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纷纷扰扰 情深意动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一章纷纷扰扰情深意动

    安然出嫁后,沈氏便去给安素寻人家,周姨娘求了她,宁可入寒门做妻,不入富家做妾,哪怕是寒门小户也不打紧,男的没毛病没恶习就好。她心想若是嫁的穷了,自己日后还可以帮扶,自从得知娘家当年不帮扶是因为李悠扬阻拦,关系已经缓和了不少,偶尔也会接下母亲送来的钱。可若是安素嫁了别人做妾,碰上个厉害的主母,以她的性子可就惨了。

    好在安素长的也好,媒婆一瞧便喜欢,听见不会说话,略微为难,但也说不会许到个太差的人家。来回五六日,也有几户小门户的少爷适龄,愿娶的。

    这日午后,沈氏和周姨娘看那媒婆送来的名册,瞧了好几个都觉可行,然后打算让宋嬷嬷去向旁人打听清楚,若是品行可以,就定下来。

    安素此时正坐在屋里给午睡醒来的安平扎小辫子,瞧着妹妹的脸长的越发俊俏,青丝也软软的。

    安平说道:“五姐姐,你待会陪我去找姨娘好不好?”

    何采让人送信来,让她去新起的白鹤楼尝菜,可是那张侃肯定也去,弟弟也肯定去,她才不要看他们一家三口甜甜蜜蜜的。

    安素听她声调里闷闷不乐,俯身在她掌上写到:不愿去就莫去。

    安平摇头,低声:“想见姨娘了,四姐姐出嫁时一直都很忙,娘也不许我乱跑,有好多天没见她了。”

    安素抱了抱她,陪她去见何采。

    白鹤楼过年时才建好,厨子都是各地有名的大厨,小二也是特地挑选过的。安平进去,说了哪间厢房,小二立刻迎她们上去。

    开门进去,只何采一人坐在那,见了她,立刻笑道:“平儿。”看见安素,轻轻点头,“五姑娘。”

    安平正欢喜今日只有她来,可一会就听见婴孩的咯咯笑声,回头一看,张侃正抱了弟弟来,她立刻拧了眉,坐到何采对面去。何采要坐过来,她挪了挪,离的远些。

    何采又怎么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说接受了,其实还是没有的。她抬头问道:“可拿来了?”

    张侃抽手从腰间拿了张纸出来递给她,何采又道:“你先抱五儿出去吧。”

    张侃拿她没办法,又道:“安平想吃什么就点吧。”

    安平说道:“一壶热茶就好。”

    何采蹙眉:“平儿……”

    张侃笑笑:“那再添一点点心吧。”

    等两人出去,何采将那纸摊平放在她面前,淡笑:“安平还会写自己的名字吧?在这写上你的名。”

    安平瞧了瞧,顿了顿:“地契?”

    何采笑道:“是,这白鹤楼是给你的,写了名后,你就是这的掌柜,日后这钱也是你的,姨娘会找人帮你打理,你只要……”

    “我不要。”安平委屈的要哭了,“我不要。”

    何采愣了愣:“为何不要?这是姨娘送你的……”

    “这不是你送的!”安平气的哆嗦,“这是张侃的,不是你的!你为什么不给压岁钱我?以前你都会给的,你年年都会给的。就算我跟奶奶住在滨州,隔了好几年回去你也会把往年攒的都给我。我不要这酒楼,我要压岁钱。”

    何采急了,只觉她脾气犟了,越发……古怪。她千方百计要讨好她,可是母女两人却离的更远。她想给她最好的,弥补她不能在她身边的遗憾。想了很久,计划了很久,费了很多心血每日来这监工,就是为了送她一个经济保障,日后就算沈氏没多少嫁妆给她,安平也有自己的嫁妆。她自知愧对安平,对五儿的关心还比不过安平三分,可这样尽心尽力却被抗拒讨厌,她也……很累呀。

    安素握了安平的手,轻轻摇头。安平低头不语,许久才将那地契推了回去:“我不要……也不要你给的那些东西。”

    她要的不是这个,从来都不是。

    何采叹气:“那你要什么?”

    安平想要她回来,可说不出口,张侃说的没错,姨娘在张府好着呢。在家里,爹爹几个月不来一次,跟姨娘也不怎么说话。可她看得出来,张侃很疼姨娘,哪里都陪着她。而且姨娘也不咳嗽了,也长了些肉,眉间有笑,好看极了。

    “什么都不要……”

    安平离了座位,拉了安素走,她怕再多留片刻,又要哭了。她想要的东西还有很多,姨娘给的压岁钱,姨娘给她纳的鞋底,姨娘给她梳辫子,给她剪指甲,抱着她睡觉。

    何采怔坐在那,又是不欢而散,每次都如此。她重叹一气,单手揉着额头。张侃在楼下抱着五儿玩,见安平又闷头走,猜着两人又闹别扭了。摆着五儿的手道:“跟姐姐说再见。”

    五儿还说不出词来,咿咿呀呀的在那说着,咯咯笑的欢快。安平听的心烦,步子走的更急。

    张侃抱着五儿上去,那地契果然没写名字,默了默道:“又吵了?怎么又吵了。”

    何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如此,以前她从不这样……乖得很。我不知道要如何对她,无论做什么,她都抗拒极了。”

    张侃淡笑:“那你像以前那样对她不就好了。她若真的抗拒,就不会来这了。”

    何采怔松片刻:“以前那样……”她苦笑,“她就是想我陪着她。”

    张侃把儿子给奶娘,轻敲了她的头:“不开窍,你如今只是想补偿她罢了,想把全部好的东西都给她,但你可曾想过,她要的并非是这些?她不是要你补偿呀。她嫌恶的不是我和五儿,只要你待她如常,要她接受我们有何难?”

    何采默然许久,她似乎真的做错了。原来变的不是安平,是她自己。

    过了几日,何采又让人唤安平出来看戏。安平又怕又想,迟疑了很久,才去赴约。到了大街,何采拉她上马车,等她上去了,自己才弯身进去,上下看她,笑道:“辫子梳的真好,是谁帮你梳的?”

    “五姐姐。”

    何采说道:“姨娘待会带你去买两条束发的绸带吧?”

    安平抬眉看她:“这回不去吃吃喝喝,不去逛首饰铺子了?”

    何采淡笑,把她揽进怀里,轻抚她的背:“不了,今日你要做什么,姨娘陪着你。”

    安平心中微动,“唔”了一声,窝在她怀里,真暖。

    看戏时,何采给她剥花生瓜子,也不多问她什么,安平倒是看的欢喜。末了偏头看她:“姨娘别剥了,手都要疼了。”

    后头的下人要来帮忙,何采抬手拦下,仍给她剥了一碟。

    看完戏,何采果然没有管她,她去何处就跟着,要玩什么就随她。处了一个上午,再没像之前那样吵起来。她没有迁就安平的感觉,只是觉得她开心就好。

    玩的累了,安平寻了小客栈吃饭,何采给她夹菜,吃了一会,才道:“那白鹤楼你不要就不要了,姨娘再不会逼你做不喜欢的事。”

    安平点点头,也给她夹了菜:“这个好吃。”

    何采说道:“是姨娘太急了,总想着让你好好的,可是却忘了你要什么,只是一味的塞给你。”

    安平声音微平:“平儿也有错……我知道姨娘是为了我好,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给那些东西我,每次都好气,难过死了,然后忍不住跟你吵,明知道姨娘会难过,可自己也好难过,但就是忍不住……”

    何采淡笑:“你难过,姨娘才难过。我们真是气了对方又气了自己,以后再不会这样了。”

    安平这才展颜:“嗯。”

    两人冰释前嫌,何采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下来了。

    安平吃饱了,倒了茶喝,正吹着热气,就见一人从客栈门前经过,瞧着眼熟……唔,怎么那么像骆言?

    消失了一个月的骆言确实回来了。

    他不是那种会轻易放手死心的人,安素说喜欢他,他也喜欢,那不就成了。他不认为李爷做错了,但是李家不会原谅他们,所以他必须想法子弥补。

    先把周姨娘的钱还了,把她这做亲娘的心结解开,再逐一打通。他奔波商路,倒卖药材,日夜兼程都快累断了骨头,好不容易得了一大笔钱,虽然还差的多,但至少这钱不是李爷的。

    到了李家,果然又被人打了出来。

    他暴躁的差没爬墙进去,到底还是忍住了,站在门口等着人出来。

    周姨娘在院子里听见骆言又来了,气的差点没把名册拽成一团:“幺蛾子的,我以为他死心了。”她气的起身,开了门劈头便骂道,“快滚!素素就快许人家了,别来败坏她的名声。”

    骆言急声:“周姨娘,你别把安素许给别人,我是真心求娶。这些银票都是我跑商得来的,我会还李爷坑你的钱。”

    周姨娘看着他手里的银票,那也是好大一笔钱了,她看直眼的不是钱有多少,身为富贾嫡女,自小就把金子当弹珠玩。她诧异的是骆言没走多久竟然就能赚这么多钱,倒是个行商的好苗子。这念头一起,她当即暗啐了自己一口,这算什么,难道就怜他是个好苗子就忘了全部事吗,单是害安素一辈子不能说话就无法原谅了。当即又让钱管家用扫帚把他打远了。

    骆言气的在门前跳脚:“你不能逼迫安素嫁了,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你这是拆散鸳鸯,她不会开心的。”

    周姨娘气炸,回屋端了宋嬷嬷洗衣裳的水就往他那泼。骆言身手矫健,立刻闪开了,见她还要追来,急忙跑开,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懂。

    见骆言跑远了,周姨娘气道:“钱管家,待会去买条大狗来,越凶的越好!”

    沈氏瞧她气冲冲的模样,说道:“犯不着跟个少年生气。”

    周姨娘哆嗦:“他败坏素素的名声,说她喜欢他。呸,就算真喜欢又如何,这亲事就算我答应,二爷和姐姐也不会答应吧。”

    沈氏笑的凉薄:“不会。”

    周姨娘放下心来,出身商家的她又想着,骆言是用什么法子赚了那么多钱的?

    &&&&&

    宋祁成亲后第一日应卯,官府的人都问他什么时候带媳妇来瞧瞧,亦或是他们上门看嫂子去。宋祁笑笑,怕他们一起去吓了安然,便说等得空了就携安然来。因解开了司南玉佩的心结,心情十分好。众人只道他是新婚,夫妻感情好着才如此高兴。

    这晚回去,安然已经做好饭菜,时辰掐的刚好。她素来喜欢下厨琢磨菜式,跟清妍和敏怡一起时,也常弄些小菜吃,两人都不懂厨艺,更是让她能大展身手。这些家常小菜也不是什么难事。

    摆上碗筷,安然见桌上放了一垒东西,因被纸包裹着看不出是什么。等宋祁洗净手回来,便问道:“宋哥哥,这些是什么?”

    宋祁解开绳子,摊开那纸,笑道:“你最近不是想学些医么?我放衙后去书铺搜罗了一些,问了店老板,这些都不错。”

    安然差点没呛声,宋祁问道:“怎么?是不是太多吓着你了?”

    安然抿笑摇头,想到她看医书的真正用途,面颊都有些红了:“不是,宋哥哥快些吃饭吧。”

    宋祁不知她为何如此,可瞧着她面颊红扑扑的,甚是娇媚好看,哪里还有半分饿意。

    吃过饭,坐在前院赏月。安然告诉他今日自己带了糕点去见左邻右舍,他们也颇为客气。宋祁也说了今日在府衙做了什么,说了半个时辰,饱腹半消,宋祁让安然先去梳洗,他在后。安然梳洗出来,又烧水给宋祁。

    宋祁如往常拿了衣裳进后房,刚放好衣裳,听见开门声,安然进来了。本以为她是来拿脏衣服,走上前来,微微低首,给他解腰带。宋祁一顿,没有拦她。

    解下腰带,安然心跳的极快,母亲嘱咐她,女子伺候夫君沐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她也该如此。可这一进来心还是跳的十分厉害,再没勇气继续。宋祁轻声:“你回房里吧。”

    安然只好抱了脏衣服出去,到井边打了水泡着,蹲在那发呆。夜风寒凉,吹冷了才回屋里。宋祁已洗完,正在将医书摆到书架上,特地挑了个中间的位置,免得太高她还得搬凳子。

    安然数了一下,十一本。书店老板在将书卖出去时,会有书铺特定的标志,只是看了几本,标志都不同,那他得跑几家铺子。她看着宋祁,身材笔挺修长,面部线条十分柔和,不见半分凌厉,似从水墨丹青走出来的男子,永远从容淡定,宁静安和。在一群人中,不会是最耀眼的那个,但却不可或缺,也无法忽视。

    “宋哥哥,那些医书……”安然有些难以启齿,见他低头看来,更是局促,“唔,成亲后你总是早早去睡,我以为你……有暗病,但又不好直接问你,所以想看看里头有什么法子没。”

    话落,烫的能煮鸡蛋了。宋祁琢磨一会那“暗病”字义,蓦地明白过来,俊白的脸上也染了尴尬红色:“又是那玉佩闹的。”

    两人想到那大误会,虽然不知怎么会有那东西在那,可最重要的似乎不是那个,两人相视笑笑,越发觉得那玉佩当真是个从天而降的大误会。

    宋祁低眉看她,一笑百媚丛生说的或许就是这样的人儿吧。越看心中越是泛起波澜,轻握了她的双肩,缓缓俯身,双唇附在那两瓣红润上。刚触碰到那微凉,两人都僵了身子。

    这一吻极轻,犹似试探。可离开之际,两人气息都微重。

    宋祁喉中干涩,再开口声音都低哑了:“可……可行?”

    安然轻点了头,她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绝,一点也想不到。头未抬起,身子已被轻轻抱起,顺着那身体倾去,这才看到他的脸,绷的可厉害着。

    宋祁将她放到软塌上,由上往下看她,又低头吻去,这一吻比之前时间长久很多,两人皆是生涩,更像探索什么姿势才更好。一吻情长,已有些意乱情迷。探手解衣带,宽衣这种事本是每日都做的事,可如今却好似寻不到地方。单是脱衣裳,都觉耗了许久。

    等终于是赤体相见,安然只瞧了一眼,发现宋祁倒不像外面看的那般清瘦,分明结实的很。立刻偏侧了头,任他亲抚。

    怀中的人身如玉如藕,滑如绸缎,该瘦的地方未有半分余肉,该丰盈的地方也不见消瘦,每一吻都能觉轻微颤抖。

    情吻深长,酥丨麻遍布全身,少了先前的紧张,人心底的**涌上,渐湿桃花源。

    那吻再回到唇边时,仍是轻柔,再后来试探着软舌入里,掠夺唇齿间的温热,缓缓追逐,渐显迷离。

    身子洁净无暇,恰似妖娆牡丹,白皙透着淡淡染了情丨欲的粉色,终于是无法忍耐,将那粗大放在幽谷处,试了几次却不得入内,总觉无处可入。安然紧闭眼眸,伸手轻引,入了小半,痛的她蜷身。那东西全部贯入时,差点痛晕过去,真如刀割。

    宋祁忍着未动,他也痛得紧要,见安然俏脸雪白,拧眉极痛,声音更哑:“安然。”

    安然抬手附在额上,压着额上痛的直跳的神经,微微喘气:“嗯……”

    宋祁俯身亲她面颊,以手揉那轻柔,只是这一压,又入的更深,一阵蜷缩。粉白的身子全落入眼中,身下的硬物又胀了几分。缓慢抽丨送,双双如在云雾顶端,只是皆是初次,没过久便结束了。

    等两人回过神来,才发现这简单几个动作耗了一个多时辰。宋祁看着眸色迷离的安然,如清晨薄雾中的红花,娇艳美丽,看得又是一阵躁。只是见她仍是拧紧眉头,想到女子初次不如男子,强压了躁动。下床拿了水来,拧干帕子要给她擦拭。

    安然起身拦住他:“我自己来就好。”

    宋祁将帕子给她,自己又去拿了一条。

    安然先擦了脸和身子,等碰到下面,果真还是很疼。又瞧见床褥脏乱一片,染着腥红,脸又烫了。披上衣裳胡乱卷了被子放在凳子上,去柜子拿新床褥。

    回到床上,宋祁已从箱子翻了药膏过来,打开小盒子,说道:“可以止疼,成亲前母亲嘱咐事后涂抹。”

    安然接了过来,躲在被窝下擦药,刚抹上便有凉意传来,痛楚立刻消除了许多,果然有效。

    宋祁见她额上又渗出细细汗珠,抬手帮她抹去:“歇下吧。”

    动作实在轻柔,安然这才发现,嫁给宋祁,真的无可后悔。她裹着被子,看他,真似书画里走出来的人,美好得让她觉得像人间谪仙。

    宋祁见她睁着明眸看来,下意识摸摸脸:“有脏东西?”

    安然笑笑,摇头。宋祁顿了顿,也笑笑,稍稍掀起被子进去,和她坐在一块。又偏头在她面颊印了一记。心头一动,身下又胀痛起来,伸手抱她。

    安然呼吸微屏,抬眸看他,刚才实在羞涩,什么都没瞧,这会看他,心底毫无抗拒,迎着那炽热的吻,片刻动情起来,忘了□还有些疼。被子掀开时,安然这回大了胆子看,看见那身下的粗大,立刻收了视线。

    四目相对,眼中映着浅浅影子,情深意动,再无旁人可插足,唯剩对方。

    这次不似刚才那样寻不到位置,很快便再次进入,宋祁俯身吻在她的耳边,安然颤颤伸手环了他的脖子,往事铺在脑海中,在她无忧长大的时候,原来还有这样一个人守在旁边,教她怎么能不喜欢,怎么能再忍心让他再独自守护。她忍着那痛至欢愉的感觉,低声:“宋哥哥,安然……喜欢你。”

    心猛跳一下,撞在胸膛上,宋祁幸福的要喘不过气来。

    能得此话,足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