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41章 乔迁新居中秋险境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七月初一,李府乔迁。

    日光晒的大地如火烧灼,远远看着街道,也似潮水翻涌,晕得不行。

    宋嬷嬷随行撑着二十四骨伞,为沈氏遮荫,见她面上有细汗,不由说道:“太太先回屋里吧,奴婢在这看着。”

    沈氏淡笑:“若是其他东西倒无妨,只是这是二爷房里头的。”

    宋嬷嬷了然笑笑,太太的心思一心放在李二爷身上,夫妻两人相敬如宾,着实让人羡慕。

    府里的东西陆续搬上牛车马车,往丞相府驶入。

    安然随沈氏去看过宅子,因是去年新造,仍留有新木气息。门前置放两尊威仪石狮,一进门便是宽长前院,两侧栽种的幽竹是安然最喜欢的装饰。比起那花俏的花花草草,她更喜青翠竹子。

    宋家的宅子也是皇上钦赐的,安然很早便叹他们房屋做工精致,见到新宅子,那雕工也十分精巧,花鸟腾飞,祥云绕梁,不由赞叹皇家工匠确实厉害。

    东西还未完全摆放好,便有下人跑过来禀报:“太太,莫姨娘在偏房那吵起来了。”

    沈氏面色淡淡:“所为何事?”

    “莫姨娘说院子里的花草长的狰狞,夜里看了不舒服,对胎儿不好,非要何姨娘那院子。”

    宋嬷嬷冷笑:“真是个爱生事的主,这肚子才稍见了些,就跋扈起来了。”

    沈氏说道:“宋嬷嬷,领着几个下人过去,将她院子里的花草全除了,这便不会狰狞了。”

    宋嬷嬷笑着应声,当即带了几个粗汉子过去。过了一会,又有下人跑来,连外裳都汗湿了:“莫姨娘见我们过去,遣了人去禀报老太太。”

    沈氏面色沉冷,这莫白青真是越发不知好歹,怎的就不知收敛。这两年周姨娘已经敛起性子,又出来一个不安生的。

    “去黄嬷嬷那只会一声,别真让老太太过来了。”

    莫白青一手放在肚子上,一手指着何采的丫鬟珠儿骂道:“不知好歹的东西,你主子都没说话,你插什么嘴。以下犯上,你倒是长了熊心豹子胆,贱婢。”

    珠儿急的眼红,忍着没掉泪,何采唤她“珠儿莫吵,回房替我折衣裳”,珠儿可不愿走,她这主子没主子的脾气,待她也好。若是平时,定不会与这姨娘起争执,只是方才那六姑娘安平过来,瞧见院子里的木槿开的甚好,便拉着何采的手说“以后常来姨娘这看花”,何采眼里的神色她可瞧在心里。

    就为了六姑娘常来,她这做奴婢的也该挡着莫姨娘。

    莫白青仗着腹中孩子,想到何采不过只生了个女娃,还不是养在身边的,从未将她放在眼里。周姨娘她不敢碰,难不成何采也要让着?

    何采冷冷看她:“我不愿让,你便要一直吵么?若是让老太太二爷知道你怀着李家孩子却满嘴脏话,你以为会如何?”

    莫白青一顿,偏头对嬷嬷道:“把东西都搬进来,我已经去请老太太了,她会为我做主的。”

    话落,背后便有人冷笑:“为了一己私欲去惊动老太太,这是你该做的?”

    莫白青听见这声音嚣张气焰便灭了半分,瞧见沈氏正脸,更怯三分。好不容易劝服自己,想着那沈氏年长又无儿子,日后哪里比得过自己,当即说道:“正是为了李家后代,我才想着要换院子。否则住的不正,对胎儿也不好。”

    沈氏冷声:“老太太不会过来了。”

    莫白青登时没了气势,见众人盯着自己,顿了顿,甩手:“不要便不要!稀罕!”

    “站住。”沈氏说道,“我进来你未请安,离去时也未有说辞。你肚子里的若是女儿,二爷不缺,若是儿子,二爷也不缺。家有长子,庶子也有,你凭什么如此趾高气扬认为二爷会因为孩子宠爱你?该带脑子想一想了。”

    莫白青愣了愣,颇为不甘。沈氏又道:“我今日便放下话,你若再没大没小,骄横无理,即便是有了孩子,也保不住你。”

    “你不能……”莫白青被她盯的心里发虚,到底没敢再说什么。

    只是直到中秋,莫白青也未再生什么事端。

    中秋灯会,满城挂起彩灯,映的天穹艳红。

    清妍的水痘已全好了,也没留半点斑痕,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好动,早早拉了安然出来,去看花灯猜谜语,虽然那奖励不过是些小玩意,两人乐在其中的不过是猜题的乐趣。

    街上熙熙攘攘,两府下人时而被挤开,跟的分外紧张。若是走丢了,这可要一番好找。而且今晚出来的人多,平民百姓携妻带儿,稍有身份的都带着丫鬟小厮,更是拥挤。

    清妍已经撕下几张红条儿,拉着安然往那谜底台挤。可两人怎么挤得过那些大人,好半天也没往前一步,倒被踩了好几脚,发髻也歪了。气的她放了手,唤下人开路。安然忙拦住她:“你若让下人呼喝,那就扫了大家的兴致。既是灯会,自然热闹。”

    人多嘈杂,清妍根本没听见她说什么,小小的声音全被遮盖了,啊啊了几声,急躁起来,自己往里挤。安然刚要跟上去,却被人挡住。忙回身找下人,却不想人太矮,根本就瞧不见。隐约有人拽住她的胳膊,安然大感不妙,只见那手顺着胳膊伸向自己腰间,她忙捂住荷包,却猛地被那人一扯。

    这可不行!那可是娘亲送给她的。想罢,抓住那手不肯让他走,这一放那就是大海捞针,再也寻不见了。

    一边不放,一边直往外拽。不多久,安然就被拖了出去,大喊了几声抓贼,根本无人听见。小贼将她一推,安然差点没跌倒,下意识追了上去。等拐进深巷,才反应过来,转身要跑,就见一人闪了出来,堵了出口。只见是个瘦小汉子,手上还甩着她的绣花荷包。

    安然心下微慌,见那巷口有人陆续经过,却离的太远,恐怕刚喊就被那汉子抽嘴巴止声了。

    汉子上下打量她几眼,笑的奸邪:“我道是哪个粗丫头敢追上来,没想到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姐。这衣裳拿去当铺还能换一顿饭钱,将你卖到窑子去,大了定是个美人胚子。”

    安然定了定神,既不退一步,也不试图逃跑,脑子里转了一圈,缓声:“依国律例,轻罪轻罚,重罪重罚。偷盗打劫不过杖责一百,可诱人去卖,却要杖责三百并流放三千里。你家中可有老人幼儿?若你流放,家人如何存活?又如何在族人面前抬头?看你的衣着,倒也不像是走投无路之人,既然如此,为何要把自己逼迫得走投无路?这钱我不会讨回,也不会告知家人,就当是我无意掉落。我父亲是官,母亲也是出身侯门,如果你非要将我卖了去,怕我家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熙熙攘攘闹市之中,总会有人见你拖了我进来。你真要卖了我么?”

    那汉子一顿,狠声:“别以为你说两句我就怕了!我现在就将你扛走,有谁知道。”

    安然盯着那人,声调毫无波澜:“好,你且将我卖了,我家中迟早能寻到我。我一世毁了,你一世也毁了,倒是公平,无妨。”

    汉子迟疑片刻,恶声:“你若敢报官,老子一定寻机会捅了你!”

    安然心下松了一气,面上不动声色:“那荷包是我娘亲自给我绣的,若是不见了她定会询问。我自然不会告发你,但荷包要给我。”

    汉子见那荷包也不值钱,将里面的钱财揣在身上,便将它扔在地上,转身跑了。

    安然等他快跑到巷口了,才急忙上去拾,往外跑去,刚出来,一片明亮灯火,只见那小贼已被一群下人衣着的壮汉押跪在地上。她愣了片刻,两个衣着光鲜十七八岁的少年站在那,看着她笑:“我说是哪家姑娘这么厉害,原来是李丞相家的千金。”

    另一人道:“当日我们就听过李家四姑娘的伶牙俐齿,不像个小人儿,如今再一听,这嘴都能把人说活过来。”

    安然顿了顿,从这话听来,两人分明在她方才遇险时已经在这听着了。看着像是哪家少爷,却面生得很。虽说他们没有义务救自己,可隔岸观火也非君子所为,心下不屑与他们为伍。

    她提步要走,一人便说道:“丞相之女好不客气,我们救了你,一句道谢的话都没有么?”

    另一人笑道:“人家是一品大官的千金,自然傲气。”

    安然皱眉看他们:“我倒不记得是两位公子救了我,只瞧见了两位公子的下人擒住了小贼。那我便为免受此贼盗走财物的下一人道谢。”

    那少年愣了片刻,这才明白过来:“李四姑娘可是在责怪我们袖手旁观,在外头瞧好戏?”

    安然摇头:“你们并没有义务救我,我也没有权力怪你们。救是你们的事,不救只是受道德谴责而无因果过错。”

    说完这话,安然才觉得自己其实并没有必要说这些。真是越发的像个犟脾气的孩童了,老老实实谢过他们不就好,何必非要争辩出什么来。

    那两人倒是笑了起来:“受教了。”

    安然见他们并不说什么,便告辞了。回那奖励棚子上去寻清妍,消失了一会,也不知那些下人是不是已经在找自己。

    走了一会,就被人抓住了肩,她惊的回身,抬手一拍,等啪的一声响起,才见着那人是世子贺均平。见他手背已多了几道红印,眉头也拧起,不由一咽:“抱歉世子,我刚才碰到了歹人,紧张得很。”

    贺均平问道:“可受伤没?”

    安然摇摇头:“方才把他吓跑,没跑几步就被两个公子哥抓住了。”

    贺均平起了兴致:“吓跑?你用什么法子吓的?”

    安然吐吐舌头:“这个。”

    贺均平失声笑笑:“刚才我在客栈楼台上饮酒,看见清妍在街上人潮中钻来钻去,十分紧张,便去问了她。她说和你走散了,不知在何处。因此一起来寻你,我让侍卫去回话,直接送你回去,如今要和清妍汇合也太拥挤难寻了。”

    安然点点头:“那劳烦世子了。”末了又看看那些侍卫,都是便装,在前开路也不蛮横,心下倒多了几分好感。有人挤来,贺均平微微侧身护了护,动作细微自然,安然的心却轻轻跳了跳。

    被保护的感觉十分好。

    进了临街,人已稀少,总算是不会前脚挨着别人后脚跟了。

    贺均平听了安然方才经历的事,笑道:“莫非那里头藏着金子,你竟一个人跑去追盗贼。”

    安然举了举荷包:“我在追这个,这是我娘在我七岁生辰送的。”

    贺均平看了一眼那荷包:“脏了。”

    安然笑笑,小心揣进怀里:“没事,回去洗洗就好。”

    李家人正聚在院子里喝桂花酒赏月,老太太坐了一会就要回去,谁想就有下人回来报没跟好安然,走散了,如今正找着。惊的老太太跌回椅子上,沈氏也晕了片刻,李仲扬随即让下人都出去找人。

    李家几乎是倾巢而出,只剩老弱妇孺在家中,沈氏急的心神不宁,让何采伺候老太太去躺着,自己在门前来等着人报。约摸过了半盏茶功夫,就有自称是顺王爷府的侍卫来报,说世子找到了李四姑娘,让他们放心,如今正回来。沈氏这才放下心,让人去告诉外出寻人的李仲扬。

    等了一会,见安然和世子谈的甚欢的回来,气便上来了,迎上去向世子问安。

    安然哪里知道下人都把她“失踪”的事报回家里,又怎知爹爹都领着人去找她,惹得全家不安,只道是沈氏想她了,扑进她怀中美美唤了一声,却被她握了手退离己身。

    贺均平将人送到,谢绝了沈氏让他入内喝茶的好意,便走了。

    安然在前头蹦蹦跳跳,跟沈氏说着今晚的事,见她面上不悦,不由问道:“娘,怎么了?”

    沈氏气道:“在正堂跪着,不许起来!”

    安然愣了愣:“娘……”

    沈氏说道:“你素来贪玩,我只当你孩童心性,从不管你。旁人都说你聪明懂事,娘也放心。只是不曾想过,你竟玩的过分了,你可知道你失踪这一个时辰李家都翻了半边,团圆之夜你爹还要带着一家子去找你,你当真是个好女儿,无法无天了。”

    安然这才知道家中已知道她方才走丢的事,方才她又笑着回来,怕是娘亲以为她丝毫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她抱了她的腰,埋头入怀:“娘,是安然错了,我不该乱跑,不该让娘担心让爹爹担心。”

    沈氏又气又心疼,泪已是悄然落下,抱了她哽声:“娘只有你这一个女儿,只有你这一脉骨肉,你若有事,教娘亲如何是好?

    叹也叹了,骂也骂了,到底还是不忍心让她去跪着。等李仲扬回来,安然已经睡着了。

    李仲扬在旁看着安然,抬手替她拢好被子,这才出了房间,让宋嬷嬷今夜留在安然闺房照顾,与沈氏一同回去时问道:“可受了什么惊吓?”

    沈氏答道:“倒没有,由世子送回来的,说正好碰见。本来想罚她去跪着,但到底没忍心。”

    李仲扬微顿:“这有什么可罚的,一个小姑娘走丢了回家,你该哄着她,哪有责罚的。”

    沈氏笑笑:“做爹的心思与做娘的心思到底不同。”

    李仲扬倒没有说什么,虽然不懂有何不同:“明日你带礼去谢谢世子。”

    “妾身明早就去。”

    翌日,沈氏便去了王爷府。

    顺王妃见了她,便又道谢了一次几个月前清妍起水痘安然帮忙的事,又后怕若是那痘子抓破了,怕是要留下许多斑痕。沈氏笑着安慰她,又为昨日的事表了谢意。

    正巧贺均平和清妍要出门,经过正厅清妍听见沈氏的声音,便进来了。一见便有些怯意:“李夫人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清妍。”

    沈氏淡笑:“是安然太皮了,不该乱跑,累的郡主着急了。”

    清妍忙摆手:“是我的错,母妃说安然比我小,我是姐姐,可是我却没有看好她,只顾着自己玩。安然一定吓坏了吧,我正要去看她。”

    沈氏笑道:“那丫头胆子大,倒还是乐呵呵的,她今日在家中,郡主可直接去玩。”

    贺均平笑道:“李四姑娘胆子确实大,不过才九岁,却敢追着小贼跑。我以为她那荷包里装了什么宝贵东西,却不想是宝贵东西装着什么。”

    沈氏顿了顿:“世子这话怎讲?”

    贺均平略蹙眉头:“李四姑娘说,那荷包是李夫人在她生辰时送的,便一心想着要追回来,可回过神,却发现陷入险境了。”

    顺王妃叹道:“倒真是个好姑娘。”心里又想年纪小小就这般懂事贴心,当真是可以要过来做儿媳的。

    沈氏怔松片刻,万万没想到安然竟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去追那狂徒。不由笑了笑,心里却是懊悔昨夜怎的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了她,差点将她委屈哭了。这么一想,坐了一会便告辞回了家。

    清妍要去看安然,便一起去了丞相府。

    到了府上,清妍是初次来这,没像往常那般径直跑进去。便牵了沈氏的手由她领路,进了院子,清妍轻嘘了一声:“我要给安然一个惊喜。”

    沈氏笑笑:“那郡主便去玩吧,我去给你们备些茶点。”

    清妍摆摆手:“去吧去吧。”

    她悄然进去,直接问了李府下人凉亭在哪个位置,往那摸去,果然就见她在那看书。真是一成不变的习惯呀。

    那荷塘上的迂回小道实在是太长,安然早就瞅见清妍来了。她佯装看书,嘴里念念有词,听得那脚步声走近,猛地抬头站起,朝她做了个鬼脸。吓的清妍鬼叫一声,胡乱往她身上轻拍:“坏姑娘坏姑娘!”

    安然捧腹笑着,和她倒在长椅上打闹。

    “坏姑娘,你怎的来了。”

    “来看看擒住小贼的大英雄呀,坏姑娘。”

    “坏姑娘,你昨夜猜中了几个灯谜?”

    安然不过随口嬉闹,清妍面色一变,顿时安分起来,垂着头了无生气:“安然,是我错了,哥哥说的对,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既然是一起出去的,就该一起玩,一起回来。”

    安然笑笑:“是我乱跑,不是你的错。”

    清妍认真道:“是我错了。”

    安然见她执拗,点头笑道:“好吧,但我不气你。”

    清妍这才开心起来,伸了手指:“明年我们再一起猜灯谜。”

    安然勾了手指,对对勾:“明年还要一起猜灯谜。”

    两人相视一笑,又闹了起来。

    夜里,安然洗漱好就寝,沈氏在旁和她说话,聊了会便说道:“不知怎的,今日张府和秦府那都有媒婆过来,要替她们家公子与你做媒。”

    安然笑道:“自从爹爹做了丞相以来,好似一直有人说媒。”

    沈氏笑道:“此次稍有不同,他们两人都说与你有一面之缘,十分合眼缘。”

    安然想了想,该不会是昨夜那两个隔岸观火的少年吧,慎重起见,便直接道:“女儿还不想那么早订下这些。”

    沈氏笑笑:“知你心思,娘亲不会强迫你,睡吧。”

    安然躺□,迟疑片刻问道:“爹爹还没回来?”

    沈氏神谁微黯,强笑:“很快便回来了。”

    “娘,让爹爹别饮那么多酒,对身子不好。爹爹最听娘的话了。”

    沈氏应声,又道:“方才你赵姨派人送帖子来,说后日你们要上学堂不得闲,所以明日两家人一起去钓鱼放风筝。”

    一听可以玩又可以吃,安然自然答应,欣然道:“嗯!”

    沈氏刮刮她的鼻尖:“就你最贪玩。”

    “嘻,娘早点睡。”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