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尘世纷扰 红线之约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安素让安然去找骆言,将那日周姨娘说的话问个明白,为何坑害他们李家,为何要阻拦外公帮他们。如果……如果没有足以说服她的苦衷,安素想,大概她也不会再去见骆言,也不会再喜欢四叔了。她变成哑巴她可以不怪他们从中作梗,可她不能原谅他们那么害爹爹。她想不通,明明是兄弟,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仇恨。

    只是两人不知他住在哪里,安然便寻借口出门,去画摊那等着,一连等了好几日,都不见骆言,让人打听竟也没一点消息,转眼都快过元宵了。

    因安平不想让这地方让人占了,张侃便让人一直给她留空位。这会和安然坐在这空荡荡的地方等,等了半日,就有人过来,弯身笑道:“六姑娘可饿了,要不过来吃个小菜?”

    安平摇头:“不要。”

    那人也不多废话,立刻就走了。过了年,安平的个子开始疯涨起来,安然瞧着她的劲头,估计是这么几个姐妹中长得最快的。以前还笑她是小不点来着,白驹过隙,真快。

    一会又有人过来,安平不耐烦了:“说了不要不要。”

    那人只好又走。安然笑道:“我们家小六的面子可真大,人家到底是一番好意,下回可不能冲人发火啦,婉转些拒绝好么?”

    安平托着腮子,略觉委屈:“她根本不知道我要什么……她越是这样,我就越难受。那些东西,都是别的男人的,干嘛不全留给她儿子。”

    安然暗叹一气,仍是笑着安慰:“你又跟她斗气了。”

    安平不语,越发的沉默,见远远的又有张府的人过来,她气的跳起来:“四姐我先走了。”

    安然拦不住她,只好让她跑开。

    此时刚养好伤的骆言正在犹豫到底要怎么去李家,他不会对李爷向李家使绊子的事道歉,在他看来,李老太当着一个几岁孩子的面逼死他的亲生母亲,这种事就算是他也觉得是杀母之仇。所以在李家落魄时坑了他们的钱财,他不觉过分。只是让安素变成那个模样,李爷和自己有大半责任,单是这一点,就觉得难以获得原谅,从周姨娘昨天的反应来看他就知道了。

    听见旁人悠哉哼曲子,他忍不住说道:“李爷,你真是个冷血无情的人。”

    李悠扬叹道:“我怎么又无情了,你躲在这里这么多天,到底是谁无情来着?据说安素都好几天没出现在大门口了,约摸是被周蕊给关禁闭了,你竟然还不去找她。”

    骆言冷笑:“我若不养好伤,去了李家身体怎么挨得了打。”

    李悠扬失声笑笑:“觉悟不错,已经做好挨打的准备了。可我打赌,你不会挨打。周蕊是想打你,可是有李仲扬和沈氏在,她还不敢造次,就算是打,也轮不到她。二哥和二嫂可不是那种会动粗的人,所以你不会有事的,放心的去吧。”

    骆言禁不住冷脸,起身踢翻了凳子:“我真是后悔当初陪您一起跳这坑,明知道会有阻力,甚至不可能有结果,却还是推我们入坑。”

    李悠扬手执酒杯,声调轻扬:“我从来都不是好人。”

    等他愤然离开了,李悠扬仰头喝尽一杯酒,喝下没多久,便咳嗽起来,咳的心肺疼痛,俯身吐了一大口血,染红几寸地板,红的刺人。

    只是抬手擦拭,便又窝回狐裘长椅中,轻哼:“半如渔,半如樵,蓬头垢面,一任傍人笑……细寻思,无烦恼,逍遥路上……”

    &&&&&

    安然刚出门,骆言便来了李家。

    他站在门前,仰头瞧着那门匾,大步跨前,敲门。素来镇定的心竟然如临大敌,禁不住的狂跳,他自知今日来此会碰到什么阻碍,也对李悠扬恨得咬牙,要是他知道自己真会喜欢上安素,真想回到相识之前。他不是后悔,只是怕……怕阻力太大,没有办法给安素一个满意的答复。

    门很快便打开了,钱管家一见他,略觉眼熟,仔细一瞧,可认出来了,问道:“何事?”

    骆言说道:“求见李二爷和沈夫人。”

    “稍等。”

    钱管家立刻进屋请指示,主子的事还轮不到他来呼呼喝喝,是要赶他走还是请进来,都是李二爷和太太决定的。

    沈氏听见是四弟的管家,她倒还记得那个少年,而且周姨娘刚说完那事没多久,立刻就记起。周姨娘就在一旁刺花,听见骆言竟然找上门来,气的哆嗦,拿了案上的鸡毛掸子便去了外面。

    到了门口一见他,柳眉竖起,怒目瞪他:“兔崽子,你来这里做什么?还害我女儿害的不够吗?”

    骆言定声:“我想娶安素。”

    周姨娘可没想到他会蹦出这么一句话来,更是气的胸口痛,见沈氏出来,急声:“姐姐,这混账东西竟说这种亵渎的话。”

    骆言说道:“我没有要冒犯安素的意思,我……我是真的想娶她。我知晓我们有过节,但是我会待她一世都好。”

    沈氏说道:“你家爷呢?”

    骆言顿了顿:“这事跟他无关,来求娶的是我。”

    沈氏叹道:“当初四弟助纣为虐,背后捅一刀的时候,你也出了力吧?那如今教我们怎么能放心把安素交给你?就算你们是真心喜欢的,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你们若是被人相逼,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可一开始就是你们处心积虑而为,别说我们,就算是安素也不可能原谅你们,她毕竟是李家女儿。你走罢,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们李家门前。我们跟四弟的账也扯平了,再不欠谁,他也再不是李家人。”

    骆言不愿就这么回去,执拗道:“我喜欢安素,是真心求娶。我会待她好,她是个好姑娘,会明白的。李爷对李家如此并无错,愧对的只有让安素变成如此模样的事。”

    这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如果不是沈氏在身旁,周姨娘真想去掐死他:“就算你们真的强词夺理觉得对李家无愧,但是单单安素一辈子不能再开口说话的事,就无法原谅你!满意了吧?你要娶安素,除非我死了!”

    骆言顿了顿:“让我见见她,我想亲口问她。”

    沈氏摇头:“你也说安素是个好姑娘,难道你觉得这样一个好姑娘,会原谅陷害自己亲生父亲的人?回去吧。”

    说罢,已转身进去,骆言要上前,钱管家已将他拦住。

    安平此时正在撬门,拿锤子砸那铜锁,可是怎么都弄不开。安素听见安平说骆言来了,急的团团转,生怕母亲为难他。她要当面问明白,到底当年的经过。就算是分开,她也要分个明明白白!

    安平急的满头大汗:“姐,我撬不开,太硬了。”

    安素在里面也急,两姐妹一点办法也没有,安平都想去拿斧头劈门了。正扬起大锤子要再砸一次,就听见周姨娘喝声:“安平你做什么!”

    这一喊,吓的手一松,登时重落脚上,砸中脚趾头,痛的眼泪都出来了,瘫坐在地上直抱脚。沈氏疾步上前,皱眉责备:“你倒是这么大声做什么。”

    周姨娘心里也不好受:“方才太急了……”

    沈氏刚近身,安平便抱了她哭起来:“娘,疼。”

    “安平不哭,让宋嬷嬷背你,回房里上药。”

    到了沈氏房里,脱了鞋袜一看,右脚两个脚指头都肿了,还没抹药就痛的直颤。

    百里长和安宁闻讯过来,一瞧,肿得老高。药也不肯上,嚎声刺心。百里长笑道:“你要是再不上药,这脚就废了,你要变成小瘸子吗?”

    安宁瞧了他一眼:“不要这么吓唬她。”

    百里长无奈道:“我分明认真得很。以前巷子里的拐角王,不就是被砸断了脚趾骨,然后不肯就医,每天蹦啊蹦,最后蹦习惯了,就忘了原来是怎么走路的。”

    安平吸了吸鼻子,声调还带着哭音:“我才不信,我又不是小孩子。”

    沈氏笑道:“不是小孩子了就好好上药,还要娘苦口婆心的劝吗?”

    安平点点头,只是那药膏刚陌上,就痛的她侧身,抓了安宁的胳膊,用力拧。百里长瞧着安宁一脸想把她丢出去的模样,便想笑。安宁趁人没留意,抬腿踹了他一脚。

    周姨娘这边也不安静,听见女儿在哭又气得心口疼,喝声:“姨娘说的你都不信是不是?你四叔就是个混蛋,骆言是帮凶,你还想去见他,我这是养了一头白眼狼了吗?我现在就去给你寻个人家,明天就打发你出去!”

    李瑾良和柏树陪在一旁,听见这话都吓了一跳:“这话可不要说来吓妹妹,素素向来胆小。”

    周姨娘冷笑:“我像是说胡话么?今天的事让你爹知道,就不是我打发她,是你爹了。”

    柏树劝道:“姨娘别气了,把自己的身体都气坏了。”

    安素听着也觉难过,她知道她说的是气话,可娘和姨娘,甚至素来都不插手她的事的爹爹都这么拦着她和骆言,那他们说的那些事,十有八丨九都是真的……竟然是真的……那骆言待她好,也只是在借着她还债呀。

    她瘫坐在门后,看着那桌上的小木盒,越发难受。

    &&&&&

    安然还不知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准备再等一会就回去,母亲能让她接连那么多天出来已经十分不容易,要是晚归了,估计别想再有借口出来。

    只是她要目不转睛留意街上的人,否则可以带本书出来解闷。这坐的久了,也觉有些无趣。开始打量起从城南进来的人,看他们的发髻,穿戴,模样,神情。再看他们带了什么,猜测进城做什么。看了七八十个,倒也渐渐看出一种打发时间的技能来。揉揉眼,再往那看去,就瞧见一个身形颀长,微显清瘦的年轻人……

    安然一顿,站起身,又揉揉眼,那牵马入城的人不正是宋祁。宋祁刚入城便往那画摊看去,空荡荡的空地上却站了一人,见到安然,顿觉如谪仙出现在眼前,是他没有想到的。

    两人怔松片刻,宋祁已过来:“安然。”

    “宋哥哥。”安然看他一人一马,身后又没马车,不是说宋伯伯和赵姨一起来么?怎么就他一人。

    宋祁看出她疑惑,淡笑:“我还有职务在身,走的太久覃大人可要八百里加急催我回来了。”

    安然笑笑:“原来如此。”

    “我爹娘过五六日就到,马车慢些。”

    安然点点头,见他风尘仆仆,问道:“赶了一路么?去附近吃些饭菜歇歇先吧。”

    就近找了间酒楼,点了几道菜,安然才想起来,如果真是急着回府衙,那何必绕路到这里。她微微抬眉看了看他,满目的疲倦,也不知是快马加鞭了几回,披星戴月了几个日夜。

    宋祁问道:“画摊未摆,你怎么空坐在那儿?”

    安然说道:“宋哥哥可知一个叫骆言的人?”

    宋祁想了想,答没有。安然知他不是个多舌的人,只是安素的事关乎她的声誉,还是不便和一个男子说的好:“有人托我寻他问件事。”

    宋祁也不多问,拿热茶烫干净两个碗,拿了一个给她,自己拿着那碗烫了碗筷的水去外头泼了。

    安然给他盛了饭,说道:“我吃过了。”

    “多少吃一点吧,也是到了吃晚饭的时辰了。”宋祁迟疑片刻,“可是……不便?”

    安然笑笑:“倒还没呆板到这种程度,宋哥哥快吃吧。”

    “嗯。”宋祁吃了一半,才道,“包袱了有些东西,是敏怡托我拿给你和清妍的。问她是什么也不说,还说要你亲自打开。”他放了筷子,从衣物中拿了一个小包裹给她,“蓝色的是你的。”

    安然听见是敏怡送的,自己和清妍又都有份,拿在手上轻巧得很,也不知是什么。打开一瞧,宋祁看了一眼,只见是同心结,胭脂红线缠绕而成,拧的很结实却不失美观,环环相扣,十分精巧。

    两人知晓其中用意,面上微红,自然没议论什么。安然小心将两个小包袱收好,笑笑:“敏怡的心思还是一如既往的细。”

    她们这两年都有往来书信,常唠叨些夫家的人和事,日子还是过的很好,只是去年秋季,孙松元纳了一个妾侍,字里行间略有愁伤。想到这,安然这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她忘了问……这么多年过去了,宋祁是否还如当年所说,不会纳妾呢?

    吃过饭,天也快黑了,宋祁送安然回去。

    刚过完元宵,玩了十几日的人也疲惫了,也没什么夜会,街道略显冷清。马蹄踏在青石路上,叩出一声声脆响。

    安然想问宋祁,会纳妾么?可如今问,是不是太晚了,宋伯伯和赵姨已经在来的路上,她还能说个不字么?就算他要纳妾,自己又能如何,她无法像安宁那样,也没有办法让爹娘愧对宋家。

    宋祁见她不说话,蹙眉忧思,问道:“心里可有什么事?”

    安然见他问起,抬头看他,动了动唇,许久才道:“宋哥哥,当年……你说不会纳妾,如今……可还算数么?”

    宋祁顿了顿,她这一个晚上都思索这个问题去了?笑意淡然:“算。若是要纳,母亲早就往我房里塞了好几个了。”

    安然轻松一气,宋祁见她眉间愁云立刻散去,也感意外。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大胆,而没有一般姑娘的拘束。到了巷子,未免李家人瞧见,失了礼数责备她,便在巷口目送她进去,等远远见她进去了,过了小半会,才去李家问候。

    清妍收到敏怡的小包袱,同样是个同心结,看着那扎口,笑道:“肯定是敏怡自己做的,手太巧了。”

    李瑾轩看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看那同心结,问道:“你怎么知道是她自己做的?”

    “因为打结的方法呀,一眼就看出来了,敏怡有个习惯,拧好了结后,如果尾巴藏不起来,就把它撕成丝线,团成小毛球在里面卷着,横竖都好看。”待看够了,清妍又下地去就近的桌子拿书信,“家书,差点忘了。”

    李瑾轩皱眉:“地凉,穿鞋子。”

    清妍一听,不动了,伸手:“抱我。”

    李瑾轩摇头笑笑,放了书上前将她抱起,作势要将她抛到床上,惊的她抓了他的胳膊,却是被轻放而下,没好气的拍他手:“坏死了,你就爱欺负我,从小就是。”

    李瑾轩笑道:“只有你好欺负,别人我不敢。”

    清妍轻哼一声:“不理你,看信。”

    李瑾轩应了声,俯身去脱鞋。清妍见了,要下地给他脱,他拦住她:“回被窝去,别总想着下地,我自己来。”

    清妍抿嘴笑笑:“母妃要是知道我这么懒,一定会骂我的。”瞧着他侧脸,分外俊气,越看越喜欢,探身亲了他一口,“尚清哥哥,你喜不喜欢我?”

    李瑾轩笑了笑:“喜欢。”

    清妍也笑了笑:“我也喜欢。”

    自从成亲后,清妍每日心里都很快活,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就是最开心的事。虽然会挂念爹娘,可是这种感觉,也是爹娘给不了的,和亲情完全不同。她趴在李瑾轩胸膛上,拿出信翻了翻:“满满三页。”

    李瑾轩仰躺着,那软身压来,可压的心中躁动,还是等她看完信罢,问道:“说了什么?”

    清妍看了一会:“父王母妃说很挂念我,也很想见见你。”

    李瑾轩顿了顿:“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京城,他们想必也不能擅自离开京城。”

    清妍点头:“嗯,皇族嘛,尤其是有封号的王爷,没有恩准是不能乱走的。”

    见她没有听出自己话里的意思,他是觉得对清妍愧疚,不能让她回娘家,跟自己在这滨州过苦日子。不过没听出来也好,她本就是这样的姑娘,不会往那些阴暗处想,也好。瞧着她翻看了一页,不语,又看了一张,神色越发奇怪,又不说。等看完了,就要收起来。他笑道:“怎么不说了,还写了什么?”

    清妍镇定叠好:“什么都没说。”

    瞧她神色古怪,李瑾轩探手去拿,清妍偏是不给,护在怀里。可哪里是他的对手,转瞬被他压在身下,还没再藏起来就被抢了去。她轻拍他几掌:“我告诉娘你欺负我。”

    李瑾轩笑笑:“去吧,让娘为你做主。”

    清妍说道:“那你能不能不要压着我,让我出去。”

    “不能。”

    “……赖皮。”

    李瑾轩看了一页,失声笑道:“信上说,你脾气不好,让我多让着你。自小娇生惯养,不会什么家务活,让母亲慢慢教。还有……书也念的不好,让你在一旁磨墨倒可以。”

    清妍脸红,哪有这么说自家女儿的,伸手去捂他嘴:“不要念了。”

    李瑾轩笑了起来,又看最后一页,这一看,也没再念了。

    清妍见他略微窘迫,缩回手,扑哧笑笑:“念啊,你倒是念出来。”

    李瑾轩顿了顿,迅速念道:“及早生个孩子。”

    清妍捂脸:“你真念了。”

    “为夫是在遵从夫人意愿。”李瑾轩把信放在一旁,将钳制在身下的她抱住,吻了一记,“清妍,我们要个孩子吧。”

    清妍闭眼不看他,嘀咕:“我又没说不要。”

    说完,脸更烫,被那掌一握玉峰,忍不住唤了一声。

    还好沈氏懂他们新婚,将房间安排在了宅子在最后面,只要不折腾的太大动静,别人是听不见的。否则常闹出这些声响,她都没脸见人了。

    以往她想到要是和别的男子躺一块,就觉得恶心,可只有李瑾轩不会,大概是因为,她喜欢他,只喜欢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