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听说秦梵音的养母过来,邵益清一定要请她到主宅用晚餐。

    秦梵音不想拂了公公的好意,答应下来。

    王梅心中紧张,她很少跟邵家人一起吃饭,之前也就两次,相亲那次和结婚那次,婚后几乎没有交集。现在她一个寡妇,没了老伴陪同,心中更没底气。

    她对秦梵音说:“咱们随便吃点什么就行,不吃都行,我不饿,别麻烦人家。”

    “妈,一家人吃晚餐,不叫麻烦。”秦梵音劝道。

    “我一个人,多不自在……那别扭劲儿……”

    “有我啊。”秦梵音说,“自己女儿在,有什么别扭的。”

    一只手掌落在肩上,秦梵音扭头,看到邵墨钦对她挑眉。秦梵音微笑,“哦,还有你女婿啊。”

    秦梵音和邵墨钦陪着王梅去了主宅那边的别墅。厨师在餐厅里忙碌,一家人坐在客厅闲聊,邵益清和杜若琪态度热情,杜若琪主动与她攀谈。

    说到秦嘉阳失联的事,邵益清安慰过后,马上问邵墨钦有没有安排找人,邵墨钦打着手势跟他沟通,邵益清点点头,对王梅道:“你放心,墨钦在这方面是最有效率的,很快就会有消息。”

    “是啊,你别急。”杜若琪跟着道,“嘉阳也不小,知道保护自己,可能是去哪里散心了。”

    “谢谢,谢谢……”被关心的王梅只能热泪盈眶的连连道谢。

    平日里都是深更半夜才回家的邵时晖,今天难得提前回来了,进门看到家里这么热闹,怔了下。

    “这是音音养母,认识吧?”杜若琪介绍道。

    王梅听到养母那两个字,眼神黯了黯。

    邵时晖点头,对王梅打招呼,又对秦梵音和邵墨钦颔首示意,“大哥,大嫂。”他的目光掠过秦梵音时不做丝毫停顿。

    一家人准备吃饭的时候,蒋芸和顾牧之夫妇来了。

    这几天案子在进行拉锯战,秦梵音没再回去过,顾旭冉试图联系邵墨钦,请他们回家坐坐,都被邵墨钦无视。

    顾氏夫妇主动上门拜访,想跟邵益清聊聊,了解情况,想想办法。当然,如果能顺便看看女儿,是最好不过了。

    没想到,他们正齐聚一堂。

    顾氏夫妇认识王梅,在葬礼上见过。但没有特地寒暄,彼此都有种回避的意思。没想到这次撞个正着。

    由于顾氏夫妇提前打过招呼,邵益清知道他们要来,并不意外。

    作为东道主的邵益清和杜若琪,热情的招待着众人落座。

    王梅坐下后,秦梵音陪坐在她身旁,蒋芸本想离女儿近一些,邵墨钦坐在了秦梵音另一边。

    蒋芸和顾牧之坐在了秦梵音对面。

    饭桌上,没人提到顾心愿的案子。秦梵音的目光扫过顾氏夫妇时,颔首礼貌的微笑。她对身旁的王梅,殷勤体贴的照顾着。

    秦梵音为王梅勺了一碗汤,又依次为桌上的人勺汤,蒋芸接过碗时,连声道:“谢谢……”

    明明是两母女,却客气到僵硬,比当初没有相认时还不如。

    “妈,你不是喜欢吃鱼吗,这鱼肉很嫩,还没刺,可以放心吃……”秦梵音用公筷替王梅拨着鱼肉,夹到她碗里。

    “好好……我自己来,没事,你自己吃……”王梅连声道,满足感溢于言表。

    蒋芸在对面看着她们母女俩,心里又酸又涩,格外不是滋味。

    她从知道女儿的真实身份后,别提多想听她叫她一声妈了……

    邵益清说:“牧之,你跟芸芸可得敬我亲家一杯,她含辛茹苦的把你们宝贝女儿教养成人,还让我们邵家有了个好儿媳。”

    佣人适时为他们斟上红酒。

    蒋芸端起酒杯,起身,亲自走到王梅跟前。王梅忙不迭起身。一时紧张,拿起饭碗跟蒋芸的酒杯碰上了。

    邵璎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外婆你拿饭敬酒。”

    王梅更尴尬了。秦梵音起身,端着酒杯递给王梅,把她的饭碗拿下来。她动作优雅,表情笑吟吟的,顿时化去了王梅的尴尬。

    “谢谢你这些年对我女儿的照顾……”蒋芸说。

    “没有没有……我们把音音当自家闺女,不是给别人照顾……”王梅老实的说出心里话。

    秦梵音在一旁笑道:“对啊,妈,我永远都是你女儿。”

    蒋芸勉强的笑了两下,跟王梅轻轻碰杯。

    邵璎璎咬着筷子,好奇道:“咦,到底谁是我外婆?”

    两人脸上惧是一阵尴尬,一时间无言以对。

    杜若琪笑道:“都是外婆,璎璎有两个外婆。”

    蒋芸抿了一口酒,王梅以为这敬酒是要一口闷,生怕怠慢了人,仰头大口的灌。蒋芸见状,为了不失礼,又端起酒杯继续往嘴里倒。

    王梅不小心呛了一口,秦梵音赶忙起身,拍着她的背扶她坐下,她对蒋芸歉意的笑,“不好意思,我妈不太会喝酒。”

    蒋芸脸色一白,身体晃了下,走过来的顾牧之及时将她扶住。

    秦梵音照顾着王梅,为她勺汤。她做的一切,就跟以往在家般,完全是习惯使然,对她来说没什么特别的。

    但在今天这种场合,在蒋芸眼前,这画面变得格外讽刺,格外令她心如针扎。

    桌上其他人看到了蒋芸的失魂落魄,唯有在心里一声叹息。

    顾牧之揽着蒋芸回到位置上,背过身时,蒋芸眼里的泪滚落。她低下头,擦去泪水,努力调整脸上表情。

    坐回到位置上,跟秦梵音面对面时,已经若无其事,仪态大方,亲切温和。

    但这顿饭吃的有多煎熬,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饭后,邵益清想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提议道:“音音,你送送你爸妈?”

    秦梵音一愣,像是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爸妈指的是谁,她对顾牧之和蒋芸说:“我先带我妈过去休息,再过来送你们,好吗?”

    “好好……”蒋芸连连点头。

    秦梵音陪着王梅去自己住的那栋别墅,带她回房间。

    “妈,这几天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嘉阳有任何消息都会马上知道。”

    “不会打扰到你们吧……”王梅有些不安的问。

    “当然不会。平常就我跟墨钦,人多了才热闹。”秦梵音拉着王梅在沙发上坐下。

    王梅想到顾氏夫妇还在那边等着,催促道:“你别在这儿磨蹭,赶紧过去,别让人等久了。”

    “行,那我先过去了。你大老远赶来,也累了,早点洗澡休息。”秦梵音嘱咐道。担心王梅对浴室里的东西不会用,秦梵音叫来一个佣人,供王梅差使,方才离去。

    王梅躺在按摩浴缸里,水温烫的皮肤温热,她的心同样温热。

    原本以为,真相败露后,他们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会被众叛亲离,失去儿女……

    他们诚惶诚恐,心惊胆战,怕孩子被抢走,怕安宁的日子被破坏,想方设法让女儿脱离那个环境……

    结果,到头来,一切都跟她想象的不一样……

    女儿还是以前那个女儿,就算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依然那么体贴孝顺……女婿也没有报复他们,更没有告他们,反而感激他们对音音的照顾……

    当时怎么就那么糊涂呢……

    想到过世的秦山,王梅眼泪掉下来。她抹着泪,自言自语道:“自作孽……都是自作孽……老秦,咱们不该这样呀……”

    在王梅伤心难过时,坐在邵家客厅里的蒋芸,同样忍不住掉下泪来。

    “我都听不到她叫我一声妈……只能听着她一遍遍叫别人妈……”

    邵益清劝道:“这需要一个过程,慢慢来。”

    “我还记得生她时难产,差点就保不住……后来她平安诞生,我从没那么高兴过,我想这是上天赐给我最珍贵的礼物……珍贵才难得……”

    “当年她走丢的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好不容易找回来,结果是糊涂了二十年……”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怀胎十月生下的女儿都不认我了……”

    杜若琪在一旁安慰道:“音音没有不认你啊,她只是还不习惯吧。毕竟她做了秦家二十年的女儿……”

    此言一出,蒋芸哭的更伤心了。

    顾牧之轻轻拍着蒋芸的肩,轻声哄道:“放心,音音会回到我们身边。血浓于水,她是咱们的亲生骨肉。”

    蒋芸哭着道:“音音跟谁亲,你还没看出来吗……血浓于水也不如一个外人对她的养育之恩……”

    邵时晖泡了一杯咖啡出来,站在客厅一角,听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开口道:“你们真想认回这个女儿,那就全心全意的为她考虑。”

    夫妇两转头看向邵时晖,蒋芸抽噎着问,“什么意思?”

    “她喜欢什么,她讨厌什么,她不能忍受什么,你们想过吗?你们跟她之间本就有了二十年的鸿沟,现在还有心愿夹在中间。就算心愿什么都没做,存在于顾家,对她就是一种讽刺。更何况,心愿对她意图不轨……”

    邵时晖言语犀利,杜若琪以眼神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邵时晖浑然不在意,继续道:“血缘不是万能的,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你们不能依仗着血缘,就想理所当然的认回她。这是在委屈她、勉强她,满足你们的需求,她当然有权利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