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96章 喜事成堆姐妹相见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二章喜事成堆姐妹相见

    安然有喜的消息一传出,宋家上下就炸锅了。******$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本来赵氏还对安然私下见顺王妃有些不悦,宋成峰也觉不妥,正商量明日还是要找个机会跟她好好说说。正要就寝,老嬷嬷就来敲了门,张口便是“少夫人有喜了”,瞬间就将两人刚才嘀咕的要教教儿媳的念头喜的烟消云散,立刻过去“瞧”她的宝贝孙子,宋成峰是男子,不便深夜过去,便忍了喜悦等翌日。

    其他院子里的姨娘听见消息,原本还期望这嫡媳妇是个不会生蛋的,这会听见,也忙着去道贺,只是今夜要睡得不安稳了。

    赵氏向大夫问明,便让嬷嬷赏了金子。又以过来人的身份好好嘱咐安然不可乱走,不可吃生冷物,连软塌都换了更松软的被褥。安然一一谨记,比听教书先生说的话还要认真。

    陆续又来了贺喜的姨娘,赵氏让她们在屋外候着,免得进了屋里闷了气。说了快半个时辰,宋祁忍不住说道:“娘,夜深了。”

    赵氏扑哧笑笑,对安然说道:“你瞧瞧,晨风多疼你,竟要赶亲娘走,等我孙子出世了,可还得了。”

    一席话说的屋里的仆妇婢女隐笑,宋祁略微不自在,只好给母亲赔不是。赵氏这才作罢,让她好好歇着,自己回了房,宋成峰还没睡,与他说了大夫说的话,说已有身孕一个月了,目前很稳定。待他多问两句,赵氏也不耐烦起来:“哎呀老爷,我还要吩咐成嬷嬷些事,你急什么,先睡下吧。”

    宋成峰哭笑不得:“方才谁急的外裳都没披就要过去?自己满足了倒嫌为夫烦。”

    赵氏抿嘴笑笑:“那你说,是先吩咐下人好好待宝贝儿媳要紧,还是跟老爷你说个清楚要紧?”

    宋成峰叹气:“你还是快快吩咐,然后早歇吧。我呀,在这家中真是越发没地位了。”

    说罢,就去睡了。赵氏笑了笑,唤了嬷嬷进来。心里想着,这回去见长辈妯娌,腰杆可直了!

    &&&&&

    等赵氏众人走了,屋里寂然下来,安然还觉得云里雾里的,十分没真实感。躺在床上摸摸肚子,很快就会大起来,然后生孩子做娘了?

    宋祁以为安然睡了,侧身看她,屋外灯火隐约映照,还能看见她明亮的双眸在闪动,探头亲了一口她的面颊,微凉:“不困的话闭上眼,也舒服些。”

    安然转身看他:“我想起清妍刚有身孕时,当真是全家总动员。后来肚子微隆,我还时常去摸摸,盼着我的外甥出世。没想到转眼自己肚子里也有了个……想一想还觉得自己是个小姑娘,怎么就要做娘了。”

    宋祁笑笑,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动作一如既往的轻:“嗯,我也要做爹了,想一下却找不到什么话语来形容初听时的感觉。喜悦?激动?感动?似乎都不对,倒像是全部感情都揉在了一起。”

    安然笑了笑:“是,找不到语句,各种感觉都占了一点就是。”

    那纤细的手指在脖子上转着圈,刮的宋祁拧眉,好一会才握了她的手,低声:“你再乱动,我可要克制不住了。”

    安然回过神来,笑笑:“嗯,娘刚才说的,三个月内不许同房。”

    宋祁无奈笑笑,两人说起来到底才成亲半年,正是开了荤最美妙时,却也只能忍着了。

    &&&&&

    沈氏收到报喜的信,已经是九月初了。听见是京城那边的来信,急忙放下手里的活,琢磨着不是安然就是安宁。展信一看,简单说了下近况,才说了有喜的事。当即欢喜的谢了菩萨,告诉家里上下,也皆是高兴。沈氏心里也放下了大石头,就算宋祁不在意是否要那么早有孩子,可有了孩子,说话的底气也足些。这一点,她是深有体会了。若她当年早早就为李家添子,老太太也不会总是横眉冷眼,族人说话也要避讳着。

    如今安然有喜,她这做娘的,当真是长松一气。这喜悦还在心里,又收了一封信,更是高兴。周姨娘见素来镇定的沈氏一惊一乍的,笑道:“难不成还有比四姑娘更能让姐姐欢喜的?”

    宋嬷嬷倒是明白过来,笑道:“定是二爷的信吧。”

    周姨娘忙问道:“二爷要回来了?”

    沈氏点头:“宋嬷嬷,柏树,手头的活放一放,先去收拾里外吧。约摸是中旬到家。”

    清妍挺着个圆滚滚的肚子,行动极是不便,沈氏见她要动,忙问道:“要拿什么,娘替你拿来。”

    清妍笑道:“谢谢娘,有些饿了。”

    宋嬷嬷正往盒子里收针线,听见这话,抿笑:“别怪奴婢多嘴,说是双生子,可日子一长,少夫人这肚子大的都不像是只怀了两个。”

    清妍吓了一跳:“嬷嬷别告诉我里头有三个。”

    周姨娘笑道:“指不定真是三个。”

    清妍吓的直吐舌头,她这真的是要赶上母猪了呀。沈氏见她吓着了,摆手笑道:“有些人怀着两个肚子也大得很,别吓她。”

    宋嬷嬷明白,笑笑就和柏树进了屋里头去收拾。

    安素缠着手里的线,轻轻探手摸了摸清妍的肚子,抬头对她笑笑,好奇得很。周姨娘转了转眸子,笑道:“姐姐,既然二爷回来了,那也可以给安素说门亲事了吧?毕竟年纪也到了,还请姐姐做主。”

    沈氏看了看安素,见她方才的笑颜已敛起,说道:“等二爷回来再说吧。”

    周姨娘没法子,反正不让安素出这门,就不怕骆言那小子乱闯。

    中旬,李仲扬回来,沈氏见了他,倒觉他精神了许多,不由感慨李二郎就是个要生活在官场上才会开心的人。或许也不过是在滨州没有目标,而让他游说其他被贬谪的官员,至少是有件可做的事吧。

    因回来时夜也深了,沈氏伺候他沐浴后,饭也是让宋嬷嬷端到房里,不让孩子和周姨娘来问长问短,扰他清静。

    李仲扬听了安然的事,倒没沈氏那般激动,想着这事是迟早的,也不知道她如此高兴做什么,到底是没做娘的心思那么细。

    等吃过了饭,宋嬷嬷将碗筷收拾下去,沈氏给他揉肩,所碰的地方,明显能感觉削瘦了许多,说道:“二郎这几个月来可辛苦了,都瘦了。”

    李仲扬说道:“倒没觉得苦。这一路见了许多大人,倒也高兴。”

    沈氏轻声问道:“可有不愿意回归朝廷的大臣?”

    李仲扬警惕的看了看窗外,外头悄然无声,这才说道:“蓝将军将名册给我时,那上头的人都是大皇子看好的,因此这一路倒没什么阻碍。只是……碰见了几回刺客,幸好有蓝将军保护。”

    沈氏吃了一惊,握了他的手道:“可有哪里受伤了?”

    李仲扬看着她惊慌的模样,淡笑:“为夫没事,但凡要成就大事的人,总不可能一点风浪也没有,夫人莫忧。”

    沈氏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听来很是顺利……那二郎可还要走?”

    李仲扬说道:“暂且不用,看皇城那边的动静。只是蓝将军告诉我,圣上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已经渐渐将兵权转交给大皇子,待局势稳定,就宣布太子人选。”

    沈氏皱眉:“为何不早早宣告天下太子是何人,那就不用动干戈了。”

    李仲扬摇头:“若是如今就说,二皇子党羽会恐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没了,恐怕要破釜沉舟,闹的朝堂不安。现在皇上还在又未立太子,他们出师无名。如果圣上……不幸仙游,那按照长次,也是大皇子登基。如今急的,只有二皇子。”

    沈氏点点头,心里隐约不安,若是人急起来,变成疯狗也是可能的。要是二皇子迁怒大皇子身边的人,恐怕李家首当其冲遭罪。只是她既然跟了李仲扬,那再危险的境遇,也要一起携手共进退。

    说了大事,气氛十分肃穆,沈氏也不想他回来还要思量这些,便和他说了他走后,李悠扬来道歉,还跪了祖宗求谅解的事。李仲扬如今心系国家大事,家里的事听了已不想多分神去想,而且沈氏已做了判断,他难不成要驳了发妻的面再和李悠扬翻脸?况且他在官场也知晓一个道理,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就算不能多一个朋友,也不要多一个敌人。

    李仲扬沉思半晌,说道:“明日,让四弟过来吃顿饭吧。我们这一支本就少人,他既认了错,就还是李家人。”

    沈氏笑道:“二郎也是个通透的人。倒还有一事,二郎可记得四弟身边有个叫骆言的少年管家?”

    李仲扬点点头:“虽然话不多,但四弟似乎十分信任他,做事也是雷厉风行。”

    沈氏说道:“他喜欢素素,多次求娶,但想到两家恩怨,就没答应他,推脱说等二爷回来再说。来的一直很殷勤,但阿蕊不喜他,几次旁敲侧击求我别把素素许给他。但那骆言看起来待素素也是真心人,坚持了大半年,我们待他冷如冰,他还依旧是热如火,殷勤得很。我是想,素素到底是身有疾障,若是能找到个待她真心实意的人,长辈的恩怨到底不该让他们承担。”

    李仲扬看她,只觉妻子为每个子女都想的周到,淡笑:“你知我不会干预你,只因你做事最有分寸,不用为夫操心。以前母亲待四弟确实不如对我们,虽然也对我十分苛责,对四弟嘘寒问暖,但长大后稍许明白,对子女太过宠爱,或许也是害了他们。但对子女太过严厉,倒也不好。我和四弟便是如此。若当初母亲似你,或许人生又会大不相同。”

    沈氏摇头:“二郎这话说错了……别人对我好,我便会对对方好一百倍。若是几个姨娘的孩子不听话,也不敬重我,我哪里会这么上心。他们喊我一声娘,孝顺我,我也不会亏待他们。但若不敬我,我也不会太客气。说到底……我也是有私心的。”

    李仲扬说道:“若没有,才是不正常。”

    沈氏笑笑,句句都是体谅她的,教她怎能不为他好好打理这个家。l3l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