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章 重阳祭祖

一枚铜钱 Ctrl+D 收藏本站

    五月,初夏微热,李家五姑娘出世了。

    因非头胎,周姨娘午时腹痛,不过半个时辰便顺产了,母女平安。只是比起沈氏上回生女,她这静心院冷清了许多。她微微恢复些精神,问道:“二爷可回来了?”

    丫鬟凤云答道:“二爷还在翰林院,太太已经让人去外面候着,只等着二爷放衙。”

    周姨娘心下悲戚,却也无可奈何,身子虚弱,不一会喝过汤水,沉沉入了梦境。

    半个月后,先生排了八字,将名字送来,五姑娘取名安素,安之若素,平淡安定。

    周姨娘本想让李仲扬取一个,五个儿女中还未有人得过他的字,以此彰显不同。但李仲扬淡声回话,以不懂排字算命,误了孩子命理不好为由,拒绝了。周姨娘只好本本分分的收了安素这名字,心里倒不希望孩子一生太过平淡。

    快一岁半的安然已经能走路了,虽然走的还有些不稳当,但因可以四处走动,奶娘稍不注意,她便往外头跑。偶尔摔了一跤,也不哭号,起来再走。窝在摇篮里那么久,她早就想到处走走了。

    宋嬷嬷简直拿她没办法,哭笑不得:“以前常说你乖,如今下地了,反而好动得很。若是日后能跑,这院子可就不够地方了。”

    沈氏笑道:“劳烦嬷嬷费心了。”

    宋嬷嬷忙道:“可不敢当,能照顾四姑娘是我的福分。”

    “嬷嬷客气了。”沈氏说完,安然又偷偷溜走了,不知是绊到了什么,五体投地趴着,她忙走过去抱起她,见脸上擦破了许多,生怕她嚎起来。

    安然拧眉,小孩子的皮肤就是易破,虽然很疼,可是看着娘亲的眼神,她怎么能哭。眼眸满是怜爱,看的她心窝一软,享受着这从未得到过的母爱,柔嫩的小手环住娘亲的脖子,奶声奶气道:“娘,不疼,不哭。”

    这么一说沈氏却更心疼,将她抱回石凳,放在膝上,替她轻擦脸上灰尘。婢女已经去拿药了,沈氏揉着她的小手,说道:“然儿别急着走,等腿再长结实些了,就可以好好走路了,要是真摔疼了可怎么办。”

    安然低低应了一声:“以后然儿会慢慢走,不让娘担心。”

    四岁的安宁撑着下巴盯着安然,不得不说,她确实很听话,摔了那么重的一跤竟然也不哭。手忽然被握起,仰头看去,只见沈氏笑道:“宁儿带妹妹去走走。”

    安宁一顿,安然也不知要做何回应。

    沈氏将两人的手叠交,柔声:“宁儿,然儿,即便你们非一母同胞,但也是你爹爹的骨肉,都流着李家人的血。日后定要彼此扶持,这才是姐妹。”

    安宁握着那胖乎乎的小手,声调略沉:“摔着了可不要哭。”

    安然隐约觉得她并不坏,虽然很冷漠。可如果是自己的母爱被瓜分了,或许她也会不喜欢那瓜分走的人吧。姐姐……轻轻的两个字照入因是孤女而尝遍世间冷暖的心,不由一暖,她不但有了爹娘,还有姐姐了。

    安然走的东倒西歪,也不怕摔痛。安宁略微紧张看她,不觉中手握的紧了些,嘀咕:“走慢点。”

    院落的青草幽幽,小碎石头早已被下人拾走,两双小脚走在上头,也不觉膈脚。

    沈氏看着两人小小的背影,顿觉人生如此已然足矣,不求富贵奢华,不求有子承欢,有女便好。

    &&&&&

    对李家而言,重阳祭祖是年内的一件大事。

    李家世代为官,祖辈官位居高。但盛极必衰,一时落魄。如今本家及远房都日渐复苏,告知先人李家子嗣如今荣宠,也是想得祖先庇佑。因此重阳这日的祭祀,比过年和新季的更隆重些。

    今年打理祭祖的是沈氏。

    沈氏思量一番,让最懂珠算又知门路的周姨娘负责采购食材和准备菜肴,何采心思缜密负责祭祀烛火,她则布置家中摆饰。

    何采倒没什么异议,周姨娘却活生生被一句“知门路”气的直发抖,凤云递茶过去,也被她抬手打落,烫的凤云直皱眉却不敢吭声。

    “知门路知门路,这不是打落我是商家女的身份,富可敌国又如何,家里没个做官的,就是低她娘家一等。哪怕她娘家没了,她头上也顶了个长安侯嫡女的头衔!”说着她又悲从中来,“况且,这样的祭祀,我们这些做姨娘的,也根本不能进祖祠,偏偏还得操这份心。我不懂明明都是李家的人,生的孩子都可以进去,为什么做娘的不可以?”

    凤云给她捶肩,低声安慰:“姨娘别难过,若是要凤云来选,我是宁可做商家人的。又富足又自在,世家贵族规矩太多。”

    周姨娘轻笑:“你是年纪小,不懂。好丫头,你以后若要嫁人,宁可嫁个粗使的汉子做妻,也莫给富裕的人家做妾。你若嫁个汉子做妻,嫁妆我会替你准备妥当,若去嫁人做妾,以后就别回我这了。”

    凤云听了大喜,周姨娘出手向来阔绰,既然有了这话,礼定然不会薄,忙俯身叩头:“谢姨娘疼爱。”

    周姨娘说完这些话,气也顺了,又冷声:“方才的牢骚话你听听就好,若是传到别人耳里,我非掐掉你耳朵。”

    凤云顺从笑笑,起身在衣裳抹干净手,又替她揉起肩来:“姨娘放心,奴婢的嘴紧着呢。”

    周姨娘问道:“安素可醒了?”

    凤云答道:“五姑娘还在睡着呢。”

    周姨娘叹气:“当初就想着儿女双全才是人间美事,如今想想,倒不如求菩萨再赐个儿子,庶女可有什么出路。”

    凤云劝着“儿孙自有儿孙福,姨娘不必担忧”,但心底下却也是同意她这话的。那四姑娘讨李二爷的喜欢,整天逗着玩,疼的不行,连那名义上是嫡女的三姑娘也跟着一起得了福气,这五姑娘却少了许多疼爱,无怪乎周姨娘要长吁短叹。

    &&&&&

    重阳之日,野菊盛开。所开的花不过指甲盖大小,朵朵簇拥,如网织密,却锦簇好看。由陌上一路蔓延至家庙,似铺了一条黄金富贵路。

    神主和影像都已在宗祠内一一摆正,无一丝尘埃。本家旁支按着辈分一一上香行礼,年幼的孩子只觉好奇好玩,拜过祖宗,便去外头玩闹,不消一会,家庙外的野菊便被糟蹋的快秃枝了。

    拜过祖宗,众人上了马车浩浩荡荡往李府驶去。而李府早已摆好家宴,只等着众人归来。

    大户人家辈分严明,只按辈分围坐,任你官职再大,在长辈面前,就是个小辈。

    整个宴席除了族长及几个长辈开了酒宴前辞,便无人说话。周姨娘和何采立在巷子里,等他们吃完了还得出去指挥收拾东西,却无份一同吃喝。

    何采站了一会,便告辞要走,周姨娘拉住她:“好妹妹,平日我可不管你,可现在你要是跑了,我一个人杵在这多冷清。”

    何采说道:“不是还有丫鬟嬷嬷在。”

    周姨娘直叫苦:“丫鬟是丫鬟,你是你,反正你是不许走,我可不管。”

    何采无法,只好跟她一起站着等。

    周姨娘等的烦躁,她本就没什么耐性,见何采不说话,便主动和她说:“听闻妹妹院子里的茶每年都长的不错,改明儿也教我种种。”

    何采回话:“养茶是个粗活,怕脏了姐姐的手。”

    周姨娘听了,执了她的手看,笑道:“这手可嫩着,二爷擅品茶,妹妹真是有心。”

    何采缩回,淡声:“姐姐多想了,种茶不过是打发时日,况且一年也没繁盛几个月,昙花一现罢了。”

    一问一答,周姨娘也觉得无趣。倒不如跟个木头说话,至少不会膈应她。好不容易等宴席散了,忙出来使唤下人收拾。夜幕快至,又让人挑灯挂起,亮如白昼。

    一年一次的重阳祭祖,也结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