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跼蹐良堪悲

水明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梅山兄弟厌恶的表情,沉香宛如喷出火来的眸子,孙悟空兴灾乐祸的口吻,猪八戒冷嘲热讽的声音……

    还有三妹那不言自明的排斥与憎恨。

    一切一切,走马灯般地在噩梦中翻腾着。杨戬的身子剧烈地震颤着,汗水又一次浸透了衣袍。哮天犬将一碗水凑在他嘴边,勉强喂入几口,可随即,水便和着血全喷了出来。

    “不要死,主人……你死了,我该怎么办?”

    哮天犬轻拭他嘴角犹在涌出的鲜血,不禁痛哭出声。

    一名老乞丐从哮天犬手里接过碗去,叹道:“这个不成的了,小哥儿,你也别太难过。像他这样子,活着只能遭更大的罪……”看见哮天犬铁青得吓人的脸色,余下的话只有咽回腹中,摇着头走了开来。

    还没死么?

    恍惚中听到了那老乞丐的话,杨戬从无休止的昏沉与噩梦里慢慢清醒过来。但神识略一恢复,身上凌迟般的剧烈痛苦,使得他险险又昏迷了过去。

    “沉香该劈开华山了吧?子时……子时快到了吗?”陡然想起凌霄殿时的赌约,他蓦地一凛,一瞬间竟是忘了所有的疼痛不适。

    嘴角微微抽搐,却已说不出话来。提起全部气力,只勉强睁开了双目。杨戬心中茫然,半晌,昆仑山下的情形一一从脑中掠过,最后定格在沉香举斧下劈,怒气冲天的神情之上。

    他心中大痛。虽然那是他心甘情愿的选择。剧烈的呛咳从喉中挣出,随之而来是内腑火炙般的难受。伏在他身上痛哭的哮天犬却喜得几乎跳了起来,叫道:“醒了?主人你醒了?我……我还以为你再也……”

    哮天犬?这傻傻的狗儿啊。几千年了,还是一点儿没变,无论什么时候,都肯伴着自己,不离不弃。

    他用目光搜寻着哮天犬,却发现自己全身已完全不能动弹,张口欲语,也只在喉中含混地吐出几个音节。沉香那一斧劈下的情形又再现于眼前,他蓦地明白过来,一提内息,果然丹田中有如万刀齐剜,顿时又昏了过去。

    再度清醒过来,天已全黑,外面风雨交集。哮天犬升了一堆火,扶着他靠在破庙断墙上,慢慢喂他一碗极稀的米粥。那老丐也坐在一旁烤着火,一边啧啧称奇,对哮天犬说道:“兄弟,看不出来,这人的命还挺硬的。只是这么半死不活地拖累着你,你以后可就有得受啦!”

    抬头向外看看天色,他又担忧地道,“一天过去了,你今日讨到了几文钱?老大又该来收例钱了,别没由来地惹他动怒啊!”

    哮天犬低头不语,只细心地照顾着自己的主人。

    杨戬轻哼一声,终于强撑着睁开了眼睛。地上火堆光亮剌目,他一阵头晕,半晌,才看清身处一间破旧的土地庙里。

    “主人!”哮天犬的手突然凝住,随即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颤声道,“主人……”

    大约有不少日子了吧?哮天犬黑瘦了许多,满面杂乱的胡子,头发更乱得可以。

    杨戬黯然收回目光,略一检查体内情形,尽毁的经络已没有半分希望,只残余一缕真元,勉强护住了虚弱的心脉。

    难道,死亡竟也是一种奢望吗?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几人冒雨闯了进来,一个大咧咧的声音叫道:“喂,老不死的,还有你,小黑鬼,上份子了,今天的收获全他妈拿出来!”另一人走了过来,在杨戬身上踢了一脚,奇道:“咦,这小子居然活过来了?黑鬼,你奶奶的,还真有一手!”

    杨戬目光倏缩,凌厉如刀。几千年来,谁敢用这如此放肆的态度对他?但手足毫不听使唤,而哮天犬,只拼命将他往身后掩送,却不敢对那几人呼喝一声。

    “这是今天的份子……”哮天犬抖缩着从怀里取出几文钱,讨好般地送到为首的一人手里。

    将铜钱在手里抛了几抛,那人颇不乐意地道:“就这么点?黑鬼,你奶奶的也太懒了!”哮天犬弓着腰求道:“对不起老大。可是下了一天雨,城里行人太少……”那人不耐烦地道:“明天你背上这小子一起去。他这付可怜样,一定能多挣两个子儿来。记住,明天在城里我见不到这小子,到晚你就准备给他收尸吧!”

    几人又将那老乞丐臭骂了一通,训了一番话后,才威风凛凛地摔门而去。

    哮天犬不敢看向杨戬,只低着头服侍主人躺下休息,那老乞见他面色愁苦,不禁叹道:“小兄弟,你还是听老大的话罢。他们说得出做得到,别没来由地害了你朋友一条性命!”

    庙外风声雨声越来越急,庙内火堆里的火光也越发黯淡,神案上破败的土地像在黯淡火光之映射下,曳出妖异狞狰的影子来,这一夜,漫长而难堪。

    “大爷大婶,求求你们可怜可怜,舍下几个吧!”

    将主人平躺的木板车用绳子拉在身后,哮天犬跪在地上,四肢着地慢慢挪动,边爬边乞讨着。汗水从他脸上一滴滴地滚落,绳节深陷入肩,火辣辣地痛着。

    但更痛的是他的心。自昨夜到现在,他不敢正面看上主人一眼,他不敢想象,高傲的主人,此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闹市里人来人往,漠然的目光间或扫过,偶尔也会有人扔下一两个铜板,但更多的则是嘲弄与戏耍。

    “看啊,这个人真象一条狗!”一人指着哮天犬笑道

    另一人挑了挑眉,道:“你看他拉的那个人,年纪轻轻就沦落到这步田地,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

    围观者的窃窃私语渐渐成了震耳欲聋的大笑,顽童逐着乱扔石块烂菜叶,视之为绝好的游戏,大人非但不予制止,反道:“看到没有,小孩子如果不上进,这两人就是榜样了!”

    哮天犬发出一声嘶哑的嚎叫,回身抱起主人,从人群中发足狂奔出去。杨戬的身子不住地颤动着,手足是反常的冰凉。

    哮天犬选人少的巷子穿行,失魂落魄,泪流满面,喃喃地不停重复道:“对不起主人,对不起!可我没办法……我没法力了,我不能看着你死!对不起,对不起……”

    一条条小巷被抛在身后,哮天犬不知不觉已出了城门,在杂草丛生的树林中胡乱地走着。足下一绊,重重摔倒在地,哮天犬顾不得自己,抢上前扶起被摔出老远的杨戬,忙乱中头一低,终于还是触上了主人的目光。

    出乎他意料之外,杨戬眼神中并不如何愤怒,只是漠然地看向远方的天际,透出深深的疲惫,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和他再无关系。

    哮天犬一颗心却顿时沉了下去,他跟随了杨戬几千年,对这个人,实在是了解得太深太深了。

    泪水滑落面颊,洒落在杨戬身上,哮天犬跪倒在地,只觉浑身没有了一丝气力,喃喃地道:“不要放弃,主人,求您,千万别放弃!哮天犬……哮天犬不能没有主人的……”

    杨戬的目光仍停在远处,他知道哮天犬在哭,但却无从听清那喃喃的低语。他也不欲去听。纷飞的石头菜叶,沸沸扬扬的嘲弄讥讽,交织成杂乱的大网,一点一点地收紧。恍惚中,一个稚气的童音轻轻响起。

    “二哥,我好怕!街上又有人在骂我们了,可我们不是野孩子!”

    “哥,我想娘,想爹爹。我们回家好吗?我想和娘在一起。”

    “不,不要再打我哥了!哥,都是我不好,我不饿了,咱们把馒头还给他们,我真的不饿了!”

    但蓦地,那怯生生的小脸转成了华山之下那个清秀绝尘,却冰冷得可以冻住阳光的女子。

    “我恨你!”

    她的脸上只有不屑与轻视,毫无感情的声音残酷得避无可避。

    “我恨你,我再没有你这样的哥哥。恭喜你,你终于做到了,用我一家人的性命去铺平你权力之路,用我的所有幸福,去乞求王母赐回你司法天神的宝座!”

    “三妹,三妹……是二哥对你不住……沉香,你到底劈开了华山没有?”心中的酸楚竟是如此地清晰,他竭力想向华山方向看去,但杂草与树木却截断了所有的视线。一口气呛住,剧烈的呛咳引发出窒息般的痛苦。

    哮天犬为他顺着胸口,泪流满面,泣道:“对不起,哮天犬太笨,哮天犬猜不出您的心意!只是,先回去吧,这儿的风太大,您的身子受不起风寒。除了那破庙,咱们……咱们真的已无处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