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还没走近别墅,就看到站在门外等着她的邵墨钦。

    他身影挺拔颀长,就像是一棵树的姿态,牢牢矗立在那里,无论任何风吹雨打,都无法将他改变。

    从过去到现在,二十年了……

    秦梵音莫名鼻酸,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嫁给了这个男人。

    邵墨钦看到她的身影靠近,张开双臂。

    秦梵音快走几步,钻进他怀里。

    两人静静站立,紧密相依。拂过的夜风都轻柔的不可思议。

    片刻后,秦梵音抬起头,邵墨钦动唇问她,“他们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是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坐坐。”

    “你牵挂他们吗?”邵墨钦又问。

    秦梵音沉默。

    邵墨钦眼里浮出心疼,刚想动唇,秦梵音俏皮的眨了眨眼,再次抱住他。她将他抱得很紧,像个小猫咪般在他怀里蹭着,边蹭边说,“我就牵挂我老公……见不到他牵挂他……在他身边还是牵挂他……”

    他微张的唇角,最终化为动人的弧度。

    .

    没两天,不等邵墨钦的人反馈,秦梵音有了秦嘉阳的消息。

    外省某小县城的警方联系上她。秦嘉阳在当地跟人发生械斗,进了派出所。

    事发地距离c市,跨越了半个中国。秦梵音难以理解,弟弟为什么要跑到那么远去?

    那边的警方等着她去保释,邵墨钦安排了行程,与秦梵音一道前往。王梅听说有儿子有下落了,耐不住性子在家里等待,非要跟他们一起过去。

    在邵墨钦的安排下,三人一道出发。

    王梅坐上邵墨钦的私人飞机,心中又是一阵苦涩。上次坐的时候还是跟老伴一起,他们别有目的的带着音音回老家贺喜。结果,发生了不可挽回的悲剧……

    王梅眼含热泪,扭头看向另一边的女儿和女婿。

    还好,孩子都在,把嘉阳找回来,就一家团聚了。

    秦梵音跟邵墨钦坐在一起,她将脑袋靠到他肩上小寐。

    邵墨钦轻轻握着她的手,将她垂下的发丝别到耳后。她在他肩头蹭了下,嘴唇蠕动着。邵墨钦没有睡意,看着小猫般慵懒又可爱的老婆,忍不住伸手在她柔软的红唇上摩挲。

    秦梵音迷迷糊糊的含住了他的手指,小舌卷过……

    一阵电流在邵墨钦体内噼里啪啦炸开,强烈的悸动由指尖一路传到某处……

    他不想忍耐,抽出手指,低下头,将舌头喂入了她口中,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吮吸着,喘息声和汁液搅动声混合在一起……

    秦梵音在迷迷糊糊中跟邵墨钦接吻,完全忘了这是在飞机上,更忘了她妈就在一旁。邵墨钦沉沦在妻子的柔软馨香中,同样忘了另一个人存在。

    王梅听着那小两口发出的声音,往那边一瞅,尴尬的不行,躺在椅子上闭眼装睡。

    她的心情比较复杂。一方面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开放,好端端的就吻上了。一方面又为自己女儿高兴,两人越是黏糊越说明她老公宠她爱她。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被之前的折腾影响,她心里也算是安慰了。

    热吻不断升温,秦梵音快要喘不气来时,终于回过神,意识到这不是在卧室床上,而是在飞机上……

    她一脸臊红,推开邵墨钦,低声抱怨,“我妈在呢!”

    邵墨钦转过头,看向王梅。她这才佯装醒来,一脸茫然,左顾右盼,嚷嚷道,“哎哟,不小心睡着了,到了吗?飞机降落了?怎么都不叫我?”

    秦梵音:“……”演技好浮夸。

    邵墨钦对王梅微笑摇头,示意还没到。

    王梅跟着笑。自从上次邵墨钦在学校里背她,又跟她说了那么一番体己话,从前那种冷淡疏离的感觉在渐渐褪去,无形中多了些亲近,还有家人的温暖。

    现在她看着这个女婿,是越看越亲切,越看越喜欢。

    一段时间后,飞机降落。

    下机时,外面的风呼啸而来,邵墨钦将乘务员递来的外套为秦梵音披上,同时给王梅搭上了一件披帛。王梅心中一暖,又在心里将这女婿默默夸赞了数遍。

    下了飞机后,还有四小时的车程。秦嘉阳所在的地方是距离省会较远的一个小县城。

    车内,王梅纳闷道:“嘉阳咋一个人闷不吭声的跑这么远?他要干啥?”

    秦梵音心里也奇怪,问道:“嘉阳在家的时候有什么反常吗?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说。”王梅急急道,“我哪能告诉他啊!”

    秦梵音沉思了一会儿,说:“他很有可能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了什么……”嘉阳不笨,一旦知道姐不是亲生,自然会怀疑到自己。他们的事又有几个亲戚知道,只怕他从亲戚嘴里套出了什么……

    他从小到大就没玩过突然失踪,更何况还跑这么远离家出走……

    一定是事出有因……

    车子快要驶上高速路的时候停下了。坐在司机身旁的助理回过头报告道:“邵总,大雾封路,暂时走不了了。”

    邵墨钦征求秦梵音的意见,“可能要耽误几小时,你是想找家酒店休息,还是四处逛逛?”

    秦梵音之前在飞机上的几个小时已经休息够了,当下毫不犹豫的说:“去逛逛。”

    邵墨钦微笑点头,对前面的助理打手势。

    由于秦嘉阳已经有了下落,虽然惹了些事,但人还好好的,大家放下了心中大石,这趟行程算是比较轻松。遇到大雾封路,他们并没有那么焦躁。

    车子开到市中心步行街,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停下。

    秦梵音带上帽子和墨镜,跟王梅手挽手一起逛街。邵墨钦跟在她们身边,亲自帮她们拎包拿饮料,扮演着一个尽职尽责的跟班人物。

    可这个跟班太惹眼,高大英俊,气质出众,仪表不凡,引得路上的女孩子频频回望,交头接耳的议论着。邵墨钦目不斜视,始终盯着老婆的身影。

    今天是工作日,并非周末,街上人流量并不大,但还是有眼尖的人发现了秦梵音。

    “秦梵音——她是秦梵音吧?”两个女孩子尖叫着冲到秦梵音跟前,激动的问,“你是秦梵音吗……”

    秦梵音微笑,“你们好。”

    “真的是……”“啊……真是……”两人兴奋的捂嘴尖叫。

    秦梵音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她们不要声张。

    两人压低了声音,“我们能跟你合影吗?”

    她点头微笑,分别跟她们合照。

    两个女粉丝离去,又有一波眼尖的人围了过来,还有几个男粉丝。一个宅男激动的满脸通红,语无伦次的说:“我……我能跟你……握手……一下吗……”

    在这种三线城市,遇到明星逛街的概率很低。尤其是遇到自己喜欢的大明星,简直就跟中彩票一样。

    邵墨钦走上前,正要挡在秦梵音跟前,秦梵音对男粉丝伸出手。男粉丝激动的紧紧攥住,半天不舍得撒手,邵墨钦皱着眉头,表情阴沉的看着那个宅男。

    沉沉的压迫感逼得那人由陶醉中醒过神,松开了手。

    接着又有几个男粉丝要握手,秦梵音一一礼貌友好的握手。邵墨钦看着他妻子白皙柔嫩的手掌被一个又一个男人捏握,心里有股火不停往上窜,眉头越蹙越紧。

    当一个男粉丝提出拥抱时,邵墨钦忍无可忍的将秦梵音搂入怀中,直接打横抱起,不由分说的大步离去。

    她以前在外面做活动是不是也得应对男粉丝的骚扰?想到这个可能性,邵墨钦简直火冒三丈。

    秦梵音见邵墨钦表情很难看,以为他是等的不耐烦了,乖乖将脸埋入他胸膛里,避免更多的麻烦。

    追逐的群众被现身的保镖挡住。

    助理带着王梅,邵墨钦抱着秦梵音,兵分两路回到了停车场。

    司机汇报雾还没散,邵墨钦直接下指示,去酒店。

    车子开到市里最好的一家星级酒店,开了两间房。夫妇两和王梅各自休息。

    秦梵音去洗手间里洗脸,敷了一张面膜出来,邵墨钦坐在桌前对着平板电脑翻看着什么。

    她躺到床上,过了一会儿,开口道:“老公,我口渴了。”

    邵墨钦起身,从桌上拿起一瓶矿泉水,帮她拧开,送到她手边。秦梵音坐起身,将面膜掀开一角,喝水。

    喝够了,她放下矿泉水瓶,发现邵墨钦又坐在桌前,严肃认真的看着平板。

    她这时候回过味,发现有点不对劲。他不说话很正常,可是他这么不苟言笑,怎么隐隐透出一种对她很有意见的感觉呢?

    秦梵音在床上爬起身,伸出脑袋,看向邵墨钦的电脑页面。本以为他是在看什么商业合同,没想到,他居然是在刷知乎?

    她靠到床头,继续敷面膜,开口问道:“老公,你在忙什么呢?”

    没有回应。

    “欸,你不理我?”她音调上扬了几分。

    邵墨钦转过身,看着她。

    秦梵音拍了拍身边,“过来陪我一起敷面膜嘛。你年纪大了,该保养了,不然以后出去像我叔叔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