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07章 权势更变待归之日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八章权势更变待归之日

    木公公离开后,还是春桃唤安然,才回过神来,起身时略有些不安,贺奉年见自己做什么,还是在宫外见。她又想到,自己要出门的事是一大早赵氏安排的,中间约摸是用了一个时辰,贺奉年总不会未卜先知,那就是说,宋家其实也有他的人吧。

    从寺庙出来,安然便跟春桃说想去尝尝清风楼的菜。春桃一听完全理解,别说这主子吃了一个月的月子菜腻味了,就连她这端菜进去的下人闻着也想吐了。一出屋里就奔向酒楼尝菜,绝对是正常的。

    到了清风楼,安然问道:“天字号的房可空着吧?”

    掌柜上下看了她一眼,笑道:“空着呢,喜子,领路天字号。”

    安然让马夫和其他下人都在门口候着,只领了春桃上去。一来怕人多惊扰圣驾,传出去也不好。二来如果真有什么事,春桃也可以报个信回家。

    到了楼上,小二打开房门,安然便让她在外头等。春桃难为片刻,见她神色微拧,也不敢多言,便侯在了外头。

    这间天字号十分大,一眼看去,里头摆饰也甚少。往里走了七八步,绕过屏风,便被人拦住,连腰间的刀剑微微出鞘声都听见了。她嘎然顿步,前头便有人说道:“退下。”

    声音无力,那拦路的四个侍卫却几乎是同时退下了。待他们退到两旁,才看到坐在前面的人。第一次看见未穿龙袍的贺奉年,青色薄衫,不带半分戾气,只是鬓有银白,脸上也有了沧桑之感,上回没细看,如今一瞧,似乎是一夜衰老。

    贺奉年抬头看去,眼眸一如既往的冰冷:“坐下。”

    安然回神要欠身问安,又被他冷声拦下,便只好坐在圆桌对面,僵如雕木,心悬半空。

    贺奉年饮完手中的酒,将空酒杯放在桌上,声调依旧冷:“斟满。”

    安然拿了桌上酒壶,碰及瓶身,顿了顿:“冷酒?”

    贺奉年眸色微顿:“冷的又如何?”

    安然默了片刻:“我爹也喜欢喝冷酒,但母亲常说冷酒伤身,因此不让爹爹多喝。有时候实在拧不过了,也要备些热食暖胃。”

    贺奉年终于是笑了笑,虽然笑意仍冷,看了她一眼,说道:“木公公,上些热菜。”

    木公公应声,从屏风出来,却不是往正门,而是直接往前,这厢房,连着另一间房,从那儿出来,可以去楼下。守在门口的春桃便什么也不知晓的站着,一心等着夫人出来。等那小二上菜,她还奇怪,夫人什么时候叫了菜?

    贺奉年见安然略拘谨,淡声:“不必猜疑什么,只是出来走走罢了。”

    安然尽量不与他目光对上,安静斟酒。侍卫早就背身而站,如石雕不动半分。

    良久,贺奉年才道:“不过一个月,李卿家就要回京了,你们李家的宅子,明日就去清扫吧。”

    安然心头跳了一下:“谢圣上隆恩。”

    那藏不住的瞬间欢喜到底没躲过贺奉年的眼睛,细看了她好一会,才道:“确实像……却又不像……”

    安然不多言语,总是盯着她的脸看,怕只是因为她和三姑姑长的像罢了。

    贺奉年说道:“你要问什么只管问,你不是早就发现你姑姑身边有侍卫出没了么?以你的聪慧,总不会猜不到。”

    安然起酒壶的手势猛顿:“圣上……早就知道了?”

    贺奉年笑的甚是凉薄:“皇城的事,又有哪件能瞒得过朕。”见她沉着不动声色,说不像……其实也是像的……菜没有动几筷,酒倒喝了不少,“初见她,不过十五的年纪。我当时在避暑山庄养病,她迷路了敲门寻水喝。”

    说起往事,安然终于从他的眼里看到除了帝王惯有残酷外的感情。她很想问,为何两人会有今日局面,可想想还是算了,多舌必遭祸。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些侍卫仍是不动半分,似乎只要不是贺奉年有指令或者察觉到有危险,就绝不会动弹。

    贺奉年说到这,顿声不再说,后面的事……恍若满空阴霾,若记忆能停留在那雨夜前,就好。

    “如今她近在皇城外,朕却不能见她。朕不想让她看见朕如今的模样,形容枯槁,再不似当年。”

    安然再不给他斟酒,轻声:“圣上少喝些吧。”

    贺奉年也不再勒令她斟满,说道:“你姑姑是个狠心的人,世上再找不到比她更狠心的女人。”

    安然动了动唇,到底还是说了:“能让圣上如此的人,太简单又怎么配得上。”

    贺奉年怔松片刻,忽然笑了起来,丝毫不在意门外的人是否会听见。安然看着他笑,第一次觉得……他实在可悲,非常可悲。政绩上丰功伟业,镇内乱,平外敌,兴朝政,连立太子的事,也小心翼翼早早部署,不废一兵一卒,为太子的登基铺平大路,甚至是如果太子不做出格的事,大羽国至少还能安稳十年。

    偏是这样一个人,却让她由心觉得悲怜。

    从天字号出来,安然已完全没了先前进去的不安感,他开始说三姑姑的事时,帝王的压迫感全然消散,不过是个垂死之人在絮叨往事。她终于明白为何贺奉年选择这个时候肃清朝政了,只因他快死了吧……一个时辰的饭,咳血六回,偏还要不断的喝酒。

    回到家中,因昨日家中刚摆了满月酒,今日也无其他官妇登门拜访,回来的虽晚了些,但赵氏也没责怪她,倒问她在外头这心走得可舒服,怕她闷出病来。况且如今有了孙儿,安然在宋家的地位更不同往日,婆媳两在族人面前也更得看重,当然又免不了又得了些继续开枝散叶三年抱俩的叮嘱。

    安然头胎生的痛苦,赵氏在家也不说生孩子的话,把身子养好了,生的孩子也健康。栗儿是不足月出生的,她还担心了许久,等足月了抱出来给大伙瞧,都说个头和足月的没区别,面色红润,双眸有神,一看就是聪慧孩子。只是孩子不能夸奖,随意说了些却也让赵氏欣喜,更是疼爱。

    才刚回房洗了个脸,下人便道三小姐来了。听见是宋敏怡,安然心下高兴。宋敏怡比她早生一个月,生了个男孩,连赵氏也替她松了一气。

    昨日虽然宋敏怡也来了,但人多也未得长谈,如今见了,忙去了凉亭那好好说话。待说到一个月后李家回京,清妍也一同回来时,皆是为好友高兴。想到三人分开多年,又能再聚,情谊上倒是默默的又深厚许多。

    夜里宋祁回来,便告诉安然圣上有了旨意,明日可以去打扫李宅。安然白昼就已经知道这消息,只是总不能告诉他自己白日里见过贺奉年,有些事并非要全部坦白,否则只会徒增麻烦。

    翌日,宋祁休沐,便和安然一同领了下人去清扫大宅。

    下了车,安然站在门口抬头看着原本挂着“丞相府”的地方如今空空荡荡的,又想起往事,心下感慨。见下人要去揭那封条,忙唤住他。自己走到前头,伸手揭下,如卸下一身重担,轻松无比。推门而入,那墙院两边的翠竹依旧,只是疯长得没了形状。院子里杂草丛生,连铺了石路的缝隙也冒了青草。踏步而上,她还能记起当初在这玩耍的情景。

    下人已经拿着抹布提桶进去,去往昨夜分派好的各自清扫地方,各不干扰。

    宋祁陪着安然从前院往后院走,见到有尘落来,便伸手替她挡了去,也不拦着她走。

    安然拉了他的手,笑道:“宋哥哥,你还记得那儿吗?当初你常和兄长在那说话,我一瞧见你就跑。”

    宋祁笑了笑,那时在外面见不到安然,他便常来寻李瑾轩,只是她躲自己躲的紧,也常是见不到的。

    “去书房吧,不知道我的书被虫子啃光了没。”

    “走慢些,安然。”宋祁轻声唤她,“不会有变故了,这个宅子会一直在,不必担心。”

    安然抬眸看他,当真明白了什么是岁月静好,不必多说,也全然明白对方的心思:“宋哥哥懂我。”

    经历过变故,再回到这里,她确实怕它又突然消失,恨不得将每个角落都再看一遍,牢牢记在脑海中。只怕一眨眼,不过浮华梦一场。

    宋祁轻拥她入怀:“安心等着他们回来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