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45章 亲密无间糊涂事毕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安然到了王府,管家便告诉她宋家小姐已经来了一会。进了院子,就见着宋敏怡守在炭火架前,拿长铁钳夹炭进炉子里。安然悄步上前,猛地从后头抱住她,惊的她叫了声,瞧见来人,立刻嬉闹起来。

    “清妍呢?”

    “她去厨房拿肉了。”

    三人都喜欢吃这大块烤肉,之前在狩猎场一起吃过一回,总觉得不尽兴,但又没空约在一块吃。趁着今日天还稍凉,起了炭火也不会太热,便商量着烤肉吃。

    院子里早就由下人挖好坑,围起石头,架好铁架子,连蘸酱油盐都已备好。不一会,清妍便领着下人进来,将东西一一放好,还拎了一桶清水净手用。准备妥当,清妍便将他们全赶了出去,在院子外头守着,没事不许进来。等他们走了,才从宽大袖里拿出一瓶东西,笑笑:“你们猜这是什么?”

    宋敏怡抬头看了看:“醋?”

    安然想到清妍的直爽性子,又笑的得意,忍不住笑道:“是酒。”

    清妍诧异看她:“你闻到了?”

    安然淡笑:“你呀,总是喜形于色,猜猜便知道了。”

    清妍轻哼一声,宋敏怡咽了咽:“你要喝酒么?”

    “自然,父王说不会喝酒的是懦夫。我都已经十一啦,必须得好好练练酒量。”

    安然忙拦住她,这酒她今生没喝过,爹娘都不许。可前世可没少喝,像她这般没喝过的哪里能承受得了酒劲,而且以清妍的性子,还不得要面子的豪饮一瓶:“酒不是好东西,而且要是顺王爷和顺王妃知道了,兴许会责骂。”

    清妍笑着,将杯子里的茶倒掉,以酒斟满:“谁都不许拦我,我可是特意把他们支走的。”

    安然也知拦不住她,改口道:“那吃些肉再喝好不好?”

    清妍点头:“嗯。”

    安然想了想,起身道:“你们先烤,我去净手。”

    清妍龇牙笑笑:“快点回来,不然我们就把这些都吃完。”

    安然笑道:“这么多要是能吃完,那就要变成大胖子了。敏怡才不会跟你胡来。”

    宋敏怡正色点头:“我才不跟着清妍一起胡吃海喝。”

    清妍叉腰:“好啊,你们两个联合打趣我。”

    好一番追打玩闹,安然才出了院子。见院门口守着七八个下人,问了就近的一人:“厨房里可有些兽类肝脏?”

    一人答道:“方才和郡主端盘子过来,瞧见还有些,准备扔了。”

    安然说道:“劳烦带我去厨房。”

    那人弯腰:“李小姐客气了,请随小的来。”

    安然还是怕清妍喝醉了挨王爷王妃的罚,可是如果告诉他们清妍偷偷喝酒,那就等于背叛她。想来想去,还是先去弄些食用后不易醉的食物来,动物肝脏就是个好东西。

    到了厨房,炒了个青菜和肝脏,便回了院子里。清妍正要说她去的太久,见了她端来的东西,说道:“好呀,竟然自己跑到厨房逍遥去了。你要吃菜让他们弄就好。”

    说罢,两人将碟子接过,安然说道:“使唤别家下人总觉得不合礼数,若是他们进来就瞧见你的酒了。这菜能缓缓酒意,不易醉。而且呀,我先给弄了这些菜,烤肉的活就可以通通交给你们啦,多美。”

    宋敏怡笑道:“原来是打的这鬼主意。安然最会体贴人。”

    安然笑笑,拿筷子夹了菜给清妍吃下,又硬逼她多吃了几口。宋敏怡见了,也探了脑袋:“我也要吃。”

    已是到了晚食的时辰,三人腹中饥饿,两碟菜很快见底。宋敏怡说了许多宫里的事,清妍常去皇宫玩闹也不觉新奇,安然听的专注,只要是她没见过没听过的,都觉有趣。

    聊的正起兴,便听见外头下人唤了一声“王妃、世子”,清妍一灰溜就跑出去迎他们,宋敏怡下了凳给他们请安,安然顿了顿,把酒瓶藏进袖里,请安的姿势也有些别扭,起来时因袖口太松,酒瓶滑了一半,淡定收好,却瞧见贺均平微蹙眉往这看来。安然眨眨眼,心里念了一百遍不要揭发她不要揭发她。

    贺均平看着她那做了亏心事却又强装镇定还满是无辜的眼神,隐忍的笑了笑,等顺王妃嘱咐了几句,便说道:“母妃,厨子已备好晚膳了,我们过去吧,免得菜凉了。”

    顺王妃轻点了头,笑道:“安然,敏怡,可玩的开心些。若是吃的不饱,便让下人去备饭菜上来。”

    两人欠身道谢,等他们走了,安然松了一气,清妍忽然一拍脑袋:“呀,我把酒忘了,还好没被母妃王兄发现。”

    安然感慨:“清妍你日后可必定不能做坏事,否则迟早要露馅的。”

    说罢,拿了酒瓶出来,清妍立刻抱住她嬉笑:“做坏事也不怕,有你,反正你我都是坏姑娘。”末了又拉宋敏怡过来,“你也是坏姑娘。”

    宋敏怡轻啐她:“我是好姑娘。”

    三人又闹做一团,一直吃吃喝喝到亥时末尾,有了醉意,唤下人进来收拾,不等他们过来,就躲进屋里去了,免得被他们闻到酒味。洗了脸和手,换了干净衣裳,三人睡下盖好被子,又聊了许多话。

    宋敏怡喝了一点酒,但酒量实在是差,晕晕乎乎的答话,时而迷糊一会。安然被清妍灌了三杯,也有些晕了。唯独清妍当真是个豪爽姑娘,连酒量也好得很。给两人拢好被子便笑她们太过柔弱,结果笑着笑着也犯晕起来,这酒的后劲可足着呢。

    安然恍恍惚惚睡了一会,忽然听见有人在耳边对她说“安然,子时了”。她低低应了一声,翻了个身,又有人绕过身上爬了过来,摸摸她的鼻子:“生辰快乐,坏姑娘。”

    安然耳朵一动,缓缓睁眼,就瞧见宋敏怡耸拉着脑袋靠在清妍肩上,背倚着墙,脸上有酒晕,却认认真真的和清妍一起说道:“坏姑娘,你满十岁啦。”

    “……”安然眼眸一湿,难怪她们突然说要合宿,又要烤肉吃,还喝酒,竟是早就商定好的,是在给她过生辰呀。她从被窝里坐起身,晕了片刻,抱了她们便分别亲了红润的脸蛋一口,“同乐!”

    宋敏怡吓了一跳:“这、这亲亲的事不是夫妻才做的吗,你、你……”

    就算清妍在边城见惯了剽悍的民风,也没想到安然突然就来这么一个举动,咽了咽:“你还醉着吧。”

    安然轻轻摇头:“我在书里看见的,说感情好的姐妹,亲亲是最亲昵的举动。”她抹了抹眼,鼻子微酸,就算她们不过比自己大一岁,还是孩童心性,可恰恰是这份纯真天性,才更让人感动。

    清妍见她要落泪,忙轻拍她的肩:“坏姑娘别难过,亲亲回去不哭了好不好。”

    说罢,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又抱了还傻眼的宋敏怡亲了一口。见她更是傻愣,已笑趴在床上。安然也笑了起来,宋敏怡哽咽道:“娘说,没有及笄不能亲人的,不然就是、就是不守妇道,完了没人要我了。”

    清妍笑的更欢,抱了抱她:“我看呀,你是傻姑娘,才没这回事。若是日后我们嫁不出了,去山上开个尼姑庵吧,就让先亲亲的安然做师太。”

    听见师太二字,宋敏怡才破涕而笑。说了半夜的话,三人才睡下。

    &&&&&

    三月,李家七少爷算了八字后,取名李瑾瑜。

    沈氏遣宋嬷嬷去跟莫白青说,要将孩子养在身边,好让她有个准备。莫白青生了个儿子,欢喜非常。虽然起初有些清瘦,不似想象中可爱。只是老嬷嬷安慰说孩子刚出生都不好看,这才放下心来。养了十天半个月,有母乳喂养,已是白白胖胖,明眸大眼,更是喜欢。

    可这才一个月,就听宋嬷嬷说要把孩子抱走,当即傻了片刻,随即气道:“她揽了前个太太的儿子不算,还要把我儿子抢了去吗?那她怎么不把二少爷从周姨娘身边要走?”

    宋嬷嬷冷笑:“莫姨娘可千万别这么说,太太愿意养也是你的福分,也是小少爷的福分。你问问别家,当家主母愿意养妾侍孩子的有几个。这是抬举你。”

    莫白青也冷笑:“这若是抬举那就免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打什么主意,就是要我儿子从小叫她娘,疏离我,让我永世不能翻身。”

    宋嬷嬷说道:“莫姨娘最好弄明白一件事,孩子即便是养在你身边,也不是你的,这家里除了大少爷,其他孩子都如太太己出。”

    莫白青一愣,素来傲气的心倒是第一次像被针戳,刺的痛心。是啊,无论如何,孩子都不是她的,不会叫她娘,不能一起同桌吃饭,要在别的女人怀里撒娇。

    她突然恨起来,当初为何她死心眼了要来做这冲喜姨娘。不,她连姨娘都算不上,人家周蕊才是正经八百的姨娘,她不过是个可卖可丢名义上是妾的奴婢。如此一想,顿时哭成泪人。

    宋嬷嬷没见过她如此模样,都是女人,心也软了下来,安慰道:“养在太太那也好,日后身份好些,吃喝用度也都好,还能常见着二爷。日后上学堂了,二爷也会教他学识,前途大好咧。”

    莫白青含着泪轻笑:“我不稀罕。”话虽这么说,可也认命了。她可算是明白为什么何采总是眼巴巴的瞅着六姑娘,日后便是她眼巴巴瞧着七少爷了!哭够了,心又冷了几分,“抱走吧。”

    宋嬷嬷抱了李瑾瑜回房,沈氏只看了一眼,便让她抱到小床上去睡,问了莫白青的反应,又问奶妈可找好了。一一细问安排好,李仲扬也放衙回来。

    一进门闻见奶香味,心里一顿,径直到了小床旁,看着那熟睡的婴孩,心里越发不是滋味。这一个月他未曾去看过一次,如今一瞧这小脸,便立刻忆起当日的事。他当真是办了一件糊涂事,那日怎的就鬼使神差了。

    沈氏上前淡笑:“二郎是第一回见孩子吧,长的白白胖胖,好看极了。”

    李仲扬收回视线,淡声:“嗯。”

    随后沈氏又说了些什么,李仲扬完全未听入耳中,一心想着这孩子。想了许久,才下定了决心,抬眸看沈氏,面色淡淡:“我今日将瑾瑜八字交给算命先生瞧,那先生说,这孩子命理和我相冲,怕是不能养在身边。”

    沈氏微有怀疑,李二郎怎么突然寻算命先生问起孩子八字来了,只是想不出他有说谎话的缘故,不再怀疑其他,问道:“那可有安解之法?”

    李仲扬摇摇头:“我本不信,又寻了国师看,国师一瞧,果真是有冲突的。所以我想……将孩子送走,养在别人家中。”

    沈氏低眉想想,算命的话她信五分,可国师的话却立刻信了,也点头:“瑾瑜刚出生便遭了大难,涅槃重生,当是个命硬之人。半仙早就说过比二郎命硬的人不可常留身边,那瑾瑜怕是这样的孩子。”她叹气,“为何偏偏是李家的孩子,这可如何是好。”

    李仲扬不动声色道:“我倒是想了个法子,养在别人家我也不放心,也怕亏待了他。所以若夫人愿意,我想将他过继到大房,给大哥当儿子。如今大房单薄,多个男儿也好。”

    沈氏淡笑摇头:“二郎许是忘了大嫂是个如何厉害的人物。她本就不喜我们二房,如今过继个孩子,怕大嫂更是不满。”

    李仲扬淡声:“大嫂在乎的无外乎是钱财,给她挪多些钱就好。”

    沈氏顿了顿,这才想起:“那席莺不是有了身孕么?按日子,如今该生下了,大嫂也添了孙儿,应当不会再答应要这孩子。”

    李仲扬差点说漏了嘴,忙以笑掩饰:“不是说那是谣言么,兴许真是谣言罢了。”

    沈氏对李瑾瑜也无感情,倒是岁数见长,私心越重了,既然李二郎要送走孩子,她也没什么可反对的。当即去跟老太太说了这事。老太太本就宠着大房,那李瑾璞早逝后,更是心疼大房势单力薄,如今听二儿子主动说起要过继个儿子去,高兴非常,立刻写信给韩氏,又许诺会帮补钱财,连夜就让人送去了。

    听见老太太亲自出面,李仲扬可算是松了一口气。这辈分是乱了些,但至少不用听李瑾瑜喊自己爹了,倒是大有眼不见为净的痛快。

    李瑾贺送了孩子到京城,拿着李仲扬的钱回到滨州,赶了二十几日的路,进了城,便将钱财藏好,回到家中佯装饿晕在家门口。

    急的韩氏跳脚,好不容易灌下热汤才见他醒来,当即哭的撕心裂肺。李瑾贺便告诉她,席莺生了孩子没多久,就被山贼一同掳走了。韩氏假意抹了几滴泪,念了几句她苦命的孙儿,可心里却是放下一块大石头,嘱咐他好好休息便离开了。出了门立刻让人去打听少爷可是一人回来。

    李瑾贺见韩氏不疑有他离去,这才躺下睡了个好觉。

    下人很快回来,说李瑾贺确实一人落魄进城,并不见姑娘孩子,韩氏这才信了他的话。

    过了大半个月,京城那边老太太来信了。

    大房一家正吃着饭,下人报来信时,韩氏嘀咕了一句“非年非节的又折腾什么”,接过来一瞧,气的饭也吃不下了,啪的将信拍在桌上,气道:“他们真是欺负人到头上来了!不要的孩子就丢来我们这,还是个贱妾的孩子。”

    李瑾贺心里一个咯噔,将那信拿来一看,看至后头,手都在微微发抖了。这莫姨娘的儿子,岂非就是他那偷换过去的孩子,二叔当真是有心了!

    安阳夺了信来,囫囵吞枣看了,倒是笑道:“怕什么,反正他们有钱给,就当养了个小奴才呗。”

    李瑾贺瞪了她一眼,沉声:“什么小奴才,还是不是个姑娘,说话粗鲁得很。”

    安阳挨了喝斥,甚是奇怪看他:“哥,你激动什么?这贱妾生的孩子不就是个奴才。”

    李瑾贺作势要揍她,安阳尖叫一声跑到韩氏身旁:“你疯了!”

    韩氏也皱眉:“好好的吵什么。”末了一想,大概是因为李瑾贺刚没了孩子,有所感触,也没责骂他,“就算有银子帮扶又怎么样,我们还没沦落到替人做嬷嬷的份上吧?尚和,你去回了你祖母,说这孩子我们不养。”

    “娘。”李瑾贺定了定心,说道,“你想想,二叔如今已经是丞相了,若是我们替他养个孩子,就算不是嫡出,但好歹也是他亲儿子。我们带这孩子,他自然是更亲近我们,日后若有事要二叔帮扶,就让孩子去说,多少会给些情面。反正养了在家里就是多几口米饭。”

    韩氏转了转眼眸:“你说的倒有理。”停了停轻笑,“那便回你祖母,说这孩子养在我们这吧。”

    李瑾贺饭也不吃了,起身去写信。瞧的安阳多看他几眼,扯扯韩氏的衣角:“娘,大哥很不对劲呀。”

    韩氏不以为然:“快吃饭。”

    安阳也想不出个头绪来,只好重新拿了筷子。

    &&&&&

    莫白青听说要把孩子送到滨州去,气疯了拿起剪刀扬言要杀沈氏,所幸被人拦下。哭闹了一番,几日没吃下饭。

    孩子走的那日,李仲扬正好休沐,午歇时听见孩子哭闹声远了,倒觉得心头刺已去,又觉自己做了件荒唐事。怎的家宅的事比朝堂的事更难决断,以往总嫌朝堂累,如今倒希望吃住在那。

    沈氏在旁绣花,听见他叹气,撩开帘子坐在床沿,笑问:“二郎可是渴了?”

    李仲扬说道:“日后若有什么家宅内务,通通不要告诉我。”

    沈氏应了声,不知他是受了什么刺激。抬手给他揉额头:“家里的事我尽量决断,二郎只管放心上朝。”

    李仲扬低应一句,心又软了,握了她的手起身道:“太太,为夫有话要对你说。”

    沈氏笑道:“二郎说吧。”

    李仲扬话到嘴边,欲言又止,来回多次,才和她说了那日的事。说了一半,便她俏脸没了血色,等说完了,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低的喑哑。许久不见她反应,惊的李仲扬也急了,揉了揉她的脸:“阿如,阿如。”

    沈氏这才回神,差点闷出一口血来:“二郎怎的如此糊涂!莫说道德人伦不许,若是让那有心小人知道,二郎的前程便毁了。就算你再如何顾及大房骨血,相比之下,也是二房为首。你、你……”

    沈氏也说不出什么重话,连连叹气,李仲扬说道:“为夫也后悔了,只怪那日太心软。”

    “不行。”沈氏起身绞帕,蹙眉沉思一番,“那孩子不能送回大房。”

    李仲扬连鞋也顾不上穿,将她拉住:“这是为何?”

    沈氏拧眉:“这孩子不能留在我们家,也不能到大房那,我给他挑个好人家送了去,一辈子与我们没瓜葛才好。”

    李仲扬惊了惊:“太太不可,这让我如何向尚和交代?”

    沈氏轻声:“二郎,为了李家上下,这是最好的法子,你不能再错下去了。这事若被捅出来后果不堪设想,纸是包不住火的,夫君是要将自己的前程亲手毁掉吗?这事我也会做的仔细,二郎且管放心就是。”

    李仲扬心中也被说动,便默许了。

    沈氏当即出门唤了钱管家来,要他追上送孩子的马车,又嘱咐了一番。

    滨州那边还在等着二房的人送孩子过来,可半个月后,那送孩子的大人是来了,可孩子却没跟来。一说,竟是过山道时,被土匪劫走了!李瑾贺当即晕了过去,只道他们母子到底还是逃不过这命运,大病了许多时日,能下地时,人已憔悴的不成样子。

    沈氏收到大房的回信,信上说了一番可惜的话,这才放下心来。那孩子她让钱管家在路上寻人送了,任何线索也未留下。从此,与他们二房再无瓜葛,这事也尘埃落定了。只是对不住那孩子,心中愈发觉得罪孽。可为了李家,她无悔,所有的报应都报在她身上吧。

    作者有话要说:李瑾瑜的事大概要好几年后才会再提及,所以如果看到很多章还没交代,不要疑惑这两章是否突兀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