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74章 佳偶天成喜鹊搭桥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二章佳偶天成喜鹊搭桥

    年前,安然每晚都和宋祁一块去听书,开始两次安平还愿意去,到了后面就越发不肯了。她便拉了李瑾轩和清妍去,清妍正想着怎么和李瑾轩多见面,欣然答应。

    四人听完,一起回去,议论那故事也十分有趣。过了两日李瑾轩琢磨起年画来,应景去画年画了,清妍见他不去,也寻了借口帮沈氏的忙去。安然和宋祁一起出游,离的稍远也还好。

    到了年初十,宋祁回府衙了,安然收拾画摊回来,在厅那歇息了一会。沈氏见她坐在这没似往常那般出去,问道:“然然,今晚没书听么?”

    安然顿了顿,恍然想起宋祁已经回去了,平日里倒习惯了各自忙完在这汇合。见沈氏笑意浅浅,她也没说缘由,淡笑:“吃太饱了,歇歇就走。”

    一人去了茶棚,听时还入神无妨,等众人散了,无人可说心中感想,一如当年她与宋祁换书看,后来断了,再找不到人探究这些的失落。

    莫不是……已经开始在接受他了?

    安然摇摇头,想,却又不想,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意,迷糊得很。

    &&&&&

    三月,已是春末。

    李家人在这住了快一年,已习惯这里的气候,清明时一家人随滨州的族人一起去扫墓,拜祭祖宗,也无人讥讽他们,只是有些许疏离,不敢走得过近,仍怕受到什么牵连。

    李仲扬和沈氏看见韩氏一家,只是点了个头,也不走前。族人倒没非议这做弟弟的这么不知礼数,因为当初韩氏一家来闹过几回,沈氏早就将他们翻脸的消息仍人有意无意的吹到族老的耳中,只是族老念他们没了当家人,也就没指责。反正两房人如今也相安无事,就让他们由亲变疏吧。

    四月初,已不留一点春季寒凉,热意席卷而来,仿佛一晚成夏。

    安素年后及笄,妆是周姨娘给她上的,只盼着靠这艳绝容貌能嫁个好人家,虽知不大可能,可到底是自己的亲骨肉,总往好的方面期盼着。

    骆言这还是第一次瞧见安素这模样,见她坐在那单手托腮发呆,跳进画圈里,蹲身看她。

    目光所及之处突然冒出个脑袋,安素顿了顿,直起腰身,笑了笑。更让骆言觉得可人,顿时遗憾若是能说话就好了,那他肯定娶。只是不能开口,以后到底还是有诸多不便。

    安素见他愣神,抬指轻轻戳了戳他。骆言这才说道:“我嘛,刚从别的地回来。”

    安素竖起四根手指,骆言立刻皱眉:“都说李爷没跟我一起,那是你四叔可不是我四叔。”

    见他不耐烦,安素倒适应了他的刀子嘴豆腐心,又笑了笑,继续比划。

    骆言蹲在一旁,答道:“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哪里来的团年。”

    安然写完一封信,见那骆言又来了。第一次看见他时,他还慌张的跑了,活似怕自己见到他。可看安素习以为常,一问才知道他常趁自己不在的时候过来。

    当初李四郎将李家的救命钱卷走的事只有沈氏周姨娘和李瑾轩知道,那日在祖母灵堂上李四郎来祭拜,见家人待他满是恶意,周姨娘更是激动,安然也隐约猜到了。可没想到四叔的管家却跟安素这么要好,这大半年了,他竟还没走,真像是特地来陪她的。

    莫非四叔在什么地方看着,却不出面?

    安平怕热,早上出来就不肯穿件厚实的衣裳,穿着薄薄的长衫舒服极了。等到了下午,天气渐凉,安然便让她先回去。这里离家不远,路又走过千百回,平日也能独自来回,两个姐姐便没有陪她。

    她手里拿了根细竹杈,哼着小调往回走。走到热闹街道,前头驶来几辆大马车,开路的人十分凶悍,她忙站在路旁,免得被人推了。那马车缓缓驶过,只听见旁人议论“是张府的”“秦家帮二当家的自然气派”什么的,她好奇的抬头看去,那车帘子随风扬起,看见里面的人,她愣了愣。等回过神,立刻往前面冲去,拦下车。

    那汉子立刻骂道:“小兔崽子,不要命了是吗?快滚。”

    安平瞪眼看着那帘子,想要看穿,那是她姨娘,突然消失丢下她的姨娘,绝对不可能看错。

    那汉子推了她一把,恶声:“滚!”

    张侃略微不耐烦,沉声:“是什么人拦路,快弄走。”

    何采接话道:“说不定是老人妇孺,让二子别动手。”

    安平可听清楚了,就是姨娘啊!泪差点没涌出来,抬腿要去爬车。那汉子气冲冲一把抓住她衣襟,甩在地上:“哪里来的野孩子!”

    “姨娘……”

    听见这哽噎唤声,何采身子猛顿,张侃立刻探身,见安平浑身都脏了,气道:“不是让你别动手吗!”

    那二子当头挨了一骂,就见二当家跳了下来,将那小姑娘扶起。

    安平泪眼汪汪:“叔叔你怎么在这?你让姨娘出来好不好?”

    张侃迟疑片刻,硬声:“你姨娘不在这。”

    “我听见了……”安平绕过他要去掀帘子,还没碰到手就被张侃拉住,她瞪眼,“姨娘在里面!”

    张侃拽住她,大声道:“说了不在就是不在,二子把她拉到一旁去。”

    安平哪里肯依,一口咬在他手上,那手痛的松开,她便俯身从车底板钻了过去,到了无人看着的那头,立刻撩开帘子,果然是她。可还没高兴,就见她愣神,自己认真一看,也愣了。

    何采颤声:“平儿……”

    安平看着她那隆起的肚子,已明白过来。记不得是哪个姨娘了,生弟弟之前,肚子就是那样,而且去哪都要在肚子上盖个毯子。原来姨娘是有了弟弟,所以才不要她。什么有事出门,什么只要她听话她就会回来,这些都是骗人的。

    “安平……”何采俯身去拉她的手,还未触及,就见她蓦地松手,探身要追,那小小的身影却已经钻进人群。

    她怔怔看着那,张侃已上车,将她扶回车内,缓声:“她会明白的。”

    何采默然不语,一手捂着肚子,想到她方才的神色,就担心得如刀割:“三郎……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这个孩子?”

    张侃待她素来温和,可这一听,也生了气:“她是你的孩子,你肚子里的就不是了吗?”

    何采摇头:“都是……都是骨肉,只是安平自小就没有养在身边,每日牵挂,想的肝肠寸断,如今好不容易她亲近我了,若是让她知道我真将这孩子生了出来,怕是以为我真的抛弃了她。我与你还能再有孩子,等她长大些,就明白了。”

    张侃摇头:“不行,其他事我可以顺着你,唯独这件不行。你不是不知道大夫怎么说的,你身子本就不好,别说强行落胎,就算是一不小心的,也很难再养好身体。”

    说罢,也知她痛心,将她揽入怀中,轻叹:“安平是个聪明的孩子,很快会想通的,你安心养胎,把孩子生下来。你……你忍心让我们俩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吗?他已在你腹中四个月,当真没有一点感情么?”

    何采未语,倚靠在他身上,也叹了一气。

    安平没有乱跑,一路跑回家,见了沈氏,当头就说道:“我见到姨娘了。”

    沈氏一愣,看着她那有些冷酷的小脸,便知她知道了什么。安平又道:“她快有孩子了,不会再回来找平儿了。娘,平儿那么乖,为什么奶奶不要我,姨娘也不要我了?”

    沈氏忙放下手里的活,抱住她,安平立刻哭了出来,抱了她不肯松手:“爹爹不要丢了我,娘也不要丢了我,我会改的,安平会改的。”

    见惯了她活泼的模样,现在突然哭成泪人,众人心疼的好一番安慰,才渐停哭声。

    一连过了好几日,她才恢复如常,只是别人一提何采,她便立刻沉郁,再不说半句话。久了,大家也都闭口不提。

    宋祁年后每到休沐时就过来,在李家吃一顿饭,住在外头客栈那。给安然捎书,只要数量不是太多,安然也会收下。

    沈氏见两人感情增进不少,也微微放下心来。

    五月,安然送抄本去静慈庵,抱了厚厚的一垒心情愉快。从师太那换了钱,小心装进袋子里,收入怀中,下了山。

    山脚下是一片大空地,一路都能见到香烛,那空地如今青草幽幽,平时有牛在这啃草,今天也有。听着牛长哞了一声,安然笑笑,可随后又听见一声马啸声,愣了片刻往那看去,就见几匹马跑了出来,上头是几个衣着光鲜的公子哥。她收回视线,又是城里的富贵公子骑马玩呢。

    也不知是否是心中疙瘩,每次看见马就会想起马场,想起她和贺均平驾马疾奔的场景。也不知他如今怎么样了……

    安然走了许久,心神不宁,摸到腰间的香囊,即使分开了,她却还是每日戴着它。即使是和宋祁一起,也戴着。她根本没意识到,这蓝色香囊宋祁是认得的,那日雨中小厮送来,他就在一旁看着、听着。

    她从头到尾都没对宋祁公平过。

    安然握着那香囊,里头还有司南玉佩,说过要放下,然后试着和宋祁一起,可原来她从来没放下过,自己却浑然不觉。

    从那急流经过,她顿足未走,盯着手里的香囊许久,若是当初有苦衷,有阻碍,那为何如今一年了,还不来找她,甚至连一点音讯也没有。清妍说他在努力,在等。可他至少该告诉自己,让她有信心一起等。

    或许他也知道,再无可能了。

    安然颤颤伸手,将那香囊悬于急湍之上。

    蓝色的香囊在太阳底下十分艳丽,可是却透出一股寒意来。贺均平佩戴了它两年,安然又留在身边一年,丝线早就磨断了些,可这里头承载的东西太多。她想放下……累了,想放下。

    眼眸微闭,手中一滑,那蓝色香囊,已经裹着司南玉佩,落入河中。

    香囊并没有很快沉落,被水冲刷而下,安然看着它,那五年光阴一一掠过脑海,她立刻跳进河里,想将它捞回。或许还有可能回到以前那样,她舍不得把这段回忆给丢了。

    只是河流湍急,河床石头滑苔又多,踩几步便跌倒,摔了几次,已浑身湿透。本以为追不上了,却见它卡在河中一堆枯木杈中,她急忙跑过去,总算是把它抓住了。可口子松开,里面的司南玉佩已不见。

    &&&&&

    宋祁今日休沐,去李家喝了杯茶,就去画摊那。去了那儿只见安素和安平在,两人正等着着急,这一去就是大半日,平时一个时辰就回来了。宋祁听了,和安平一起去静慈庵。途经过青溪河,宋祁就看见有人坐在河边,看背影的确是安然。走近一看,便见她身上湿漉漉的,发梢还淌着水。

    安平忙抱住她:“四姐姐。”

    安然愣了片刻,缓缓回身,宋祁已脱外裳给她披上,蹲身看她:“掉河里了?”

    “没有。”安然轻轻将安平推离,“别把你的衣服也弄湿了。”

    安平拿了小帕子给她擦脸,小心翼翼道:“四姐,你怎么了?”

    宋祁说道:“先回去吧。”

    “玉佩丢了。”安然喑哑着嗓子,满目落寞,“司南玉佩丢了,我找不到,来回找了很多遍。”

    宋祁一顿,这才看见她手里拽着一个香囊。那刺眼的蓝色入了眼里,一点一点的钻进心里。安然看着他,低声:“宋哥哥,这对你太不公平了,放手好不好?我这一世都应该忘不掉了。虽然告诉自己要从头开始,可是做不到。”

    宋祁绷着脸,并不答话,待她说多了,才道:“你慢慢忘,我慢慢等。”

    安然愣神,宋祁已站起身:“我去静慈庵问问有没遗落的衣裳,给你借一身来。”

    说罢,已不敢再多看她,不想看她为别的男人这般揪心,怕总想着为何让她牵肠挂肚的不是自己。安然鼻子一酸,在他转身之际,抬手拉住他,触了他的掌,凉凉的,僵的厉害:“宋哥哥,我会慢慢忘的。”

    空落落的心又被这话填满,宋祁微点了头:“我会慢慢等,不急,别逼自己。”

    安然应了一声,缓缓松手。看他离去,背影略显清瘦,步伐依旧沉稳,莫名的让她安心。这种安心的感觉,已经很久不曾有过了。

    安平虽然听不懂,可是这种感觉……却一下一下撞在她的心上,只要等,就能等到吧。她如今一点也不怀疑宋哥哥会做她四姐夫。晚上回到家里,吃过饭,她借口去和邻居家的小孩玩,自己跑去了张府。她这几天可打探清楚了,那个叫张侃,姨娘是他新娶的妻子。她可不知道什么妻妾之分,只知道她丢下自己去了别的男人那里,还怀了小孩。

    小厮开门见是个小姑娘,倒还好脾气:“姑娘找谁呀?”

    安平鼓着腮子道:“我找张侃。”

    那小厮立刻说道:“去去去,敢直呼三爷的名你不要命啦,快滚。”

    安平不走:“我找张侃。”

    那小厮扬手要打她,还不见她走,只好问道:“你找三爷做什么?”

    安平不答:“你告诉他有个叫李安平的找他,他要是不出来明天我就去赌场拦他,再告诉他昨晚你拦着不让我见。”

    “……”小厮真想把她踹出去,“去堵吧。”

    “你告诉他,他会见我的,不然……”安平找了一遍,亮了亮挂在脖子上的平安锁,“就把这个给你,金子打的。”

    那小厮一瞧,迟疑片刻:“你等会。”

    “对了!”安平喊住他,“别让何采知道了。”

    听见她直呼夫人大名,小厮真是又气又觉可笑,这是哪冒出来的孩子。还没到张侃屋里,就在廊道那见了他,正要出来,报了她的名字,张侃立刻疾步往前堂去,就怕她闹到里头来,让何采听见,又得伤心好些时日。

    张侃见了她,也不让她进来,只在门口站着,怕吓了她,轻声:“有什么话跟我说。”

    安平知道他也怕自己见到姨娘,瞪了他一眼:“我没有想见她……我不能接受她那个模样。只是想让你带一句话,让她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但我不会叫他弟弟,也不会承认我多了一个弟弟。但我会一直等,等她回来。我知道……我知道姨娘是疼安平的。”末了又说道,“说完了,走了。”

    张侃愣了愣,没想到她一个孩子能说出这种大度的话来,又能这么快想明白,认真应声:“好。”

    安平转身离开,等出了巷子,眼泪就掉了,还是没忍住呀。

    七夕当晚,沈氏特地早早让下人备了晚饭,吃过后好让他们这些年轻人去玩。

    吃过饭,清妍收拾完东西,就跟李瑾轩说今晚出去玩。

    李瑾轩一想大家也确实很久没聚了,当即点头,笑道:“也好,大家很久没一起出去过了,热闹热闹也好。”

    沈氏抿嘴笑笑,直叹若今晚他再不开窍,明日她就要直白些了,笑道:“我们可不想出去凑这年轻人的热闹,在家唠唠嗑就好,你们出去玩吧。”

    李瑾良和柏树早早就走了,李瑾轩收拾一番快出门,见安然还坐在那,问道:“妹妹不出去?”

    安然微低了眸,看着手上的书道:“前几日和宋祁约好了去听书,他今日休沐,些许是衙门公务繁忙,晚了,我再等等。”

    李瑾轩当即明白,可不想碍着未来妹夫,也没多想,就带着清妍,安素安平出去了。

    安然盯着手里的书,可沈氏那时而看来的目光,还是感觉到了,越瞧就越觉不自在,忍不住看她:“娘……”

    沈氏轻轻笑笑:“娘高兴罢了。”

    安然放下书:“你再看就把我吓跑了。”

    周姨娘在一旁笑的欢喜:“可没见过四姑娘害羞。”

    安然确实被盯的羞赧,这种像是众人以为她在等情郎的感觉。她是在遵守约定,慢慢努力中,但还没到那种程度。实在是听的羞了,真放了书自己跑到门外去等。

    仰头看向天穹,月牙微弯,疏星点点,晚风略带微凉,拂在脸上却很舒服。等了好一会,才见有马车驶来。见了那褐色马车,安然站直了身看着。马车停在近处,很快便有人走了下来。

    宋祁见了她,稍有意外,又道:“等的急了?怎么不在屋里等。”

    安然淡笑:“没等,只是刚吃过饭,出来透透气。”

    宋祁点点头:“我进去见过李叔叔和沈姨先。”

    安然怕他们又打趣自己,不肯进去:“我在这儿再站站。”

    宋祁进去后很快就出来了,和安然一块去挂了彩灯的街上。安然想起皇城的高塔,在那上面可以俯瞰全城,可惜她没见过。这一想,问道:“宋哥哥去过皇城塔吗?”

    “去过几回。”

    “几回?”安然心里微痒,“好玩么?”

    宋祁笑笑:“每次去都碰巧是在冬日,塔上风大,冷的人哆嗦,有一次下来还染风寒了,病了三日。”

    安然笑了笑,两人平时只说些书里的事,听过的看到的,可不知他的往事。这一说开,两人的话闸便又开了。

    走了一半的路,话题沉落,宋祁迟疑了许久,才道:“安然。”

    “嗯?”

    宋祁从袖子里拿了一个长盒子给她:“看看……喜不喜欢……”

    安然神色微顿,缓缓伸手接过,打开一看,是支碧绿簪子,精巧而细致,长短适中。貌似除了书,他就没送过其他东西,或许是,他不会送什么东西给姑娘家。她点点头:“很喜欢。”

    宋祁轻松一气,两人默了片刻,他伸手将那簪子拿起,见她并没闪躲,小心翼翼将簪子插入她的青丝发髻中,心跳骤然。

    安然埋首不动,等他的手离开,那微微靠近的暖意便散去了,轻轻抬眸看他,眉目淡然,却有情意,心尖不由微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