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89章 情投意合知人知里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七章情投意合知人知里

    第十五日当晚,李心容便离开了滨州,她这牵线搭桥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事她也帮不了忙,再留,就是给家里招惹麻烦。

    当晚满空星辰,她赶着马车,扬着马鞭轻掸,再见他们,必然是半年后,却不知半年后回的是京城,还是滨州。

    沈氏让人打扫好李心容住的房间,空落落的,忽然就想起了安然,端午恐怕是没余暇回来,自己也要等着李仲扬回来……说不定李二爷会回来过端午?

    她怕这一别要过很久才能再见,毕竟是宋家媳妇了,怎么可能常从京城来滨州探望娘家,李家又不能回京。思量一番,给安然去了信,等第二日收到信,晚上吃过饭,一家人在前堂歇息唠嗑时,说道:“安然不日要回京了,只是不得空过来,你们谁要去看她的,明日就收拾东西,后日早早过去,玩几日。”

    安平第一个说道:“我要去。”

    清妍也说道:“我也去。”

    沈氏轻轻摇头,笑道:“你有身孕,就别奔波了。”

    清妍立刻向李瑾轩求救,李瑾轩笑笑:“听娘的话吧。”

    宋嬷嬷笑道:“郡主金枝玉叶,孩子也宝贝着,这来回一日的路程,又才怀胎两个月,还是别劳累的好。”

    沈氏笑道:“你有什么话要对她说的,写了信,让安平带去吧。”

    清妍不好执拗,只好答应。

    商议一番,也只有安素和安平得空,由李顺驾车送过去。翌日,沈氏买了许多轻便的东西,又添了些银两,让安然用的大方些,有了钱,回到宋家也体面。

    因端午在那边过,安平想到何采,等收拾好行囊,下午就跑去了张府。

    张府的下人瞧见她,笑道:“可巧了,刚才夫人还说待会让小的去李府来着。”

    安平一边迈步一边笑笑:“姨娘让你来干嘛?”

    “当然是给小姐送粽子去啊,这不是再过几天就端午了嘛。如今正在厨房里捣腾呢,要不您先去后院坐坐?”

    安平心下欢喜,可以吃姨娘亲手做的粽子了,笑道:“我去厨房,快帮我领路。”

    到了那,就见门口有几个婢女,见了她要问好,安平示意她们噤声,溜进里头。便见何采挽了袖子在掀盖子,盖子刚掀开,就闻到糯米香气。她悄悄走到后面,猛地抱住她:“姨娘。”

    何采惊了惊,转身看她:“可吓了我一跳。”

    安平往锅里看了看,白茫茫的,眼都熏疼了,将她拉远了些。她想要何采什么都给她亲手做,可是见她亲力亲为,蒸的额上有汗心里又不舒服。她当真是个矛盾的人呀。

    何采提袖给她抹了脸上的汗珠,笑道:“下回别跑那么急,还有,姑娘家的出门要带伞,白净些好看。”

    安平点点头:“四姐夫和四姐要回京了,娘让我和五姐姐去宜松镇看他们,所以端午不会在这过。”

    何采笑道:“东西可准备好了没?”

    “好了。”

    “那姨娘给你准备些银两,去那里见着什么想买的就买吧。”

    安平笑笑:“娘已经给了些,不用。我又不缺什么。”

    何采听言,也不好给她,毕竟安平是李家的孩子,沈氏宽和才让她时常过来玩耍,若是自己直接给她银两,反而让沈氏难堪。李家人待她好,她心里知道,也感激。虽然想过要把安平接过来,可是这秦家帮,终究不是什么好地方,比不过李家那书香之地。

    粽子是来不及做了,何采将软绵的糯米舀了一碗,炒了些肉末,混在一起,吃起来也香。和她一块在厨房里吃了个饱,就算是陪她过了端午节了。

    安平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还得回去梳洗,明天一大早就过去。刚出门就看见张侃进来,顿了顿,唤了一声“张叔叔”,就跑了。

    声音虽轻,可是张侃也听清了。瞧着她跑开的身影,果然是母女,跟以前的何采一样。隐约感觉就像是自己和何采的女儿……如果当初没分开,也确实有个这么大的孩子了。

    安素还是每天能在后院收到小包袱,吃的玩的应有尽有。出发当天,她早早扔了个纸条儿出去,说自己要出门了,这几天不在,要是他丢了东西,一定会被人发现的。这才放心的上了马车,和安平一块过去。

    安然收到沈氏的信后,早就收拾好了房间,就等着她们过来。

    宋祁这几日都不在家里吃,晚上回来梳洗后就睡,于妹妹而言也没太大不便,总没道理让她们这两个姑娘去住客栈。

    安然琢磨着快的话午时她们就到了,凌晨就起来了,天才刚亮。因睡在里面,掀开被子小心翻身出去,还没离床,就被宋祁抱住:“这么早起来。”

    “嗯,午后素素和安平应该就到了。”

    宋祁看着天色朦胧下的她,宁静无瑕疵,美好的很,笑了笑:“这里宅子小,若是来了,有些许动静也听得见。”

    安然不假思索点点头,才过了片刻,就见他起身,伸手抱来,温热的气息吐纳耳边:“那得不能折腾好几日。”

    安然身子微绷,这几天他忙,也累的沾枕即睡。这话一说她便明白过来,偏头看他,也不抗拒,面颊微红:“记住了,不许碰脖子以上呀,否则不出门也得被人羞了。”

    话刚说完,就被封了唇,压来的力道颇重,安然往后倒,已被他揽住腰身,倒在软被上。

    身上只穿了里衣,一会就如剥笋般离了身。宋祁估计要是真往她脸上脖子上亲了,她真要生气,毕竟在自己妹妹面前被看穿这种事也确实不好。只吻了唇,就往双峰那亲去,酥的她微颤。

    成亲两个月,床第间的事也熟悉了许多,早没当初的羞涩,只有满满的欢丨愉。身上的敏丨感处也知晓得清楚,手掌直抚酥丨胸,一手往下伸去,探指轻压耻丨丘,立刻闷哼一声,只想求得更多这种爱抚。

    窗外已有朝阳照射入内,看得更是清楚。安然环手抱了他的脖子,低声:“进来吧。”

    前戏虽好,但再折腾一下,就该到时辰去府衙了。宋祁扶了那硬丨物,沉进已然湿润的幽丨谷,欢送几回,都已从挤压贯丨入中得到欢乐。

    不知往送多少回,顿登云端,安然微拱了身子,身体绷的越发紧,宋祁了然,动作又快了些,终于齐齐将那最后的一点美妙推上顶峰。

    歇了片刻,安然要起身打水给他洗净,刚起来又被他拉回被窝里,用床头的帕子擦了擦便抱着她不放。她抿了抿唇,看他:“你今日还要跑好几处地方看水利良田,别累着了。”

    宋祁并不放手,轻声:“那多睡一会。”

    安然动了动身子,还有些脏腻:“我先去打水擦净,给你做了早食,你再睡会吧。”

    宋祁仍未松手,安然看着他,忽然发现原来这平日里像个学究的人,也有孩子脾气的,只好说道:“那就再睡会吧。”

    “嗯。”

    这一睡,安然倒睡了过去,醒来是被飘入屋里的饭菜香熏的。她忙起身,穿衣去厨房,宋祁刚好做了饭菜出来,笑道:“快去洗漱。”

    安然笑笑:“等素素她们来了,你可千万别如此,否则回去告诉娘亲,她得让我抄一百遍的‘妇德、夫纲’。”

    宋祁自然也知道,让她快些去洗漱。吃过后便应卯去了,安然收拾好房间,洗了脏衣服去晾晒。隐约瞧见那花坛里有绿芽儿,顿了顿,放了木盆蹲身去看,果真见到了萌芽,这地方,可是种葫芦的。

    嫩绿的芽儿在阳光底下十分碧绿剔透,看的安然想摸摸又不敢轻动,生怕将它折断了。等宋祁回来,天色晚了估计也看不清,明早早早拉他来一起看才好。

    到了午时,安素和安平果然到了,李顺将她们送到这,也不好留宿,吃过饭,就赶车回去,等三日后再来接。

    安然还要送饭菜去给宋祁,还正好乘李顺的车去。安素和安平也跟着去。宋祁见了她们也是高兴,让安然好好带她们去玩。回去时,李顺就驾车走了,安然领着两人去街市游玩买东西。

    因快端午,街市也热闹些。安平如今也不算是小姑娘了,十三岁的年纪已经初见何采的模样,长的温婉,可性格却全然不似她,大咧的很。对那些泥人什么的也少了乐趣,倒看起精巧的刀剑来。

    一会三人又去了别的摊档看首饰,看正的欢喜,背后有人唤了一声:“可是安然?”

    安然回头看去,欠身笑道:“覃夫人。”见她两位公子也在,也问了好。

    覃夫人看看她左右,笑道:“李家两位姑娘也来了。”

    安素笑笑向她欠身,安平说道:“正逢端午,母亲让我们过来玩。”

    覃夫人笑笑,让她们好好玩,又嘱咐她们得空过来吃饭。因还有事,便没有多聚,等走远了些,小儿子说道:“那五姑娘真是个寡言的人,只是一直笑着,好没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