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拍了拍身边,“过来陪我一起敷面膜嘛。你年纪大了,该保养了,不然以后出去像我叔叔可怎么办?”

    邵墨钦脸色一变,站起身。

    高气压笼罩而来,秦梵音临危不惧,很淡定的又补了句,“叔叔,我可是为了您好。”

    邵墨钦走向秦梵音,一边走一边挽着袖子,脸上不苟言笑,扫过的眼神带着一股凛然之气。

    秦梵音不敢嘚瑟了,往后缩了下,“您冷静哦,有话好好说。”

    邵墨钦站定,看着她的眼睛,动唇,“面膜在哪儿?”

    “……”秦梵音轻抒一口气,“浴室,我的旅行袋里,还有几片。”

    邵墨钦转身进了浴室。要不是她在孕期,他会用实干让她知道,叔叔能用一百种姿势让她哭出来。

    秦梵音瞧着他的背影,弯起唇角。孺子可教,很听话嘛……

    她迅速起身,往床边的桌子看去,手指划过电脑页面,看到这个帖子的主题。

    “老婆是明星,经常被男粉丝骚扰,怎么让她退出娱乐圈不影响夫妻感情?”

    这是他发的?

    哪有被骚扰……哪有经常……

    秦梵音一头黑脸。

    下面有正儿八经回答问题的,更多是在兴致勃勃的问,“有个明星老婆是种什么体验?”“题主是怎么娶到明星老婆?”

    他回复了一条,“认为那些喜欢她的人很有眼光,又很反感那些有眼光的人。想独自珍藏她的美,不想与人共享。”

    秦梵音看着这条回帖,眼神微怔。

    浴室边响起脚步声,秦梵音迅速后退,靠到床上。她撕掉面膜,轻轻拍着脸蛋吸收精华液。

    邵墨钦敷着面膜出来,绕过房中央的大床,走到另一边上床,坐到秦梵音身边,与她肩并肩,脑袋仰靠在床头。

    秦梵音转头看她,正想说什么,目光锁定他脸上的“面膜”……

    邵墨钦与她四目相对,发现她表情的怪异,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你……在敷面膜?”她抽着嘴角问。

    邵墨钦以这还用问吗的眼神看她。

    他越是一本正经,她表情越是抽搐。终于,她忍不住了,弯下腰,笑得直打滚。

    邵墨钦一脸莫名的看着笑疯了的老婆。他完全不明白笑点在哪里。

    好半晌,她直起腰,拿起手机,对着他的脸咔擦闪了几张。

    图片发微博,配字:“家里那位蠢大叔在敷面膜。”

    秦梵音把微博发完,方才再次看向邵墨钦,忍不住又一次笑炸。

    邵墨钦莫名其妙,掀开了脸上那层碍事的膜,看着她问,“你笑什么?这样很娘娘腔?”这是他思索半天,想到的引她发笑的可能性。

    秦梵音笑得捂住肚子,喘着气说:“不行了……我不能笑了……肚子疼……我就想问,你刚刚那样……你没觉得不舒服吗……”

    邵墨钦点头,“不太好用,我建议你换一款面膜。”

    秦梵音起身去了浴室,从里面拿出一片面膜来。

    她坐到床边,当着邵墨钦的面撕开包装袋,把面膜取出来,把他刚刚用的那层跟面膜分开,忍着笑,很认真的说:“这是为了锁住面膜营养液,不是用来敷在脸上,这个才是……”

    邵墨钦:“……”

    俊脸上是大写的尴尬,整个人无言以对。

    说着,秦梵音拿着面膜靠近邵墨钦,将那层柔软滋润的面膜贴在了他脸上。

    咯人感没有了,下垂感没有了……

    秦梵音将他推倒在床上,又一次教导,“敷面膜时最好躺着,不然地心引力使面膜下滑,会带着皮肤加速下垂。”

    邵墨钦的老脸挂不住,索性闭上眼,不看也不说,默默的感受着面膜……

    秦梵音看着自家老公躺在那儿乖乖做面膜,忍不住笑。突然间觉得他又呆又萌,就像个大龄儿童,哪还是什么霸道总裁。以往那高大沉稳有内涵的形象,在这一瞬间轰然倒塌。

    她拿起手机,还没一会儿,评论就被刷爆了。

    “心疼女神家的蠢大叔……”

    “这明明是女神家的吉祥物”

    “蠢大叔不是在故意卖萌吗?[doge][doge]”

    “音音,把你家小公举牵回去好好敷个面膜吧”

    “很好,这很蠢大叔。”

    “活久见”

    “被每晚认认真真敷面膜的蠢大叔蠢哭[笑哭][笑哭]”

    …………

    秦梵音躺下身,枕在邵墨钦宽厚的胸膛上,一边蹭着他,一边刷微博留言一边笑。

    邵墨钦感觉到胸膛上的人的震动,一脸生无可恋。

    十五分钟后,秦梵音把邵墨钦的面膜掀开,帮他按摩吸收脸上的精华液。邵墨钦闭着眼挺尸,佯装睡着。

    秦梵音一边按摩一边自言自语夸奖他,“哎呀,我老公皮肤真好,又白又光滑,紧致有弹性……一点都看不出来是35岁的人了呢……我老公的五官好标致,鼻子怎么那么挺,眼睫毛跟人刷了睫毛膏一样又长又翘……我老公要是进娱乐圈,会被一群少女哭着喊着求娶……”

    他岿然不动,面目表情始终平稳淡定,呼吸均匀。

    “老公,我想喝咖啡了。”她放下手,娇嗔一句。

    邵墨钦睁开眼,起身。

    他拿起钱夹,出了房间。

    秦梵音倒在床上,暗自偷笑。

    片刻后,邵墨钦端着一杯现磨的热咖啡进来,递给秦梵音。

    秦梵音对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坐下。邵墨钦坐在床边,她自发靠到他怀里,依偎着他的胸膛。

    他为她拨弄着凌乱的发丝,手指在皮肤上的触感,温热,柔软。她慢慢的喝着香浓的咖啡,心情满足的不得了。

    邵墨钦看着她,动唇,“老婆,退出娱乐圈好不好?”

    这是他总结了各路大神的意见后得出的结论,直截了当的沟通最有效。

    秦梵音眨了眨眼,轻快的应声:“好啊!”

    她答应的这么爽快,邵墨钦倒是愣了下。他还记得,当初她为了进娱乐圈,跟他闹了一场。

    秦梵音弯唇,“难道我没有跟你说过,我进娱乐圈最大的目的是帮你找人和做有影响力的公益吗?现在你的人找到了,我的名气有了,公益事业也在展开,的确没必要一直在台前,幕后工作更适合我。”

    自从她上次受伤休假后,几乎没有安排公开活动了,跟公司那边商定的是先休息一段时间,接着她又怀孕了,不仅邵墨钦担心她东奔西走对身体不好,她自己也担心宝贝孩子的安危。

    本打算等孩子产下后再从长计议,刚刚看到邵墨钦在知乎上的提问,心里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涌动。原来他想她退出,又那么小心翼翼的顾及着她的感受,怕影响彼此间的感情。

    这与当初那个得知她要进娱乐圈,只知道蛮横反对耍脸色的男人,还是同一个人吗?

    她为他不经意间的改变所动容,心中感动满满。

    她想让他知道,她可以为了他进入娱乐圈,也可以为了他退出,没有丝毫犹豫和疑虑。

    秦梵音依偎在邵墨钦怀里,轻轻的笑,“老公,我是不是很听话呀?”

    邵墨钦修长的手指轻抚她的脸庞,唇角漾起弧度,如墨眼瞳里溢满深不见底的温柔。

    能用听话形容吗?美丽动人,温柔善良,娇柔可爱,蕙质兰心……世界上所有美好的形容词叠加在她身上,他都嫌不够。

    他的手掌落在她肚子上,轻柔摩挲,动着唇,“我希望她是个女孩。”继承她妈妈身上所有的美好,延续下去。

    秦梵音一声轻哼,“不要,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我不要生个情敌。我希望是个男孩,我要跟自己的前世情人相会。”

    邵墨钦被她的无稽之谈逗笑,轻捏她鼻子,宠溺的笑。

    “你想好咱们孩子以后叫什么吗?”秦梵音沉浸在他柔情似水的目光中。

    “还在想。”这么重要的事情,哪能轻易定夺下来。

    “我有好多备选名,男孩的有,女孩的也有……”秦梵音低声絮语,邵墨钦静静倾听。

    几个小时的休息时光,因为彼此腻在一起,仿佛一眨眼就过去了。而他因为男粉丝们的行为,压在心里的那股憋屈,也被小妻子的温柔可人所抚平。

    傍晚时,车子再次上路。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驰,晚上八点过抵达秦嘉阳所在的小城。

    他们不多耽搁,车子直接行驶到扣留秦嘉阳的派出所。

    秦梵音进了派出所,引起小范围的围观。

    所长亲自接待他们,对他们详细讲述了事情经过。

    昨天晚上警方接到报案,某网吧里发生流血冲突事件,他们迅速出警前往,秦嘉阳跟一群痞子缠斗,寡不敌众的他抡起烟灰缸砸人,又拿键盘和显示屏当凶器,场面十分火爆。

    秦梵音看到网吧摄像头拍摄到的斗殴视频,心脏紧紧抽着。

    片刻后,有民警进来说:“秦嘉阳溜了。”

    “什么?”秦梵音和所长异口同声的问。

    “他跟看着他的人一起出去吃饭,上个厕所的功夫,他人就不见了,小五正到处找人。”因为他不算犯罪人员,对他的看守没那么严格。

    所长表情尴尬,斥道:“增援人手,赶紧找人!”

    秦梵音跟邵墨钦说:“我们也去找人吧,嘉阳应该没出城。”

    邵墨钦点头。

    秦梵音跟所长赔礼道歉,表示有消息随时联络。

    车子不疾不徐的行驶在夜色下的马路上,路过网吧时停下来,邵墨钦、秦梵音、王梅、助理,一行四人下车进去找人。

    根据警方的回馈,秦嘉阳身上没什么钱。之前几天一直呆在网吧里,现在很有可能又是去了网吧。所以他们把网吧作为重点搜寻对象。

    网吧里乌烟瘴气,邵墨钦眉头微蹙,牵着秦梵音的手。王梅和助理分头找,秦梵音要跟邵墨钦分开找提高效率,邵墨钦不肯,牵着她的手不松开。

    虽然秦梵音戴上了口罩,但那双水灵灵波光潋滟的大眼睛,如瀑的黑色长发,高挑纤细的身段,还是很轻易的虏获了众人的视线,频频有人回首看她,目光追逐着她不舍得挪开。

    要不是她身边站了个像邵墨钦这样高大健壮浑身散发着冷气,一看就不好惹的守护神,只怕上前来搭讪的人是前仆后继。

    拥有超高回头率的老婆,在这样一个鱼龙混杂的环境里,邵墨钦怎么放心让她离开视线,哪怕一分一秒都不行。

    走了几家网吧,都没看到秦嘉阳,倒是秦梵音被混着香烟和泡面的浑浊气味熏的咳嗽了几下。

    自从得知秦梵音怀孕后,邵墨钦就没在她跟前吸过烟,眼下更无法忍受别人污染她老婆和孩子。

    车子再次停在一家网吧外时,邵墨钦不让秦梵音下车。

    他对她动着嘴型,“你跟司机待在车上,我们很快出来。”

    “我想一起找……”秦梵音拉住他的手抗议。

    邵墨钦抽出手,“乖,在车上等着,你进不进去并不能改变什么。”

    秦梵音知道,而且连效率都无法提升,因为邵墨钦总是跟她同进同退。

    “老婆,别让我担心。”邵墨钦动着唇,眼底的深情厚爱与浓浓的关切交织在一起。

    秦梵音只能妥协。

    他们进了网吧后,她坐在车上,百无聊赖的看着车窗外的街景。

    嘉阳为什么要来这个城市?进网吧玩游戏的话,哪个地方都行,为什么偏偏是千万里之外的这个陌生地方?

    她茫然的想着,心中没有个所以然。

    不远处的公交站牌下,出现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人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烟递给身边的人,那人摆手拒绝,他把烟送到自己嘴里,叩开打火机,点燃。拒烟的人双手插兜,目光四下游移,表情带着紧张。

    他像是看到什么,拍了拍身旁抽烟男子的肩膀,两人疾步离去。

    车内的秦梵音目光一转,看到两个人在街道一侧走过。其中一人的身影像极了秦嘉阳。

    隔着一段距离,光影模糊,秦梵音看不清男人的脸,但她几乎可以瞬间认定,那一定是嘉阳。无论是身高身型,还是那走路的姿态,跟他弟弟何其相似。

    下一秒,秦梵音推开车门,跳下车,朝秦嘉阳的方向跑去。

    那两人也在跑,像在躲避着什么,很快拐过一个转角。

    秦梵音追在后面,心急如焚,扯着嗓子叫道:“嘉阳——嘉阳——”

    秦嘉阳跑出一段路,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他,像是他姐的声音……他茫然的回头看了一眼,被身旁人拉扯了下,“快跑!这次要被逮住,刀疤不会轻易算了。”

    他转过身,继续跑。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家已经不是过去的家,姐姐也不是他的姐姐。

    一切都是假的……是骗人的……

    男人的双眼在月光下,反射出点点湿润的光。

    秦梵音追过一个街角,唯恐把秦嘉阳跟丢了,连电话都没顾上打,一直在拼命追逐。

    秦嘉阳没跑太远,被一群人堵住了。

    四五个状似地痞流氓的人,乖张怪笑着将他包围。

    “逼崽子,看你还往哪儿跑!你以为进一趟派出所,事儿就能了了?做梦!今天你不留下点什么,休想走出麻城。”

    “留下什么啊?”跟秦嘉阳一道的朋友,战战兢兢问道。

    “五根手指或者一条胳膊,自己选。”

    “我们给钱,给钱还不行吗?”他哭丧着脸问。

    “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叫事儿……”

    秦梵音还没走近,瞧见那边的阵势,马上拿出手机给邵墨钦打电话,快速讲明情况。

    她听邵墨钦的话,乖乖站在原地不动,没有冲上前。即使她很担心弟弟的安危,她也知道,贸然冲出去除了把自己和孩子都置于危险的境地,其他没有丝毫作用。

    可她不想出头,却有人看到她了。

    她刚刚追下车时,过于激动和心急,没有戴墨镜也没有戴口罩,就这么一路追着跑。

    眼下,她虽然站在一边,但被一个站在外围的眼尖痞子看到。

    他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对身旁的人吆喝道:“快看那妞!长得跟秦梵音忒像了!明星脸啊!”

    那群人的目光顿时往几米开外的秦梵音聚集而来。

    深秋的季节,秦梵音穿着香奈儿的浅色套裙,外面搭配米白色风衣,腿上是肉色连裤袜,将笔直纤细的大长腿凸显的淋漓尽致。

    美丽知性又具有女性诱惑力的形象,在一群底层男人跟前展现,他们一个个双眼放光。

    “长得还真像那个明星……”

    “我去,好久没看到这么靓的妹妹了。”

    秦嘉阳一回头,看到秦梵音,表情大变。

    美色的强大吸引力,让他们都忽略了秦嘉阳,为首的男人朝秦梵音走来,笑眯眯道:“美女,你在等人吗?”

    “嗯。”秦梵音点头。这里距离刚刚那家网吧并不远,她已经通知邵墨钦。基于对自家老公的信任,她心里异常镇定。

    秦梵音看向秦嘉阳,说:“我在等他,他是我弟弟。”

    “小弟?干弟弟?”那几人调笑着问道,一脸的不正经,“我也做你弟弟好不好……”

    “他是我亲弟弟。”秦梵音看着秦嘉阳说。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顺着夜风传入他耳中。

    秦嘉阳眼底涌动着极其复杂的情绪。

    “那我做你干弟弟嘛……”为首的男人挨到秦梵音身边,伸手搂上她肩膀。

    秦梵音往旁边闪躲,秦嘉阳几乎是瞬间炸了,飞跑上前,用力扯开那男人,一拳揍过去,怒吼道:“不要碰劳资姐!”

    “你tm……”色迷心窍的男人,被秦嘉阳打个猝不及防,跌倒在地。

    他狼狈的爬起身,招呼几个哥们对秦嘉阳进行围攻。

    秦梵音的心被紧紧揪住,刚想撕声叫喊,一只温热的手掌扶上她的肩。

    转头,看到她丈夫,一颗心瞬间踏实了。

    邵墨钦的加入,使这场原本实力悬殊的斗殴瞬间反转,并且对比更加悬殊。他徒手对付几个混混,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秦嘉阳趁机爬起来,逃走。

    没跑几步,被秦梵音拦住路。

    秦梵音看着他,表情带有严厉,“你还想去哪儿?”

    秦嘉阳眼神闪躲,移到一边,不敢跟她对视。

    “为什么一个人跑这么远,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吗?”

    他盯着远处的建筑物,开口道:“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你们没关系。”

    “什么叫跟我们没关系?”秦梵音更生气了。

    “我都知道了。”吐出这句话,秦嘉阳心里头轻松多了。他转过脸,以一种无所谓的眼神看着秦梵音,语气随意的近乎淡漠,“我们都是买来的,你不是我姐姐,我也不是弟弟。以后各走各路。”

    秦梵音脸上表情绷紧,走近秦嘉阳,问他,“我是不是你姐姐?”

    秦嘉阳扯了扯唇角,“不是。”

    “啪——”的一声,她一巴掌甩下,狠狠扇在了他脸上。

    秦嘉阳被打的一脸错愕。

    从小到大,她从没打过他……

    秦梵音盯着他,又问了一遍,“我是不是你姐姐?”眼底隐隐有泪光在浮动。

    “……不是!!”秦嘉阳缓过神后,像是气极,大声喝道,“你不是我姐!我tm就是一个被拐卖的孤儿!我没有姐!”

    “啪——”又是一巴掌,狠狠甩在他脸上,秦梵音打的掌心发麻,发红的双目死死盯着他,拔高音量再次问他,“我是不是你姐姐?!”眼泪已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声音夹杂着细微的战栗。

    “我……”秦嘉阳眼里噙着的泪被那一巴掌打落,脸上湿了一片。

    他哽着喉咙,眼神倔强,正要回话,秦梵音攥住他的双肩,含泪斥道:“秦嘉阳!你敢再说一遍我不是你姐姐,你就不要你这个弟弟了!”

    “我弟弟不会像你这么不听话!他不会像你这样让他姐姐担心,到处找他!他不可能、永远不会、这辈子都不会说,我不是他姐姐!”秦梵音一字一句,声音沙哑,掷地有声的说,“因为他是我从小一点一点看着他长大的弟弟!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改变不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就算没有血缘关系,我们也是最亲的姐弟!”

    秦嘉阳被秦梵音的话彻底击溃心里的倔强。

    他泪流满面,跌跪在地,哽着喉咙哭道,“姐……我想回家……我想找到我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