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94章 乍暖还寒皇宫赴宴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临近中秋,宋家上下早就清扫了一遍,换上了新灯笼,没了些许尘埃,连灯火都亮了许多。    赵氏和几个妯娌说了后日中秋族人聚会的事,因几个侄子成家早,没嫡子也有了庶子,唯有赵氏膝下无孙儿围膝,说着说着便有个弟妹问道,“怎的安然进门半年了,肚子还没点动静,”    赵氏笑笑,“倒不急,这事随缘嘛。”    一人说道,“我倒是想起来,李夫人不就是过门五年才只生了她一个女儿,该不会是……随了她娘那样吧?”    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纷纷猜测或许真是如此,赵氏心里听着也不是滋味。要是真要她等个五年,乖乖,那可了得。可见小两口如胶似漆,问了下人,也说常做夫妻之事,总不会是真有问题吧?    越发不安,便去了个有名望的大夫那,问问有什么药调理□子。    今日宋祁休沐,和安然在房里下棋,各有输赢,下了四五盘也乏了。宋祁说道:“去外头走走吧,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安然想了片刻,笑道:“去苑塘吧,有好几个月没去了,那儿的鱼最好吃。”    宋祁笑道:“又嘴馋了。”    安然笑道:“你不想吃的话,那都钓给我吃吧。”    宋祁笑笑,让小厮去备马车。    到了苑塘,还不到午时。因中秋前头三天朝廷上下休沐,来这游玩的官家人也多。宋祁刚下车,就有人瞧见来打招呼。等安然俯身出来,宋祁伸手接她。别人见他动作小心,没半分故作之态,惹的旁人羡慕。    安然刚回京那会,宋祁得了空都会陪着她,她去玩也会去接送,开始还有人说闲话,久了,谣言不攻自破,到如今,仍是恩爱,赞言就多了。    宋祁和安然进去,那苑塘老板郑浩生见了安然,快步迎上,笑道:“见过宋大人、宋夫人,上雅间吧。”    等过了人群,安然笑道:“郑叔叔不用客气,方才你一说雅间,那些人可盯的紧了。”    郑浩生笑道:“来这里的官员确实不乏大官,一品二品的也得等在那,可你们不同。我和你姑姑虽然没见过几回,可那样豪爽的女子,也让人难忘。我上回瞧见你,倒吓了一跳,可真长的一样。”    安然笑笑,确实是,越长就越像三姑姑。    拿上鱼竿,寻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安然和他说起以前常和清妍来这,几乎每个月都来一回,倒也没吃腻。后来到了滨州,湖泊多,但是总觉得鱼儿的味道不及苑塘的。    宋祁笑道:“对你而言,到底京城才算得上是家,人在别的地方吃东西,到底不香。”    安然想了想,笑道:“也对。我如今只盼呀,圣上能早点让爹娘回京,否则估计我要好多年都不能去滨州看他们。”    宋祁声音微缓:“约摸不用太久。”    安然握着鱼竿的手顿了顿,偏头看他,正要问,便见他挪开了视线,定定看着鱼池。她默了片刻,心下知晓这种话题不宜深说,便没有问,岔了话说道:“宋哥哥,水面动了,看是不是鱼儿上钩了。”    宋祁抬手,果真见了一条鱼儿挣扎。将鱼放进桶里,心如那鱼池波纹般不能平静,安然懂他,因此才不追问,否则以她的脾气,总不会随他一块毫无征兆的停了这个话题。    午时在苑塘客栈这将鱼熬了汤,又让店家分别烤、蒸了一条,吃了三道鱼菜,心满意足。吃过后又在街上游玩了一圈,回到家里已经是傍晚。    赵氏见了她,唤她过来,说明日皇后宴请午食,让她今晚歇好,衣裳也备个大方得体的,穿戴整齐些。    赵氏和安然都是官夫人,因此请柬也是一式两份的。留她说了会话,赵氏又说道:“娘为你寻了个大夫,等过了中秋,给你看看,看哪儿没调理好,怎的半年了肚子还没个动静。”    听见又是老生常谈的话,安然倍感压力,可也唯有一一听着。宋祁在旁听了,说道:“我倒是不急,慢慢来就好。而且十七的年纪,身子都没长好,孩子晚两年要不迟。”    赵氏立刻把话锋转向他:“你不急,爹娘急。敢情是你不想要,所以才半年没个动静吧。”    安然想开口,这事可真不能怪宋祁,刚要说,宋祁握了她的手,力道微重。当即明白,这是不愿她挨训。    两人眼神交汇的片刻,哪里躲得过赵氏的眼睛,见他们如此,她这做母亲的也不好再说什么,半是欣慰半是忧愁,摆摆手让他们出去了。    安然随宋祁回了房,关了门,便说道:“你能挡得一回,也挡不住第二回的,总不能一直在我身边。倒不如让娘说我。”    宋祁淡笑:“那能挡一回就算一回吧。”    安然笑笑,抱了他的胳膊垫脚亲了侧脸一口,红着脸贴耳:“那今晚努力些吧,以后就都不用挡了。”    宋祁微微咽了咽,低眸看她,这样主动的安然……好像也挺好。也不管两人还没梳洗,就抱起她往床榻走去。    安然静静窝在他怀里,以前很怕有孩子,因为生孩子什么的太痛苦。可如今,却想要一个了。不是为了“应对”公婆和宋家族人,而是……打心里的想和宋祁生个他们的孩子。    翌日辰时,安然就随赵氏进宫,听皇后训言。待入座,还看见了敏怡。稍稍抬手摆了摆,敏怡也冲她笑了笑。    吃过饭,又陪皇后游了后花园。等快至申时,让她们回去,独独留下安然。    安然对这皇后还是有些抵触,当初太后和皇后都是支持二皇子的,也就是说,李家遭难,皇后也肯定出了力。严格说起,不管不是想声东击西保住李家的皇帝,还是一心一意想要打压李家的皇后,都是对不住李家的人。这会见独留自己,偏又拒绝不了,只好恭恭敬敬陪话。    仁德皇后拉着安然的手说了会话,见她说话得体,却是止在规矩上,不疏离,可也不亲近。她笑道:“赏了半个花园,走了这么久,也累了吧。本宫觉得和你非常投缘,当年还想向你母亲为二皇子求娶来着,可惜呀,你年纪尚小。”    “是安然没这福气。”安然笑笑,心里想着总算是说到正题上了。    仁德皇后说道:“如今你嫁进宋家,本宫也欢喜。不过宋家权势再大,也不能把你爹娘接回京城团聚,你是个孝顺孩子,本宫……倒是可以帮帮你的。”    安然立刻跪下,颔首道:“皇后娘娘万福,只是爹爹如今正行丁忧,若是回京,只怕旁人要非议了。可惜爹娘没这福分,不能得皇后娘娘恩泽。”    果真是拉着她便没什么好心思,若是她点头了,皇后真把爹娘接回京城,那她就是欠了皇后一个人情,她是宋家媳妇,让人知道也少不得猜测是不是宋家要帮扶二皇子了。正好父亲有丁忧之名,说了这话,任皇后再想怎么拉拢,也不敢逆了。    果然,这话一出,皇后的面色也沉了,淡声:“真是有心使不上力,本宫心里也不舒服。”    安然千恩万谢,也不抬头去看她。仁德皇后也不让她起来,既然帮不上忙,那就……跪着吧,她还敢说个不字么?    跪了许久,膝头也酸痛起来。正不知要跪多久,就听见外头公公报声“皇上驾到”。    皇后执帕下地,迎了出去,在门口就请了安。安然也转身跪安。    贺奉年看了看那俯首跪在地上的紫衣人,问道:“今日的宴席还未散?”    皇后笑道:“早散了,圣上坐吧。”    贺奉年坐□,又瞧了安然一眼:“那这是谁家的,可是犯了什么事,久跪不起。”    皇后坐在一侧,淡声:“说了一些不得体的话,跪跪长点心。”    贺奉年素来不管这些,象征性问了仁德皇后今日的宴席,等想跟她说皇子的事时,到底不便,示意皇后让安然走。    皇后说道:“退下吧。”    安然轻松一气,跪了安,起身时腿都有些软了,又不敢揉腿,刚直了直身,下意识的往前看去,便对上贺奉年的眼睛。瞧见他眼里抹过的诧异,心里立刻咯噔了一下,刚才跪着没吓出冷汗,现在这眼神一交汇,立刻湿了一脊背,她怎么就忘了,如果三姑姑真和贺奉年有什么过往,她这张脸简直就是“见不得人”的。    贺奉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连皇后也察觉到了不对,唤他一声,才收了视线,让那宫女扶她出去。等安然走了,面色沉冷,硬声道:“让你管个后宫,你倒是折腾的不错。”    仁德皇后一听语气不对,立刻跪下:“不知圣上此话何解。”    贺奉年轻咳几声,心口闷得很,他这病,真是愈发严重。听她这么说,冷笑:“没认错的话,那是宋家媳妇李安然吧,你罚个将军的媳妇,骂个文臣的媳妇朕都不说你,偏是宋家这样的纯臣,你动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