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5章大局已定腊月暖秋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五章大局已定腊月暖秋

    九月十日,宋祁升任兵部尚书,李瑾轩接任侍郎。宋成峰请辞吏部尚书一职,圣上封为太保。授李仲扬为太傅,与宋成峰同为正一品。虽无实权,不过是虚衔,但也算得上职位崇高,每月也有八十多石的俸禄。

    李仲扬虽然略有失望,但想一想,这样结束仕途倒也未必不是好事,他已老,让儿子的仕途顺利,也是慰藉。更何况李瑾轩是郡马,官职若是太低,去外头也要招人轻视。

    周姨娘已和周老爷周夫人和解,当年的事她虽然不悦,但到底是亲爹娘,而且又被二皇子的逼迫,他们商家人能做什么。他们递了拜帖来,沈氏便同意让他们来了,又嘱咐周姨娘还是软了性子的好,这才皆大欢喜。

    周老爷和周夫人由沈氏接待,周姨娘站在一旁,听他们说话眼眸都红了一圈。等周夫人小心问道安素,到底是忍不住抹了泪,这哭声一开闸,就止不住了。好一番劝,母女俩人才恢复如初。听外孙女也寻了个好人家,周夫人的心这才安稳下来,她最怕的,就是当年一念之差,毁了安素一世。

    沈氏留两人在家中吃饭,席上敬了酒,就当作恩怨全消,仍如以往。沈氏的娘家也陆续来人,她也是和颜悦色,只是日后若他们出了什么混账事……她不会去帮扶。别人待她冷心肠,她也待别人如何。

    而对一直跟随自己的宋嬷嬷,有意要为她寻个人家,宋嬷嬷也不愿嫁,愿留在李家侍奉。沈氏见她真心无意,也就没多说。又张罗着给钱管家寻了个本分的姑娘,好让他成家老来有伴。

    周姨娘跟娘家人和解后,周老爷心疼女儿,又给了她一大笔钱财,拨了十几间地段极好的铺子给她。腰包更厚实的她便琢磨着给儿子娶个妻子了,求沈氏开了口,最后是求娶了太常寺卿的庶长女洪氏,家里又好好热闹了一番。

    李瑾轩新官上任,又疏离朝廷几年,处理政务虽然认真倒也不太顺手,幸好有好友宋祁帮扶,一同解那难题,倒也不是太困难。等忙完那一垒卷宗,已过申时,两人兴致颇高,便去酒楼饮了小酒,说起往事,仍有些感慨。

    又是一杯入腹,灼烧在心,李瑾轩便觉痛快,笑道:“本以为再没机会与你共进仕途,却不想还有机会如此。”

    宋祁笑道:“起起落落才是人生,当做是一种磨砺就好。”

    李瑾轩点了点头:“有一点我倒是想过的,如今也成真了。”

    宋祁好奇问道:“何事?”

    李瑾轩笑道:“你到底是做了我妹夫。”

    宋祁笑了笑,他又说道:“我还记得当初赵姨来我们李家,缠着母亲要为你和安然缔结娃娃亲,那时候娘很疼安然,舍不得。后来兜兜转转,竟然还是回到起点了。”

    说到这事,宋祁也觉这红线绕了一圈,还是回到原点。

    李瑾轩问道:“好友,我问你,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看上我家四妹的,我竟是一点也没察觉。”

    宋祁顿了顿,坦然道:“我也不知道。”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说的或许就是这个。

    宋府,夜深。

    安然刚哄栗儿睡下,就听见宋祁的脚步声,抬头看去,笑了笑,起身往他走去,拉了手便不让他进去了,低声:“栗儿白日有些风邪,刚睡下,听见你的动静怕又不肯睡了。”

    宋祁问道:“可好了?”

    “已经好了,莫忧。”

    宋祁嘱咐嬷嬷伺候后,这才和安然回了房里。见她略有疲惫,怕是白昼也没安稳过。便不再问栗儿的事,免得又勾起她的愁绪来。

    安然给他脱衣时闻到酒味,微拧了眉:“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能少喝就尽量少喝些吧。”

    她也知晓人在官场想滴酒不沾也难,但喝多了也不好。宋祁淡笑:“方才和你哥哥去喝了几杯。临别时他还说,回去又得被郡主说了,末了又幸灾乐祸道‘你也一样,她们俩人的某些脾气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果不其然。”

    安然这才知道原来是和兄长饮酒去了,想到哥哥说的话,不由笑笑,又看他:“既然两个人都知道,那就该喝茶。”

    宋祁见她拿衣裳去放,目光随着她的身影而动:“有时候,茶比不过酒,无论是心情还是意境。”

    安然点了点头:“那倒也是。”

    宋祁喜欢她明事理,不会钻牛角尖。此时正好看着她的侧脸,露出的耳朵红润精巧,五官俊挺白皙,看的他往前一步,抱了她附耳:“安然。”

    安然微回了身看他,还说自己酒量好,眼里分明有了些许醉意。

    宋祁只知,他醉的不是酒,是人。

    &&&&&

    十月的天,皇城今年意外的暖和。说暖和,其实也就是气候一直如秋而没有飘雪刮冷风,倒也要穿上夹棉衣裳才能御寒。

    沈氏这日起身,等姨娘儿媳请了安,便想领着她们趁着这天气还好,去放纸鸢。也好给自己打发打发时日。自从李家重拥荣华,她每日便是和官家太太赴宴、吃茶、游园,自己都有些腻味了,还是和家人一起的好。就是孙儿孙女还没长大,不然看着他们放风筝,也是乐事。

    一家人刚准备好东西,马车已停在外头,就见巷子驶来一辆马车,老马踏步,一步化做两步走,慢得安平起了兴致,笑道:“我倒不曾见过这车,那马的模样真好玩。”

    话落,那马车停在前头,里头已传来个男子笑声:“喜欢的话送你玩。”

    安平眼一亮:“三姐夫!”

    “哎呀呀,士别三日,没想到还记得姐夫的声音,实在感动。”

    沈氏和周姨娘忙往那看去,那俯身出来的人,不正是百里长。沈氏立刻往他身后瞧去,还未见人,就先急声开口:“安宁。”

    百里长下了车,安宁探身出来:“娘。”

    伸手给百里长,接了下来,待站定了,沈氏已上前握了她的手,喜的双眸微湿:“可回来了……让你爹去打听你们的事,却没个结果,你真是越发狠心了,今日李家已经安稳,不许再离开半步。”

    安宁淡笑:“女儿总是让娘担心。”

    周姨娘说道:“知道姐姐会担心就好,那还要常走么?”

    安宁默了默,安平已歪了脑袋看她:“姐……你是有身孕了?”

    百里长意外道:“安平此话何解?”

    安平笑笑:“因为三姐姐素来是个潇洒人,每次下马车都是跳下去然后伸手接我们这些妹妹。就算跟姐夫成亲了,也都是不领姐夫伸去的手,可今天可乖着呢。我瞧呀,姐姐气色好,又走的小心,总不会是身体不好要人搀扶,而是是有身孕的可能性大些,和大嫂怀了软软他们时一样小心。”

    百里长笑道:“安平,日后去做捕快吧,进大理寺,肯定比那些男子强。”

    安平眨眨眼:“真的?”

    “真的。”

    安平笑的狡黠:“原来真是有身孕了呀,姐夫都说是真的了。”

    百里长这才反应过来,失声笑笑:“竟被摆了一道,太顽皮了。”

    沈氏喜道:“这是喜事啊。还站着做什么,宁儿快随娘进去坐着,再和你好好的说说。”

    安宁就是怕母亲“大动干戈”,才不愿这么早说。如今怕是一个上午都要围绕育儿经为题了,她还想好好和母亲说说话,这些做娘的事,她还不想这么早听。见百里长狭长眼眸满是笑,一点也不帮自己,不由瞪了他一眼。说了不想这么早要孩子,不让他碰,却还是压了上来,踢都踢不走,一不小心就中招了。

    沈氏领两人进了房,也不问他们到底在忙什么,只拉扯些家常,又叮嘱她好好注意起居饮食,安然生下孩子。

    夜里李仲扬回来,两人便又去听了训言。李仲扬知晓百里长是先皇身边的人,大皇子登基想必也出谋划策,如今大皇子顺利登基,局势稳定,这才出现也合理。与女婿说了许久的话,安宁也随沈氏去了屋里,母女俩说些暖心话,不听他们男子说朝堂的事。

    等安宁回到房里,百里长还没有回来,躺下不久,才听见他进屋的声响。她翻身看去,烛火映照下的他依旧消瘦,好似不管怎么吃都不会长肉。

    百里长坐在床沿看她,笑道:“啧,你还总说我黏着你,可为夫走了不过半个时辰,你就含情脉脉的看来,母老虎变成小老虎了?”

    安宁没好气的抬腿踹他:“去睡地板。”

    他偏是不走,俯身逗她,挠她痒痒。瞧见那紧绷的脸绽开笑意,他也笑的更欢。安宁忍不住道:“别逗,孩子……”

    他忙收了手,安宁有了身孕以来,举止确实更像个温婉女子了,想到神色冷厉的她挺着个大肚子朝自己瞪眼的模样,似乎……很不错。

    安宁见他自顾自的不知在想什么,说道:“快睡吧,晚了。”

    百里长笑了笑:“嗯。”等睡倒一旁,给她盖好被子,才道,“师父明日要见我们。”

    安宁心头咯噔一下,百里慕云要见他们?那个在二皇子身边“出谋划策”和他们里应外合的百里先生?她应了一声,如今大局已定,却不知所为何事。

    作者有话要说:15号之前应该会完结正文,预计写的番外有李心容的,其他暂时还没灵感,大概是因为其他人物在正文里都交代的差不多了=0=

    ps感冒了,不知道会不会严重,要是严重了大概无法更新,但病好后会把缺的日子补上。不能更新了会提前请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