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01章 杀机四伏误会难解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五章杀机四伏误会难解

    宋祁和安然今日都要进宫,只是一个赴的是皇上的请宴,一个赴的是皇后的请宴。(百度搜索更新更快..)赵氏在车上又叮嘱了安然一番礼仪,安然谨记在心。唠叨了一半的路程,又来回说,宋祁笑道:“安然本不紧张,娘一直说,倒让人心慌了。”

    赵氏看他,笑道:“你怎知安然紧张了,她脸上可有紧张的神色?你们倒越发心有灵犀了。”

    宋祁要说,安然看他一眼,末了还是笑笑:“手上都渗出细汗了。”

    赵氏瞅着盖在安然小腹上的毯子,又瞧见儿子的手势是在毯子下,想了想,才想明白两人一路都握着手,要不怎么知晓她手心冒汗了,抿嘴笑笑:“明明也成亲半年了,还如胶似漆的。”

    安然笑笑缩了手,不再让他握着。又想还好赵氏开明,一般的婆婆该要说她不矜持了。

    在皇宫大道那马车就停下了,宋祁刚从车厢出来,便被一阵冷冽寒风刮了脸,冰冷如刀。接赵氏下车,又冷的她哆嗦,忙让安然裹好衣裳再露脸。

    久未出来,满眼的银白,皇宫如雪城,白的更是广阔,也更添了几分清冷。穿的厚实,倒也不觉得冷。

    宋祁给她系紧了披风带子,说道:“约摸宴席散的时辰差不多,你若出来的早,就先坐马车回去。”

    安然笑笑:“若是你出来的早,是不是就等我一起回去?”

    宋祁淡笑,系了个稳稳的结:“如果身体不适,也不必在皇后面前强撑,早早出来就是。”

    瞧着他们两人如此的,可不仅是赵氏还有一众下人。一辆绛紫色流苏的马车停在远处,下人搬了马凳出来,一个身躯高大的男子跨步而下。因这苍茫雪地的人并不多,一眼就看见那边有人。

    距离太远,看的并不太清楚,可是那喜好白底红梅装点的披风却让他一愣,仔细看去,仍是看不清,但一举一动,却与脑中印刻的人完全吻合上。

    远远看着,心口顿时就闷了,愣了许久,那背影已经没入雪景中,如画恍惚。小厮见时辰差不多了,谦卑低声:“世子,该入宫了。”

    &&&&&

    到了宫门口,出示了腰牌放行。因宴席在不同地方,因此在宫门那便分开了,一众下人在外面与其他府的下人一起等候,不能入内。

    有赵氏在身旁,安然倒不是太慌,又想贺奉年要宴请官员,应当不会碰面,更是放下心来。哪怕是这回皇后要再给她难堪,也不会当着一众命妇的面,否则就要被扣上泼辣亦或是毒辣的名声了。整她又没什么好处,犯不着背负这名声。

    到了东宫,听了皇后教导,才开始吃饭。宴席过后,又看了歌舞。

    未时,宫宴结束,由皇后领着去花园赏梅。

    赵氏是二品诰命夫人,和其他同品阶的官妇一起在前头,安然和三品诰命夫人走在后头。所幸步伐不快,倒也无妨。

    红梅点缀在堆雪的树梢上,红白相映,一目了然的妩媚。

    领了众人在亭子里歇息看梅,不过刚坐下,天穹便飘起雪来。皇后笑道:“瑞雪兆丰年,来年想必是个丰收年,百姓之福啊。”

    众人随即附和。

    见风雪不停,皇后起身去净手,待她走了,气氛才好了些。赵氏去瞧安然,怕她久站不适,只是她站在后面,也瞧不见。

    有身孕五个月,安然倒不难受,如果是七八个月的时候这么站,早就该腿疼肚子也沉的疼了。和旁人说了几句话,便有个宫女过来,向她欠身,低声道:“宋夫人,皇后娘娘有请。”

    安然蹙了眉看她:“你是皇后娘娘身边的,怎的方才没见过你?”

    那宫女从袖口中取了腰牌给她看:“伺候东宫的宫女太监数不胜数,奴婢只是个传话的,怎有身份侍奉皇后娘娘身边左右。”

    安然心里轻叹一气,腰牌都亮了出来,当真是不去也得去了。心下又不放心,万一皇后又折腾她怎么办?上回她还没什么,这回可是有了孩子,不能长跪。便对旁人笑道:“皇后娘娘不知有何事唤我,若是待会我婆婆寻我,还劳烦几位姐姐说一声,不胜感激。”

    几个命妇也知晓她是宋家媳妇,这点忙自然愿意帮,当即应声。

    安然随那宫女离去,又不禁奇怪皇后方才是借故离开?那寻她做什么?见路有些远,走的越久人就越少,心下越发不安。抬手拔了短簪,伸进袖子里,直接往手腕上一戳,登时疼的脸白,“哎呀”一声,捂了肚子停步。

    宫女转身看她,见她脸色青白,顿了顿去扶她:“宋夫人这是怎么了?”

    安然拧眉:“兴许是方才站的太久,动了胎气。”

    宫女见她不似假装,低眉想了片刻:“可是皇后娘娘那边召见,还请宋夫人再忍忍。不如到了那边再歇歇吧。”

    这廊道已经没其他经过的宫人,安然想拖的久些,等宫人过来。只因她想明白了一件事,皇后娘娘如果真的要召见她,那又何必到这么远的地方。但这宫女却又有腰牌,还能通过花园侍卫,那就是说,这宫女未必是假,那为何皇后要让她带自己到这偏僻地方?

    停了片刻,就见有巡逻的侍卫,安然刚要唤声,那宫女的手却摁在了她的肚子上,沉声:“你喊罢,我便将手上的毒针扎进你儿子的脑袋里。”

    安然猛地一僵,惊的脸色无血。那侍卫从这里经过,宫女一手假意扶住她,一手递过腰牌,安然拧眉,待他们走的远了,定声:“你到底是谁?”

    宫女漠然:“你且随我来就是。”

    安然迫不得已,只好继续随她走。

    宫女胁迫她进了一间空荡屋子,不等她问话,便直接取了腰带,捆了她的脖子,从后勒住。

    安然早就有所准备,反手将簪子扎向她,胡乱插丨进她的身体,自己也是踉跄一步,差点摔了一跤,惊的落了一脊背的冷汗。只是门口被她拦着,只好以桌挡她,随手砸可捡之物,唤了救命,只盼有人能快些从这里经过。

    那宫女冷笑:“侍卫半个时辰才会来这里一次,里外的宫人都被打发走了,你一个大腹便便之人,能从我手上活命?我劝你莫挣扎,否则死的更是痛苦。”

    安然盯她:“让你来的人是皇后,能调度宫人的,除了她又能是谁?她要杀我?”她蓦地明白过来,“你们想宋家与皇族不合?”

    宋家辅佐皇上,皇上的意愿就是宋家的意愿,那定然也是扶持大皇子的。皇后约摸是想在宫里神不知鬼不觉杀了自己还有她腹中胎儿,让宋家与皇帝之间有芥蒂。皇后这法子真是阴毒狠辣,要白白送了她的命和孩子的命。大皇子和二皇子皆是皇后亲儿,为何这般偏颇,宁做毒妇力保二皇子?!

    宫女冷笑,已从怀中拿了短刀。看着那锋利雪亮的刀锋,安然蓦地想起当年被安阳指使的粗汉子追赶时的绝望感,如今……更甚。

    她捂着肚子,颤声:“放我走,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宫女神色未顿,步步朝她逼近。

    明知不会有侍卫经过,安然还是抱着希望喊起救命,声调中已带了哭音。她如今不是怕自己死,而是不想孩子跟着自己一起死。五个月了,在她肚子里五个月了。即使常弄的她诸多不便,睡的也不安稳,可她一点也不讨厌这个孩子,她期盼他出世,给他做了一半的小衣裳还在绣盒里,要没机会穿了吗?

    那宫女接近,已是挪不开步子,终于是给她跪下,还没求她,便见门骤然被踢开,强烈的亮光照入,刺的她眼睛生疼。两人都未反应过来,那宫女已是惨叫一声,随着短刀咣当落地声倒在地上抽搐,还没起身,就被那人一脚踢在心口上,当即吐了一口血,昏死过去。

    安然颤颤跪在地上,失神看着那人,更是愣神,下意识便唤出了口:“世子哥哥……”

    四字入耳,贺均平怔松片刻,蹲身握了她的双肩,已是满目怒色:“随随便便跟个人到处走,你当真不知自己的处境吗?”

    安然愣神,宋家再厉害,可是她能违背皇后的命令?她又怎想独自来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为何要这般指责她?

    她微微回神,已是没了力气:“谢世子的救命之恩。”

    听见称呼又变了回来,贺均平忍不住暴怒:“你刚才唤我什么?你刚见到我时唤我什么?喊的如此亲昵,你心中根本不曾忘了我。”

    安然默然摇摇头,才说道:“是,确实不曾忘了。那么多年……喜欢了那么多年,可就在刚才……真的可以放下了。”

    贺均平问道:“什么刚才?”

    安然看他,目光平静无波澜,终于能这样坦荡荡的看着他了,这么久没见,已从一个竣冷的少年变成冷厉的年轻人,这样的他,距离已经远的可怕,隔阂已非一层两层,她淡笑:“我刚才很怕,真的很怕,从虎口脱险,我要的不是责备,世子哥哥你明白吗?”

    如此唤他,只是因为习惯罢了,那个少年,一开始就不适合自己吧。只是一直不曾发觉。她刚才护着孩子,或许是因为这是她和宋祁的孩子,连她也不知道,不知何时开始,已经那么喜欢宋祁。喜欢到……甚至怕宋祁知道是世子救了她,不愿他误会。

    这种想法很自私,可是却忍不住的自私下去。

    贺均平轻笑,满是不甘:“我的脾气就是如此,你倒还不知道。”

    两人默了片刻,安然颤颤起身,双腿还在发软,却还是决意得快快离开这里。贺均平将她扶起,皱眉:“我送你回去。”

    安然摇头:“我缓一缓便能自己走了。”

    贺均平眸色顿冷,看着她如此模样只觉痛心,本该是他的妻,却入了别家门,还怀了孩子。他和安然的过往,已变得如此可笑:“那你先出去吧,我会拷问她,问清到底是何人。”

    安然又谢了他,一步一步往外面走去,扶墙缓神。一会便听见有人唤自己,抬头看去,愣了愣。宋祁疾步上前,也不管身后还跟着侍卫便拥住她,动作轻而快,将她整个人都搂在怀里,让她倚靠,因压着嗓音的紧张,声音便有些沉了:“没事,我在这,可有哪里受伤没?”

    听见这话,安然双泪垂落……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她会喜欢他。不管她做了什么,在他眼里,自己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没有半分指责。即便真是她鲁莽做错了事,先得到的,也是关心。

    安然泪眼看他,笑的酸涩:“我没事。”

    外头那声音轻柔落入贺均平耳中,听的心蓦地一抽。下意识便跨步而出,和宋祁打了个照面。

    余光见有人从里面走出来,宋祁抬头看去,便怔住了。

    谁在里面都好,为何……偏是贺均平?

    作者有话要说:绝对不是吊胃口呀,本来是想写一章的,但是没时间,待会再放一章吧,我尽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