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68章 千里迢迢他乡故知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覃连禾自然能让徐保和不以衙门名义去找李家麻烦。挨了训的徐保和回到家里便被安阳揪了耳朵,气道,“你的官就不能再大点吗,平时趾高气扬,见了官大一级的就跟耗子似的,呸,”

    徐保和是个怕妻的,她没过门时可是温柔得很,与她说了许多交心话,连同一些混账事也告诉她,谁想她嫁进来没多久,就完全变了个人,还说若不听她的话,就将他做的错事通通告诉老父亲。那些事若是让爹爹知道还不得被打死,只好听她的。

    现在被揪了耳朵也不敢还手,连声求饶:“好夫人,那官大一级就是能压死人,你也懂的,更何况那还是知府大人。别的官还好说,偏那覃连禾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你可没告诉我二房有这么厉害的靠山啊。”

    安阳气道:“我不告诉你你就不会事先查查吗?跟了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徐保和嘀咕“娶了你是倒了十八代的霉”,又被安阳听见,将他一顿好骂。只要一想起当初小木屋的事,便气的心口疼。离开京城她越想越不对,安然当初听见那种事她不气冲冲来找自己算账?说她勾搭世子?那会不会是,一开始她就知道了自己要和世子见面,所以她一点也不怕,算准了世子会那样对自己。然后使坏让他们大房永世不许去京城?

    无论如何,她就是气不过,当即坐车回了娘家。一进门便问下人韩氏去哪了,听见她在谁家,便让婢女唤她过来。等了好一会,已快不耐烦了,才见母亲出来,皱眉:“你怎的这么慢。”

    韩氏哪里敢惹她这暴脾气的女儿,赔笑道:“夏日乏力,睡的正好。气成这样,可是出什么事了?”

    安阳冷笑:“还不是二叔的事。我让徐保和去掀了他们的屋子,可没想到冒出个覃知府来,还将他痛骂一顿,我瞧着,想让官府出马是不行的了。娘可有什么法子?”

    韩氏皱眉:“那覃大人真是个不怕死的,别人都避之不及他还敢出面帮忙,难怪一直没调回京城,脑子不开窍,傻着呢。”

    安阳烦躁的摆摆方帕:“行了行了,说这些做什么,我就问你有什么办法赶他们走,最好回那祖宅去住,替我们守祖宗。”

    韩氏想了片刻,倒是想起来了:“你祖母不是过世了么?她名下的铺子可有几间不错的,她死了后那些钱全都落在沈氏手里,我这就去拿回来。”

    安阳眉眼一转:“还有,让他们把这几年入账的银子通通吐出来!带上大哥和家丁去,免得被他们欺负。”

    “那是当然。”

    覃连禾管得住县太爷不作威作福,可管不了李家的家事。韩氏还没等到覃知府走的消息,就立刻带人过去了。到了门口,见那大门木匾竟然也挂起了“李府”,恨不得将它摘下砸个稀巴烂。瞧见门口干干净净,哪里有落败的景象,等下人开了门不等通报进去,便见院子有新栽的竹子,活似来游玩的,看的心里十分不舒服。

    韩氏进了正堂,认得那钱管家,冷脸:“你是傻了么?李家大太太来了也不会进去唤你主子出来?莫非还要我去请不成?”

    钱管家知他们来者不善,一心护主,当即说道:“太太正在午歇,还请大太太稍等。”

    韩氏喝声:“一个奴才也敢说这种话,丢了官连下人都成了粗鄙之人,尊卑也不分了。”

    钱管家说道:“奴才是二爷和二太太的奴才,与大太太倒没什么瓜葛。”

    话落,便被李瑾贺一推,又踹了一脚:“狗奴才。”

    这里不比京城的家大,房间都挨着的,离正堂不远,宋嬷嬷听见动静急忙出来,一瞧钱管家被那大房家丁打翻在地,上前拦住:“大太太留条活命吧。”

    见有妇人来拦,那几个汉子也不好再打。韩氏冷声:“我已等的不耐烦了,你家主子都是佛祖么,请不动。”

    宋嬷嬷边扶管家边答道:“二爷二太太和两位少爷都出去了,家里只有几位姨娘和姑娘在。”

    韩氏面色不耐:“让安然出来,我要她传个话。”

    安然近日有些风寒,没有随爹娘出去。睡的正沉,被前堂喧闹吵醒,本以为又是邻居家的鸡飞过院子来了,起来洗了个脸,便听见那声响更大,心下觉得不对,疾步往外面走去。刚进去便被韩氏劈头骂道:“不知辈分,伯母来了也这般待薄。”

    宋嬷嬷十分后悔说安然在家,方才就该说他们通通出去赴宴了,可谁知道韩氏连对个孩子也不心软,人家好歹是嫡女,作孽哟。

    安然习惯了韩氏这模样,心下反感,却也不气,因为犯不着跟这种人生气,何必让自己难受:“安然见过伯母,堂兄。”

    韩氏说道:“等你娘回来,你告诉她,老太太过世后,可留下了不少钱财铺子,我们是大房,自然是该全给我们的,你们如今一句不提,莫不是要私吞了。这可是违背道义的,若是不还,我便告到族老那去。”

    安然就算不怎么理会内宅的事,一心钻进书本里头,可是这话听着就觉刺耳,这哪里是商量,根本就是威胁强取。而且不理会内宅是一回事,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

    “自从大伯过世后,祖母便是爹爹供养。伯母这几年吃喝都由爹爹支援,祖母的那些铺子田产也抵不过那些钱的。”

    韩氏冷笑:“钱是你们愿意给的,又不是我们拿刀子架在你脖子上要的。如今我要回我名分下的东西,有什么不可?”

    这话听的连素来好脾气的安然也生气了,幸好爹爹不在这,否则当真要气坏:“如今正是我们用钱之际,伯母不要落井下石的太厉害。”

    李瑾贺大声道:“成何体统!一个小辈竟然敢这么跟我娘说话!”

    安然看了他一眼,这堂哥怎会变成如今这模样?之前离京时不是好好的么?无暇想这些,所幸常在母亲身边玩闹,也见过母亲每月做的账本,当即说道:“爹爹还是翰林官,俸禄颇少,每月仍匀了一半银两给你们。自升任丞相,每年给银一百七十两,修祖宅、堂哥成亲、堂姐出嫁都额外拿钱,你们回滨州,另外给盘缠五十两,逢年过节都让人来拿钱。大伯去世八年,前前后后的钱加起来,便有几千两。你要祖母的铺子可以,那请先将那些养你们的钱还了!”

    韩氏和李瑾贺一愣,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倒打一耙,还跟他们要起钱来!

    安然冷冷盯着他们:“当初我们富贵时,你们理所当然的索取。当我们落难时,你们落井下石坑害我们。你们想的未免太好了。做人不可能不用付出一点代价。你若是不还那钱,那我们便告上覃大人那,由他依照律法定夺。”

    “李安然!”李瑾贺喝声,“你一个罪臣之女,有什么资格说律法。”

    安然冷笑:“犯过一次错,就不能再谈前事了么?那堂哥打碎了碗,就一世别用碗吃饭了。念错了诗,就永远别读圣贤书。律法的确是束缚百姓言行规矩的,但不是将人圈在一处永世不动。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小辈不能这般,那请问堂哥,你嘴里的罪臣,是不是你二叔?你要你妹夫撵出去的人,是不是你二婶?当初你们来京,是谁为你们买了宅子,每月用度又是谁出。爹娘并非是在意这笔钱,只是不愿对人善却得了恶!”

    最后一句话直戳李瑾贺心窝,想想确实是,只是他无法原谅那背弃自己又将他的亲生儿子丢在外面的做法。那是他的儿子,可李仲扬竟然想将他存在的事实掩埋,无法原谅。

    韩氏被说的一愣一愣,更是生气:“嘴巴倒是厉害了,叫人拿针缝了你的嘴!”

    “按照律法,私自动刑者,入狱三年。”

    安然愣了愣 ,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见到那从门外走进来的人,却的确是他。

    韩氏看他眼熟,认了好一会,才诧异:“宋祁?”

    宋祁怎么会在这?

    她想知道,安然也觉奇怪。

    宋祁淡声:“携带家丁私闯民宅,罪加一等。恶言相逼,罪上一层。李夫人还想再添什么罪名?”

    李瑾贺气的要动粗,韩氏忙拦住他,这宋家虽说主要势力在京城,可也得罪不起。谁不知道宋家还有亲戚是守在边城的大将,这里离边城只隔了一座城,他要是快马加鞭去告个状,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覃大人是文官还要受律法约束不敢胡乱判他们罪,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武将可惹不起。急忙拉了他走,这账改日再来算!

    虽说宋祁帮她解了围,可安然一点也没有见到救世主的感觉,除了奇怪,便只剩尴尬。若是以前她不知宋祁对她的感情还好,可如今知道了,怎么想都觉得别扭。她实在是不愿欠他太多。有些事一旦积累多了,就容易有负荷感。

    宋祁本是来寻李瑾轩,可到了这里门敞开着,里头还有吵闹声。深知安然会不适,本想等着李家大房离去,再悄然离开,可恶语相向,实在是沉不住气,便出来了。现在见他们已走,也不多留:“若是尚清回来了,劳烦四姑娘告知他一声,我明日在望风阁等候。”

    安然点点头,客气的谢了他,让钱管家送他出去。宋祁一走,宋嬷嬷便蹙眉说道:“姑娘怎么不留宋公子,至少也喝个茶,好歹是替我们解围了,想必这要不高兴了。”

    安然看了外头一眼,声音微低:“只怕留了他,他才觉得不舒服吧。”

    宋嬷嬷可不理解这话,哪有帮了忙留他道谢还不乐意的,莫非自己真的老得不懂他们年轻人的心思了?

    傍晚沈氏回来,宋嬷嬷将这话跟她说了,李仲扬也在屋内,也是十分意外:“宋祁来了滨州?”末了又道,“应是路过……”一想又不对,这里再往西就是边城了,有什么事要从这儿过去?而且还是个翰林官。

    沈氏也觉不对,听了宋嬷嬷说安然和宋祁今日的反应后更是奇怪。安然素来知礼仪,怎会这么随意帮了她的人?莫非……忽然想明白过来,可让她“哎”了一声,李仲扬问道:“怎么了?”

    “这事……”沈氏顿了顿,叹道,她怎么就没早些察觉到这些。自从李家出事,便一直见安然焦虑,王府那边也没消息,直到见她忽然颓靡,隐约知道她和世子约摸是分开了。想想也是,顺王爷是圣上的亲皇弟,又怎么能容忍世子和圣上要贬谪的罪臣女儿一起。

    现在知道宋祁的情义,她这做母亲的,可是十分赞同。倒不是想光复李家,而是宋祁既然千里迢迢过来,还来了家中斥退韩氏,多少还是喜欢着安然的。那若是能凑一对,安然下半生也不必忧愁了。她苦些无所谓,莫让女儿苦就好。

    想通了,她才笑道:“二郎,明日写个请柬,邀宋祁过来吃顿饭吧。难得我们落难时他不嫌弃,还来拜访。”

    李仲扬说道:“他住何处?”

    沈氏也犯了难,宋嬷嬷想了想,说道:“他拜托姑娘传话,说明日在望风阁等大少爷一聚。不如让大少爷带话吧。”

    李仲扬点点头:“如此也好。”

    李瑾轩听说宋祁来了滨州,也是想不通,想多问两句,安然传完话就走了,还以为她认错人了!

    翌日到了酒楼,进了厢房,果真是宋祁,当即萦绕面上多日的愁云消散,欢喜非常。

    宋祁笑道:“你金榜题名时也不见这般高兴。”

    李瑾轩笑道:“他乡遇故知可是人生美事。说说,你怎么来滨州了?特地来看同窗好友过的如何?”

    宋祁淡笑:“朝廷外派,前来赴任滨州通判,过两日就去覃知府那了。”

    李瑾轩怔松片刻:“你莫不是在说笑?”

    虽说通判大多是由六品京官委派,可翰林官的官品小前途却大好,怎会外放至此。

    宋祁笑笑:“莫非我是个爱开玩笑的人。”

    李瑾轩微微恍然:“难道是因为和我们李家过于亲近……被二皇子的人弹劾贬官了?”

    宋祁笑答:“这倒不是。”

    李瑾轩也觉这说法离谱,宋家根基牢固,绝非二皇子一党可弹劾,他们倒也不敢,只是又实在想不出缘故。想不透可他又似乎有隐情不愿说,也没再逼问,说了一些其他话扯开话题。

    吃了些酒菜,将肚子填了半饱,宋祁才又问道:“搬来滨州后,可有什么不便?你们……可都好?”

    李瑾轩笑笑:“也没什么不好,收获最大的,便是看透了虚伪小人。其他倒都还好。就是……家里一直都要用钱,却没什么钱入账。母亲和几个姨娘做些女工,拿到外头去卖,但绣活容易把眼睛弄坏,获利也甚小。爹爹和我去做先生,别人不敢要。去做苦力活,也没力气。”他摇头笑笑,具是无奈。

    宋祁想了片刻:“你的水墨丹青素来好,不如作画去外头卖。”

    李瑾轩笑道:“我的画哪里算得好,而且但凡藏画买画之人,大多是附庸风雅。我的画没名气,再好也不会有人要。”

    宋祁笑道:“附庸风雅……确实是。只是除了那些富户,一般商家店铺也会挂画,倒可以去试试。如今也正好有空闲。”

    李瑾轩叹道:“以我们李家的身份,就算画的好,他们也不敢要。”

    宋祁思索片刻:“你家中可有踏实的下人,让他们去也可。认得李家的,多是认你们。若是安平安素到外头玩耍,他们也不会认识。”

    李瑾轩沉思半晌,也觉有理。待宴席将散,才想起事来:“我爹娘邀你明日来我家吃饭,答谢你昨日出手帮忙。”

    宋祁仍有些许犹豫,只是若他避着安然,安然又避着自己,再拖下去,是不是一世无法再接近了?他这是连机会都不该自己争取。李瑾轩素来知他不会拒绝,也不知他想了那么多,拍拍他的肩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我走了。”

    “欸……”

    宋祁默了默,如果他上门提亲,以母亲和李夫人的交情,这婚事也会答应吧。只是他不想强人所难,不但安然无法接受,自己也接受不了她心中还满是别的男子。至少……至少要有他小小的一席之地,方能有决心护好她。

    夜里吃饭,李瑾轩将今日的事一说,沈氏更是肯定宋祁就是为了安然而来,安然也定是知晓他的心思,所以才避开他。李瑾轩说宋祁明日来吃饭时,她特地多看了女儿几眼,确实有异样。

    吃过饭沐浴后,沈氏便去了安然房里。往日她房里总是堆着许多书,可从京城过来,宅子被封了不说,连书也是一本不许带走。临走前宋敏怡送了她两本,一直当宝贝放在身边,现今也没余钱买书。若是他们在这里要待几年,她手里的钱也才够用呀。

    安然见沈氏过来,淡笑:“娘。”

    沈氏笑道:“歇息一会就去睡吧,别熬坏眼睛。”

    安然将被子掀起,让母亲坐到一旁,刚坐下,便往她身上倚,还是母亲的怀里最暖和呀。

    沈氏怜爱的抚摸着她的发,柔柔的,又轻滑,衬着白净的脸,已是大姑娘了。她叹了一气:“是娘不好,没有早些为你找个人家。不然也可以像你姐姐那样,留在京城,不必来滨州过苦日子。”

    安然躺在她的大腿上,以下往上看着娘亲,笑道:“娘这是嫌弃没早点把女儿泼出去么?”

    沈氏笑笑:“油嘴滑舌,皮得很。”

    安然轻声:“娘,我们是一家人,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女儿一点也不觉得苦。让女儿在京城享福,你们在这受苦,安然才觉得这是最苦最难受的。”

    沈氏淡笑,这话她懂,只是舍不得。说了一会话,她才开口道:“然然……你告诉娘,你是不是还记着世子?”

    安然面色微顿,嗓音压低:“娘,我们不说这个好不好?”

    沈氏不肯依她:“你莫不是要躲一世、在心里记挂一世么?即便世子因为许多缘故不能来寻你,可即便他再出现,你能像往常那般接受他?”

    安然闭上眼眸,鼻子微酸,怎么可能回到过去……从他把司南玉佩交还她手中开始,就已经不可能了:“女儿不会……只是暂时还忘不了……”

    沈氏也不想戳她痛处,她面色沉痛,自己的心更痛,弯身抱了她,哽声:“你这般聪明,怎会不知宋祁因何而来,答应娘,不要再故意躲着他了可好?平心静气面对他。若能嫁进宋家,你便再无忧愁了。他们族人行事谨慎,权势又大,对皇上忠诚,在你有生之年大概都能平安。”

    安然也知这道理,只是她不想……如今的她,还是放不下那个人,也忘不掉她在望君楼等的那一天。

    沈氏见她不肯应声,又说道:“娘不是逼你,只是让你顺其自然。之前你赵姨与我说,不知晨风为何不娶妻纳妾,现今想想,便知这情义有多深。只是他性子素来沉稳,你不点头,他也不会强娶。这样贴心的男子,你去何处寻?”

    安然埋头在她腿上,泪已打湿寸寸衣裳:“娘……你不知道我多喜欢世子哥哥。喜欢了整整五年,他也一直等我及笄……他去边城两年,也是为了要风风光光的娶我,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以为他不会丢下我,可他还是走了。从爹爹下狱那时起,我就知道他也有压力。我也不想他为难,只要告诉我等等就好。但我一直等,却等不到他……他不来,他没有来,还让人把司南玉佩还给我。我那时便知道要死心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放不下。如果带着这样一颗心去接受宋哥哥,于我于他都不公。”

    说罢,那未落的泪终于决堤,抱着母亲哭了出来。那个时候她哭不出来,因为无人可说这感情。可如今提起,便再也忍不住。

    沈氏听的也是心酸,她竟是从不知女儿用情那么深,连话也从未安慰过她,只因觉得女儿未动真情,可谁想不懂的其实是自己。那哭声越发悲痛,似要将心底全部的苦楚和委屈哭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