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46章 青梅竹马桃花树下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四月二十一日,是和宋祁约定交换书的日子,安然早早出了门,抱着几本书去玉石街的翠茗楼。上了二楼,宋祁已经在那,桌上全是这里有名的点心。

    安然唤了他一声“晨风哥哥”,便走了过去,将三本厚实的书放在他前面:“上回你借我的还未看完,家中有些事,无暇看。”

    宋祁也知李家刚出生的小少爷被山贼抢走的事,安慰道:“不急,你慢慢看……心情可好了些?”

    安然虽然对那没见过几回的弟弟没太多感情,可到底是李家人,还是有些心疼:“倒没太难过,只是怎么都寻不到,也不知现今在何处。”

    宋祁又轻声安慰了一番,安然也不想将他也卷进这话来,转口说道:“敏怡的生辰快到了,可惜那日不是出宫的日子。”

    宋祁笑道:“清妍郡主不是常去宫中么?你倒也是可以去的。”

    安然忙摆手:“皇宫我是去过一回便再也不想去了,况且宫里拘束,也玩不出什么乐趣。束缚了手脚,也根本不能尽兴。”

    宋祁点点头,又说起这书的事,畅谈至中午,才各自回家。

    柏树跟在安然后侧,探头问道:“日后等小姐及笄了,就不能这么和宋公子见面了吧。”

    安然笑笑:“嗯,大概连门也不能常出了。所以趁着现在还小,多走走就是。”

    柏树笑笑:“难怪不要王伯伯驾车跟来。”

    安然偏头问道:“柏树你十三了吧?”

    柏树弯身点点头:“是。”

    柏树爹娘个子都高,只是柏树从小吃的不太好,面色青黄,长的也不高。后来随了安然,吃的好了,这两年个子拔高,已高出安然半个头,倒跟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差不多。况且脸渐渐长开,人倒也清秀,又不用做重活,笑起来唇红齿白,更是好看。

    回到家吃过饭,午歇起来,梳洗后便去了书房。准备趁着明日上学堂前把宋祁借她的书看完,正在书房里找着书,就听见下人禀报李瑾良来了。

    安然悄步躲到房门后,等听见那脚步声靠近,猛地跳了出去,却不想对方也是听见动静,也张手唬她,结果谁也没吓着谁,乐做一起。

    李瑾良摇头:“这戏法从小到大还没用腻味,下回在门顶放个米粉袋子,脚下洒点豆子玩玩吧。”

    安然笑道:“二哥这是在教安然怎么使坏?”

    李瑾良微扬嘴角:“四妹难道还不够坏么?”

    安然轻哼:“二哥也是个毒舌哥哥,可使劲打趣我吧。”

    李瑾良笑笑:“好了,妹妹莫气。我是过来借书的。”

    “嗯,二哥挑吧,只要……”

    “完璧归赵嘛,知道了知道了。”李瑾良巡视一眼书架,目光停在最上层。柏树见了,立刻去搬了小梯子过来,要上去帮他取下来,他摆摆手,“姑娘家的爬什么梯子,我自己来。”

    安然笑道:“我们李家男儿都是会疼姑娘的。”

    李瑾良年十五,屋里还有个九岁的妹妹,每日逗她玩,自己的心性倒也跟个孩子般,当即拿了书从梯子上跳下来,哼了一声:“偏就不疼你。”

    安然也哼了一声:“我找大哥疼,找三姐疼。”

    李瑾良失声笑笑,道了谢拿着书走了。他前脚刚走,沈氏便领着宋嬷嬷进来。

    因李瑾瑜的事,沈氏也不安了许久,每晚临睡前都要问问李仲扬可管了家里何事,李仲扬自那日后便不再管内宅事务,问也都答没有。开始还老实作答,后来她一问起便直接用唇封口,三四十岁的夫妻,正是情趣消磨殆尽时,这么一来倒添了些乐趣,大有肉麻当有趣之感。羞归羞,却也是开心的。这几日沈氏神色都好了许多,看起来也更年轻了些。

    安然欠身请安:“娘。”

    沈氏笑道:“又在看书,你这里的书若拿出去晒,估计要铺满整个院子。”

    安然笑笑:“七夕不是还远着嘛,而且爹爹的书约摸能铺两个院子,娘还是打趣爹爹去吧。”

    说起李二郎,沈氏心情更好:“看归看,可要注意歇息。”

    “嗯。”安然见柏树研磨,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我倒忘了要去清妍家拿笔了,她昨日送信来说顺王爷买了十支上好的狼毫笔,让我去挑。”

    沈氏轻责:“快些去吧,可别让郡主等。”

    安然点头:“还有半个时辰,去到王府刚好。”

    坐马车到了王府,下人答复顺王妃领着清妍入宫见太后了,正要送信到李家。安然本想回去,贺均平刚好从外头回来,便领着她去书库瞧笔去。

    顺王爷性子偏武将,顺王妃看的也多是适宜女子的书,清妍完全是继承了她爹不爱看书的习惯,因此王府书库里的书多是摆设,也都有些陈旧,今年都未添什么书。安然若是在别处找不到的古籍,在这里准能找到。

    进了书库,贺均平拿了装着毛笔的盒子给她:“瞧中哪个就拿去。”末了又添一句,“若是都喜欢,就都拿去。”

    安然忍不住笑笑:“那清妍一定又要喊我坏姑娘。”

    贺均平也笑笑,又轻叹:“小小年纪就喝酒,已是个坏姑娘了。”

    安然抿了抿唇:“那日世子果然瞧见了。”随后欠欠身,十分认真一脸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模样,“谢世子不说之恩。”

    贺均平说道:“我知道这酒并非是你带来的,是清妍。”

    安然眨眨眼,歪歪脑袋:“是我带的。”

    贺均平看了她一眼,这丫头说谎话时就是一副无辜模样,可看过一次再看,这根本就是说谎话的特征了,她却毫无察觉,他偏是不告诉她。若是告诉了她,日后她改了可就不好玩了。笑笑:“那装酒的瓶子是皇上御赐给父王的,一瞧便知。”

    安然大窘,这种对方早就知道是谎言自己还一本正经的说不是,登时红了脸,干咳两声以做掩饰。贺均平笑了起来:“那晚谁喝的最多?”

    安然说道:“清妍酒量最好。”

    贺均平点头:“那看来是她喝的最多了,只愿日后她不要成了个酒鬼。”

    安然笑道:“这倒不会,清妍好奇心重罢了,喝过一会觉得无趣,也不会再惦记。酒到底不是什么好东西,愁时喝酒更愁,喜时喝酒挡趣,少喝的好。”

    贺均平笑笑,又问道:“明日我去马场,你可一起去?”

    “明日我要去学堂,申时才放堂。”

    贺均平想了片刻:“那明日申时我去接你。”顿了片刻又问道,“可要骑马?”

    安然想到那日的糗事,刚恢复的脸色又变了变,试探问道:“我若晕了世子哥哥可会嫌弃?”

    贺均平失声笑笑:“看来我不但是桃树下的王兄,还是桃树下的世子哥哥。你若是害怕,只去喂马就好。”

    安然摇头:“我想再试试……试多几次,兴许就不会怕了。”

    若是一直害怕停步,那日后她就别想骑马了,嗯,晕多几次就不会晕了,她如此安慰自己。贺均平倒是意外,笑道:“好,你愿意骑,我也乐意教,哪里会嫌弃。”

    安然当即点头:“那明日不见不散。”

    安然与学堂姑娘交情不深不浅,与宋敏怡交好后,她又去了皇宫。倒也没可交心的,但平日也会一起玩闹。这日还未放学,邻桌便道:“待会我们去荡秋千吧,湖边那新架起了一个,又高又大,瞧着便觉好玩。”

    “我今日要去马场,再不去喂喂我家小马驹,它可就要不认得我了。”

    那小姑娘撇撇嘴:“那地方脏乱,容易惹一身马骚味,你倒好,还在那养马。”

    安然笑道:“马通人性,若你养一匹就懂了。”见她撅嘴,抬手挠她痒痒,一起笑起来,“明日就来染你一身马驹的味道。”

    “诶诶!讨厌!不同你玩了。”

    申时,安然站在梧桐树下,等着贺均平。旁边的姑娘见了,问道:“安然,你家车夫呢?若是没来,与我一起回去吧。”

    安然笑道:“有人来接,只是还没那么快。”

    说话间,就见贺均平绕过如潮马车过来,眉头拧成了麻绳。安然小跑过去,唤了他一声:“你怎么亲自进来了。”

    贺均平眉头仍是皱着:“我倒是不知道凤凰苑的人这么多,方才马车在外头挤不进来,我便进来寻你,一进里头人倒更多了。你每日这么进出,倒要小心些。”

    安然笑笑:“熟悉了便好,每日我早些来,晚些走,不和他们抢道。”

    贺均平笑道:“法子虽笨,却好。”

    安然问道:“那世子哥哥可有什么好法子?”

    贺均平说道:“你的马车和李丞相的马车可是一样的?”

    “自然不是。”

    “嗯,那你若乘李丞相的车来,那必定条条都是大道,无人敢挡路。”

    安然了然,却不想用这法子:“我还是早些到,晚些走吧。”

    见他皱眉,安然默默的想贺均平应当不会懂她这想法,从小就生活在顶端的人,只会用最快最有效的手段,如此做事才省力气。走了两步又想起了事:“那你的马车怎么会进不来?”

    皇亲的马车可是一眼便能辨认出来的,这凤凰苑都是官家子弟,皇族子弟教习另有地方。突然出现辆皇族马车,谁敢不让?

    贺均平说道:“怕你觉得不自在,被人瞧见问起今日和我同行的事,所以拣了辆普通的马车来。”

    安然愣了愣,瞧着他,世子哪里不懂得关心人,分明想得很是仔细呀。见他仍是皱眉,闪那从身旁擦身而过的马车闪的小心,不由眨眼:“你该不会是有洁癖吧?”

    贺均平皱眉:“洁癖?是何物?”

    安然解释道:“见不得脏东西,见着脏的能避则避,避不了便觉难受,喜欢白净之物。”

    贺均平微挑了眉:“确实是。”见人实在是多,俯身拉了她的手往外走,“速速离开这,再扑多点尘来,脾气都要暴躁了。”

    安然被他拉着手走,心里扑通扑通的跳。默默告诉自己,她在世子眼里只是个小姑娘啊,她这般心思乱跳是做什么。不过抬头瞧着他,脑门上蹦出一个词,青梅竹马?

    她忽然很想对他说,桃树下的世子哥哥,等我长大可好。

    快至晚上,和贺均平在外头吃过回来,安然还有些晕乎。她竟又在马背上晕过去了,还好贺均平没笑她。

    宋嬷嬷伺候她沐浴,见她趴在澡桶上傻乎乎的笑,看多几回,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好姑娘,今日可真是玩的开心了。”

    安然忙以清水洗洗脸,热乎乎的水拍在脸上舒服极了:“我的小马驹又长高了嘛。”

    宋嬷嬷可不知道她是人小心大,哪里想得到她是春心萌动了,只当是真的因为马驹高兴:“那再大些,就可以骑马玩了。”

    安然点点头,瞧着自己细小的胳膊,长成大姑娘,这还要许多年呢。

    沐浴后,宋嬷嬷给她梳发,忽然一声凄厉叫声从侧院传来,因离的稍远,听起来有些凄凉,在这夜里听的分外狰狞。宋嬷嬷一顿:“那莫姨娘又疯起来了,就该让人锁了她的嘴,别吓着人。”

    安然说道:“她虽然不好,但弟弟才刚满月就被抢走,下落不明。怀胎十月,会如此也情有可原。倒可以看出她并非真的是冷心肠。”

    宋嬷嬷连声答是:“可若是一直这么疯,怕二爷也迟早会把她赶出家去。”

    安然水眸微动,末了叹气伏桌,是啊,这年代的女人压根儿就不值钱。做妻还好,做妾可打可骂,可买可卖。孩子过继给别人她无权做主,孩子没了发起疯,还要被撵走。

    “嬷嬷。我日后定要找个不纳妾的夫君,若是要纳妾的,打死也不嫁。”

    突然听她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宋嬷嬷吓了一跳,想到莫姨娘的事,许是被她吓的,说道:“这世间男子岂有不纳妾的。二爷那般疼太太,可因各种缘故,不也有几个姨娘伺候。别家不说,单说宋家的,宋大人是出了名的宠妻,可不也有两个妾侍。这年头,只有妻没有妾的男子,可是要被人取笑的。”

    安然想了想,认真道:“嬷嬷可还记得滨州的覃大人?他便是只有覃姨一人。”

    经她一说,宋嬷嬷也想起了,笑道:“倒是天下少有的。”

    安然点头:“既然有一,那便有二,我日后也要找到那样的人。”

    宋嬷嬷笑笑,伺候她睡下,回了沈氏房里服侍,便和她说了今晚安然的话,笑道:“四姑娘人小心却似大人,说起这些来也不脸红避讳,头头是道。”

    沈氏淡笑:“自小她便如此。”她琢磨着这话,虽然赞同期盼,可即便是做娘的,也不得不感慨,哪能轻易碰到这样的男子。

    晨起,安然还在想着昨晚的问题。过四日,又是去马场的日子。她早早到了那,让柏树在入口处瞧着。不一会柏树跑过来报瞧见世子的马车了,安然便往上边去等他。

    贺均平今日和几个少年同伴过来,远远见了她,脚下绿草青青,身上一袭淡绿裙衫,嫣然巧笑,十分好看。

    旁人见着她,笑道:“那可不是李家千金。”

    一人说道:“现在看真是个美人胚子,五官若不长歪,日后定是个美人。去年我伯母说要去替我说媒,我还说那么小的人,今后长坏了怎么办,她又是丞相之女,休不得骂不得,我可就惨了。不行,待会便回去求伯母。”

    贺均平听言,淡声:“若是看上样貌再去求,倒不如去寻卖弄色相的美姬。”

    那人本想再说,旁人扯扯他,相觑一眼,才停了嘴。

    待贺均平走近了,安然脑袋嗡嗡直叫,等等,她等贺均平做什么?难道径直问他你日后可要纳妾?就算旁敲侧击,若被他察觉了,自己小姑娘的形象还要不要了。分明又突兀又无理呀,她这是被门缝夹了一下脑袋糊涂了么。见他停在前头,安然定了定神:“世子哥哥,清妍没来吗?”

    贺均平又习惯的皱起眉头:“你们素日不都是一起来的么?”

    安然眨眨眼,打了个马虎:“啊,我以为她随你一起。”

    贺均平瞧着她分外奇怪,抬手往她额上探:“可是病了。”

    安然身子僵了僵,躲开他探来的手:“没,好、好着。”

    说罢,转身就跑了。那后头的人跟上来,开起玩笑话:“李小姐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们风度翩翩的世子了吧。”

    贺均平顿了顿,随他们一起笑了笑,目光投向那跑远的绿色背影,心下思忖,不过才十岁,哪里会懂这些,应当是不懂的。

    七夕已到,白日里家家户户晒书晒衣,甚为壮观。

    因早早约好晚上去放河灯,宋敏怡也得了假出宫,还未用晚食,安然便和清妍宋敏怡到河边游船玩闹了。

    见了面,宋敏怡便轻声叽叽喳喳说道:“今日晒书,我房里抖了好多书虫出来,可恶极了,毁了我好多书。”

    清妍说道:“那是你常在宫里嘛,像安然的书房肯定不会长虫子。安然,你今日该晒了好几桌的书吧。”

    安然轻拍肚子:“就晒了个人呀。有些书轻易动动都会破损,不敢多翻。我这是学那古人郝隆呢。”

    两人知她行为素来有些古怪,也不笑她。拿了船上灯盏沿河而放,灯红映着清水,恍如幻境。

    一晃又是腊月天。

    沈氏收到安宁来信,说今年也不回来过年,久未见了,虽然挂念,但比起常别离来,倒也没那么想念了。安然又长高了些,冬日里做的几身衣裳尺寸都比去年腊月长了。

    安然的小马驹已经长成大马了,如今还骑不了,想试试都被贺均平拦下,生怕她不够力气驾驭不住,从马上摔下来。在疾驰的马上晕了五六次之后,终于是能好好的坐在马前,一起骑马飞驰。

    这日到了马场,安然先去喂马,瞅着时辰,贺均平约摸也快来了。清妍瞧着她的模样,忍笑扯了扯她的衣袖:“我知道你在等谁,坏姑娘。”

    安然胡乱抓了一把草,避开她的目光:“我哪里有在等人。”

    清妍笑了两声,悠然道:“是我家的就是我家的,跑也跑不掉。”

    安然顿了顿,往她旁边挪了挪:“坏丫头,不许胡说。”

    清妍抿嘴笑笑:“我告诉你个小道消息吧,昨日母妃说来年王兄就十八了,再过两年行冠礼,在娶世子妃前,该配个妾侍服侍了。”

    安然咬了咬唇,吐字:“哦。”

    清妍又道:“母妃昨晚放出的风声,今早就有好几家官夫人来呢,别说庶女排起了队,还有嫡女呢,都是京城小有名气的美人。”

    安然忍不住问:“真的?”

    清妍煞有介事的点头:“当然啦,你想想王兄年纪嘛,别家的公子十六七岁都娶妻啦。”

    安然放下马草:“我去解手。”

    见柏树要跟上去,清妍扯住她:“欸,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

    柏树虽然不想,但是毕竟她是郡主,又无恶意,便留下了。

    贺均平今日有事,来的稍迟,本是打算直接去喂马就走,但在外头瞧见李家马车,想着安然兴许又在等他一起骑马,便试着去前头看看。刚拐了个弯,便看见她了。小小的身影在夕阳下打的老长老长,身染橙红,轻轻柔柔的。

    “安然。”

    听见唤声,安然偏转了身,看着他迎面走来,心又乱了。她要是跟他说肚子里的话,他会不会当成玩笑?亦或是诧异她小小年纪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迟疑了好一会,就见这少年弯身盯来,笑问:“可是要去骑马?”

    安然一顿,拉了他的衣角,抬眸看他。

    气氛顿时静悄悄的,只有风轻拂耳畔的细碎声响,贺均平看着她的双眸,气息渐轻,生怕呼吸重了,会扰了这安宁。

    安然愣了好一会,才鼓起勇气道:“世子哥哥,你要纳妾了吗?”

    贺均平可没想到她酝酿了半日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差点笑岔了气:“这是谁造的谣?”

    安然暗自愤然,坏姑娘,待会非得好好教训一下,竟然骗她。她这么火急火燎的跑过来,这可怎么收场。咽了咽:“喔……我、我回去了。”

    “等等。”贺均平笑看她,“还有什么话没说?吞吞吐吐的可不像你。”

    气氛又悄然了,默了许久,安然才凝视他的眼眸,声音都微微在抖:“世子哥哥,你等我长大好不好?”

    贺均平就算没亲近过女人,可这话他也听明白了。但从未想过会有小姑娘对自己这么说,心中微微一动,那小小俏脸上的神色却无半分玩笑。

    安然又说道:“等我长大前,不要有其他姑娘。等我长大后,也不要有其他姑娘,好不好?”

    贺均平这回听的真切了,这是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等她长大了,娶她做妻,娶了她后,不要纳妾。

    安然见他不答,略有些急意:“若你有喜欢的姑娘,就当我说浑话好了。”

    贺均平轻吸一气,直起腰身,果然高她许多,抬手拍拍她的脑袋:“世子哥哥没有喜欢的姑娘,也不打算养一堆女人在家里扰我清静,只是……等你再长大些吧。”

    安然心里微微难过,他到底还是把她的话当作是童言,大概在他心里,其实自己不过是在依赖他,将他当作哥哥看待,而不关风月。也罢,等她再长大些,这些听起来便不会像玩笑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写这一章想了挺多,女主既然是穿越过来的,心智上不该太小孩,因此让她表明了心意。想一下感情从小培养貌似很有爱=-=

    ------

    【晒书典故】南朝 宋 刘义庆 《世说新语·排调》:“ 郝隆 七月七日出日中仰卧。人问其故,答日:‘我晒书。’”盖自谓满腹诗书。后为仰卧曝日之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