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57章 大喜之日花落谁家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五章大喜之日花落谁家

    安平可不听,瞧着他皱眉无奈的样子好玩得很。百里长看向李仲扬,倒是一眼看见了倚柱的安宁。想了想李家的人,约摸这就是三姑娘安宁还有六姑娘安平了。

    李仲扬见安平抓着他不放,皱眉:“安然,带妹妹下去。”

    “是,爹。”

    安然过来拉她,安平撅嘴:“三姐姐说了带我们去堆雪人玩的,安平不走,我要在这等。”

    李仲扬也无暇理会,嘱咐安然看好她,这才请百里长进去。百里长表明来意,大皇子对他的帮扶心存感激,日后定不会薄待。有了这句话,李仲扬才暗松一气。又趁机将二皇子有意和李家联姻,让皇后向皇上求旨意赐婚的事说了。

    百里长想了片刻,问道:“求赐婚的事是明说了,还是未行动?”

    李仲扬说道:“未明说,约摸也是这两日的事。”

    百里长笑道:“那岂非很容易解决,现在就给三姑娘找个人家,先阻了皇后的嘴。”

    安宁看他:“那与嫁入皇家有何区别?仍要相夫教子,以男子为天。”

    百里长稍感意外看她,又看看左右,确实是丞相家,他没有走错地方。这样一个世家竟然让女儿说这种话?而且没人拦着?他总算明白这事为何难办了。他又笑笑:“那你选吧,是嫁给二皇子看他争权,还是嫁给普通男子相夫教子。”

    安宁沉思片刻,缓声:“我不愿做皇家人,不愿卷入争权之斗,不愿为这般无趣的事葬送年华,也不愿为此随意寻个人家。若是非要如此,我不会逃婚,不会置李家于不义,只是世间再无李安宁。”

    她本就是不甘于让命运摆布的人,没想过自己会变成皇权争夺的牺牲者,哪怕真的赴死,心里也没有惊怕,只有满腔不甘。

    一连四个不愿,字字打在沈氏心头。直到最后一句,已是如锥刺心。若是逼她,那她便毅然赴死。宁可死,也不愿做那高高在上的皇家人。她的两个女儿,为何都是倔强性子。有时候真愿她们服软些,才不至于让人如此担忧。

    安宁又惹了母亲难过,握了她的手不知如何安慰。

    百里长也看了她好一会,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模样。她是认真的,这姑娘是认真的。她竟将生死看的如此淡然。

    坐在后面的李心容忽然开口:“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安宁,你削发为尼吧。”

    李仲扬宁可将她塞给平民小子,也不愿她去做尼姑,当即瞪了李心容一眼:“又胡闹。”

    李心容笑道:“这确实是个办法,总不能强迫安宁嫁人。”

    百里长说道:“以当今局势,圣上应当偏于大皇子,可太后和皇后都喜二皇子。圣上若真的有心提拔,绝不会答应这门亲事。但就怕圣上另有安排,毕竟三姑娘是庶出,到底是与家族羁绊不深,若李大人狠心些,这门亲事跟没联一样。不过在下看来,沈夫人怕是难过这关。”

    沈氏自然不舍得,倒是后悔前几日就该让李三妹带走安宁,好歹有个未归家,无法婚嫁的说法。当即重叹一气,几乎愁尽心血。

    李仲扬说道:“若是安然已及笄,那二皇子要的人,就是安然了。”

    众人默了片刻,李心容叹气:“安宁,假嫁吧。”

    沈氏看她,蹙眉:“假嫁?”

    “对,安宁不愿嫁皇子,又不愿嫁普通男子,那就嫁个男子和他做有名无实的夫妻。待日后局势安定,再另作安排,以解燃眉之急。”

    沈氏摇头:“那岂非把名声毁了?”

    李三妹淡笑:“二嫂,是性命重要还是名声重要?”

    “可一时半会从哪里能找到这样的人?”

    李心容眨眨眼,瞧向百里长。

    百里长微微屏气,脸上僵硬:“不行,我暂无娶妻之意。”

    李心容笑道:“一个无心娶,一个假意嫁,正好。”

    百里长的脸越发的僵:“姑娘连我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就做这红娘,不怕我是个小人么?放个美丽姑娘在我屋里,在下可不敢保证不碰她。”

    李心容笑的略狡黠:“你师父是百里慕云,你真名不叫百里长。四年前河洲水灾,你戏耍当地贪官污吏,卷了他们的银库,一夜广散,救活数千难民。后被人追杀,来到京城,投靠了大皇子。这么看来,不贪财有善心,又勇敢聪慧的人,我为何不敢将侄女托付给你?你若敢乱动,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又能肯定那些恨你入骨的官绅土豪不会来追杀你?”

    百里长看了她好一会:“你从何初听来的。”

    “被你称为铁公鸡的师父那听来的。”

    百里长叹气:“师父将师兄卖完,如今终于轮到我了。不过姑娘,威胁人到底是不好的习惯。”

    李心容眸色灼灼:“何谓幕僚?为主子分忧解难,出谋划策的才是真幕僚。如今我二哥已是你主子的人,若圣上真的赐婚,二哥多少会有顾忌,不能全力以赴,这恐怕也非大皇子想看到的。”

    百里长越发觉得她不简单,可又不曾听过李仲扬的妹妹是这般厉害的人。只是听闻李家有个不嫁人的老姑娘,总喜欢四处游走。等等,游历各国?打探到的消息是李三妹身边有个女娃,自小就追随一旁。难道那个女娃就是李安宁?那小顽皮真的没骗他,当真是个去过许多地方的姑娘。他抬眸看向那面色如常,眸色肃穆的姑娘,这么小的年纪能有本事到处跑?

    隐约觉得,他好像要“娶”个很厉害的姑娘了。

    安宁被他盯的不舒服,抬眼看了他一眼,见他还看,也放了耐性盯他。对视良久,百里长揉揉眼,瞪的眼睛疼,这一揉,又想到了什么,笑道:“听说李家大公子还没娶妻,先把妹妹嫁了于理不合,我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沈氏问安宁:“方才你姑姑说的,你可愿意?”

    就算不愿意,又能有什么办法,若是有大皇子和爹爹的关系在那,百里长应该不敢轻碰自己,日后等大皇子登基,她便重获自由身了。点点头,声音微哑:“嗯。”

    沈氏又问百里长:“百里先生可同意方才三妹所说?”

    百里长很想说不同意,可如李心容所说,不能替主子排忧的也不算好幕僚,身为百里弟子,总不能这点操守也无,轻轻笑了笑:“还是先请李夫人解决了我刚才所说的事。”

    沈氏说道:“这倒不难,我待会就去与尚清说,给他纳个妾。这纳妾比起娶妻来,没那么多讲究,明日说了,后日抬进门便可。事出突然,李家先祖也能谅解。”

    百里长没想到沈氏这么果断,他今日果然是不该来的……他不过是来传个话,却把自己搭进去了,点点头应了声好,又打趣道:“今年团年有人一起吃饭了。”

    简单商量了一番,百里长还得去和大皇子说,准备从后门走,免得被左邻右舍的瞧见,刚出门,就见安平叉腰站在门口,朝自己吐舌头,大喊了一声“叔叔”,随后就跑开了。他扯了扯嘴角,偏头道:“你妹妹真皮。”

    安宁没有作答,心事重重的回了自己的房里。

    百里长叹气,见前头还站着个小姑娘,笑道:“你又是李丞相的哪位千金?”

    安然笑笑:“四姑娘李安然。”

    百里长当即恍然,又道:“坊间传闻李家四姑娘不惧天威,如今看来,李家姑娘个个都不简单。”

    安然刚才没听里头的谈话,可见他脸上满是神伤,不由好奇方才他们到底说了什么。

    百里长前脚刚走,沈氏便唤了宋嬷嬷进来,让她去寻个媒婆去说媒,给了方才百里长说的住处。宋嬷嬷拿来一瞧,眉头便皱了:“那位公子住在云雀巷?”

    沈氏听着话里有话,问道:“宋嬷嬷可要说什么?”

    宋嬷嬷迟疑些许,才道:“那地方曾闹过鬼,极少人住,又因房子稍旧,因此住在那的,几乎都是付不起租佃的穷汉子。”

    沈氏倒是意外起来,大皇子的谋士真的这般穷酸?还有他方才的衣着确实是普通长衫,腰间连个玉坠儿都没挂。只是来不及细究这些,让她速速去办。等她走了,沈氏又去了李瑾轩房里,简要的说了这事,又提了让他这两日便纳妾的事。

    听见是关乎妹妹性命的,李瑾轩哪里会忤逆。沈氏问道:“可有看上的姑娘?”

    李瑾轩连想也未想,笑道:“没有。”

    沈氏说道:“娶妻娶贤,纳妾纳娇,为娘替你寻个美娇娘吧。”

    李瑾轩面上微红,初谈这事,略有尴尬:“为了家中和睦,还是要以贤惠为前提。”

    沈氏笑笑:“娘知道了。”

    翌日,钱管家便拣了几个小门户的适龄姑娘,将她们的事一一说给沈氏听。沈氏听后,喜那陶氏女子。父亲是书生,母亲是药铺女儿,家里靠卖字画为生,过的不算殷实但也无忧。陶氏性子恬静温婉,长的水灵,在邻里间也有美名。当即让媒婆过去说说。

    那陶家一听是丞相家,吓的顿觉高攀了,又不大愿意让女儿去做妾侍。好好打听了一番那李家大公子的名声,这才觉得这亲事甚好。

    沈氏便让钱管家拿了钱财过去,将那陶氏领进门,成了李家人。

    陶氏生的好看,柔情似水,脾气和李瑾轩十分相配,又因父亲是书生,也懂文墨,倒也让李瑾轩喜欢。

    用了两日功夫办好这事,百里长和安宁六礼的事也准备的差不多了,风声刚放出,便有官夫人来贺,总算是赶在了皇后前头。连贺奉年听见这事,也私下跟李仲扬道了一声喜。李仲扬听着那语调轻松,恍惚觉得,莫非皇后已经向皇上提了,可皇上一直将这事压下?

    年二十七,明日安宁就要出嫁了。

    安然可没想过六兄妹中,最早谈婚论嫁的是安宁。大哥那个若以现在的话来说也算不得是婚事,想到安宁姐姐要出嫁,这几日她也高兴。这日正听祖母和沈氏说这婚事该如何办,清妍就差人送了信来。

    瞧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字,不外乎两种情况。

    被贺均平押着写信,不乐意了;她心里不痛快。

    想着和贺均平也好些时日没见,安然偏于前者。可到了酒楼,说今日这酒楼已被郡主包下,她才知道,分明是这丫头不高兴。

    安然急忙上楼,到了平日两人见面的地方。只见清妍趴在栏杆那,眺望远处。

    此时外头正刮着风雪,里头都冷,更何况是外面。安然见下人退的远不敢上前,就知是清妍又发了脾气把他们打发远的。

    安然从下人手中拿了个暖炉,快步走了过去,弯身塞到她怀里:“清妍。”

    清妍身子动了动,缓缓抬头,吸了吸鼻子,也不看她:“我不冷。”

    安然将她那悬空在外头的手拉回,已冷的不像话,见了她正脸,不由愣愣:“怎么了?哭成这样。”

    清妍眼睛红肿,鼻子和脸颊都红着,听她这么一问,当即抱了她哭道:“尚清哥哥成亲了,他成亲了。”

    “清妍,那不是娶妻。”

    “那有什么不一样……反正就是身边有女人了……”

    安然愣神,听她哭的伤心,这才知道清妍心里哪里放下过兄长,而是根本就被她掩饰了过去。果然是个会骗人的姑娘,连她也未看出来,藏的那般好。

    清妍哭的越发难过,气抽的要说不出话来:“我想等及笄了就去跟尚清哥哥说,我不是小姑娘了,已经不是那个任性的小姑娘了。就算他还是说不喜欢我,我也满足了。可为什么就是等不到。为什么你跟哥哥就可以,我和他就不行。”

    安然听的鼻子微酸,轻拍她的背:“对不起清妍,我一直以为你放下哥哥了。是我疏忽了,不该让你这么伤心。”

    清妍哭湿了她肩膀一片衣裳,抽泣的停不下来。安然生怕她哭坏了,安慰了许多话。可换位想想,如果是世子枕边躺了别的女人,怕也会难过。

    贺均平找到清妍时,跨步进酒楼,本来还想训斥又莫名失踪的她,可看见她哭成泪人,又舍不得责骂。见安然也在,又松了一口气,至少还会找人陪着,不至于太糟糕。只是这外面未免太冷清,取了披风便给她们披上,指尖无意触到安然脸颊,冷的跟冰块似的,不由微气:“为何不进屋里,不怕冷死吗?”

    清妍以为这话是对她说的,哭道:“不进去,冷死也不进去。”

    贺均平说道:“你自幼喜好动弹,冰天雪地也不怕,安然身子不如你,你就不怕把她冻坏了。”

    安然摇了摇头:“清妍爱在这儿就在这儿,你怎么又责怪起她来。”

    贺均平真想把她拽进屋里,轻碰了她的手,冻的都成冰。清妍心情渐复平静,一听这话,忙去握她的手,吓的差点没跳起来,赶紧将她拉了进去。

    安然抱着暖炉,倒也不在意,笑道:“心情可好些了?”

    清妍接过婢女递的帕子擦了擦脸,点头:“嗯。”

    贺均平哭笑不得,又给两人加了毯子,问道:“闯祸精,你又怎么了?”

    清妍顿时又委屈了,哭趴在桌上:“我就知道谁都不喜欢我,尚清哥哥是,你也是,母妃也嫌我不像姑娘家。我要回边城,我要回去找王叔叔,带我打仗去,醉卧沙场。”

    贺均平又想惯性毒舌,就算知道她说的是气话,可安然又在朝自己瞪眼摇头,只好不再说话。

    等清妍哭累了,趴在桌上沉沉睡去。安然给她披好衣裳,又怕吵了她,才出了栏杆那和贺均平说了这事。贺均平倒是完全没想到那大大咧咧的妹妹竟然心思这般细腻。见她眼眸也有些红,问道:“怎么了?”

    安然叹气:“我方才在想,如果世子哥哥也突然纳个妾回去,我该怎么办。”

    往日贺均平答话都很快,这次却慢了许多,安然心下觉得不对,看着他问道:“莫非……世子哥哥真要纳妾?”

    贺均平说道:“母妃提了几次,父王也提了一次。”

    安然默了许久,到底还是年龄差开了些,过完年她十三,那还得等两年。她等得起,世子等得起吗?她咬了咬唇,说道:“世子哥哥若有了其他人,哪怕安然再喜欢你,也不会嫁的。”

    贺均平点头,声调平缓:“嗯,我知道。所以我打算随邹将军一同去边城,一来建些军功,二来避开他们催促。”

    安然吃了一惊:“什么时候决定的事?”

    “昨晚。本来想年后再与你说,只是既然今日问起……”贺均平见她不安,笑道,“放心吧,回来后便娶你。”

    安然摇摇头:“虽说如今大羽国安定了,但是边城仍不时有敌军进犯。我不放心你去。”

    “说是去那里立军功,实际皇上也不会给什么实权,不过是借个世子名头鼓励士气,说皇族与众将平等罢了,也不会真上前方打仗,不必担忧。”

    安然当真害怕,而且还是等两年,谁知道两年会有什么变故。

    贺均平默了默,看着她道:“我也不愿做个草包世子,毫无建树。不愿被人说皇族子弟世袭无忧,我想风风光光的回来,风风光光的娶你。”

    安然明白他的心思,像他这般高傲的人,怎么可能甘心被人那样说。哪怕外在再光鲜,他终究觉得自己内在腐朽,要寻个事来证明自己。只是越想越是难过,忍着未落泪:“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来?”

    贺均平淡笑:“初五便随大军走,约摸是……两年后归来。”

    安然愈发忍不住泪,可又不想就这么掉头走了,这一走,可又少了许多相处的光景。又不敢再像以前还小时那般抱他,握了他的一寸衣袖,哽咽:“我等你。”

    那眸中有泪,却是极力忍着不落,贺均平心里一动,大有离别之感,极克制住那想抱她的冲动,仍笑道:“嗯,等我。”

    一句等你,便要等上两年。一句等我,便要期盼上几百个日夜。

    &&&&&

    年二十八,丞相之女出嫁。

    街头小巷都在议论,到底是哪家公子那么好福气,可打听来打听去,竟是一点消息也没,连府里的下人都守口如瓶,神秘的很。跟着一路过去,那花轿竟是进了条小巷,连敲锣打鼓的人都不能并排进去。

    拜过堂,礼成。

    喝喜酒的都是李家人,百里长本是孤儿,被百里慕云收养,自然没亲戚过来。百里门下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出师之后,再无瓜葛。因师兄弟日后都是要做谋士的人,若是有那同门情谊容易影响决策,毕竟每个门人追随的人都不同。

    陪众宾客喝完酒,两个李府下人扶着喝的醉醺醺的百里长往喜房走去。又瞧着这儿破旧,虽然装饰了一番,可也没见着多光鲜。况且他们还听说,这儿不请下人!他们李府出来的小姐竟然没下人伺候,如此寒碜,真亏得这姑爷能娶着三姑娘。

    进了喜房,百里长步伐不稳的关了门。等听见那脚步声远了,面上的醉意立刻散了,伸了个懒腰,叹道:“难道那酒真是水不成,再灌会把肚子撑破的。”

    末了才想起这好像是自己的婚房,转身往那喜榻看去,就见那儿端坐了个凤冠霞帔的人儿。他走过去找了一会,才找到喜棍,轻挑起那一角,竟然觉得心跳的厉害,这明明是要折腾他的有名无实的妻子啊。

    红布掀开,先见了那白皙的下巴,随后是嫣红的唇,红润欲滴,与那被涂抹的白净脸庞反差极大,却又别有一番娇媚。一直往上撩,终于是看见了她的双眸。灵动而倔强,微微仰头看来,又看的他心动。

    “唉。”他抓着喜棍叹气,认真道,“我不该答应你姑姑的,放着个这么娇艳的人在屋里还不能碰,在下,不对,为夫又不是不举。”

    安宁就算思想不比古人,可听见这轻佻的话仍是皱了眉,缓缓将袖子里的匕首取出,他若是敢动,她这走遍五湖四海的功夫也不是白学的。刚抓紧了匕首,外头就传来喧闹声,那闹洞房的人来了。

    安宁还未反应过来,手上一暖,那匕首已被他的手握住,顺势往后一拖,藏进了被子里。一切做的自然而迅速,面色却依旧淡定带着轻佻笑意,似乎刚才他什么也没做。

    她突然觉得自己掉进了狼窝里,身边的人,就是一匹笑里藏刀的狼。

    刚进来,李瑾轩就抱了个男孩儿过来,笑道:“抱个男童滚滚床,早生贵子。”

    安平夹在人堆里挤了进去,也要去滚一滚,正要过去就被沈氏拉住了,笑道:“安平可不能去。”

    众人撒了莲子百合,又让小男孩去那被面上滚了一圈。安平不服气道:“为什么我不行?”

    沈氏笑道:“你是女孩儿,头胎还是男孩的好。”

    安平皱眉,抓了百里长的袖子道:“叔叔,不,哥哥,他们不给我滚。”

    百里长思量一番,笑道:“不能叫哥哥了。”

    安平好不容易才大发慈悲改了口,哪里肯依:“你到底要我叫什么,叔叔不给,哥哥不让,难不成叫爷爷?”

    众人捧腹大笑,李家婶婶摆手:“可乱了可乱了,六姑娘,你叫他姐夫就对了,三姐夫。”

    安平不解:“姐夫是什么?”

    沈氏笑笑,俯身抱起她,再问下去可就要没完没了了。安平得了娘亲的抱,这才乖了下来。众人起哄两人喝了交杯酒,又道了许多吉利话,这才算是闹完了洞房。

    等众人离去,百里长关好门,安宁已经去洗了脸,擦了一脸的胭脂,将头上的凤钗金钗取下。看着她一脸如释重负的模样,不由笑笑:“饿了没?吃点东西?”

    闹了一日,腹中确实饥了,安宁应了一声,和他坐在那小圆桌边吃东西。也无问话,也无回话,似乎填饱肚子才是当务之急。百里长斟了杯茶给她,自己倒了杯酒,在一肚子肉时喝杯冷酒,顿觉痛快。

    吃饱了后,百里长喝多了酒,瞧着新娘子,好像有点醉了,不由朝她伸手想去捏捏是不是真的是他媳妇,结果手没碰到,猛地被安宁抓住,狠狠一拧。

    前堂饮宴的众人立刻听见新郎官的一声鬼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