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六章 悲欢离合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蝉鸣闹天,吵的人午睡不香。沈氏使唤莫管家让人拿网去将院子里的蝉捉下一些,安然见了有趣,也拿了天高的长杆跑到树下捕蝉。

    安然生的愈发乖巧俊俏,肤色白腻,一双眸子澄清如湖水,鼻子小巧,唇红齿白,像观音座下的小童子,看着便觉喜气聪慧。随沈氏去赴宴也总比其他孩童要多得些称赞,纷纷问可许了人家没。

    捕蝉也是个体力活,更何况还是安然这么小的孩童,拿着长竹竿已经累得慌,不一会那捕获的兴趣便全没了,又热又累的坐在大石上,看着下人抓。

    烈日刺眼,她躲在树荫下,抬手接阴影外的阳光。来到这里已经五年,毋庸置疑在这父慈母爱的环境下,她过的很开心,回忆起前世孤儿时的时间非常非常少。她不止一次想过,这一定是老天在补偿她,补偿她从未得到过的亲情。

    她无比痛快的伸了个大懒腰,后头的宋嬷嬷立刻就“哎哟”一声,轻责:“我的好姑娘,这可不是千金小姐该有的仪态。”

    安然笑笑:“嬷嬷说的是。”她望望天,或许唯一不好的就是,深宅大院里,规矩忒多了些。

    她又默默的想,或许得到一物,便要失去一物吧。

    穿过院子,见母亲沈氏立在自己房前,目光远远的看着院子里的光景,却不知眸落何处,身后奴仆也未做声。许久,忽然叹息一声。幽幽长长,净白面上是少见的伤感。

    从未见过母亲有如此神色,安然心下不安,快步走了过去。沈氏听见脚步声,缓缓转身,见了她,眼中的神伤却顷刻消散,眉目染笑:“然儿。”

    “娘。”

    见沈氏张手要抱她,安然顺势伸手,沈氏将她抱起,手上微沉,抱的更紧,笑道:“去哪玩了?”

    安然笑道:“到后院抓知了了。”

    沈氏笑问:““可好玩?”

    “好玩,但力气不够,它们飞的又太高了。”

    沈氏腾了一只手替她抹额上的细汗:“以后长高了,再去。“

    一旁的嬷嬷开口:“四姑娘长大了,太太若抱得累,还是放下吧。”

    沈氏淡声:“小孩子长的快,若不趁着能抱得起的时候抱,日后就再没这机会了。”

    嬷嬷连忙噤声,安然听着这话心中滋味纷杂,抱着她亲了一口脸颊:“然儿最喜欢娘了,以后然儿有气力,就让女儿抱娘亲吧。”

    沈氏笑了笑,将她抱进房里,许是太累,进了屋便让她自己坐着,问了一会功课女工,才道:“然儿可记得你四岁过生时,向爹爹讨了个什么礼?”

    安然自然记得,笑道:“女儿求爹爹,以后不可以再添其他姨娘,要疼娘亲,爹爹也答应了。”她顿了顿,忽然明白过来,试探道,“爹爹莫非又要纳妾?”

    沈氏面色淡然带笑,摸摸她的头:“那晚你爹爹说你人小鬼大,却又赞叹你年纪小小却会为娘着想,当真该疼一辈子。只是人生漫长,许多事都由不得自己。”

    安然小心翼翼道:“母亲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然儿不会怪爹爹的。”

    沈氏又是轻叹,这才说道:“你大伯染了怪疾,久治不愈,方才接到你祖母的信,说是病的更重,大夫束手无策,连道士和尚也驱不了邪,因此想让你爹爹纳妾冲喜。”

    大伯李世扬染病的事安然也知道,只是这冲喜一说,在她这生活在文明世界二十载的人来说,却荒唐可笑,不由说道:“若是冲,也该是大伯冲不是么?为何要爹爹?”

    沈氏说道:“你大伯心善,只怕自己随时西去,便不肯连累别家姑娘,不愿点头,你祖母也是无法。”

    安然默叹一气,这样的事若不答应,怕爹爹也要受到谴责,她总算是知道娘亲方才为何会那般了,即便她掩藏的再好,自己的夫君被人分去,心中也会难过罢。可为了嫡妻的身份,却不能失了大方,还要为丈夫谋划纳妾一事,忍着苦楚来说服儿女。安然扑卧在她怀中,轻声:“然儿不拦着爹爹,也不怪爹爹,娘亲不要难过。”

    沈氏几乎落泪,抱着她微微哽咽:“娘亲不难过。”

    安然听着心酸,说不难过,实则已经伤透了心罢,不由抱的更紧:“娘亲还有然儿。”

    沈氏点头,声音更是哽咽:“娘亲还有然儿。”

    只是……这女儿迟早是要嫁的。想到这,更是难过。

    李仲扬要纳妾,虽然是欲以冲喜,但听到风声的人仍是纷至沓来送上自家姑娘八字。除了寒苦人家,还有不少芝麻官员想攀李家这门亲戚。只是挑了两日,都没有与老太太信上所说八字吻合的。

    沈氏也是着急,说句不好的,万一李大郎突然离世,他们二房就当真罪过了。

    这日嬷嬷替她收拾那一桌的红纸条儿,又是没一个可挑,见她累得直揉额心,悄然示意婢女去拿缓神的药来,自己替她捶肩:“太太不必急,随缘便好。”

    沈氏右手手肘撑桌,两指捏着额头,声音略轻:“那八字上的命,可真是硬的让人咋舌,哪里去寻这么合适的姑娘。”

    李二爷的八字太硬,娶了宁氏,宁氏不久就呜呼了。收了她的婢女,竟又死了。她和周姨娘何采的八字与李仲扬匹配,一直安然。如今又要去找这么一个姑娘,还不能比过李二郎,不怪她要头疼。

    嬷嬷顿了片刻:“若说命硬的姑娘,我们府里莫管家的小女儿,倒是出了名的,只是不知是不是与二爷的八字般配。”

    沈氏一听,忙说道:“快去使唤莫管家,让他送八字过来。”

    嬷嬷一听,立刻去寻了莫管家。莫管家儿女四个,也记不清,回家去问了自家婆娘,两张红纸一对,竟对上了。喜的沈氏松了一气,当即告诉李仲扬。见他点头,才与莫管家说。

    因李仲扬不愿再添良妾,因此只是立个契约,不往官府交纳妾文书。面上说是妾,但实际地位与何采一样,连见了周姨娘也只算半个奴婢。沈氏也不想强压伺候李家多年的莫管家,待他点头,这才送了聘礼去。

    莫管家的女儿名唤莫白青,年十八,人生的是好看,只是媒婆将八字一送给男家看,便被退了回来。一拖二去,年纪不大不小,更没人上门。如今碰上李仲扬也是她没想到的。

    没想到她会嫁给李仲扬的,还有周姨娘。

    周姨娘本以为以李二郎的淡漠性子不会再纳妾,可没想到事出意外。李仲扬成亲那晚,她坐在房中恨的睡不着,半夜起身喝茶,凤云小心伺候着她,也不敢出声。

    “何采是老太太塞的,如今又来了个莫白青,老太太这是变着法子让二爷开枝散叶罢。说什么是病重不愿拖累良人,他倒是没拖着人家姑娘,却将我们二房闹的鸡犬不宁。”

    周姨娘只觉凤云手上捶肩的力气大得很,一巴掌掸开:“滚开!”

    凤云大气不敢出,轻声道:“何采生的比那莫白青好看多了,可二爷也不疼她。府里上下都知道,二爷不喜欢老太太插手二爷的事,奴婢看那莫白青,也得不了宠。”

    周姨娘抬指戳了戳她:“莫白青莫白青,明早儿你再这么喊,太太非得割了你舌头。”

    凤云吓的脸色发青,一时慌了神,改口道:“奴婢错了,是莫姨娘莫姨娘。”

    这话一落,又挨了周姨娘一掌,气的她直叹:“跟了我那么多年,却还是笨的可怜。”

    “奴婢愚笨。”凤云跪着不敢动,心里恨得紧,只道不像她,一肚子花花肠子,怪不得自己揣度不出来。

    周姨娘喝了半盏茶,气也渐消了,冷冷一笑:“不管如何,她也是上不得台面的贱妾。她若敢造次,太太自会收拾她。”

    凤云微微抬眉:“太太不是素来不管几位姨娘的么?可随和的很。”

    周姨娘轻笑一声:“我本也像你这般想。”

    话说到一半,她也不再说,凤云满是疑惑关了门,晚风骤然吹来,冷的她缩了缩身子。

    冲喜一事过后,沈氏让下人快马加鞭送了信去滨州,禀告李老太已经在成亲当日告知了祖宗,求祖宗保佑。而李式样的病竟也渐渐好转,可不过欢喜了十几日,又日渐病重。

    八月,秋风已凉,正是金桂飘香家家团圆之际,李家大郎病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