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九章 围炉夜话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赵氏一早起来,下人就来报娘舅来了,说是之前答应了两个孩子,休沐时去骊湖苑钓鱼,便接走了宋祁和宋敏怡。正觉得无趣寻思着去哪走走,不一会就收到顺王府和李家的拜帖,喜好热闹的她立刻欢喜起来,让两个妾侍安排下人仔细清扫屋子。

    丑时,沈氏先到了。

    赵氏在前院见着安然,比上回更俊俏了,面颊红润水嫩,明眸闪烁,见了自己便笑的喜气:“赵姨好。”

    赵氏俯身摸了摸她的脸,笑道:“嘴真甜。”

    沈氏笑笑:“安然自小就不怕生。说起来,倒是第一次来你这。”

    “可不是,你养女儿跟养凤凰似的,一问起便说在看书,姑娘家的,看那么多书作甚,像个老先生。”赵氏也不管沈氏了,牵了安然往院子里走,“赵姨拣很多好吃的,安然一定都喜欢。”

    安然应声,一路抬头看去。听闻这宅子是皇帝赐的,单是柱子上精雕细刻的牡丹花纹和脚下所踩踏如镜面光泽的大理石,便觉与别家不同。

    赵氏见她张望,问道:“安然可喜欢这里?”

    沈氏淡笑道:“你这孩子,怎的这么不懂规矩,哪有这么看的。”

    安然仰头笑笑:“赵姨家很漂亮,只想着多看几眼,却挪不开视线了。”

    赵氏啧了一声:“上回你宋伯伯还说怕你‘大未必佳’,我看是越来越聪明了,话说的听着便喜欢。如今在学堂的功课如何?”

    安然答道:“倒不是十分通透。”

    沈氏说道:“那女四书学的还比不过人家刚进学堂的,整日抱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书看,说了几回她不听,她爹也不管。”说罢,叹了一气,面上却还是带着浅笑,满是宠溺。

    赵氏笑道:“我们大户人家的闺女,多些见识也好,省得跟那些粗野丫头般。”末了又悄声,“听我家爷说,圣上如今也在考虑是否要设立女官。若真能成,让安然多读些书也好,日后指不定能做女官。”

    沈氏摇头笑笑,即便当真是有女官了,像他们李家这样的人家,也是断然不肯将女儿送进朝堂的。

    两人说着话,进了院子里,赵氏还没坐下,管家便进来报,顺王妃来了。沈氏一听,顿了顿:“可是那成国公家的女儿?”

    赵氏说道:“可不就是,嫁了顺王爷后,便随王爷去了边城守关。前阵子才回来,我先去迎,你先坐着。”

    沈氏点头,见安然静悄悄坐在石凳上,笑道:“待会在王妃面前,可不许调皮。”

    “然儿会乖乖的。”

    平日里安然乖巧,沈氏也少操心,别的高官贵妇来,也少管教她要遵守礼仪。只是那顺王妃不同,当朝国公虽不少,但成国公却是最有能力的,圣上最为倚重。甚至亲自做主,将成国公的女儿许给自己的亲皇弟顺王爷。身份十分不一般。

    而赵氏的父亲梁国公与成国公交情甚好,但两家姑娘脾气并不太投缘,也没听说玩的这么好。如今王爷一家刚回京城不久就来拜访,想必也是有其他缘故。

    沈氏如此思忖,不消一会,就听见了交谈声。仔细看去,只见是一个穿着紫色锦缎长裙的年轻少妇,那裙面上以嫣红丝线勾勒出细碎花纹延绵衣角,环成一圈如群花绽放,红色抹胸以金丝勾画了一大朵牡丹。手执一方素雅丝绢,伴着发髻上流苏金步摇的细碎声,轻步踏入花园中,优雅而又夺目。

    还未到跟前,沈氏已欠了身:“翰林学士承旨李仲扬之妻沈氏见过顺王妃。”

    顺王妃轻笑应声:“都是来做客的,不必拘礼。”末了又瞧见立在她一旁的安然,笑道,“这可是李夫人的孩子?多大了?”

    沈氏回道:“刚满六岁,名唤安然。”

    “长的真是好看,比我家清妍小一岁。”顺王妃微微偏头,抬手招了招后面,“清妍,还不快出来跟妹妹玩。”

    安然歪了歪脑袋,便见紫裙后面也探出个脑袋,模样俊俏而眸色倔强,扁着嘴盯她,身子却不肯出来:“我才不要跟京城姑娘玩,胆子比星星还小。”

    顺王妃略有尴尬,轻微叹息:“这孩子是在边关出生长大的,整日跟着王爷去军营玩耍,结果把性子养的骄横了,胆子也大的跟斗般,男孩子敢做的事,她也都不怕。可如今回京城定居,总不能再跟以往那般。她总嫌京城的姑娘小姐娇气,我又不许她跟男童玩闹,一来二去,一个玩伴也没,整日闷在家中,也不肯去学堂,脾气越发的差,我都怕她要闷出病来。”

    她的话刚落,清妍便说道:“我宁可自己一人待着,也不要跟那些娇滴滴的小姐一起绣花做女工。难道我日后还要做女工补贴家用么?既然如此,那不如耍耍刀剑,不但强身健体,还能保护自己。”

    音调明明还带着一点奶声奶气,说起话来却一点也不含糊,活脱脱一个英姿飒爽的小姑娘。

    沈氏倒是明白了为什么顺王妃会来这,可不就是瞅着宋家有几个年龄相仿的姑娘。多年在外,恐怕和京城旧识的关系也早就淡了,重新熟络是要的,但对顺王妃而言,给女儿找到合意的玩伴,才最重要。

    安然倒是喜欢她这脾气:“学堂里虽然多教女工,但也有其他的可学,姐姐可以挑着喜欢的学。而且京城的姑娘里,家世不同性子也不同。顺王爷是皇族,清妍姐姐这几日见的,应当多是皇亲,皇族规矩严谨,姑娘自然不能放肆。可我也见过几个将军家的姑娘,性子洒脱,倒跟姐姐一样飒爽。”

    清妍本来是蹙着眉,听见洒脱飒爽的字词,才松开了眉头,眸如明星:“你说的可是真的?这京城里当真也有胆子大的姑娘?”

    安然笑道:“若是清妍姐姐只待在家里,那是一定遇不见的。在外头见的人多了,应当能遇见一两个,不至于完全没了希望。”

    清妍微微点头,身子已探出大半,蓦地问道:“那你呢,你是那样的姑娘吗?”

    顺王妃笑笑:“哪有这么问人的,没规矩。李夫人还请不要见怪,这孩子直来直去惯了。”

    沈氏笑道:“小孩子家直接些好,安然,快跟郡主去玩。”

    安然大大方方的伸出手,面色坦然看她。清妍盯了一会,才伸手,末了龇龇牙:“我看你也是那样的姑娘。”

    顺王妃三人都轻声笑笑,由着她们去玩,自己围桌品茶闲谈。

    安然看着清妍的眼神,简直要拉着自己去跟她一块弄刀剑。这种武将的事,安然向来只有羡慕的份,家里别说有刀枪,连拿个小刀子削削果子,也要立刻被嬷嬷拿走,不许她碰。

    走着走着,变成了清妍拉着她,蹦蹦跳跳的跟她说边关轶事,安然听着也入了迷。又问了她许多事,聊了半晌,越发投缘,不过半日,清妍便说明日去她家玩。

    翌日,清妍果然乘了马车过来,只是李家下人待她太客气,来了一次之后便不愿再来,常拉着安然去外头,抱着一兜瓜子去靶场坐在一旁看他们射箭,或者拿着鱼竿到湖边垂钓,倒也自在。

    这日回到家,沐浴后,应还是春季,夜里微凉,怕她冷着,沈氏让嬷嬷去点了暖炉来,自己给幼女梳着发,问道:“你桌上那把镶着宝石的匕首,可是清妍郡主送的?”

    “嗯,她说我们的情谊要像宝石坚固,若其中一方受到伤害,另一人要像匕锋那样锐利保护对方。”安然笑道,“清妍姐姐真的跟京城的姑娘不同。”

    沈氏将她的发拢好,说道:“有个好的玩伴,日后对你的前程也好些。”

    安然顿了片刻,轻声:“娘亲说的是,但然儿真的很喜欢跟清妍为伴。”清妍不矫揉造作,在她来这里这么久,见过那么多人,却也没见过像她那样直爽单纯的人。

    沈氏说道:“这世上弱肉强食,然儿别怪娘亲左右你的选择。”

    说罢,叹息一声,安然转过身,握了她的手:“女儿明白,母亲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女儿好。”

    沈氏摸摸她的头:“能这般想就好,你自小就懂事,与安宁一样,都不要人操心。只是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罢了。我自小就不得你外祖母疼爱,做姑娘时也掉过许多泪,后来将我嫁给你爹爹,虽说如今万分庆幸能嫁你爹,但当时却是伤透了心。我再不济,也是侯门家的嫡女,谁想却将我这般打发出去。所以娘亲想让你万事学好,高嫁出去,不要像当年的我被其他侯爷家的姑娘笑话。”

    说起往事,又复伤心,眸色却是无半点软意。安然看着这样的娘亲,又心疼又担心,埋头在她心口前:“爹爹待娘亲很好,安宁姐姐和我都会听娘的话,以后也会一直这样,所以娘别不开心。”

    沈氏轻拍她的后背:“如今只有一事,愿你嫁个好人家。听闻清妍郡主有个哥哥,如今十三,若是见着了,倒可以多说说话。”

    安然总算是明白母亲前头说了那么多话的主题了,不由扑哧一笑,那忧伤的气氛瞬间全被打散,从她怀里滚落下来,笑道:“娘亲又在用软硬并施的法子了,女儿年纪尚小,世子见了我只会将我当作不懂事的孩童。”

    沈氏愣了愣,真真觉得她这女儿要成精了,这才几岁就看穿她的想法了。她想的是多玩耍玩耍,自小一起长大,感情也会比别人不同。看着她一脸笑靥,自己也是笑笑:“青梅竹马的婚事最好,多见见,总不会有差。为娘知你聪慧,才与你说这些,同龄的姑娘哪里懂这些。早些为自己打算才好。”

    安然没有辩驳,顺她心意应了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