力?五成还是更多?只是日前经络刚重创过,又怎堪承受这等突然的冲击。赌赢了又如何?我拿回了这些法力又如何?这身体依然还是不能言语、不能行动的废物而已。”

    喉中阵阵的腥甜,终于咯出血来。龙八纵然憎他之至,也不禁慌了手脚,携着丁香去向三圣母求救。

    于是,将杨戬接在家中三年之后,三圣母第一次步入了这小屋。

    心情复杂地按上杨戬左腕,三圣母不禁微微一惊。杨戬重创过的周身经络,又被一股强横力道冲得支离破碎。虽有真元勉强护了心脉,但他内息也混乱之至,几乎不可收拾。当下向龙八详询了经过,又要过那银月饰件细看,猜测道:“这饰物是他数千年前诛灭妖魔时得来的,我也不知到底何用。可能你们把玩时触动了机关,无巧不巧地正好伤了他。”

    她催动真气,贴在杨戬胸前渡入。手掌抚上去,心中突然一震。记忆中他胸口温暖宽厚,小时候总爱缠着他抱起自己唱儿歌讲故事。但现在却消瘦羸弱至此,连心跳都缓慢吃力。一霎间她心里空荡荡地,不忍再看向杨戬昏迷中落寞的面孔。

    龙八见她发愣,低头歉然道:“对不起,三圣母,我不是成心要伤他的。”三圣母回过神来,叹道:“敖春你也不必自责。杨戬负你东海龙宫实在太多,你本不欲报仇,偏又无意里伤了他,岂不正是冥冥中疏而不漏的报应么?”龙八心下稍安,问:“那他可有大碍?”

    三圣母渡入真气,助他将岔乱的内息纳回气海,说:“我这二哥修为深厚,他当年重伤至此,都还能残存了些护体真气。我来得及时,正好可以助他收拢内息。虽然人会吃些苦头,但却不会有性命之忧。”

    顿了一顿,她想到了什么,犹豫着又道,“八太子,丁香,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你们不用告诉其他人。我娘虽一直不肯见他,但毕竟母子连心,若知道了定会伤心难过。他既无大碍,实无必要让她老人家去牵挂担心。”

    杨戬一连昏迷了十一日,到第十二天,纷乱的真气终于在三圣母的导引之下纳入了控制。只是,和他自己预料的一样,受损的经脉实在不堪修复,身体与伤痛一如既往,以至他法力突飞猛进的情形,三圣母毫无觉察。

    也从这一天起,小屋又恢复了以前的冷清。或许是隔阂得太久了?最初面对他虚弱时的不忍,日日相对后反倒熟视无睹了。而他那似蕴藏了太多东西的神情,每每令她只想远远避开。如今他既已清醒过来,她就更没有勇气来面对他微微感动而又复杂难明的眼神。

    很久之后,她才知道那眼神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那时已太迟太迟了……

    但三圣母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日子来,还有另一双眼睛悄然关注着屋里的一举一动。

    依然是手持着紫玉杖,独臂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床前,手腕一翻,杖尖已抵在杨戬的喉前。

    “整整三年了,杨戬,看来你已忘了你的承诺?”他沉声道。

    杨戬淡淡地看着他,似乎早已料到他要来一般。独臂人收回紫玉杖,微微一笑,道:“居然知道我不想杀你。看出我在屋外了?似乎你的法力,已恢复不少。”

    他在床边坐下,面显感伤之色,又道:“我一直想交你这个朋友,可惜的是,这个希望是越来越渺茫了。知道吗?我大哥死了,还有我唯一的侄子,就是上次陪我找到破庙的那个年轻人。”

    杨戬一震,独臂人茫然地看着屋内黑暗处发呆,说话的声音毫无起伏,如同在述说着别人的事,却偏偏又悲伤得难以自制。

    “大哥修的是道术,不能近战,更不能杀人。我给你时间恢复决战,他却以为我惧怕了你妹妹与外甥。为此事我们争了好几次,谁知大哥他……他竟不惜自己和爱子形神俱灭,利用伏羲水镜布下了灭神大阵,也迫我主持大阵,报此血仇。”

    杨戬目光凌厉如刀,倏而紧宿。身为司法天神多年,他所了解的隐密远较常人为多。那伏羲水镜是上古大神遗物,虽然谁也不知它有何功用,但本身不算得一件凶器。只是,若以它为阵眼发动灭神大阵,则纵然是三清四御陷身其中,也只能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

    独臂人的声音仍平静地传来:“半年后阵法全部完成,我必要依大哥的遗命报仇。真君,虽约定过击败你前决不向令妹复仇,但现在,我已没得选择。”

    缓缓站起身来,仿佛不堪重负,他喃喃地又道:“我一生追求武道,末了,却要用阵法去杀人报仇。我一生最想交的朋友,却又只能成为我最大的敌人。只不过,杨戬,你还要不要坚持你的守护?”

    他转头向杨戬看去,杨戬的目光中,只有沉稳与等待,似在等他继续说下去。

    独臂人长叹一声,点头道:“我懂了,杨戬,半年后你该恢复一战之力了。所以,在发动阵法时,我会给你一个机会,那算对我不守承诺的补偿。只是,我希望你值得,那一战,你并无胜数。而你的付出,却未必能得到任何回报。”

    策杖起身,浓烟从足下腾起,将独臂人隐回黑暗之中,来得突然,走得也毫无征兆。杨戬沉思着,许久,无声地笑了一笑。

    “半年么?应该可以重新凝成元神了。三妹,你还是太小看你的二哥,以为我岔乱的只是残存的护体真气?你对我的了解,竟还比不上一个须与我生死相搏的敌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