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91章 宋家媳妇 豪门世家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91、宋家媳妇豪门世家

    第五十八章宋家媳妇豪门世家

    半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回到阔别两年的京城。*******$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安然坐在轱辘混着马蹄声的车里,撩开窗帘往外看,倒没什么变化,耳边听的吆喝声也是原来的调子。只是以前常和清妍在附近跑,脸面都熟着,如今却好像多了许多生面孔。

    宋祁见她怔神,说道,“可是累了,离家还有一段路,要不靠着我歇歇。”

    安然回了神,笑道,“就快到家了,回去再歇也不迟。”

    宋祁说道,“进了家里肯定还有其他事要忙。”

    安然淡笑,声音微低:“大哥他一路都催赶,你又顾及我不让车夫快些,要是进了城还拖着,你也不好交代。”

    宋祁想到大哥宋毅一路对安然虽然客气,但是却疏离得很,每每想到这,心里总是不舒服的。连他这庶出的堂兄都对安然有这般深的成见,那家里的长辈肯定也多持偏见吧。回去会受冷待他也想到了,但并不觉得会长久,毕竟……安然是个好媳妇。

    还在街道口,就有宋家下人来迎。到了宋府,马夫唤了一声“到了”,宋祁先下了车,将安然接下。等在门口的赵氏就迎了上来,先握了安然的手,语气中满是感慨:“可回来了。”

    安然欠身唤了她“娘”,赵氏听了欢喜十分,进了门后这称呼可不过才听了几回,这一声叫来,简直是瞧见不久以后有孙子可抱了。

    家里的姨娘和弟弟妹妹都向她问了好,因以前也见过,赵氏也没再介绍,携着安然进屋。

    因天色还早,宋成峰仍在朝廷办公。安然第一次进宋府大门,也没理由让她梳洗歇着,得等着一家之主回来,大伙一块吃了饭再歇。拉着她问了许多话,跟她做姑娘来玩时说的话已十分不同,隐约也会透着让她为宋家多添子孙,孝敬长辈,体恤夫君的话。

    安然一一应声铭记,赵氏和几个姨娘见她如此乖巧,模样又生的好,倒没宋家男郎想的那么多,只道是个温顺媳妇。

    宋祁也没有闲着,坐了一会便和宋毅一起走了,说是先去吏部办那回京就职的手续。

    有着赵氏的关照,安然也少了许多拘谨。宋家老太爷和老太太都已过世,宋成峰又不大管内宅的事,这大房,最大的就是赵氏,她待安然好,下人也是规规矩矩的。午后,又有其他房的小辈过来先瞧瞧新媳妇。众人早早就知她身份,身为罪臣之后,连寒门小户都比不上,又见她貌美,料定是个狐媚子,那带来的嫁妆也没几抬,面上和和气气,心里却是瞧不起的。

    傍晚,宋成峰回来,宋祁也后脚到家。一家人吃过饭,安然又被赵氏留下来,让宋祁先去洗身。

    安然赶了半个月的马车,骨头都快被颠散了。昨夜又急赶,根本没睡好,应酬一日,累的脑袋都在嗡嗡响,本以为用食后能回房,又被她拉住,趁着赵氏不注意,偷偷揉了揉酸痛的眼。

    赵氏笑着问了她一些话,又道:“这个月的葵水可来了?”

    安然知她问什么,答道:“来过了。”

    赵氏略觉可惜:“都快三个月了,肚子怎的没个动静。”

    安然笑了笑,心里想着才三个月呢。赵氏说道:“可是晨风还总埋头在衙门的事,冷落了你?”

    安然笑道:“宋哥哥待儿媳很好,衙门的事也没落下,覃大人还时常夸赞他。家中的事也顾及的很周全。”

    赵氏听她这么说,笑了笑:“真是个机灵丫头,两头都给他赚美名。”她瞧了几眼安然,蹙眉,“今个儿我见晨风也没佩戴,你也没……莫不是真的彼此冷落?”

    安然问道:“娘指的是什么?”

    “那司南玉佩呀,当初我替你们收拾新房时,不是在你们枕头下放了一块么?”

    安然愣了愣,心中瞬时苦笑,那玉佩竟是她放的,可教她和宋祁一顿好想。未免让人看出,面上却得强忍,笑道:“宋哥哥和我都不爱佩戴那些,所以就把玉佩放在匣子里了。娘若是喜欢我们戴着,待会回房我们就戴上。”

    赵氏这才放心,笑道:“也不必刻意,不喜欢放着就是,反正是取那好兆头。”

    话说到最后,又是嘱咐她多为宋家开枝散叶,这才让她去梳洗歇下,又道明日随她去拜访其他叔公婶婶,早些起身。

    安然回了房里,宋祁还没洗完回来,拿了衣裳随婢女过去。进了澡房,也有人伺候。以前柏树好歹是跟了她好些年,也不觉羞涩。如今让两三个婢女看着,有些不自在,可豪门大家就是如此,她要是自己动手,又得被人说没见过世面,小家子气。

    百般不自在的洗完,回了房。宋祁正在灯下看书。两人见了,因屋里还有几个仆妇婢女在,一时也没说话。伺候的两人好好躺□,这才熄灯关门出去。

    那脚步声一停,安然就松了一口气,转身窝他臂弯里:“宋哥哥一回来就去了外头,可累了?我给你揉揉腿吧。”

    宋祁钳着她的身,不让她动弹,外头廊道挂了好几个灯笼,照的屋里半明:“你也累了一日,歇着吧。母亲也是欢喜你,所以才拉你说了那么久的话,别怪她唠叨。”

    安然笑了笑:“赵姨……母亲她也是为了我们好,有什么可怪的。对的,宋哥哥,我知道那司南玉佩是谁放我们枕下的了。”

    宋祁意外道:“谁?”

    “是娘放的,说是要我们相守一生。”

    宋祁苦笑:“母亲差点好心办了坏事。”

    安然陪笑了一日,脸颊都微酸,宋祁当初说回到宋家开始会不自在,她可体会到了。还好赵氏这个做婆婆的待她好,多数也是因为母亲是她知己好友的关系吧。这一沾枕,困意就上来了:“唔,反正事情也过了……娘让我明日随她去见族中长辈,宋哥哥明日去哪。”

    “去兵部任职。”

    安然笑笑,强打了精神看他:“宋哥哥你升官了?”

    宋祁淡笑:“兵部右侍郎。”

    安然愣了愣:“正三品?”

    “嗯。”宋祁默了默,抚着她的柔软青丝,“翰林出身虽好,但也是外派在外面两年,只是一个滨州通判,做了再大的功绩,也不过是造福大羽国的一寸地。我本以为应当是做五品郎中的,可是没想到圣上却封了个侍郎……我想,不过因为我是宋家嫡子罢了,总要撑得住场面。”

    安然知晓他在想什么,宋祁绝非那种想依赖家族而生的人,可是又不得不受家族权势的影响。出身好的人,确实要比别人少走许多弯路。当年爹爹在官场那么久,一直在翰林院中,官品不上不下。宋祁未到三十就升上三品,还是兵部那样重要的部门,不可否认,其中确实有宋家权势的帮扶,无怪乎他略有惆怅。

    她撑手伏着,正面看他:“长辈给宋哥哥铺好了路,并不代表宋哥哥能一直走康庄大道。你若是混账了,路再平也会跌倒。没有人可以永世扶持你,所以以后的路,宋哥哥要自己努力的走,即便起点高了别人,可身在这职位,做的别人挑不出毛病,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别人又能找到什么把柄在背后指指点点。所以宋哥哥别在意别人怎么说,做好本分,甚至做的比本分更好,让他们刮目相看去。”

    宋祁怔松片刻,平日见惯了她柔情天真的模样,突然说一堆大道理鼓励自己,倒意外得很。安然……并非不懂,只是外事与她无关,根本不需要表露出来。他忍不住抱了她,长吻了一记,那种温暖简直是暖进了身体每一处骨髓。

    “为夫会努力,让你一世无忧。”

    安然应了一声,这样上进的宋祁,她很喜欢,非常喜欢。

    &&&&&

    一大早,日头还未出,仆妇就进来轻唤安然该起身了。不过睡了两个时辰的安然又强撑着起来,让丫鬟伺候起身,穿衣洗脸,挽起发髻,涂抹淡妆,像扯线人偶。

    宋祁也早早出去,两人就在用早饭时见了面,宋家遵循食不言的规矩,吃饭说话易伤内里,整顿饭吃的安安静静。

    两人一大早,就只有在宋祁回房拿东西出门时,安然给他理顺衣裳才说了几句,又被宋成峰催促走了。

    赵氏和安然领着一大家子在前院送他们父子出门,前脚刚出,赵氏便道:“东西我已经准备妥当了,宋家亲戚较多,可能要走上一日。你穿的鞋可要宽松些的,虽然不用走多少路,可时辰太长,别委屈了脚。”

    安然心中感激她,这种小事也替她想到了。上了车,想了片刻,笑道:“娘,莫不是你以前刚进宋家门时,吃过这鞋子上的苦?”

    赵氏可不会怪她这么问,她的性子自己也知道,是个机灵人,巴不得和儿媳亲近些,这宅子才安详:“真是瞒不过你,可不就是吃了许多苦头。那时老太太没跟我说这事,新媳妇新衣裳新鞋子的,走了一日,晚上回去脚都肿了。”

    安然笑笑:“宋哥哥如今都这么大了,娘还记得当年的事,想必真是在这件事上吃了不少苦头。”

    赵氏笑道:“这倒不是因为太苦……而是因为……”她抿了抿笑,提帕压低了声音,“当晚回去,你公公瞧见了,给我揉脚来着。”

    安然当即恍然,笑了笑:“爹真是心疼娘。”

    赵氏在儿媳面前说起这事,倒也不好意思,摆摆手:“晨风跟他爹一样,也是个会疼媳妇的人,四丫头只管放宽了心。他若是薄待你,你跟娘说,娘替你做主。”

    说话间,已到了宋家祖祠。先去告知祖先,领了新媳妇来见。又求祖宗保佑,少不得又求多子多福。

    这不过是简单的叩拜,等到了重要的节日,就不是只磕三个头这么简单的了,从祖祠出来行了一段路,已到了第一个宅邸。

    安然嫁给宋祁后,闲暇时也会向他问宋家长辈有何人,任什么官职,家中又有什么人。宋祁挑拣了些走的频繁的亲戚跟她说,是以也知晓一些。

    这第一个到的,就是宋家二叔公府邸,他曾是先皇老师,连贺奉年也要敬他三分,儿子和孙儿也在朝廷任官,如今自己已经回家安享儿孙之乐,可在族中仍最有威信。

    安然进了里头,并不乱看,只是赵氏昨日就送了拜帖来,她们一进去,众人早就等在了那,来看新媳妇。见到尊长,少不得又叩拜一番以示敬重。

    这半日下来,见的都是有名望辈分高的长辈,顶了个嫡长孙媳妇的名头在上面的安然,见了他们更要表尊重。到了下午,又走了几家,辈分渐小,这才不用跪拜端茶。可那两个膝盖,早就没了知觉。

    晚上回去,梳洗时两个膝头都跪红磨破了。回房里敷了药,疲累的让丫鬟出去,坐在床边想等宋祁回来,可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外面的丫鬟又不知,等宋祁回来,安然已经趴在被面上睡了过去,缩成一团。

    宋祁将被子挪开,抱着她要给她顺好位置,刚探手在内膝弯里,就见她拧眉痛叫了一声,急忙轻放,看她迷糊醒来,问道:“哪里疼?”

    安然看他,痛的眼泪都在打转,生生咽下,才道:“膝盖。”

    宋祁拿被子给她裹好身子,卷了裤管,雪白的药粉铺在破损的膝头上,红白红白的,不由皱眉,可见淤青,但却没法又上药酒又洒药粉。想揉揉旁边,又怕扯开了伤口。

    安然说道:“不碍事,刚才就是突然扯了扯痛着了,如今没事了。”

    宋祁看她俏脸苍白:“脸都疼白了。”

    安然笑笑,分外厚脸皮的说道:“我本来就白。”

    宋祁失声笑了笑:“我给你找块纱布缠着,就不怕睡觉时蹭伤了。”

    安然抬眉看他:“宋哥哥你是拐着弯说我睡觉不老实。”

    宋祁淡笑:“确实不是很老实。”

    安然轻哼一声,又问道:“可洗了身子没?”

    “没有,刚回来。”

    系好纱布,宋祁就去洗身。安然已睡了好一会,现在疼醒,睡意全消。等他回房,精神倒抖擞了。想到母亲说明日在家中歇息,等着小辈正式来探,就松了一气。

    只是她想的太过轻松,就算不用四处跑,可也要笑对他们,还要在赵氏介绍一遍后记住别的房的媳妇孩子。可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平时看一本书记住内容都不是问题,这谁和谁倒乱了。

    送客离去,安然想着,媳妇不好当呀。赵氏倒对她这两日的表现满意极了,夜里宋成峰回来,夸赞了一番,知书达理不说,记性还好,又待人宽和,是有长媳的模样。

    宋成峰倒是面色淡淡,不附和夸奖,也不故意贬低,只说道:“从几位长辈那探了口风,对安然颇有成见,也是怪当初晨风太过任性。族中没事便能跑去滨州了么?不在滨州带个媳妇还好,这一带,就让长辈觉得是贪恋女色才过去的。”

    赵氏一心护着儿子儿媳,哼声道:“若是宋家当时急需他出力他却为了四丫头走,这才是贪恋女色。我倒觉得我这儿子好得很,娶个好媳妇,可是好了九代人。老爷当初也是同意的,怎么现在语气这般怪。”

    宋成峰说不过她:“都是让你惯的。”

    赵氏看他,抿唇:“我如此不也是老爷你惯的。”

    宋成峰苦笑:“好好,是我间接惯着儿子的。太太哪里会有错。”

    赵氏这会开心了,起身给他宽衣:“长辈那我是插不上话的,可毕竟是我们大房的媳妇,老爷也别总是听他们训言,偶尔帮说几句好话嘛。”

    宋成峰自然知道,安然也算是他自小看着长大的,若非知晓她聪慧脾气好,也不会让长子娶她。妻子说的没错,有这样的儿媳,长远来看,也是宋家的福气。

    回京第十天,安然终于理顺了各种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见完长辈见小辈,见完小辈见各种官夫人,还有其他牵扯的关系,她这才知道什么叫做大家族,难怪祖母以前总是说他们李家人少,一个劲的要爹爹纳妾生子。

    宋祁刚进兵部,毕竟并不熟悉,带他的师傅是个骨子里清高的人,最见不得这种世家后人,在他眼中通通都是草包。宋祁刚过去也挨了不少训斥,鸡蛋里挑骨头的事不少。

    只是他待人和气,得了训斥不卑不亢虚心听教,让他做什么,哪怕是通宵达旦也会交上。日子久了,脾气再差的人也没了脾气。这几日也待他和善许多,不故意刁难,宋祁做完手头上的事,也不逾越其他事情,和其他同僚一样,到了时辰便放衙回去。

    小两口的日子总算是从初回京城时焦头烂额的状态恢复了些,早早歇下时,时辰尚早,说了会话,对了对日子,才发现两人在回京的路上温存了两回,至今已经是半个月没亲热。

    说到这话,两人都是情深意动,一会就脱了衣裳,温存了两次。

    歇了一会,安然说道:“我去取水。”

    滑落,没等宋祁答话,外头就有人敲了门,轻声:“少爷,少夫人,奴婢们进来了。”

    安然一愣,奴婢?还“们”?方才歇了许久她们也没动静,自己刚说要取水洗身子,她们就应声了,难道方才她们一直在外面?她知道有人伺候,可没想到竟然在这么近的地方。那刚刚的呻丨吟声和其他乱七八糟的声音岂不是全被听了去。

    无怪乎这几日母亲总是有意无意问她是不是来葵水亦或是身体不舒服,许是每日问了守在外头的婢女他们晚上可有亲热过吧。

    宋祁怔松片刻,先反应过来,拿衣裳给她裹了光洁的身子。见进来四个仆妇,面色也不好。

    一个仆妇上前:“少夫人随奴婢去沐浴吧。”

    安然只好穿了衣裳随两个仆妇去澡房,进了去,她们也跟了来,上好水,便看着她脱衣。想到自己身上还有刚才欢丨愉的痕迹,实在是撑不住了,说道:“你们出去吧。”

    两人相觑一眼:“少夫人不必觉得窘迫,在宋家皆是如此,因此才让奴婢们伺候一旁。即便今晚奴婢们退下了,改日也是要的,况且也没让主子亲自动手的规矩。”

    安然认命了,好在侍候这种事的都是成婚了的仆妇,而不是那些未经人事的小丫鬟。

    洗净了身,回到房里,一会宋祁也回来。两人重新躺在床上,心中颇有阴影,好一会安然才附耳开口,声音低的不能再低:“明日我跟娘说,让她们守在院外吧,否则我当真没脸见人了。”

    今晚宋祁在上位,两人许久没亲热折腾的动静也大了。第二次他将安然抱在身上,那种姿势极为深入,更是舒服,哼了许多话。现在想想,简直就是演绎了一场活春宫。她脸皮再厚,也经不住如此。

    宋祁又何尝不是,他是读书人,夫妻做这种事被外人听了,总归不大好,低低应了一声。轻轻抱着她,就怕贴的紧了,又起了情丨欲却不敢为之,那样未免太痛苦。

    翌日,安然寻了机会,等没旁人,才跟赵氏说夜里让仆妇站的远些。赵氏开始还奇怪,等听她羞红了脸说,才说道:“倒是我的疏忽,只想着你们事后伺候好,好赶紧歇下,却忘了你们还小,脸皮薄。”

    安然颔首笑笑,倒不是小不小的问题,而是两人新婚,一开始就住在只有两人的小宅子里,哪里有人在近处。若是她进了门就如此,如今也习惯了吧。

    赵氏只以为是人多让小两口按捺了这么久才亲近,难怪回来后就一直没动静,许是自己的错。便让她们夜里站在院外,等以后熟人熟脸了再去。l3l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