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2章 夏夜情长曼妙六月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大羽国逢五十年难得一遇的酷热。

    李家赶赴京城,白昼行车,不过几日,都有中暑的迹象,又要顾及三个襁褓孙儿,因此步伐放缓,直到二十日,才回到京城。

    久别京城,即将重回故地,心中感慨良多。沈氏见李仲扬从一里外就往车窗外看,眼见要进城了,轻拉了他的衣袖:“二爷。”

    李仲扬回神:“嗯?”

    沈氏笑道:“安然说要来接我们,约摸也快到了。”

    想到女儿,李仲扬紧绷的脸也微轻松了些,点了点头:“嗯。”

    护送李家返京的士兵早派人送信回来,因宋祁没空,因此安然去城门等候,赵氏听后,也和她一块去。

    等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见有士兵领头而来,马蹄声夹着车轱辘滚动的声响,安然急忙探头看去,若不是还挽着赵氏的手,几乎要跑到前头。

    似乎是心有灵犀,安然正往那边看,坐在马车里的沈氏心头微动,撩起帘子往外看去,远远瞧见那儿有一群人,站在前头的人虽然瞧的不清,可却十分强烈的感觉到,那是她的女儿,是她唯一的女儿。

    赵氏见安然焦急,本想让她再等等不必急,但想了想,说道:“去吧。”

    安然心中十分感激这明事理的婆婆,虽然有时候赵氏的想法与她不合,但在这种事面前,却很通情理。道了声是,便飞奔跑去。赵氏急忙说道“伞,带上伞”,春桃忙撑伞追上去。

    沈氏见那绿色轻影奔来,说道:“牧参将,别拦着她。”

    那骑马领头的参将应了一声,安然已奔到前面,沈氏忙下车,果真是她朝思暮年的女儿。

    “娘。”

    “安然。”

    母女相见,刚唤了一声就觉满腹酸楚。安然抱了抱她,笑道“终于回来了”,话落双眸便红了。和宋祁回来的时候,她也担心过,要是李家一直不得翻身,是不是就要隔个三年五年才能见一回。还好回来了……雨过天晴了。

    沈氏紧握她的手,虽然已经长大,那握着的感觉却一如往日,是那永远长不大的女儿,见赵氏也已经过来,淡笑:“哭什么,让人瞧见多不好。”

    等赵氏走近,却见故友的眼眸也嫣红。沈氏顿了顿,笑道:“你倒是哭什么,婆媳俩要唱一出戏么?”

    赵氏被她逗乐,破涕而笑:“真是个没良心的。”

    安然见父亲从车上起来,迎到前头,唤声:“爹。”

    李仲扬微点了头,一会就见又一人探了个脑袋出来,笑似繁华:“坏姑娘。”

    安然顿时笑了起来,要伸手接她下来,却见她俯身出来时,怀里还抱了一个,更是欢喜:“快让我瞧瞧外甥。”

    清妍扁嘴道:“偏不给你,你偏心,有了外甥忘了我。”

    沈氏和赵氏只是在一旁笑,李仲扬素来严肃,沉声:“胡闹什么。”

    清妍和安然相觑,吐吐舌头,李瑾轩也出来了,手里还抱了两个。这一下车,下人又各自撑伞,大路便显得窄了。

    安然抱的是最小的孩子,两颊粉嘟嘟的甚是可爱,用指肚摸摸脸,便咯咯冲她笑,欢喜的她抱的直逗。

    赵氏说道:“这儿没遮没挡,我寻了客栈,去吃一顿再宅子吧。那儿安然已经早早让人打扫干净配了下人,回去便能梳洗歇歇了,瞧安然多贴心。”

    李仲扬说道:“亲家有心了。”

    谢了她,却一句夸赞也不给安然。安然知道爹爹的性子,也不在意。爹娘嘛,总要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可这回沈氏也不夸她了,这种事,哪有亲娘当着她婆婆面夸的,反正她已得了夸赞。

    到了客栈,安然仍不肯放下外甥女,跟清妍坐在一旁研讨“育儿经”,说着说着清妍便蹦了一句:“你再生个女儿罢,然后让我儿子娶进门。”

    安然吓了一跳,仔细一想那两个孩子是表亲,在他们这确实是能成亲的。只是她可不想弄个什么近亲结婚,说道:“你当初还逃婚来着,独恋我哥那一枝花,怎的,如今要将姻缘强加儿女身上呀。”

    清妍一想也对,还没笑着答她,李瑾轩倒是听见了,偏身说道:“四妹,说兄长是一枝花,我怎么听着就不对劲呢?”

    安然抿嘴笑笑,清妍立刻说道:“就是一枝花,要不怎么被我惦记了这么多年。”

    虽然是俏皮话,但也没好意思说大声。李瑾轩也没了脾气,笑道:“好,你都是对的。”

    安然看着他们俩,倒还跟她离家时一样,恩爱得很。

    酒菜陆续上来,吃着京味儿,李仲扬心中滋味百转千回。看着妻子子女,还有孙辈,忽然觉得,虽然自己身在官位可以给他们荣华,却不能给他们安康,一旦失权,全家受累。他一人受苦无妨,可让妻女如此,却是他为夫为父之过。于掌权者而言,自己鞠躬尽瘁,可于妻女来说,却并不尽责。虽然他们从未怪过自己。

    吃完这顿饭,歇了片刻,便回了宅子。

    如赵氏所说,这里已经重新打扫干净,瞧见那剪的齐整草坪盆栽,还有修了枝杈的竹子,除了这三年长粗壮了些,也没大的变化,前院一如既往。安平刚进去,便说道:“娘,家跟以前一样呢。”

    沈氏笑了笑,每走一步便觉不易,能回来是她不曾想过的。这儿承载了李家巅峰时的荣华,即便滨州有祖屋,有李家族人,可一家人仍觉,这儿才真的是家,是他们的归属。

    那门匾已非丞相府,安然让人用上好的木料,找了木匠雕了李府二字,挂在正门上方。李瑾轩抬头看去,笑道:“回来了。”

    清妍也是笑笑:“嗯,回家了。”她往左右看看,没看见父王母妃,心下不由担忧,莫非他们还在怪自己?

    李瑾轩问道:“怎么了?”

    清妍顿了顿,摇头笑笑:“没什么。”

    李瑾轩素来不是个细心人,没发现妻子神色的不对,笑道:“爹娘已经进去了,我们也快些吧。”

    清妍点点头,虽然她任性,也可以为了追求自己喜欢的而放下一切荣耀,可并不代表她想一世背弃生她养她的爹娘……

    宋祁中午放衙就直接过来了,见门口已有许多士兵护卫,便知他们已回来,进了里头,在正堂歇息对着门外的赵氏先看见了他,笑道:“果真来这了。”

    宋祁淡笑:“安然呢?”

    “啧。”赵氏摇头抿笑,“孩子都有了,还这么黏着,倒不怕你岳父岳母笑话。”

    宋祁这才略觉不自在,笑笑掩饰:“母亲莫打趣儿子。”

    赵氏笑道:“好了,先擦擦额上的汗,今年的六月,可热的人没了生气。安然正陪着她爹娘,你快去问个好吧。”

    宋祁寻了去,因有护卫一路跟着,进了廊道,就瞧见他们一行在对面廊道那。走了过去,李瑾轩和清妍在后头,隐约听见护卫在问话,回头看去,见是宋祁,不由欣喜:“晨风。”

    护卫见是认识的,便放了行,宋祁快步上前:“尚清。”

    两人久未见面,倒不觉对方有什么变化。安然听见宋祁的声音,也出来了。宋祁见到李仲扬和沈氏,急忙作揖:“岳父,岳母。”

    李仲扬对他倒不严苛,横竖宋祁都是他最满意的女婿:“贤婿多礼了。”

    沈氏见安然还陪在自己身边,轻推了推她,哪有夫君来了还黏在母亲身边的。安然知道宋祁不会在意,可爹娘在意呀,只好站到宋祁一旁。李仲扬一瞧女儿女婿,儿子儿媳,顿觉子女有出息,才是他这做爹最开心的事。

    一家人说说笑笑,看了一间一间房。刚从滨州赶路回来,也不觉疲累。宋祁要回兵部,因此留了一个时辰就回去了。见他离去,安然才想起来,他一直陪着,倒没吃午饭呀,她竟全然忘了。

    宋祁和安然请了三十个下人回来,手艺好的厨子、粗使劈柴的伙夫、小厮仆妇丫鬟,还有两个奶娘,一一把关,都是忠实勤快的。外人知晓,便道宋祁是个好女婿。他要的也不是这美名,只是安然喜欢,也是让他尽女婿职责。

    热闹了半日,傍晚送宋家走,沈氏见安然依依不舍,笑道:“来日方长,可见面的机会多着呢。快些回去吧。”

    安然应了声,见宋祁放衙的时辰还未到,便让人去兵部候着,告诉他她们回家了,免得又来这。

    夜里宋祁回来的稍晚,进了屋里,安然还未睡。听见他的声音,安然便起身迎他,让丫鬟下去。越发不喜欢别的姑娘碰他,脱衣裳脱鞋这种事,她也能做的好。

    宋祁见桌上放着炖品,诧异了片刻,安然吃宵夜,但很少会吃的这么丰盛。想了片刻摸她肚子,笑道:“莫非又有了?”

    安然扑哧笑笑:“不正经,我前日才来葵水你又不是不知道。”

    话落,好像有哪里更不对劲……

    宋祁笑道:“那为何吃这么多?你怀栗儿的时候不就是食欲大开。”

    安然拉了他坐下:“给你备的。今日我高兴的忘了你没吃午饭,又跑去兵部,饿了一下午吧?又这么晚回,饭又没吃?”末了转转眼眸,“定是饿扁了,让我摸摸。”

    宋祁淡笑:“你忘了兵部也管饭的,而且菜色都好,哪里会饿着。”

    安然说道:“人家兵部特地过了一个时辰将好酒好菜留给你,所以你吃的很饱很饱。宋哥哥别挣扎了,你戏演的一点也不好。”

    被媳妇当场拆穿的宋祁笑笑:“你可饿了,一起吃吧。”

    安然一点也不饿,可难得能和宋祁一块吃,便也拿了筷子。并非讨厌和公婆一起吃饭,只是更喜欢和夫君独处吃些酒菜罢了。

    有些感觉,无法复制和超越。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忙忘记说言情推出的“作者送红包”活动了,也就是说,铜钱可以给留言出现的姑娘送红包了,因为送的是作者自己的钱,所以点数不多,不要嫌弃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