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37章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莫管家这两日心神不宁,懊悔不该心软帮女儿说了那些话,李仲扬确实是去了她的院子里,可总觉得见了沈氏眼神不对。这么担忧到了二月初八也无事,倒以为沈氏是放过他了。又得了个为两位少爷准备东西去贡院会考的事,赶紧鞍前马后安排。

    万事俱备,只等着明日进考棚。李仲扬当夜叮嘱两人,不必太过紧张,顺其自然就好。等他们回去不过一个时辰,就听见李瑾轩的小厮来报,说李瑾轩腹泻不止,半个时辰去了三四回茅厕。沈氏忙让人去请大夫诊断,等自己去了他房里,就见他面色青白,躺在床上连下地的气力也没了,说了三句话不到,又往茅厕去了。

    大夫很快过来,替他诊断后,竟是吃多了巴豆霜。

    那巴豆霜是巴豆晒干研磨的粉末,药力不减,而且少油腥味,很容易误食而不知。沈氏忙让大夫开药,等药童抓了药送来,李瑾轩又去了好几回,连眼都睁不开,话更是说不出一句,只能由下人搀扶。

    沈氏不便待在屋里,让丫鬟都下去,命小厮仆妇连夜守候。

    喝过了药,李瑾轩才稍有气力,沉沉睡下。

    沈氏回了房内,顿觉奇怪:“晚饭一同进食,也没给他做什么吃的,尚清又未出过房门,怎的就误食了大量巴豆。”

    李仲扬说道:“明日的会试怕是去不了了。”

    沈氏点头:“二郎先睡吧,我去告诉尚清好好歇着,再告知老太太,免得众人担忧。”

    “夫人辛苦了。”

    沈氏出了房门,边走边思量,片刻对宋嬷嬷道:“你去将大少爷的书童和近婢小厮都叫来。”

    宋嬷嬷应声退下。

    沈氏见李瑾轩还在睡着,便让仆妇转达,让他不必太介怀。又去了老太太那,说李瑾轩突然腹泻,不能赴考了。老太太一听,直叹“可惜了,是命呀”,又嘱咐沈氏好好照顾,明日再请两个大夫来瞧瞧。

    与老太太唠嗑的韩氏听了,也叹道:“当真是天公不作美,尚清怎么就这时候中了巴豆的毒,如此一来,就只剩我家尚和孤零零的去贡院了。”

    老太太说道:“你也快些回去吧,告诫尚和不可胡乱吃东西,也别受了凉,免得腹痛。”

    韩氏笑笑起身:“听母亲的。”

    经过沈氏身旁时,见她面上无笑,眸色略有戾气,倒是吓人得很。只当她是因为儿子不能去参加科举而气疯了,心下满足非常,轻步离去。

    沈氏欠身道:“儿媳也告退了。”

    老太太摆摆手:“去吧。”

    沈氏僵着步子出了门,身子微微不稳,旁人忙扶住她。她偏头问那恭送的黄嬷嬷:“大嫂在这坐了多久,可有中途离开过?”

    黄嬷嬷不知她为何如此问,老实答道:“吃过晚饭后便一直在这陪老太太闲聊,中途倒没走开过。”

    沈氏点点头,强笑道:“谢过嬷嬷。”

    好不容易回了房里,李仲扬仍在等她,正在灯下看书,见她神色恍惚,上前扶着,让婢女退下,问道:“太太莫不是染风寒了。”

    “二郎。”

    沈氏抬头看他,泪便夺眶而出,惊的李仲扬问道:“可是不舒服,我去唤大夫。”

    “二郎莫去。”沈氏拉住他,颤声道,“妾身求二郎将大嫂请走吧,别再住在我们这了。”

    李仲扬虽然疼她怜她,可这话一出口,面色便立刻变了:“你当我李仲扬是什么人,大哥已去,我这做弟弟的就要把嫂子赶走,你要将我置于何地?况且大嫂不过是陪着尚和来京赴考,只是半月时日,你便不能容他们几人了?”

    沈氏泪落不止,也无力与他辩驳。李仲扬看着不对,高扬的声调也平复下来:“太太受了什么委屈?”

    “我若受了委屈,打落的牙也会往肚子里吞,可如今大嫂越发使坏,她给尚清服了巴豆,是她在作祟啊!”

    李仲扬神色一僵,末了面上紧绷,斩钉截铁道:“不可能!”

    沈氏含泪道:“我方才去母亲房里,大嫂也在,我只跟母亲说了尚清腹泻之事,可并未说是起因巴豆。而大嫂自晚食后便一直陪着母亲,中途也未走开过。既然老太太不知道的事,那大嫂如何得知?可她却偏偏安慰我,说好好的怎么中了巴豆的毒。”

    李仲扬仍是不愿相信,只是却又不得不信。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宋嬷嬷已经领着李瑾轩房内的人过来。

    沈氏忙抹干泪,拉着李仲扬到了屏风后,才让他们进来。

    等他们一一跪安,沈氏才轻咳几声,缓了缓嗓子:“今晚用食后,少爷去了哪里?”

    书童答道:“吃过后少爷去院子里走了一会,便回书房温书了。”

    “那之后可吃了什么?”

    几人相觑几眼,才道:“除了少爷平日喝的茶,也没什么了。”

    李仲扬沉声:“再仔细想想。”

    听见李二爷的声音,几人抖了抖,这才认真回想。一人又道:“还吃了一碟枣泥糕,那是少爷最喜欢吃的糕点,因此厨房一直都有送。”

    沈氏与李仲扬对视一眼,问道:“那枣泥糕是谁送来的?”

    “都是厨房送的。”

    沈氏眉头微拧,说道:“去唤厨房做糕点的人过来。”

    不一会,那厨子过来了,方才听见府里传大少爷腹泻,他就预感不妙。刚进来就被问话,头埋在地上不敢起来,沈氏再如何威严也不过是个女人,可李仲扬可是个官,哪敢隐瞒半分:“这几日糕点一直是那么做的,但素来不喜吃枣泥糕的大太太也接连几日要了这东西,所以量就多了些,可小的绝不会将那巴豆霜当作面粉来撒呀。”

    沈氏问道:“你如何知道大太太不喜食?”

    厨子答道:“因有一次做了糕点奉上,被大太太甩了一脸,斥责这些东西该拿去喂狗。因小的做了厨子二十年,从未受过这般侮辱,所以记得清楚。而且大太太平时都不来厨房,可今日下午却过来了,说是看看糕点做的如何了,十分想吃,让我快些做。”

    沈氏微微屏气,缓声问道:“可曾在蒸糕点的炉子上逗留?”

    厨子说道:“这倒没有,因为大太太过来时,小的正和着面。然后大太太嫌恶小的脸上手上有粉末,怕让她粘上,因此打发小人出去洗脸了。回来后,大太太就走了。”

    沈氏轻叹一气,李仲扬也是默不作声,许久才道:“今晚的问话,谁都不许议论半个字。若是我听见了什么疯言疯语,我就折断你们的腿。”

    声音冰冷而无半分情面,几人又吓的磕头:“小的明白。”

    沈氏揉揉眉心:“退下吧。”

    待几人下去,沈氏也不多说,只等着李仲扬开口。许久不见他说,心下冷了半分:“在妾身眼里,夫君为先,子女为后,家中和睦最重。如今有人要害我儿,要坏我家中安宁,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咽下这口气。况且这次是小小巴豆,下回若是……”

    李仲扬冷声:“别说了。”

    沈氏偏是不愿停,别人对她如何她可以不计较,可她不能忍受别人害她努力要维护的东西:“夫君心中顾及什么妾身知道,可二郎可想过孩子?此次大嫂为何这么做,难道二郎不知?大嫂素来不喜我们二房荣华,宁可我们与他们一同受苦。这次尚清得了解元,二郎为何也主张不告诉大嫂?只因二郎明白,大嫂知晓这件事绝不会高兴,因此不愿告知。”

    李仲扬气的打断她:“你真是无法无天了!谁教你可以如此长篇大论教训夫君?你说让安然学女四书,我看该学的是你!”

    话吼完,才惊觉说的过重。两人皆是愣神片刻,沈氏心中寒凉,犟着性子未落泪:“好,好,二爷只管那手足情,不用顾及妻儿安危了。”

    李仲扬忍住脾气,轻声:“太太莫让为夫为难,大嫂只是一时被迷了心窍,不会再做这种事。若是将这事捅开,只会败坏过世的兄长名声,母亲知道后也定会痛心。况且又无人亲眼看见是大嫂做的,兴许只是巧合。”

    这么说完,自己也觉牵强。沈氏没再劝,他顾念什么她也知晓,可无法再谅解。心里不愿理他,上床后就贴着墙睡了。

    李仲扬与她成亲十余年,倒没见她如此冷淡过,但面子又拉不下来,只好熄灯睡觉。翻了几回身无法入眠,越想心中越是愧疚,终于是放低了声音:“阿如。”

    枕边人不答,他只好耐着性子又唤了她几声,仍是不答,又气的大声道:“一辈子莫理我!”

    两人皆是一夜无眠。

    因李瑾贺一早要去贡院会考,为免府里上下起身惊动了他,因此老太太免了这日的请安。李仲扬送李瑾贺去贡院时,李瑾轩仍躺在床上,却起不来身。明明听不见外头的声响,却又似乎听见了喧闹之声,不由叹了一气。

    安然最开始发现沈氏不对劲,虽然双眸仍含着浅浅笑意,对她也轻声细语,可总觉得有哪里不妥。等快用完早食,才恍然,娘亲从头到尾都没看爹爹一眼呀。而爹爹的脸也臭得很,简直是将碗里的粥水当做仇敌了,也不嚼咽,哗啦吞入腹中。一不小心噎着了,也是站在后头的周姨娘上来给他捶背递茶,娘亲依旧淡定如常。

    这分明就是吵架了。

    安然在这里整整九年,从未见过爹娘吵架,倒不知好好的为了什么事黑了脸。

    等李仲扬和李瑾贺走了,沈氏带安然去房里看李瑾轩。李瑾轩见她们来了,倒是先笑着安慰了起来:“听宋嬷嬷说,母亲昨夜一直叹气,孩儿倒觉得无妨。这次也不过是试考,本就没打算考个功名回来。先前晨风兄打趣,说让我先行探路,如今看来,他的愿望是落空了。”

    见他如此懂事,沈氏倒愈发为自己的无能感到不安,叹道:“你能如此想就好,若是难过,找知心人说说话也好。”

    李瑾轩笑道:“孩儿不难过,母亲莫担心。”

    安然认真道:“三年后大哥必定又是一条好汉。”

    李瑾轩失声笑笑:“小丫头,如今哥哥就不是好汉了么?”

    沈氏总算是露出笑颜:“好了好了,你好好歇着,安然太闹腾了,我领她出去。待会还会有两个大夫过来,你再躺会。”

    李瑾轩眼色黯淡,说道:“娘。这事……颇有蹊跷……孩儿晚食后,只吃过厨子那边送来的枣泥糕。我起先怀疑是糕点里被不小心混进了巴豆,可后来听说这糕点供了两份,可伯母那……却没有一点事。”

    沈氏顿了顿,她是气韩氏狠心,可她不愿李瑾轩知道如此丑恶的事,淡笑:“兴许是那茶水不干净。”

    李瑾轩倒也没想韩氏会那么做,只是觉得奇怪,听母亲这么说,也笑笑:“孩儿多疑了,真该打。”

    沈氏心里叹了一气,笑道:“快躺下吧。”

    临出门,又听李瑾轩十分认真道:“孩儿三年后一定会给母亲添分荣耀的。”

    沈氏听的鼻尖一酸,应了一声也没敢转身,拉着安然走了。

    安然抬头看着她,神情甚是不对,也猜到了些什么,忽然明白过来爹娘吵了什么。如果只是普通的事,母亲根本就从不在意。可如果假设这巴豆真是韩氏下的,那爹爹为了维护大房,娘亲为了保护二房,两人的冲突就大了。

    “娘,爹爹早上走的时候,连上衣扣子都扣错了呢。”

    沈氏连想也没想,“嗯”了一声,就算应答了。

    安然不死心道:“玉冠也戴的歪斜。”

    “嗯。”沈氏终于是低头看她,见她仰头看着自己,叹气,“都说你聪明,娘有时倒觉得,太聪明反而不好,会跟着大人一块操心。孩子就该有孩子的样子。”

    安然隐隐挨了训,暗里说她作为孩子就不该多问爹娘的事,她摇头道:“别人的事安然管不了,可你们是我爹娘,女儿关心爹娘天经地义。”说罢,摆了摆她的手,“娘,不管是因为什么事,爹爹到底还是疼我们的。况且娘不是常说,爹爹在朝堂已经很累,他在家就该轻松些。”

    沈氏笑笑:“安然越发懂事了,只是此次不同,你爹的迂腐性子该改改了,暂且如此吧。”

    见她实在不愿多说,也没松口,安然也没多说。沈氏的脾气便是,她要说的,即便屯个堡垒她也一定要说。她不说的,就算拿刀子架在她脖子上,也别想问出半个字。

    夜里李仲扬回来,一见沈氏竟然自己睡下了,火气更盛。洗手净脸将铜盆弄的噼啪响,连旁边伺候的丫鬟都觉得刺耳,偏床上的人动也没动。他干脆去了周姨娘那,坐了一会,问了问李瑾良和安素的功课。待周姨娘问“今晚二爷可是在这歇”时,迟疑片刻,留下了。

    李仲扬和沈氏拗了两日,连老太太都看出了不妥,待他上早朝后,便问沈氏缘故。沈氏笑答一切都好,没什么。老太太也不好多问,毕竟是人家夫妻的事。又想莫不是因为自己要李仲扬多去莫白青那,沈氏心中介怀?她本就是看在莫管家的面子上才插手,一时忘了要顾及沈氏的情绪,便想着日后断然不能再这么劝人丢妻宠妾去,顿觉罪孽了。

    眼见着会试都快考完,李仲扬这日回到家中,沈氏在灯前看书,他坐在床沿换鞋,屋里又是悄无声响,思索许久,才淡声:“若大嫂要留在京城,我去外头给她寻个宅子,家里用度仍由我给。”

    沈氏微微一顿,这才看他:“二爷心中可恨我?”

    李仲扬冷笑:“按理说你为了家人安康,我不该怨你。兄长待我如何,你也并非不知。若无他,也没有今日的李仲扬。大嫂一时被迷了心窍,私下与她说说,让她认错也好,何必赶他们走。只是你如此甩我脸色,胆大如虎,倒非贤妻。”

    沈氏黯淡一笑:“妾身知道二爷会怪,只是能得此答复,我也心甘情愿。”

    李仲扬顿了许久,长叹一气。沈氏已放了书,缓步走过来,蹲身为他脱去长靴:“二郎也知,万事都需防患于未然,如今背后已被捅过一刀,万万不能再傻气的去挨第二刀。”

    “嗯。”李仲扬犹豫半晌,才道,“用度多挪些给大嫂。”

    只要不住在自己家中,哪怕日子清贫些沈氏也毫不在意:“听二郎的。”

    李仲扬又道:“等科举放榜了再说。”

    沈氏淡然笑笑:“好好。”

    躺身下来,夫妻两人总算是睡了个安稳觉。

    翌日起身,安然瞅着爹娘又是相敬如宾的模样,不但是她,连旁人也松了一气。这几日的气氛实在是怪异,让人浑身不适。

    李瑾贺考完最后一日,正好是十五。一大清早李老太就领着韩氏去庙里还愿,沈氏在大门前送她们出门,待马车行的远了,偏头对莫管家道:“你待会来后院。”

    莫管家怔松片刻,心下已知有何前程等着自己。本以为她忘了,却不想是秋后算账,只等着李家的大事解决了,趁着老太太和大太太出门来整治他。

    进了后院亭子,只有宋嬷嬷伺候在一旁,其他丫鬟都没在跟前,略微认命的跪地叩拜:“太太万福。”

    沈氏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你是做爹的,为女儿着想我不怪你,也无可指责。可你同时也是李家下人,做出对主子不忠之事,我无法留你。待会你去帐房领这月月钱,就走罢。”

    莫管家急忙又叩了几个响头,实在不愿就这么半分也不挣扎的离去。至少要等他留到女儿怀了李二爷的孩子,他才能走的安心呀。再开口,已有哭音,求饶道:“太太饶了老奴吧,可怜天下父母心,太太仁慈,看在老奴尽心服侍李家多年的份上,别赶老奴走,日后再不会做那混账事,折了太太的好心情。”

    沈氏冷笑:“莫伯伯,你莫忘了我上回已饶过你一次。一添作二,二便能化作三。忠心这种东西,难道养了二十年还没成形么?你若是觉得委屈,说我非要赶你这劳苦功高的功臣走,那只管跟老太太说去。”

    莫管家也知事已至此,就算真的求了老太太,到底也是斗不过沈氏的。况且即便老太太出面,能保住他,却保不住他的女儿。李二爷的心思在谁身上,他素来知晓。单说这几日连沈氏给了脸色李仲扬看,家里上下也没敢说沈氏无法无天的。若是换了别家,早该用七出罪名休了。一时悔青了肠子,不该答应女儿嫁进来,不该自作主张去求老太太。

    哭的是老泪纵横,却不能哭软沈氏的心,最后才叩头谢了她,求她能善待莫白青。沈氏也答应了他,若不生事,便一直当作李家人。

    这做老父亲的,所思所想,仍是为了那不省事的女儿。

    可那不省事的女儿,依旧不省事。

    正卧躺在长椅上吃果子的莫白青一听下人说自己老爹卷包袱要走,气的立刻跳起来,嚷了一句“定是那毒妇在作祟”,可又不敢冲过去理论,便叹是她那爹太没用,这事何必咽在肚子里,就该找老太太呀!她怎会有如此软弱无能的爹。

    连叹了三声气,又拼命揉肚子:“你倒是争气些呀!”

    丫鬟见她捶的厉害,也不想拦着,这会她正气头上,若是出手制止,怕要挨耳光了。

    打发了莫管家,沈氏这烦心事又少了一桩。是该好好探探韩氏的口风,是回滨州还是留在京城。若是留在京城,也要替她物色宅子了。眉头微蹙,对宋嬷嬷道:“去让周姨娘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