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五章 当家主母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安然四人回到家中,沈氏早就接到了秦将军的质问信函。若说两家交好,完全可以当作孩童嬉戏打闹。可偏这大羽国有个坏习惯,武将看不起文臣手无缚鸡之力,文臣也瞧不起武将粗俗空有一身蛮力。两派互相看不顺眼,早就是朝野皆知的是。

    沈氏派下人去翰林院请李二郎回来,自己在大厅守着四人,罚李瑾良和安宁跪着。当朝律例,妾侍所生的子女便是嫡子女的仆役,仆役连累了主子,这一跪便似乎理所当然了。

    安然想拦,却被李瑾轩拉住,示意她不要再添乱子。周姨娘就算心疼孩子也没办法,只恨安宁不安分,让她的儿子受累。

    半个时辰后,那送信的小人疾奔回来,通报后进来,喘气低眉:“回夫人,二爷说公务繁忙,放衙再议。”

    周姨娘急了起来,难道要自己的儿子跪到日暮黄昏么?急声道:“姐姐,让孩子先起来吧。”

    沈氏不答,使退了下人,才复坐下,问李瑾轩:“尚清,我问你,下次若再遇到这种事,你当如何?”

    李瑾轩跪下,字正腔圆:“孩儿不该推她,应当让人去寻个先生来主持公道。”

    见大哥跪下,安然也跪在一旁。

    沈氏问道:“你觉得为何妹妹们会被欺负?”

    李瑾轩迟疑片刻:“与人结怨。”

    沈氏不动声色,继续问他:“那秦将军的女儿我也见过几次,小小年纪跋扈得很,以她这样的性子,在学堂结怨应该不少,那为何独独欺负你三妹?”

    跪了许久的安宁说道:“我最易欺负。”

    沈氏点头:“正是,秦依谁人不欺,偏欺负你。别说唯有你的功课比她好的鬼话,若你是公主郡主,她又如何敢碰你。女儿家的家世无可选择,但身为李家男儿,便要担负起李家的重任,荣华至无人能欺。”

    李瑾轩愣了愣,已是叩了一记响头:“孩儿明白了,今日开始,再不会挥霍光阴,定当寒窗苦读,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护着李家继续繁荣。”

    李瑾良年纪虽然比他小,可也隐约知晓,当即也叩了头:“尚明定追随兄长左右。”

    沈氏又对安宁道:“宁儿,你生性聪慧,定然知晓选择锋芒毕露会有何种后果,既然知道,那便自己做好承担的准备。若是如今无力反击,便以忍为上。你太争强好胜,可莫说以你的身份,就连大羽国公主,也未必能事事得胜,也得有忍让的时候。你可懂得这道理?”

    安宁沉思半晌,叩首一声:“宁儿明白了。”

    沈氏又转向安然:“你能护着你姐姐,娘亲很欣慰。只是对方比你高大,还有奴仆,你挺身在前,唯一的结果不是震慑了对方,而是激怒了对手。掂量自己的能力,再在恰当的时机救人,这才是上策。”

    一旁的李瑾轩皱眉:“可若是逃走去找救兵,我们李家人就显得太懦弱了。”

    沈氏说道:“当时四周可有其他长辈?”

    李瑾轩点头:“回母亲,有。”

    “若你看见个幼小孩童哭闹,可会上前一看?”

    李瑾轩恍然:“母亲是说……”想到答案,不由笑了起来。

    安然也乐了,大大叩了个头:“若是有下回,一定会按照娘亲的法子。”

    有时候以退为进,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若当时她立刻嚎哭,引来其他长辈注目,秦依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人。当时或许只是以为她们在玩闹罢。安然的心性并非四岁,因此即便受了伤也不会想到哭闹,但在当时的情况下,确实值得一哭。

    沈氏叹气:“娘只是个妇道人家,道理不全对,你们自己思量思量,都起来吧。”

    李瑾良问道:“那和秦家的事……”

    沈氏摆手:“这些你爹爹自会解决,回房洗洗身子吧。”

    若是这事棘手,李仲扬收到消息便会赶回来。但既然没有,沈氏也自然知晓李二郎能解决这事情,因此并不着急。

    四人站起身,沈氏俯身替李瑾良掸去膝头上的灰尘,又轻手揉了揉,唤旁边的嬷嬷:“待会送些热水来,用毛巾敷敷。”又转身抱了抱安宁,“宁儿别怪娘狠心,只让你们跪着。”

    安宁在这大羽国活了七年,已不如初来时那般不懂这时代规矩,适应环境才能生存下去,与真正的嫡女争宠,有弊无利,虽微微不甘心,却仍是点点头:“娘的苦心宁儿明白。”

    周姨娘本以为沈氏柔弱好欺,可今日刚柔并济的手腕,却着实让她惊惧。想到往日自己对她的不屑,便觉脊背寒凉,若她当初逾越过分,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别人都道沈氏软弱,可他们又怎知,实则沈氏是只会吃人的老虎!

    凤云见沈氏唤了周姨娘几声都魂不守舍,急忙就近唤她,周姨娘回神看去,沈氏笑道:“快将尚明带回屋里去。”

    周姨娘急忙应声,牵着儿子的手,却不敢直直看她,只觉自己当真愚钝。

    李仲扬回来后,已是晚上,看了秦将军的信,又听莫管家说了沈氏训导孩子的事,这才回了房。沈氏替他更衣时,李仲扬说道:“太太今日辛苦了。”

    沈氏笑笑,问道“事情可容易解决?”,对方回了一声“嗯”,两人便都没再多言,夫妻间的信任和理解旁人莫及。

    翌日傍晚,赵氏来访,一进院子便拉了沈氏的手,气道:“秦将军的女儿欺负你们家了?”

    沈氏苦笑:“你这是哪里听来的。”

    赵氏愤然:“粗蛮人养粗蛮女儿,看日后谁敢娶她。当初她的郡主娘亲怀孕时,还跟我说,若她生了女儿,一定要结成亲家。我呸!还好被我搪塞过去了,否则还不招了个野蛮人进门。”

    院子里的人见她说的逗人,纷纷抿嘴笑了起来,沈氏也甚是无奈:“说话又没遮没拦,我们这些侯门到底是比不过人家皇亲的。”

    赵氏辩驳道:“和敏郡主的爹与先皇非一母同胞,封了个王爷,生的女儿虽然得了郡主称号,但比起正统郡主,可差的远了。”

    沈氏轻嘘了她一声:“你今日来可是要一直嚷嚷让我烦心的?”

    赵氏笑了笑,面色宽和下来:“这倒不是,你家二爷可回来了没?”

    “他素来晚归。”

    “我家爷方才回来了,听他说了今日在朝堂的事,可真是痛快。”

    沈氏笑笑,亲自拣了个蜜饯给她:“如何痛快?”

    赵氏接过,说的高兴:“这事表面说是孩童打闹,但秦将军却说是文臣对武将的不屑,联合其他武将参了你夫君一本,众文臣当即辩驳。圣上便道,到底是谁欺负谁朕也不知,孩童生性天真善良,朕不问你们,只问当时在场孩童。当即派了侍卫前去官员家中,不许群臣离去。你可知,当侍卫来敲门时,倒吓了我一跳,只是晨风和敏怡敏芝当时都不在场,故而也没问着什么。”

    沈氏安慰她:“累你受惊了。”

    赵氏不以为然:“后来侍卫回到朝堂,圣上一看,将那一沓供词丢在群臣面前,上面多是说没看见当时情景,可看见了的,都说是秦依先动的手。随即圣上以管教不严、挑拨文武众臣为由,赏了秦将军五十大板。”

    沈氏淡笑,秦将军为人飞扬跋扈,仗着自身家世也做过不少恶事,只怕圣上早就知晓,如今不过是借机惩罚。仅凭一家之言无法定夺,便让侍卫去询问清楚,证据面前,秦将军也无从抵赖。只是他这挨了板子的满腹怨气,只能由李二郎承受了。

    朝堂关系,果真险恶。因此沈氏从来不愿多问李二郎,在朝中已够累心,在家中也想他清静自在些。

    事情风平浪静后,李家四人读书皆是刻苦起来,也不需要人督促。李仲扬对他们从来都是放任式,由着他们。沈氏倒是常让他们不必太过辛苦,只是四人懂事。吃一堑长一智,唯有强大自己,方能不被人欺负了去。

    而秦依也不来学堂了,秦将军专门请了先生在家中授课。

    有了这事,学堂也无人再欺两人。安然也不再刻意韬光养晦,专心学业。

    李仲扬休沐时,难得的带上妻妾儿女,一起出游赏那腊月傲骨寒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