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82章 花开并蒂漫漫追妻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那喜帕掀起,只是瞧了一眼,便有妇人笑道,“还杵在这做什么,喝交杯酒,拧红线罢。”

    喝过交杯酒,又在手上系了红绳,还让男童来蹭了床,这洞房闹的可久了些。安然已饿的没了知觉,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个年纪稍长的妇人说道,“好了好了,良辰美景可不是这么耗的,都出去罢。”

    两人送他们出去,回到房里,一时倒不知说什么。良久宋祁才道:“可饿了没?吃些东西吧。”

    安然点点头,桌上的饭菜稍有些凉,但对饿的饥肠辘辘的她来说,简直就是美味佳肴。见宋祁没有动筷子,微微抬眉:“宋哥哥也吃些吧。”

    宋祁倒是不饿,满腹的酒水,微有醉意。看着她吃菜,面染红妆,唇如胭脂,明眸含着秋水,这样的姑娘,他不知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有幸娶进门。她吃了几口,见他仍不动筷,问道:“不饿么?”

    “嗯。”宋祁轻吸一气,这才拿了筷子。

    吃得半饱,安然去洗面上脂粉,水泼在脸上,想到待会要做夫妻间的事,隐约仍有些抵触。就这么……成亲了,一起了,以后就这样过一世,已成定局,为什么还是放不开。她强压下心中不安,拿帕子擦脸。宋祁回到床边俯身将那抛洒在床上的莲子百合收拾干净,免得待会膈疼了她。

    枕头巾上绣了鸳鸯,以金丝勾线,铺在红色枕巾上,分外显眼。宋祁看了一会,心中微动,拿起枕头想看看下面可有遗落的花生莲子,刚拿了一半,就见那放了一块白玉……司南佩。

    他仔细看了看,这玉佩他记得,虽然隔了很久,可还是记得清楚,那天世子派小厮还给安然的,不正是这块。

    竟还是没忘。

    如果只是将它带来,他可以不介意,安然本就不是那种薄情的人,和他成亲时日也太快,可没想到,她竟将那玉佩放在两人的枕头下。

    安然洗了脸,唤他:“宋哥哥,你也洗洗吧。”

    宋祁眸色微黯,应了一声,怕明日母亲让人进房拿帕子时见了责备她,便又往下放去,这样收拾被褥也瞧不见了。等他洗了回来,安然伸手给他脱外裳,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今日起,他是你的夫君,你们要过一世,如果连今晚都跨不过去心里的槛,那以后怎么办?

    手刚碰来,宋祁便说道:“我自己来吧,今天折腾了一天,你也累了,先歇下吧。”

    安然低眉想了片刻,这是……这是不行房?看着他眼有倦意,约摸真是累了,点头:“嗯。”

    见她坐到床沿,宋祁便吹灭了灯,屋外灯火照入里面,微暗。安然脱了外裳,睡在里面。宋祁睡不着,身旁正躺着心仪的姑娘,可是一想到头下还枕着一块司南玉佩,就觉刺心,将心头和身体燥火都压了下去。

    安然今日大清早就起来,也困了,一会便入了梦境。

    听着那均匀的呼吸声,宋祁偏头看去,屋里晦暗,看得不清,依稀看见她白皙的面庞。等……他等的时日还是不够多。

    早上醒来,安然从柜子那看了一会,好好思量一番,挑了身衣裳,回头问道:“宋哥哥你今日穿这身?”

    宋祁看了看:“嗯。”

    安然总觉得他哪里奇怪,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穿戴好新衣,到了前堂,宋成峰和赵氏已经坐在那里说话,见了两人,笑意盈盈。一旁随身的嬷嬷笑道:“少爷少夫人可起来了,老爷和夫人就等着喝媳妇茶了。”

    宋祁携安然跪下,嬷嬷便端了茶过来,安然接过,颔首奉茶:“爹,喝茶。”

    宋成峰笑笑接过,喝了一口:“进了宋家门,便是宋家人,可要听话。”

    安然应声,又向赵氏奉茶:“娘,喝茶。”

    赵氏笑了笑,轻抿一口:“争气些,来年就给娘生个孙子。”

    吃过茶,便扶起问话。说了一会,那嬷嬷神色微拧,过来附耳向赵氏说了说,赵氏面色一顿,也没说什么。等吃午饭时,赵氏见夫君和儿子都出去了,才低声问道:“你们昨夜……为何不行房?可是闹脾气了?”

    安然正奇怪她怎么知道两人昨晚没动静,一想明白过来,想必是那嬷嬷去婚房里瞧了喜布,上头可什么都没有。她报以一笑:“不是,昨天太疲累了,宋哥哥又喝了酒,都乏了,就睡了。”

    赵氏这才松了一气:“这就好,我倒以为你们成亲当天就不合,这可不好。你既然做了宋家媳妇,就多体谅他。晨风公务繁忙,又不添个下人,事事都要你这做媳妇的操心,为他打点好家中一切。他回到家里,可千万要和和气气的,这才算是一个家。”

    安然一一应声。

    吃过午饭,宋成峰和赵氏便领着奴仆回京城去了。宋祁和安然送他们到大路上,目送离去,天色还早,两人往回走,气氛有些沉闷。安然偏头说道:“宋哥哥,你什么时候要回衙门?”

    “十七。”宋祁又添了一句,“归宁后。”他看着安然,已挽起了妇人髻,仍带着少女的活泼,一如既往,“这几日可有什么想做的?”

    安然问道:“要随你去拜访好友么?”

    宋祁淡笑:“除了你兄长,其他好友都在京城。对了,去一回覃大人那吧,今日可还累,明日去?”

    安然笑道:“不累。待会去集市,买些礼带去。”

    “嗯。”

    一路说话,宋祁心里的包袱又轻了些,几次想问她那司南佩的事,想了想还是算了,或许这样过了几日,她会将司南佩拿走?

    买了东西,两人去拜见了覃大人。覃夫人瞧着两人,真是一对璧人,又送了一对金镯子给安然。安然忙婉拒,前后推了两次,最后宋祁笑道:“收下吧。”

    安然道了谢,平日里覃家就对李家多加照顾,过年就不必说,小节日也常送东西来。覃大人公正廉明,两袖清风,安然也知道那些礼兴许花了他们许多钱财,这镯子戴在手上,情重三千。

    傍晚两人回去,覃夫人又备礼给他们,这回宋祁也帮忙推辞,总算是婉拒了。两人一起回家的路上,想到方才从大堂推到门前,从门前推到巷口,忍俊不禁,安然说道:“要是再收什么贵重的东西,以后都不敢去覃大人家了。这是典型的吃了拿嘛。”

    宋祁笑笑,安然又说道:“家里还放着许多喜礼,待会回去要好好收拾出来。”

    那岂止是很多,根本就是堆积如山。宋家从京城带来的不说,还有宋家族人、宋祁同僚、她的学堂姐妹,以及嫁妆,约摸有一百多抬,这小宅子亏得只有他们两人住,东西还可以堆在别的房间。

    回到家里,安然便开始收拾东西,和宋祁对着名册看礼。忙到晚上,安然去做饭菜。宋祁将名册放回房里,又看了一眼那仍是大红色调的床,走到床边,轻轻拿起枕头,那司南玉佩还在,心又凉了一截,说不出的难受。

    吃过饭,梳洗后,安然拿干帕子坐在房里拧发,等发半干,见屋里一面墙都是书,走过去看了好一会,抽了一本看。这一看就着了迷,宋祁也沐浴完进来,见她长发披肩,坐在床沿上捧着书看,认真的模样看的那微冷的心又复燃,看的他怔松片刻,不动声色走过去。

    安然好一会才发现他进来,说道:“宋哥哥,你日后要把这些书都搬回京城么?”

    宋祁点点头,尽量避开她的眼神,只怕一个忍不住,便会想要她:“从京城过来时,也带了许多书。”

    安然轻叹:“当初圣上把李家宅子封了,我的书一本都没带出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回去,回去后又是不是被虫子给啃光了。”

    宋祁说道:“若是书籍损坏了,日后我替你再找。”

    安然心中暖和,笑着点头:“你将应卯放衙的时辰告诉我吧,我好备食。”

    “你要睡就多睡会,要做什么还是如常吧,平日我一人惯了,能自己做。”

    安然看他,轻声:“如今你不是一个人了,这些……都是我应当做的。”

    宋祁心中轻叹,实在不知她是如何想的。静静坐在她一旁,气氛又有些凝滞。安然也不是笨蛋,从昨天起就很不对劲,到如今更是不对,似乎一到晚上一进房间就变了。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莫非……他、他不举?

    这一想顿觉事情有些严重呀。安然虽说没做好要做真夫妻的准备,可也不想真的如此。但她总不能直接问,当即闷在心里,只好自己胡乱猜测。

    宋祁稍稍看她,神情不定,似乎满腹心事。他将那书放好,免得她又要穿鞋过去:“睡吧。”

    “嗯。”

    话落,宋祁便去吹熄蜡烛,等她进了里面,躺身下来。

    安然仰躺看着黑漆漆的上方,昨夜说太累,今天又没动静,她蓦地肃色起来,果然是……不举吧。

    宋祁要是知道心仪的姑娘脑子里想这些,他一定会跳起来说不是。可惜他不知道,他还在想着司南玉佩的事。

    &&&&&

    归宁那天,因来回都要费上一日,安然收拾衣物准备在家里过夜。按照习俗两人不能同住一室,安然便分成两个包袱,将宋祁的东西打点好。

    待她出去沐浴,宋祁又去瞧了一眼枕下,那白玉白的刺眼。

    翌日,两人乘马车回去。

    李家早就准备好了东西收拾好了房间,沈氏早早让宋嬷嬷去买菜,周姨娘都笑可真跟过年似的。

    李家如今人多了,可热闹了许多,一扫往年萧条。李仲扬和沈氏、周姨娘、安素、安平,李瑾轩和清妍,李瑾良和柏树,安宁和百里长,安然和宋祁,还有宋嬷嬷、李顺和钱管家,一共十六人,长住的便有十四人,宅子可显得小了。只是安然出嫁用了不少钱,沈氏也没那闲情去换个大宅子。

    因下着小雨,路上湿滑,马夫不敢赶车太快,过了未时才到李家。进了家门,众人仍在等他们一块用饭。

    吃过午饭后,李仲扬和宋祁说话去了,沈氏也拉着安然进房,问了她这几日的事,像隔了几年没见,安然一一答她,待说的多了,她笑道:“娘,你别把我当宋家媳妇呀,还把我当你的然然好不好?”

    沈氏也觉这谈话说的都是教导她为人媳妇的事,轻声笑了笑:“娘不是怕你还跟在家里那般么?到底还是要多注意言行的。”

    安然笑笑:“宋哥哥很好,女儿去厨房时,他也会帮忙。”

    沈氏面色一顿,拧眉:“你当真是没规矩,怎可让自家夫君下厨,他又得去府衙,还得随你去做厨子,不知体恤他么?要是让宋家长辈知道,不会有人说你们夫唱妇随道你们鹣鲽情深,只会指责全是你的不是。”

    安然瞪大眼,这么小的事竟然上升到长辈指责的问题上了:“可是若撇开宋家家世不说,宋哥哥便是个小官,别人家的夫妻不都如此?”

    沈氏摇头:“晨风是个好孩子,不以家世欺人,也体贴你,可无论他如今的身份再怎么卑微,背后就是有个宋家。等他任职满期,你还要跟他回京的。”

    安然点点头:“女儿明白了。”

    沈氏摸摸她的头,看着她那乌黑青丝挽起的妇人髻,想到她亲自下厨,到底不忍,也没再怪她,自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也无须她操太多心吧。见夜深了,等清妍和安宁都出去,沈氏拉了她的手留她,笑意盈盈:“你们这几日处的可好?”

    安然一时没反应过来,点头:“很好啊。”

    沈氏轻声笑笑:“娘是问你们夜里,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磨合的可好?”

    安然可不能跟她说两人还没行房,否则宋祁的名声可不就完了。她摇摇头:“没有。”

    沈氏见她说这话也没脸红,想着两人应是处的好的,当即放下心来,又嘱咐:“晨风守了你这么多年,在同龄男子中也算是大岁数了,你婆家也急着要抱孙子,你们可别特地去寻草药避开这事,生个孩子吧。”

    “嗯。”

    翌日天放晴,瞧着空山新雨后,甚是美丽,安然便和宋祁去山上寺庙烧香许愿。下山时,安然想起那年在古德寺的事,那时她和母亲在寺庙诵经住了十日,宋祁忽然来了,说是休沐在这走走,可那寺庙可不见得是顺路过来的。她偏头问道:“宋哥哥,你还记得古德寺么?”

    宋祁片刻未想,点头:“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那时安然不与他照面换书看了,不知为何心中十分挂念,只是想看看她,走着走着就去了古德寺,见到她后十分开心,可说了一会话她便走了。如今想想,那份心思,大概就是想见喜欢的姑娘,自己却又不知晓。

    安然问道:“是游玩到那的?”

    宋祁微微一顿:“不是……尚清无意说起,你随沈姨……岳母去上香了,恰好第二日休沐,随心走到那,想见见你。”

    “我竟是一点也没察觉。”当时的她,一门心思都在世子身上,当真是全然未察觉宋祁对自己的心意。

    宋祁淡笑:“我还记得后来隔了很长时日才见面。”

    安然立刻笑道:“我记得,是在吃蟹宴的时候。”

    宋祁点点头:“嗯,席上有位姑娘刁难你,你妙语连珠,说的她哑口无言。”

    “重点可不是那个,重点是那些蟹真的很好吃。”

    宋祁失声笑笑,看着她神采飞扬,十分嘴馋的模样,笑道:“春蟹虽不如秋蟹,但也别有一番滋味,待会我们便去集市买蟹吃吧。”

    安然当即应声:“嗯。”

    果然是一说到吃的她便高兴,宋祁喜她不矫揉造作,喜她坦坦荡荡的模样。他倒觉得在滨州住下也好,回到京城,他也要扛起整个宋家了,这点他倒不在意,可安然却也成了当家主母,也不知是否会束缚着她,少了如今的欢乐。

    下了山,安然和宋祁去闹市那买蟹,动作得快些,吃过午饭两人就得回元德镇了。

    正挑拣着,背后猛地被人推了一下,差点没扑在那蟹堆里,宋祁忙将她拉回揽在怀里,回头一看,便见一人拿了旁边人家养鱼的水盆,抬手便往安然头上泼,挡也挡不住,哗啦泼了她一头,又泼湿了宋祁半身,鱼腥味顿时蔓延。

    见她要将盆子也丢过来,宋祁上前一步,将那木盆夺下,紧抓她的手腕不许她再撒泼,安然只是看了一眼,便诧异:“安阳。”

    安阳空着一手指着她啐声:“小贱人,嫁给赖麻子的滋味不错吧,瞧你一身鱼腥味,也要抛头露面卖鱼了,好玩吧?你不让我做世子妃,我也不让你做宋夫人。”

    她边说边笑,看的安然只想起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宋祁松开她的手,抬袖给安然擦脸上的水,旁边已有人递上帕子:“若是不嫌弃就用吧。”

    宋祁跟他道谢,接过帕子,旁人又道:“她就是个疯子,每天在这晃来晃去,胡言乱语的。”

    安然忍不住问道:“每天?”

    “是啊,偶尔会有人来找她回去,可也经常没人过来,一待就是好多天。”

    宋祁和安然对视一眼,安阳已经唱着曲子跑远了,跑的快了摔了一跤,干脆坐在湿漉漉的地上玩泥水,当真是……疯了。

    安然是觉得她可悲,可是并不代表她不恨她,也并不是想原谅她。被驱逐出京城后,她本可以改过自新,嫁了个有权有钱的徐保和却利用他县令的职位来打压二房,她想不出这有何意义。最后还设了毒计让人强丨暴她,如果安阳的计策得逞,她的一生就真的毁了。所以她不会原谅安阳,也不会原谅落井下石的大房人。

    她忽然庆幸那天宋祁来了,若是他没有出现,面对那死的甚惨的汉子,又受了伤,她根本动弹不了,那就只能是被山林野兽吃了。每次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他都在,这样的男子,她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宋祁唤了马车,赶紧回去换衣裳吧,免得着凉。见她神色恍惚,以为受了惊吓,轻声:“很快便到家了。”

    安然抬眸看他,细细回想,能记得起来的日子,似乎都能忆起他的身影。忽然觉得愧对他太多太多,做一辈子的“假”夫妻也无妨,她会替他好好守着这关乎男人自尊的事,定声:“宋哥哥,不管你如何,我都不会离开的。”

    宋祁微眨眼,突然蹦来的这话他怎么好像有点听不懂?

    回到李家,安然只说是路滑,在闹市摔了一跤,冲进人家的养鱼盆里,也没说安阳的事。

    两人梳洗后,吃过午饭,便回去了。

    过了两日,宋祁也要重新去衙门,从小院到那也不远。这几日回来,每次都会去瞧那枕下,可一如既往,玉佩静躺。这晚吃过饭,安然收拾好碗筷回房,宋祁正站在书架前,抬头看着一处,问道:“安然,你怎么买那么多医书?”

    安然顿窘,她不敢直接打听那不举的事,但是又想看看有没有法子医治,可又怕买了那书让宋祁窘迫,因此瞧着一本书有说到此事的,稍有注解就买回来,听他一问,顿了顿:“啊……那个……我想学一些傍身。”

    宋祁点点头:“懂些医倒也好。”

    安然见他不疑,轻松一气,卸了簪子耳坠,准备去沐浴。宋祁见她心情不错,走到床边,瞧了一眼,还在……

    安然去拿衣裳准备沐浴,见他神色又拧,轻步走过去。宋祁听见声响,快手将那褥子放下,可还是被她瞧见了,不由笑道:“宋哥哥在这藏了什么好东西?”

    宋祁顿了顿,她不知这里有什么?安然见他不答,笑笑去找,竟找出一块司南玉佩来,还没细看,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玉佩,跟她以前的那块真像。

    宋祁见她神色怔松,说道:“你放着吧,不急。”

    安然蹙眉:“嗯?”

    宋祁越觉她神情好似不大对:“这个不是你放在这的?不是……你以前的那块么?”

    安然摇头:“你那日去尼姑庵寻我,我不是告诉你玉佩掉进河里找不到了么?”看着他怔愣的模样,忽然明白过来,“宋哥哥是以为我……”

    宋祁苦笑:“我以为你仍无法放下……所以即便嫁了我,也将它留在这。”

    安然愣神,心头忽如针刺,痛的她彻底醒了:“所以……不行房是因为……宋哥哥以为这玉佩是我的?”

    宋祁微点了头,两人竟闹出这么大的误会来。安然哭笑不得:“若是心中还满满是别人,我也不会嫁的,宁死也不会……所以宋哥哥不必芥蒂,你娶的,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姑娘。”

    宋祁轻叹一气,他果然还是不了解她的,否则又怎么会有这种误会。他轻握了安然的手,真好,他喜欢的姑娘就在旁边,身在心在,这才是真正的夫妻。

    两人真是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想想这事又觉好笑,瞧那玉佩,相觑一眼,既然不是他的,也不是她的,那是谁放的?

    作者有话要说:【铜钱其他几篇轻松欢脱完结文,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会变成萌兽的男主

    电脑传送门

    爪机传送门

    真身是剑的男主

    电脑传送门

    爪机传送门

    非常强大的男主

    电脑传送门

    爪机传送门

    专栏里还有其他六篇完结文

    电脑传送门

    爪机传送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