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77章 再难回首情缘尽断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五章再难回首情缘尽断

    临近过年,李家大房却不太平。

    安阳被吓得失魂,人便呆呆傻傻的,白日在房里哭哭笑笑,夜里还在院子里唱曲子,曲调凄清。徐保和从窗户那往外头看过一回,只见安阳披头散发,身着红衣,吓的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下人立刻去徐府报信,徐老爷一听,也心疼儿子,接了夫妻俩回来。见安阳确实是傻了,也觉可惜。徐保和醒来后,当即哭诉她成亲前知书达理,成亲后却是母老虎,管了他的钱不说,还常在背后骂爹骂娘,自己为了家中和睦,只得忍气吞声。徐老爷当即气的发抖,让徐保和以七出罪名休了她,将她打发回李家去。

    徐保和就是算准了安阳再不能说出他做过的错事,将她做的混账事全盘托出,果然奏效。佯装忍痛哭了一番,这才去写休书。

    翌日,安阳就被送回李家了。

    那徐家马车到了李家,却吃了闭门羹,韩氏可不愿意让安阳回来,她这一住下,脸都丢尽了。而且如今他们日子只是过得殷实,一家几人吃得温饱。但李瑾贺心疼妹妹,将她接了回来,给她挪了个房间,又安排了个仆妇。

    住了没几日,整条巷子就议论纷纷,韩氏连门也不敢出了,就怕别人拽着她问安阳是怎么疯的,徐家也算是大户人家,安阳变成这样子,总不会无缘无故就狠心休了她,可有什么缘故在里头。

    缘故?韩氏能说徐家那一纸休书上列的三十多条罪证吗?她以为安阳只是性子跋扈,横一点而已,可没想到不孝顺公婆、不恭顺夫君这些竟然也有,那她能反驳什么,做了徐家人,却当自己是徐家的主子,她哪里有脸去说。

    只是安阳怎么变成这模样的?李瑾贺去问徐家人,却是闭门不见他,跟了好几日,徐府管家收了银子,才告诉他,是李府的人送回来的。再细问,确实是他二叔一家。气的立刻到李家二房质问,当是他们害了自家妹子。

    李仲扬没有像前几回那样让他进门,站在门口,负手直身,神色竣冷,让李瑾贺看的,只觉又是那还在京城时意气风发的李二爷。李仲扬声调微冷:“安阳绑架安平,让安然上山寻人。可没想到下来时不知碰见了什么,在半路吓成痴儿。我未追究她陷害我两个女儿,你倒还来质问。”

    李瑾贺冷笑:“安阳绑架她做什么?又诱惑安然上山?亏你还曾做过文臣之首,这种谎话也说的出来。”

    李仲扬说道:“你大可以问问安宁的贴身丫鬟,可有找过一个叫孙麻子的人,又可有帮她写过邀约安然去翠音山的信。她别的或许不知,可这两件事,她却定然知晓。”

    当初张侃查了个清清楚楚,孙麻子已经磕死就此作罢,那丫鬟本也要埋了她,李仲扬已想到李瑾贺会来追责,因此拜托张侃饶她性命。如今果真来了。见他狐疑,他又叹道:“尚和,二叔知你气重归之事,不该瞒着你说他被劫匪抢走,可你的本意便是要孩子好好的,你婶婶为他安排的家有爹有娘能温饱,暗中又帮扶许多钱,你找到孩子时,可觉得他过得不好?只是这种乱了伦理的事实在不能让人知道,才出此下策。我们初到滨州,你苦苦相逼,可斗来斗去,伤的还是李家人。大哥膝下嫡子女,如今只剩你独撑,你若再如此,也休怪二叔不念一分情面了。”

    李瑾贺一点也不信,可见他又不似说谎,迟疑片刻,回家求证要紧,立刻回了家里。开始那丫鬟还不肯说,等挨了两个耳光,这才招认,确实帮安阳写了那封信,但是不知道她的意图。李瑾贺又并不傻,明白过来,长叹一气,这下他如何有脸见二叔。

    韩氏让阿阮去打听安阳疯掉的缘故,毕竟她爹是捕头,也多些消息。一听是二房人送安阳到徐家的,嚷着让李瑾贺去,可没想到倒被他拦住了,丝毫想不透到底是何缘故。这一堵,夜里又被安阳穿着白衣,阴惨着脸趴在窗户往她房里望,吓的卧床不起,大病好几天。

    腊月中旬,宋祁向覃大人告了假,准备回京城与爹娘商议和安然的婚事。临行前,特意从府衙那绕路过来,一来再和李家说说,二来也想见安然一面。

    沈氏让安然再摆两日画摊,就回家陪她绣花,不要再抛头露面了,安然也知轻重,而安素比起之前来已能胜任,她倒不担心。而且安平愈发懂事,也不会只顾着自己玩,在一旁也能帮忙,便想着到了腊月二十,就不再来这。只是边城局势紧张,近日涌进的外来客又多了不少,所幸有秦家帮的人护着,倒也无事。

    安平如今可跟秦家帮的人熟着,那边的人都知道了她是何采的女儿,何采又得二当家疼爱,对她也客客气气的。

    这日摆了画摊,得了空闲,忙了大半日的安然才抽身去后巷那解手,解手出来,在井边打水准备洗手,刚捞起一桶水洗完,正要转身,却被人猛地一推,若非她反应快撑住井沿,已坠入井里!

    刚要回身看是谁,已被人摁住脖子往下推。那手掌大而粗糙,安然猜出是个汉子,她就算耗尽力气也挣扎不开,干脆松手不再撑着井口,抬手抓住他的手。那人没料到她来这一招,差点一起坠入井里,急忙放松力道,安然迅速起身,往后急退,以背顶在那人身上。

    那汉子也非等闲之辈,被她突袭一次,再想得手哪有这么容易。左手仍掐在她脖子上,右手已抽开,抖落袖内匕首,往她后脑刺去。尖锐未至,已被人抓住手腕,用力一扯,踹在肋骨上,几乎痛死过去。

    安然强撑精神,回头看去,见了那人,诧异:“姐夫。”

    百里长手里已握了匕首,顶在那人脖子上,悠悠坐在他背上,笑意浓浓:“四妹。”

    安然摸着被掐痛的脖颈去瞧那人的脸,却并不认得:“他是谁?”

    “很明显是二皇子的人。”百里长笑道,“谁让你要做宋家媳妇。”

    安然顿了顿:“二皇子竟然已经盯的这么紧,这事八字还没一撇,根本没告诉过外人。”

    百里长看着她,笑意犹然:“你怎么不怕我?安宁不是告诉过你,我是坏人么?”

    安然说道:“你刚才说他是二皇子的人,二皇子要杀我,你却救了我……难道三姐误会你了?其实你一直是大皇子的人,双面细作?”

    百里长笑笑:“不,我至始至终效忠的,只有一人。”

    安然微蹙眉头:“谁?”

    百里长并不告诉她,摆摆手:“快走吧,以后小心些。”

    安然看他:“你不跟三姐说明白么?”

    “现在还不是时候。”百里长刚才稍微用力,心口的旧伤还有些疼,笑意微有戾气,“还不走么?要看你三姐夫怎么杀人?”

    安然面色顿变,他虽然在笑,可这话她也知道绝不是在开玩笑。她当然不会替刺客求情,但也无法亲眼看着他死在面前,步子立刻就快了,走了两步又道:“既然你不是二皇子的人,那就快找姐姐说清楚吧,否则时日拖的越久,就更不利于误会解开。”

    百里长点点头,见她这回真要走了,又朗声添了一句:“边城局势紧张,有细作入城。”

    安然没听明白这句话,敌国细作,跟她有什么关系?

    幸好是寒冬,衣领拨高些,不然刚才被那人那么用力抓着,肯定留了瘀痕,被看见也让家人担心。不过细想一下,大哥娶了郡主已经够让二皇子暴躁的了,如今又和宋家成为亲家,难怪要痛下狠手。看来还是得尽快回家里,以将要成亲的名义不再出门,宅子外面至少有暗中保护清妍的侍卫,那自己也可以得个庇护。

    回到画摊,安平便问她怎么去了这么久,安然扯了个谎话遮掩过去了。又道身体不舒服,先回去,让她们看好画摊,免得有人当街刺杀,就连累了两个妹妹。

    今日回去她没有抄小路,由大路回去,哪儿人多往哪。路走了一半,也没察觉到有什么危险,但一刻也不敢耽误,步子走的越发快。到了巷口,往里走了十多步,已经看到钱管家在门口扫地,这才松了一气,可从那岔路穿过,旁边小路却伸出一只手,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扯了过去。喊也没喊,就被捂住了嘴,惊的她拔了簪子就要刺。

    自从上回在翠音山遇险,宋祁送她的碧绿簪子染了那麻子的血,也不敢要了。便送了另一支给她,她每日戴着,当作防卫武器。这一簪要刺下,收拾猛地一顿,怔愣盯着他。

    眸色一如当年竣冷而微显凉薄,面部线条紧绷,却比以往更加凌厉。不过两年光阴,已像是成熟了五六年,更添了几分雷厉风行的大气。不等他开口,眼眸一湿,两颗珠泪便滚落,连手上的簪子都快拿不稳了。

    贺均平盯着她,也看的愣神,久未见她,愈发的明艳,这泪一落,如岩浆滴入心头,刺的心裂。他抿紧了唇,轻轻松手,拉住她疾步往前走。

    安然怔愣回神,脑海里闪过宋祁的身影,下意识挣脱手,不想再跟他往那走。

    那软腻的手从手中滑走的一瞬间,贺均平心中更痛,转身看她。安然摇摇头,喉中如有鱼梗:“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好。”

    贺均平顿了顿,果然是……生分了,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会黏着自己,不再是会逗他开心,和他一起驰骋平原的姑娘了。他喑哑着嗓子说道:“对不起。”

    安然避开他的灼灼目光,她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句。她想问他这两年在做什么,可是问不出口,既然前缘难再续,何必让这些暧昧的关怀让人产生误会。

    贺均平见她不答不说,忽然握了她的双臂,强迫她仰头看自己,声音越发的沉:“再等我两年,我娶你。”

    那力道握的十分重,安然痛的微微蹙眉,听见这话,颤声:“两年前为什么不说?为什么让人把玉佩还给我?既然要断,为何不断个痛快?因为你怕亲口告诉我,就再也无法回头。可是若让我等,又怕迟迟不能逆转局面。如今眼见大皇子要登基了,你又出现,可你是否知晓……安然这颗心,早就千疮百孔……再也痊愈不了。”

    贺均平强忍音调,低吼:“你痛苦,我何尝不是。玉佩交给小厮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可是等我出了家门想追回来,却被皇宫侍卫强押上马车,去了边城。我知道你在滨州,可是没有办法来寻你。如今圣上身体抱恙,无暇管这些事,我得了军令,潜伏滨州搜寻细作,立刻来找你。安然,我们重新开始。”

    安然这才明白为什么百里长方才要跟她说,有细作入城,其实他想告诉自己的是贺均平也来了滨州吧。只是她没有想到,当年贺均平丢下她,一句话也没有的去边城,却是身不由己的。

    贺均平伸手抱她,声音微颤:“我知这样于你不公,可是无法放不下,我们重新开始,再等等,等等就好。”那柔软的身子却离了他的身,被双掌推开,直推的他发愣,“安然……”

    安然抬手抹泪,哽咽:“清妍嫁了我兄长,你我就算承受得住世间非议,也不可能了。有些事过去了,就再也无法弥补。没了一个贺奉年,我们便能一起,可日后若再出现一个……世子哥哥……你会将安然护的好好的,不再放手,能吗?”

    贺均平愣了片刻,忽然觉得她的质问句句戳在他的痛处上,他从小就享受皇族荣膺,也注定一世要被束缚在上面。没了贺奉年,却可能再出现一个。答应清妍嫁给李瑾轩,不正是皇伯伯要彻底断了他的念想,归西之后也不必担忧亲王和权臣接触过密。可是他不甘心,他如今放不下,当初断开这情义,本就是被迫的,如今有了机会,他不想放手,抬手要拉她回怀中:“不要去想这些……将玉佩还给我,回到过去那样。”

    安然垂首摇头,低声:“我快要成亲了……世子……也快找个好姑娘吧。”

    贺均平如听雷响,震的身形微动,听见后面那句,已是控制不住痛声:“好姑娘……世上最好的姑娘已经被我推开了。”末了许久,已知两人的情义,在当年送还司南玉佩时,断了个干干净净。就算放不下又能如何,就算再相爱又能怎样,有些事,本就不能决定最后的结局。他在见她之前,已经猜到结果,像安然这种敢爱敢恨的性子,即使能原谅他当初不告而别,可那颗心,终究是疏远了。

    想罢,喉中生涩,已涩的吐字艰难:“真的没有办法……回到过去了?”

    安然心头苦涩,只是低低答他,一遍又一遍:“回不去了,世子哥哥,已经回不去了。”

    贺均平全身僵硬,紧握着她双肩的手青筋暴起,心间如扎入芒刺,一点一点的吞噬他的理智。只是看着安然那更加理智的眼神,终究还是平静下来。有力修长的手缓缓放下,似放下了一半性命,声音低哑:“我明白了……”

    安然呼吸微急,从巷子失神走出,步履沉重,一人远去,一人未追,距离越发的远。

    &&&&&

    傍晚,宋祁到了李家,和李仲扬沈氏说明日启程回京,待婚事商议妥当后,看看是在京城办喜事,还是在滨州。因为皇命不可违,李家人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不能入京,约摸是年后和宋家长辈来滨州,具体事宜还得仔细商量。

    快至晚上,宋祁动身去客栈,一直没见到安然。沈氏知他心思,送他出门时淡笑:“成亲前,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宋祁明白过来,笑的略有些尴尬,他倒忘了这点,差点失了礼数。

    送走他,沈氏回了正堂,问安平:“今日你姐姐可见了什么人没?”

    安平答道:“只有来买画求信的人。”

    沈氏稍稍皱眉,午时她回来失魂落魄,眼眸也红着,问起就说是风吹的,她这做娘的哪里会信。可她不说,自己也问不出什么。这姑娘家长大了,心里总会有事。她只怕是牵扯到宋祁的,又让这桩婚事出来个拦路虎,可千万别再折腾了。

    正想去房里看看她,就见李瑾良出来,见了面跪在李仲扬和沈氏面前,说道:“爹,娘,孩儿想求您们件事。”

    沈氏笑道:“有什么事起来再说。”

    周姨娘心里一个咯噔,瞪眼:“这么晚了,也不怕吵了你爹,快出去。”

    李瑾良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说了要跟娘说的,可是都一个多月了还没动静,分明是不愿说。”

    周姨娘真想拧他耳朵回房,只是碍于沈氏在这,也轮不到她管,气的要跳脚。李仲扬沉声:“什么事,说来听听。”

    李瑾良当即面向他:“爹,孩儿想娶柏树为妻。”

    那李顺刚喂了马回来,听见这话,大堂也不扫了,急的跪下叩头:“柏树是个粗丫头,哪里配得起二少爷,二少爷快将这话收回。”

    李瑾良拦住他,说道:“什么配不配得起,柏树早就不是李家的奴仆了。”

    周姨娘急道:“柏树配不起你,你可是李家二少爷,还是周家表少爷,娶个粗使丫鬟做妻,别人会怎么说?”

    李瑾良说道:“姨娘,柏树不是丫鬟。”他不跟周姨娘理论,反正就是不同意的,何苦费唇舌,求向沈氏,“娘,您就做主答应吧。”

    沈氏低眉想了片刻:“这事娘和你爹再想想,这几日就给你答复。”

    李瑾良松了一气又有些担忧的添了一句:“孩儿真的很喜欢柏树。”

    沈氏笑意微浅,柏树是好,只是李瑾轩娶了郡主,庶子却娶了个贫户,外人只怕会说她这主母偏颇太重,二房统共就两个男孩,为嫡子讨了个郡主,庶子的婚事却草草将就。

    夜里和李仲扬商量,他也觉柏树虽乖巧,但从她爷爷辈开始就是李家仆人,就算现在不再是世仆,可传出去到底不大好。若他实在不愿委屈柏树,那就官府那,把她抬成良妾,交纳妾文书,也不算委屈了。

    翌日,沈氏将这话一说,李瑾良果然不肯点头,宁可一直等到他们同意。宋嬷嬷在旁说柏树如今年纪也不小了,拖不得。周姨娘也说日后你娶妻娶个贤惠的,哪里会薄待柏树。

    况且李顺也不敢承受这恩泽,柏树自知身份,也不曾想过要做妻,心中虽微有芥蒂,但为了李瑾良,还是甘愿做妾,只要他待自己好就可以。

    李瑾良只好同意,年前,就交了纳妾文书到官府,和柏树结了良缘。

    腊月二十九,日光正好,安然和清妍柏树坐在院子里,陪沈氏刺花。安素来了葵水,身子不舒服没去城南摆画,安平便趁空去了张府。到了门口,那下人早就认得她,还笑着向她问好。

    步子还没迈入,就听见弟弟的哭声,她拧紧了眉,还是对他喜欢不起来,就算答应姨娘要待他好,也接受不了。进了院子,见张侃和何采都围着那小孩转,倚在柱子那不过去,直到嬷嬷唤了一声“李姑娘来了”,何采这才回身,将孩子交给张侃,往她走去,牵了手笑道:“来,姨娘让人给你做了好几身时新的衣裳,进去穿穿看可合身。”

    安平点点头,又看了一眼那孩子,见张侃看来,还是忍不住板起了脸。以前,姨娘是她的,可现在变成了:是张侃的、弟弟的,以及她的。

    试了衣裳,她件件都喜欢不起来,更喜欢何采以前亲自给她绣上花纹的粗衣裳,便一件也不肯带走。何采只好给她圈了个镯子,等出了张家,安平取下,直接去了当铺,换了银子,通通拿去买吃的。谁想吃的太杂太多,夜里腹痛,一边蜷着身一边淌泪,可再不会有人把她搂在怀里安慰了,那个抱着她的人,已经有了其他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