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86章 浅绿罗裙父母之心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等宋祁得了三日假,两人便回李家,沈氏见两人如胶似漆的模样,高悬的心也放下了,她原本还怕安然太过死心眼,毕竟当初这亲事是间接促成的,若是按她本心,婚事也不会这么快办吧。

    两人坐了一会,才知李仲扬去了睦州,百里长和安宁也回了京城,正感慨错过了,便见一人进来,笑道,“姑姑可弥补你的遗憾,”

    安然一瞧,笑绽脸上,上前拉她的手:“姑姑。”

    宋祁也在后问了好,李心容上下看了他一眼,笑道:“郎才女貌的,看来我家安然也嫁了如意郎君了。”

    沈氏笑道:“她方才还说我们这些长辈别老打趣他们,你一来又说,让这小两口如何好意思。”

    李心容笑道:“此时不说说,半年一过,这辈子都不能这么打趣了,倒害羞什么。”

    宋祁和安然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两人成亲以来,巷子里的人来看新媳妇也习惯了,一起去街上购置东西赏玩,被衙门的人见了,也会说上那么几句,如今好了些。这脸皮呀,果然是练出来的。

    众人吃过午饭,在正堂歇息聊天。安然特地拉了安素去外头晒太阳,家里如今一切都好,就是安素的事她还放心不下来。安素和她素来都好,这家里最关心最懂自己的,也只有安然这个姐姐。

    虽然从小就被姨娘说她如何如何不如安然,可是心里只有羡慕的份,哪里会讨厌她。而且上回她还帮自己去找了骆言,每日都在外头等,她信她。

    安然静静看着安素比划加写了这些时日的事,问道:“骆言每天都在外面给你扔东西?”

    安素点点头,写到:我全扔回去了。

    “第二天他又扔新的?”

    安素又点了头,满目苦恼,扯扯她的袖子,问她如何是好。

    安然问道:“你觉得……你能原谅他吗?骆言不觉得四叔做错了什么,也就是说,除了他现在在努力还你姨娘的钱,对当初坑骗李家钱的事他不会道歉。虽然那钱在当时根本无法改变什么局势,可是对我们而言,四叔这么做无异雪上加霜,单是这一点,只怕爹娘还有姨娘都无法原谅。”

    安素摇头,她也不知道。四姐姐说的没错,四叔那样做没有本质伤害,可是感情上的伤害却很大。在他们最需要人帮助时,却被亲弟弟踩了一脚。而骆言是帮凶,实在纠结。她甚至不知道对四叔的感觉是什么,又恨又觉痛心。每次见了她都会给她买好玩的好吃的,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从头到尾都在骗她。

    真是越想越难过,明明已经告诫自己很多回了,可为什么她总觉得……四叔不是坏人?这种矛盾的感觉太糟糕,连她都觉得自己不懂事。

    安然见她长眉紧拧,抿嘴一点声响也没,看着就让人心疼:“素素,你是个懂事的姑娘,要你背弃爹娘和你姨娘绝无可能,可骆言也是个好儿郎,否则也不会坚持这么久。他喜不喜欢你,你也能判定。那就随缘吧,如果他有办法让爹娘原谅,你也不必太纠结自责。”

    安素轻点了头,见宋祁站在远处往这看来,扯了扯她袖子,示意她。安然回头,见了他,笑道:“宋哥哥有事?”

    宋祁这才走了过来,到了近处说道:“岳母说陵水河那新停了条花船,船东是歌舞,船西是书客,让我们去游玩看看。”

    安然应了声:“素素也去走走吧。”

    安素急忙摇头,逃也似的走了,她要是出去,肯定要被骆言堵住。这几次她不肯接后院那东西,都能感觉得到他想翻墙进来了,哪里敢自己撞去。

    安然笑笑,见安平在那玩,唤声:“安平,走,去花船玩。”

    安平眼一亮,刚要蹦过去就被沈氏拉住了,笑道:“你答应要跟娘学绣花的,总想着玩怎么行。”

    安平转了转眼眸,她什么时候答应了?昨天她还扎了手,娘还让她休息一天。片刻明白过来,抿嘴笑笑:“四姐姐,我不去了,我得和娘学绣花。”

    安然顿了顿,这根本就是要她和宋祁一块去玩,笑意略苦,他们还是放心不下她和宋祁的婚事。

    李瑾轩和清妍也是一个劲的忍笑,都明白着沈氏的心意。众人立刻回了正堂各自“忙”去了,宋祁和安然只好两个人去。

    陵水河并不太远,宋祁和安然没有乘马车去,坐在小厢子里,也少许多乐趣。四月天,正是春夏交接的月份,仍留有春的绿意,夏日酷热又还未来,穿着微薄衣衫,时而有凉风拂面,十分惬意。

    安然今日穿的是一袭绿罗衫,踏步青草上,青丝绿衣,容貌耀眼而不张扬,与树林的碧绿相映。宋祁忽然顿悟“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的意思。

    那日你穿了一身绿色罗裙,致我每逢见到碧绿青草,便会记起你当日的模样。美好得不忍触碰,生怕会惊扰这份美好。

    安然见旁人默声,偏头看去,便见他微微低眉,似在沉思什么,笑唤他:“宋哥哥。”

    宋祁微微回神,淡笑:“嗯?”

    安然笑道:“留神脚下,这草地上常藏着石子。”

    话刚说完,自己倒绊了一脚,还好宋祁眼疾手快把她捞回,否则就得亲抚大地了。她松了一气,散在额前的碎发已被宋祁撩拨到后,绷紧了脸:“可吓着了?”

    安然笑笑:“没,倒把你吓到了。”

    宋祁微松了气,怀里的人实在好看,明媚如朝阳,双眸澄清无瑕。安然看他左右看看四下,正在树林中,也没别人,不知他看什么。等回了脑袋,已被他抱住吻来,蜻蜓点水一记,立刻离唇,生怕有人闯入这寂静之地。

    安然眨眨眼,看的宋祁偏头,拉了她的手:“走吧。”

    她笑了笑,明明年岁不算小了,可跟个青涩少年似的。

    穿过小树林,便见到了陵水河,果然有花船在那。不过因未日落,华灯未上,仙音未起,此时略显冷清。两人寻了船西,听书的多是老者,两人如一对璧人坐在那分外惹眼。听完一场才陆续有年轻人来,也往他们多瞧了几眼。

    听完两场书,又去船东那听了曲子,日暮黄昏,这才回去。进了小树林,宋祁便又牵了她的手。安然静静跟在一旁,只觉这平平淡淡的相处,比起轰轰烈烈的恋爱,更美好。

    走到闹市那,店铺门前的灯笼已经挂上,光束摇曳,照亮了小镇。

    安然在船上只吃了一些小点心,根本填不了肚子,这会街上的摊档又摆了出来,远近交杂各种香味,腹中更是饥饿。步子又快了些,赶紧回家吃饭吧。途经一座高楼,听着门口那些姑娘招摇的声音,她不由抓了宋祁的衣袖,又走的更快了。

    宋祁知她紧张什么,笑了笑,她会紧张怕自己沾花惹草,也好……至少说明她也在意着自己。心情十分好的随着她的步子,一会又停了下来:“安然。”

    安然见他刚好停在这门口,抬头瞪大了眼,别告诉她宋祁也是个花心人:“宋哥哥怎么了。”

    宋祁看着前方的白衣公子:“那个怎么看着像三姑姑?”

    安然吃了一惊,仔细看去,可不就是她那姑姑,立刻唤声:“姑姑。”

    李心容正轻摇纸扇要去里面抓李悠扬出来,听见声音,回头一看,笑染眉梢:“哟,小两口这么好兴致跑这来观摩啊。”

    宋祁登时不自在,安然倒是习惯她这姑姑语出惊人,未免宋祁站在这尴尬,拉着李心容走远,才道:“姑姑你到这来做什么?”

    李心容拿扇子掸掸衣裳:“不是很明显吗,来找姑娘呀。”

    安然咽了咽,她这姑姑该不会是……喜欢姑娘吧。李心容看她一脸惊色,扑哧笑笑:“小脑袋瓜子在想什么呢,姑姑是来找人的。”

    “找谁?”

    “你四叔呀。”

    安然诧异:“四叔来这了?”

    “身为管家的骆言都在这,你四叔怎么可能不在。”李心容笑意微淡,“你四叔得了病,在青楼自暴自弃准备就这么沉沦在美人乡里了却余生,我这做姐姐的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准备把他抓出来塞到清静的宅子里去好好养病。”

    安然心头一个咯噔:“四叔……得了什么病?”

    “这我倒不知了,不是什么小病就对了。安然,你素来是个懂事的丫头,你如今可还恨你四叔?”

    安然默然:“那日母亲曾说过,四叔那么做是为了给他的亲生母亲报仇。可是祖母去世时,他来上香,却分明是不开心的,想必四叔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可说若为此缘故而不恨,也绝不可能……毕竟于我而言,他有天大的仇,也只是我素未谋面的四叔。而爹娘是生我养我,祖母也待我好了十几年的人。”

    李心容轻叹:“姑姑懂,你这么想也不是坏姑娘,可姑姑只记得,他也是李家人,如果当初他真的要将你们置之死地,也不会才踩了一脚就走了。而且……你们到滨州后处处被安阳使坏排挤,你觉得你们当真能在这么短的时日找到安身的地方?”

    安然愣了愣:“姑姑是说,我们如今住的宅子是四叔暗中帮忙的?”

    李心容淡笑:“你莫忘了,你四叔也是李家人。”

    安然没有想到那让娘亲和姨娘痛心的四叔,竟然暗中帮扶了这么久,他们一直住的地方,是四叔帮忙。要是让她们知道,心中纷杂恐怕也跟自己一样。

    李心容对宋祁笑道:“天色晚了,你快带她回去吧,瞧你媳妇都吓呆了。”

    说罢,又摇着扇子进去。刚到门口,旁边已跟来一人,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李心容瞧了他一眼,笑道:“赵大哥进了这种烟花之地,不怕控制不住么?”

    赵护卫脸上紧绷,鼻尖已有脂粉味,皱了眉:“这里不是李姑娘该来的地方。”

    李心容面色淡淡,声调微冷:“我又不是来找人寻欢作乐的,找我家弟弟也不行?他可别管的太宽。”末了又笑上眉梢,“对了,谢过赵大哥这几日收集的资料,果然有个替皇族办事的人在身边就是不同。”

    赵护卫说道:“还剩十天。”

    李心容心下一沉,再过十天,又是半个月期限……她是不是要抓紧时间了……

    &&&&&

    宋祁和安然回到李家,沈氏也不责怪他们晚归,问他们去了何处,就让他们洗手吃饭。

    吃过晚饭,清妍便去找安然,两人说了好一会话,见她眉间似有忧愁,问道:“坏姑娘你怎么了?有心事?是宋祁待你不好么?”

    虽然都已嫁人,可称呼一时半会还改不了。安然笑道:“宋哥哥待我很好,只是有其他心事罢了。”

    清妍说道:“嫁了人,除了忧愁夫家和夫君,还有什么可让人愁的。”

    她和安然不同,自从嫁了李瑾轩,当真就是满心的他。她紧要着他。连沈氏和李仲扬不高兴,也尽心打探个清楚。她从不觉得如此是爱的卑微,只是在意着心上人。所以安然如此,在她看来,也是因为宋祁的关系吧。因为她这好友也知,安然和自己兄长之间的曲折。年少时那样美好,可最后却没结果,到底让她这做好友和妹妹的遗憾。

    安然摇摇头,又不好说李悠扬的事,也在思量到底要不要和母亲说。三姑姑素来不会说些胡话,让她知道,想必也是有缘故的,莫不是要借她的口说给家里人听?毕竟她是母亲的亲女儿呀,由她说比她作为姑姑的说更好吧。

    她岔开话题,清妍果然很快便不再纠结这话。说着说着,安然倒发现她老是揉心口,问道:“心口那不舒服么?怎么总是揉着,要找大夫看看吗?。”

    清妍笑道:“没事,最近有点闷,揉揉就好。还是能吃能喝的,不用瞧大夫。”

    安然点点头,末了又提高警惕。清妍见她神色变来变去,跟变脸似的,扑哧笑道:“坏姑娘,你傻啦?”

    “清妍……”安然摸了摸她的小肚子,“你最近总想吐吗?”

    清妍摇头:“没呀。”

    “噢……”安然皱了皱眉,她还以为清妍有身孕了。不对,有些人妊娠时确实是没什么反应的,她也不是没见过,又摸了摸,“你上回葵水什么时候来的?”

    清妍挪开她的手:“真是出嫁了的姑娘,问什么都不害臊了。唔……好像蛮久没来了……这个月,上个月都没来。我不会是有什么毛病了吧?”

    安然登时笑了笑,起身:“我去找个大夫来,别睡哦。”

    清妍拉不住她,正巧李瑾轩回了房,见安然笑的隐晦的跑了出去,不由笑笑,他这妹妹,嫁人了还跟个小姑娘似的,也不知道他那好友加妹夫会不会觉得她没嫡妻模样。

    清妍伸手给他脱外衣,去拧了脸帕给他擦拭:“和四妹夫聊的可好?”

    “聊的好极了。”李瑾轩擦净了脸,等她转身,便将她抱起,掂量了一番,“清妍,你最近确实重了很多。”

    清妍拧眉拍他:“你嫌弃我。”

    李瑾轩笑道:“以前太瘦了些,如今该长肉的地方都长了,重了好。”

    清妍可听出来他说的是哪里长肉了,羞的又拍他,不过说起来,双峰确实是丰腴了些。没有多想,见他要抱着自己去床上,忙说道:“安然说要找大夫给我瞧瞧,等会再睡。”

    李瑾轩一顿:“找大夫做什么?你哪里不舒服?”

    清妍说道:“我也不知道,摸了摸我的肚子,又问我葵水何时来的,我说两个多月没来了,她就跑出去找大夫了。”

    说罢,见他还抱着自己不放,刚才还笑意满满的脸色忽然拧紧。心如有大石压来,抖声:“尚清哥哥,我不是得了什么怪病了吧。”

    李瑾轩忙把她放到软塌上,可想明白安然刚才一脸坏笑是什么意思了,把她平稳放好,亲了她一口:“大概是……我要做爹了。”

    正担心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清妍顿停已到眼眶的泪:“啊?”

    李瑾轩失声笑道:“你要做娘了。”

    清妍立刻捂了嘴,那逗留在眼眸的泪立刻滑落,看的李瑾轩心疼,轻抱了她:“哭什么,等会安然进来,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你就是欺负我了。”清妍往他怀里钻了钻,哽咽,“就是欺负我了。”

    李瑾轩笑笑,求饶道:“好好,我该罚。”

    清妍哭了一会,李瑾轩给她擦了泪:“如果真是有了身孕,那是我疏忽了,竟然没察觉。”

    清妍破涕而笑:“你又没经验,没察觉也不奇怪呀。”她又拉了拉他的手,“快去拿纸笔,我要给父王母妃写信报喜。”

    “等大夫来了先吧,可别错报了。”

    清妍想想也是,当真欢喜过头了。抱了他的胳膊侧枕着:“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瑾轩笑道:“那就不说了。”

    两人笑笑,等了一会,安然果然去找了大夫来。清妍伸手出去,又十分不安的收回嘱咐道:“要好好把,弄清楚了。”

    这才把手伸去,李瑾轩和安然也紧张盯着,清妍更是紧张,好一会,那大夫才起身笑道:“恭喜少爷少夫人,确实是有喜了。”

    刚才激动的劲过去了,清妍这会倒平静了些,只是还有些后怕,要不是安然警惕,她这整日蹦蹦跳跳的,孩子可不会就……想到可怕处,李瑾轩已轻声说道:“我先送大夫出去,等我。”

    安然早就跑出去报喜讯了,跑到廊道那,宋祁正好回房,见她跑的急,忙说道:“慢些。”

    “宋哥哥。”安然冲到他面前,笑的脸都酸了,“清妍……不对,大嫂有身孕了,我要做姑姑了。”末了又添一句,“你要做姑父了。”

    宋祁也笑了笑,毕竟清妍也非自己亲人,也比不过她高兴,叮嘱她跑慢些,瞧着那俏丽背影,忽然想了一下,挚友快要做爹了,他何时……也能和安然有个孩子?

    安然跑到沈氏那,连门也忘了敲,刚服侍完沈氏梳洗的周姨娘出来就被她撞了个满怀,惊的她连声道:“四姑娘可当自己还是孩子吗,跑这么急做什么?”

    沈氏也轻责:“你这模样让晨风见了可如何是好。”

    “宋哥哥已经看见了。”安然可没想这些,笑的眉眼不见,“清妍有身孕了。”

    沈氏一愣,倒是周姨娘先反应过来:“有喜了?”

    “嗯,刚才和清妍说话,说她最近身子有些不适,听了症状像有身孕,就找大夫来看看,一瞧果然是。”

    沈氏双掌合十,喜的不知说什么好,念了好一会“菩萨大慈大悲”,这才想起去看清妍。

    当晚这喜讯便传遍李家,都欢喜得很,更待清妍不同,稍微要用些力气的活也不让她做。沈氏也叮嘱了李瑾轩,怀胎五个月内不许同床,免得生了意外。又让宋嬷嬷好生照顾,平日的菜买多些好的,安胎的药材也要时常备上。

    这两日都在安排这些,安然也帮不上什么忙,等沈氏反应过来,小两口已要回去,要给他们置办东西带回去也晚了,一时满腹内疚。

    安然倒是理解,安慰母亲:“大哥如今算是李家半个顶梁柱,生的孩子也是李家嫡长孙,女儿明白。若是会气的,就不是你的好女儿了。”

    沈氏淡笑,只觉女儿在不经意间,就已经长大了。送到巷口,马车已等在那,她又对宋祁道:“有句话一直没说,我这女儿被我娇纵惯了,脾气是直了些,可心眼是好的,你日后多担待,安然便交给你了。”

    宋祁忙作揖:“岳母放心,小婿一定会照顾好安然。”

    沈氏也知于这个女婿不必嘱咐太多,可还是忍不住说了许多,好像说了,就能安心。

    自古有言——可怜天下父母心。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好像在维护升级什么,如果有购买了章节却看不到内容的莫急哈,等过一会再来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