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十二章 纸鸢之祸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李仲扬翌日放衙,听了沈氏所说,便亲自去李老太房里。

    李老太见了他,也知晓他来做什么,当下让黄嬷嬷奉了茶,声调极淡:“若是要为安然请先生的事,那便不用说了。”

    李仲扬不动声色道:“安然天性聪慧,读多些书总是好的。”

    李老太冷笑:“女子装一脑子学识做什么,虽说是嫡女,但同为李家女儿,难道庶女也要找先生?我们也算是大户人家,让其他人家听见,倒觉得我们逆行,要处处显得比他们开明。”

    李仲扬皱眉:“只是请个好点的先生到家中教学,哪来这么多的闲言碎语,况且大户人家的女儿有才有德的不少,怎的我们就是逆行了。”

    李老太面色微变,许久才道:“当初心容若是没看那么多书,也不会整日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不想安然变成第二个李三妹。”

    李仲扬简直是哭笑不得:“心容个性倔强,即便她少读书,也不见得不会变成今日模样。”

    李老太偏是不听,听着便觉心烦,说道:“由小到大,你便没有一件事是顺我心的。大郎若还在,哪里会让我如此烦心。”

    听见这略带怨气的话,李仲扬面色竣冷,双膝跪地:“让母亲忧心,是儿子的错。”

    老老太手肘撑桌,扶额摆手:“罢了,出去吧。”

    李仲扬离开后,李老太重叹一气,向黄嬷嬷说道:“我让大郎莫给姑娘们看那么多书,也别总在外头疯玩,他哪句不听?可到了京城,二房的姑娘通通不像话。且说那安宁,虽说是嫡女,但终究不过是庶出,却疼的什么似的。还有安然,像个疯丫头,没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安素脾气古怪不好动弹,整日病怏怏的模样。还有安平,虽然自小就养在我身边,可一回家,就亲近她娘了,我真是白白带在身边。都是没良心的……”

    黄嬷嬷给她捶着肩,赔笑:“二房的人确实不如大房,但养老太太的,是二爷。方才那话着实太重了些,二爷心里只怕难受。”

    李老太冷笑一声:“这世上哪有母亲顺着儿子的,孝义还要不要了。我自知我在家中说话没份量,可到底也是生他的人,他的命也是我给的,为了请先生的事如此与我说话,倒是我这为娘的错了。”

    黄嬷嬷知晓她素来与李二郎的母子情分比不过李大郎,当即也是赔笑不再帮腔。

    给安然找先生的事就这么搁置下来了,而这头刚提到李三妹,不过三日,就接到她的书信,说会在年底前回来。

    老太太一听见这消息,闷了几日的不快,也烟消云散了。

    &&&&&

    李三妹归期未定,老太太已经让沈氏将家中彻底清扫一遍,择了个最安静好看的院子,连下人也要早早择好。

    花园后院,周姨娘正给安素喂着米粥,在凉亭里远远瞅着那打扫的下人,不由撇嘴:“那样一个女儿,竟然还当宝贝的往家里接,若是我大而不嫁,早就被我娘拿扫帚赶出去了。”

    何采抱着三岁的安平在玩彩球,听见这话微微抬眼,只当作没听见。即便是在一个屋檐下,她也很难能这么抱着安平玩耍,也懒得费时去说闲话。

    莫白青自得了上回教训认错后,沈氏也给她配了下人,倒也不敢再对他们非骂即打。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话也没个遮掩,附和道:“姐姐说的是,老太太太娇纵三小姐了。”

    周姨娘轻笑一声:“老太太愿意这么疼着,旁人看不过又能如何。说起来,你还没见过三妹吧?”

    莫白青答道:“没见过。”

    周姨娘叹道:“那可真是个美人胚子,肌肤如脂,双瞳剪水,用回眸一笑百媚丛生来形容也委屈了她。这般娇媚的人,偏有一副倔脾气,微微显露三分英气,这样的女子,若我是男的,也得喜欢。”

    莫白青本就生的美貌,听她这么夸赞,心下不服:“按年纪算起来,也不小了吧,美人迟暮,生的再好看也没用。”

    周姨娘也听出这语气不对,勾唇笑笑,话锋急转:“二爷这半年来再未去过你房里?”

    这话莫白青最听不得,明知道她是在打落自己,就算你生得貌若天仙,没自家夫君正眼相看,那还比不过人家美人迟暮,一时无法辩驳,低声说道:“是。”

    见她憋红了脸,周姨娘这回舒心了,舀了粥吹凉:“来,安素张口。”

    &&&&&

    请先生的事停了下来,但以诗换纸鸢的事还在继续。

    在上学堂的都要拿诗去换,大房有三人,二房有五个。安平三岁,跑的还不稳当,又没上学,并不在列。只是看着那花花绿绿的纸鸢眼馋,一听管家说她没份,当即哭成了泥人,滚了一地的灰不罢休。长辈笑作一团,沈氏便拿了个最小的给她。

    安平紧抓在怀,生怕别人抢了去,结果不到半日,就被她抓成了一团纸糊,只剩几根竹架子。老老太怕她戳伤了自己,趁着她睡着,让人悄悄拿去扔了,换成了泥人。

    最先拿到纸鸢的是安宁,其次是李瑾轩和李瑾璞,不多久,安然也拿到了。其余四人拿了诗去,皆是不合格。来回试了四五次,几人气馁不已。周姨娘心疼安素,便不让她再去凑这热闹,反正也是便宜玩意,日后她要玩,买一百个堆着也好。

    韩氏只怪李仲扬太严苛不通融,不想让安阳继续,安阳心觉如果此时退出太没面子,不肯就这么算了。韩氏便让个先生写了首不太难但也通顺的诗,安阳拿去,这才通过。

    第三日,七人终于是领到了风筝。李仲扬近日无暇,由韩氏领头带几人去郊外。

    安然拿到的是一只蜻蜓纸鸢,比较轻巧,快步跑了十余丈,风筝乘风而起,手中放线,越飞越高。

    以前在孤儿院,哪里有色彩这么斑斓的风筝,都是他们用旧报纸糊的,风一大,便破了。后来工作了,也没那份心思。如今就像重生了一回,又重回年少时光,开心不已。余光瞥见一抹鹅黄色,偏头看去,只见是安宁,笑道:“姐,你离的这么近,待会我们的风筝要打起来了。”

    安宁直皱眉头,她以前住的地方根本没空放这个,附近的公园虽然可以,但每到起风的季节,人便多。她不喜欢热闹,从来没去过。刚才瞅着几个人放,才摸到了法子,但那风筝在半空中歪歪扭扭,又飞不高,额头都起了汗。

    安然简直要笑趴了:“扯线,扯扯线就好。一边飞一边放就往高处飞了。”

    安宁照办,果然渐由自己控制,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么放的。”

    不等两人高兴完,手中长线一顿,纷纷抬头看向空中,竟然真的卷在一起了,在天穹下直打转,两人惊呼一声,往那边跑去。

    安阳听见声响,见安然朝自己这边跑来,直呼“我的风筝”,想到自己在这受的委屈,被她夺去的疼爱,心中顿时怨气急堆,待她擦肩而过,微微抬了脚,拦了她的去路。

    安然只顾着看天上,根本未有防备,猛地踢在安阳的脚上,两人都痛的哎哟一声。安然身子朝前扑去,而李瑾璞正在前头,听见声响回头看去,就被安然重重扑倒。脑门狠狠的磕在地上石子,痛的他两眼一白,差点晕死过去。

    长辈们正在远处树荫下品茶唠嗑,远远看见那边乱作一团,下人们聚拥到一处,几个做娘的心里也是不安,忙起身往那边疾走。

    安然伤的最轻,右脚脚趾痛的不能伸直,因为是扑在别人身上,自己别处也没伤。安阳伤的也是右脚,但整个掌面都被踢伤了。伤的最重的是李瑾璞,倒在地上连嚎也嚎不出。

    在一旁看守的仆人心惊胆战,谁也没想到瞬间的事三个少爷小姐都受了伤。等韩氏几人过来,刚俯身碰了碰李瑾璞,就见他低声叫痛,声音颤进了韩氏心里,骂道:“不长眼的奴才,你们是怎么看着少爷的!”

    下人不敢开口,沈氏说道:“先去医馆吧。”

    韩氏喝道:“还不快些!”

    下人忙动手抬人去马车,往医馆驶去。

    安然和安阳伤的都是右脚,缠了小木板定位。李瑾璞脑袋受了伤,怕留有血块,大夫开了十贴药,喝完后再看。

    看完了大夫,韩氏便追究起责任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