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90章 情投意合知人知里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安素不知又遭了非议,挑了盒脂粉,用手抹了些涂在手背上,颜色淡而好看,笑笑,拉了拉安然的手,递到她鼻下。******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安然嗅了嗅,笑道,“这个味道好闻,喜欢的话姐姐买给你。”

    安平说道,“出门的时候,娘给了我们钱的,说不要给四姐姐添麻烦。”

    安然笑道,“哪里有麻烦这个说法。你也挑个吧。”

    安平也不跟她太客气,挑了荷包,安素便要了那胭脂。回了小宅子,安素去烧水,安平去收衣裳,安然到底是嫡出,感情再好,也不能去伺候她们,她们倒无妨,但外人知道,牵扯的说法可就大了。说沈氏没嫡母威仪,安然没嫡庶尊卑,两个庶出的妹妹也要被人说闲话。

    住了三日,回去那天,宋祁领她们去镇上有名的酒楼吃了饭,待来接人的李顺也客气。回到家里,李顺夸了一番宋祁,当真是个好姑爷。安素和安平也说四姐夫待四姐很好,沈氏听了也高兴。

    府衙的事已经忙的差不多了,约摸还有七八日,便能全部交给新来的通判打理。今日回到家里,才刚日落,斜阳余晖还映照大地,踏着晚霞归家,进了院子,便见衣裳后面映了个人影。他轻步走去,撩开衣裳:“安然。”

    安然见了他,略微意外:“今日这么早?”

    宋祁点点头:“这几日都会早些,已经快没什么好忙的了,赵通判若有什么不会的,我再去帮忙就好。”

    安然笑道:“终于可以好好歇歇了,我现在去做饭,你先进去坐会。”

    宋祁说道:“今日我们出去吃吧。约摸八日后就处理完回京了,倒一直不得空带你去尝尝这里好吃的。”

    安然想了想,笑道:“宋哥哥是记得安然喜欢吃吧。”

    宋祁见她没有尴尬,笑笑:“你素来喜欢吃。我倒还记得,当初年少时去你家里找尚清,便吃了你做的东西,精巧好吃。”

    他说的那零嘴,便是安然做的黄金鸡球,安然倒不记得那么远的事了。将衣裳收了进去,和他一块到外头寻了好吃的,吃的饱腹,心满意足。

    晚上回到家,梳洗睡下,宋祁抱了她说道:“今日覃夫人来了府衙。”

    安然枕在他臂上,挪了个舒服的位置:“覃夫人去做什么?”

    “寻覃大人说些事,临走时又跟我说,后日来拜访你。”宋祁顿了片刻又道,“说是为了覃三公子的事。”

    安然竖了竖耳朵,捉了重点:“覃三公子?好好的跟我们说什么覃公子……”想到最后一次见到覃三公子的情形,她撑起身子,“该不会是看上我哪个妹妹了吧?”

    宋祁也觉有可能,否则怎么会突然说起来拜访,还是为了覃家小公子:“大概是吧。”

    安然微微咽了咽:“希望不是看上了素素……你知道母亲很看重覃家,在我们李家最落魄时,在滨州唯有覃家不嫌弃我们。如果覃夫人真的求娶,即便知道素素有喜欢的人,也一定会应允的。”

    四叔的事她听安平说了,欣慰这关系融洽了,虽然解决的有些微妙。又想安素和骆言的阻碍也小了些,她是不喜李四叔对李家做过的事,但她还是觉得骆言为人可行,只要不会薄待她那妹妹就好。

    宋祁安慰道:“还不知覃夫人来到底是为了何事,先别急。”

    安然应了声,伏在他胸膛上。宋祁已经有十多日没早回过,这晚睡下还早,说了很久的话,才渐有困意,缩回他怀里睡觉。宋祁要去熄灯,又想起了事,附耳道:“安然。”

    “嗯?”

    “下回……你在上面吧。”

    安然睁眼瞧他,看得他微微挪了视线,她抿了抿唇:“宋哥哥,你从哪学来的……是不是看了什么小图册……”

    宋祁笑笑,亲了她一口:“去买书时,无意瞧见的。”

    那图册他早就看到了,只是来回跑了几日,才决定买了,去付账时还觉尴尬,那书铺老板倒是习以为常。回到家里藏的好好的,生怕安然看到不自在。没想到她倒通透,也没觉得他是个下流人。

    安然使唤他去熄灯,等屋里黑了,才低声:“要试的话……下回熄灯。”

    片刻,就觉下面渐抵了硬丨物,她变了脸色:“今晚不行,晚了。”

    宋祁忍了忍,背身应声:“明晚。”

    安然唔了一声,又想起事来:“宋哥哥,那司南玉佩的事,可查到是谁放的了?”

    宋祁一听,燥热也散了:“倒还不知道,但新房是宋家长辈收拾的,那玉佩又有百年好合之意,应当是他们放的。”

    安然默了默:“若是没有那契机让你知道那玉佩不是我的……宋哥哥会一直宽忍着么?”

    宋祁转身看她,虽然看的并不清,答道:“不会……会寻个机会问你。你与世子的事我并不是不知,你若因嫁给我就全忘了他,我倒觉得你薄情,只是心里到底会有芥蒂……”

    安然轻叹,抱了他说道:“如今宋哥哥心里不用再有芥蒂。”

    宋祁应声,她是个坦荡的人,如果还放不下,绝不会说这种话骗他。心中不由轻松一气,终于是全放下了。

    &&&&&

    覃夫人登门拜访,果然是为了覃三公子和李家姑娘的事。安然听了,奉了茶笑道:“不知是我哪个妹妹这么好福气。”

    “是五姑娘。”

    安然顿了顿,这绝不是她想听见的事。覃夫人又道:“我们覃家也不是强取豪夺的人家,你母亲又待我们好,就怕贸然去了,又不知许了人家没,怕拂了面子,因此先向你这嫡姐打听。”

    安然笑笑:“素素倒还没许人家,只是……”

    覃夫人以为她怕自己嫌弃安素有单疾,急忙说道:“我们覃家你也是知道的,老爷和我夫妻二人,也没妾侍。家中和睦,更知妾侍还是不要的好。五姑娘若嫁进来,日后也不会有妾侍给她添堵,我也会待她好的。”

    其实打心底说,她倒不是太赞同这亲事,毕竟他们也是四品官家,儿子也听话,长的又好,娶个不会说话的姑娘,就算长的再好,也差了一截。况且还是庶出,她是素来不喜欢那些莺莺燕燕的妾侍还有庶子女的。当年如果不是怕李家觉得自家看他们落难就去求娶嫡女,早就跟沈氏说要安然做媳妇了。如今是庶女倒不怕这些。

    安然见她误会,又不好说安素有喜欢的人了,免得被她以为素素是个轻浮的姑娘,笑笑:“我嫁到宋家前,素素还没许人家。可我来这里两个月了,日日都不同,也不知道家里有什么变化,前几日来我又忘了问,不如等我问了母亲,然后再答复您。”

    覃夫人想着也是,反正他们还有一段日子才回京,也点头答应了。

    安然送她出去,回屋想了片刻,写了封信给沈氏。给多了些钱马夫,让他快马加鞭当日就送到。

    沈氏当晚收到来信,见是安然,稍感意外。回屋抽信一看,先是问了好,随后便说她和宋祁如今过的很好,接着便问了安素和骆言两人,最后才说覃夫人求娶的事,又劝母亲先为子女思量,莫只为还人情债,否则于覃家公子和安素都不好。

    看完信,沈氏才觉这女儿当真是长大了。

    第二天下午,安然就收到回信。看着信上内容,松了口气。亲自备了东西去覃府,向覃夫人表了歉意,说李家儿女嫁娶几人,如今身边就只有两个女儿,不舍得这么快高嫁。

    覃夫人也是个明白人,况且本就不太乐意这亲事,只是小儿子求了,就顺了他。这会听沈氏这么说,可是有了理由,说了一番可惜,就没再多说什么。

    安然回到家里,又给母亲写了信,详细说了,免得她担心两家交情有了间隙。

    等宋祁回来,安然跟他说了这事。不知为何,听了这件事,宋祁忽然对她回宋家放下心来,看着天真烂漫,处理事情来,也是稳妥的。

    安然得了夸赞,笑道:“倒不是我的功劳,如果母亲的说辞是觉得素素配不起覃家,那是折了素素的名声。说不舍得她高嫁,实则年纪也不算小。说还想将女儿留在身边多几年,才是最好的说辞吧。”

    宋祁说道:“你不说她心有所属,也是个好姐姐,会顾全安素的名声。”

    "border="0"class="imagecont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