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梵音和邵墨钦驱车来到c大。

    校园很大,绕了一会儿才到秦嘉阳宿舍楼下。

    秦梵音坐在车上给养母王梅打电话,“妈,我们到学校了,你在哪儿?”

    “我在……在……”王梅四下环顾,不知道自己在哪儿,“这边有条湖……”

    “我在嘉阳宿舍楼下等你,要不你过来?”

    “行。”

    挂了电话,秦梵音目光往车外看,表情焦急。

    车子停在路边,此时正是下课的点,来往的人较多。

    “机电学院那边有条湖,我想过去看看。”秦梵音打算下车,被邵墨钦搂住肩。

    他看着她动唇,“你太引人瞩目了,下车不方便。你在车上等着,我去看看。”

    “好。”秦梵音点头。校园里的学生算是对明星辨识度最高的群体,全副武装都有可能被认出来。

    邵墨钦下车,前排的助理随之下车,跟在他身边。

    路过的学生几乎都注意到,从豪车上走下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身穿高定西装,步伐优雅稳健,抿住的唇角透出主人的严肃内敛。

    在一群青涩的校园男生中,太过出众太过突兀,仿佛将所有的光都吸了过去。

    邵墨钦走到不远处的校园地形导视图前站定。

    秦梵音坐在车里,透过车窗能看到他英挺的侧脸轮廓,白皙的皮肤落在阳光下,耀眼到炫目。她还能看到,在他身旁迅速聚拢了一群女生,她们交头接耳打量着他,还有拿出手机拍照的。

    有个女生走到他跟前,笑嘻嘻的说了句什么,还拿出手机。

    咦?这是主动搭讪吗?

    秦梵音无奈托腮,他不是公众人物也很引人瞩目好么。

    秦梵音看到邵墨钦转身离去,助理跟女生说着什么,她一脸沮丧。

    邵墨钦在一路的注视礼中,目不斜视的往机电学院的方向走去。俊容严谨淡漠,透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加之他步子迈的很大,飒沓流星,这一路没人再凑上前搭讪。

    “同学,你见过秦嘉阳吗?机电系的秦嘉阳,个子很高,长得精神……”

    “你是嘉阳同学吗,你这几天看到他没有……”

    “我是秦嘉阳妈妈,你有没有看到秦嘉阳……”

    王梅一路在不停的拉人问,众人纷纷摇头。

    有几个男人路过王梅身边,听到她说的话。其中一人顿住步,抽出嘴里叼着的烟,斜着眼看王梅,“这是秦嘉阳那货老妈?”另外几人跟着嗤笑道:“整天就看他装逼,原来是个土鳖!”“难怪一股子穷酸味儿……”

    王梅一转身看到他们,见他们一副混社会的样子,没上前问。在她看来,她儿子不可能认识这些社会上的混混。

    偏偏,这几个人不仅跟秦嘉阳认识,还有过节。秦嘉阳曾经帮同学干架,得罪过他们。

    几人目光对视,决定戏弄戏弄这个老妇女。

    “欸,阿姨,我知道秦嘉阳在哪儿。”一人朝王梅叫道。

    王梅立马停住步,他们陆续走到她跟前,王梅急忙问道:“嘉阳在哪里?”

    一人笑嘻嘻道,“先请我们喝杯饮料吧。”

    王梅一愣,回道:“同学,你想喝什么?”

    “说了你也不知道,我们自己去买,你付账就行了。”说着,动着手指,暗示着拿钱。

    王梅心领神会,从包里拿出钱包,抽出一张百元的钞票,递给他,再次问,“嘉阳在那里啊?”

    男人接了钱,不高兴道:“阿姨,您这就没意思了,一百块就够我们一人喝瓶水,好歹请我们喝杯酒?”

    王梅脸上现出犹豫,自从秦山过世,秦梵音身份曝光后,她心中充满不安感,愈发省吃俭用了,这么给钱很是肉疼。可她太担心儿子了,恨不得马上看到儿子才好。

    王梅从钱包里多拿了几张,数了又数,咬牙又给了四百,她心想就当是帮儿子维护同学关系了。

    他们接过钱,一脸不满意道:“这也不够啊。阿姨,你还想不想找嘉阳了,出手一点都不痛快。”

    王梅这才觉得不对劲了,“你们把钱还给我,我自己找嘉阳。”

    她欺身想把男人手上的钱拿回来,男人手一扬,往后退,一脸痞笑,“阿姨你这就不对了。”

    “把钱给我!……钱给我!”王梅吃力的抢着。

    周围有学生看到,又忌惮他们人多,不敢多言。

    正这边走的邵墨钦,看到王梅在跟几个年轻人纠缠,加快了脚步。

    王梅腿一崴,跌坐在地,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她坐在地上哭喊,“你们把钱还给我——还我钱——”

    路过的人都把目光投来,这毕竟是校园内,几个小混混不敢太过火,不再搭理王梅,转身就走。

    走了没几步,为首的人肩膀被人从后方拍上,他一回头,一记拳头结结实实落在他左边脸骨上,发出剧烈的撞响。

    邵墨钦表情冰冷,气压低沉,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带来巨大的压迫力。

    “卧槽,我……”他直起身,正要发飙,又是一拳朝右边揍来。嘴角涌出鲜血,他连退几步,一抹唇角,喊道,“tmd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

    三四个人一拥而上,不到一分钟都被邵墨钦打趴下。助理站在一旁,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

    邵墨钦对助理打手势,助理上前,把飘落在地面上的钱捡起来。

    邵墨钦接过钱,返身走到王梅身边,蹲下身,把钱递给她。

    坐在地上的王梅,表情忡怔。从邵墨钦走上前揍人时,她就停了哭,目不转睛的看着以一敌众,轻松的解决几个痞子。

    她呆呆的接过钱,攥在掌心,目光四下看了看,像是在找什么。

    邵墨钦打着手势,助理在一旁道:“邵总说,梵音不在,她在车里等您,我带您过去。”

    王梅回过头看邵墨钦,目光里流露出一丝畏惧。

    她跟这个豪门女婿关系一直不近,前阵子发生的事更让她害怕接触他,唯恐他报复她。

    邵墨钦伸手扶上王梅的双肩,将她扶抱起来。王梅紧张的浑身僵硬,赶忙道:“不打紧不打紧,我自己能起来……”

    王梅腿软,差点没站稳。勉强站住后,邵墨钦看出她很吃力。

    邵墨钦对王梅打了个手势,在她跟前蹲下。助理解释道:“邵总说,妈,我来背你。”

    王梅身子一颤,被那声妈叫的心里一阵异样,不确定的看了一眼助理。

    助理以为她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邵总说,妈,我来背你。”

    邵墨钦还蹲在地上,助理扶着王梅靠近邵墨钦。

    邵墨钦将王梅背起来,往来的方向走。

    这一幕被路人看到眼里,纷纷惊掉下巴。

    从容貌到气质到外型全都天差地别的两个人,居然是母子!

    为了让王梅靠的舒服点,邵墨钦背部微弯,步子迈的不快不慢。

    王梅心里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激动在翻涌,双手扶在邵墨钦肩上,不敢太用劲。

    助理跟在一旁行走。他跟了总裁这么多年,第一个看到他背的人是他女儿,第二个是他老婆,第三个就是她老婆的妈了。

    这段路不短,中途王梅不好意思的说,“我真不打紧,你让我下来,我能走,背着多累。”

    邵墨钦回头看了她一眼,对她弯唇微笑,眼神温和,带有安抚。

    他回过头继续走。

    王梅在他的笑容里,突然就湿了眼眶。

    邵墨钦背着王梅走到车边,将她放下,助理拉开车门,他小心的将王梅扶上车。

    秦梵音发现王梅腿不方便,担心的问,“妈,你怎么了?”

    “没事儿没事儿,不打紧。”

    邵墨钦对秦梵音动唇,“摔了一脚,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先去医院看一下。”

    “嗯嗯。”秦梵音连连点头。

    车子后座很宽敞,秦梵音坐在邵墨钦和王梅中间。秦梵音挽住王梅胳膊,柔声道:“妈,你坚持一下,我们带你去医院看看。”

    “我真没事,哪用得着上医院。”

    “什么都没身体重要,有事就麻烦了。”

    王梅嘴上推脱,心里却是有股暖流在上下流窜,热乎乎的。

    车子以最快速度开到医院,这边已经安排好医生。还好没有大碍,只是轻微扭伤,医生给王梅抹上药酒,做按摩,她感觉好多了。

    走出医院时,她分明感觉到路过的人纷纷对她投来羡慕的目光。

    一段时间以来的伤心和失落,在今天突然被治愈了。她不仅觉得女儿没有丢,女婿还能跟儿子一样贴心孝顺。

    秦梵音把王梅带去邵家别墅。

    佣人在厨房里烧菜,秦梵音上楼去给母亲收拾房间。王梅想陪着,秦梵音让她坐着休息。邵墨钦陪在王梅身边。

    王梅想到儿子,担心的直抹泪,说:“也不知道嘉阳在哪儿……我是没办法,只能靠你们找他了……”

    邵墨钦对她打手势,随行助理在一旁解读,“邵总说,妈,您别担心,我们在全国各省市都有联络人,一定能找出嘉阳的行踪。”

    听到助理转述的那声妈,王梅心里又是一阵没由来的异样。

    她突然很想这个女婿能说话,想听他亲口叫一声妈……

    王梅点下头,哽声道:“麻烦你了……”

    有这个厉害的女婿在,她仿佛找到了强有力的依靠,心里也稳定多了。

    “你是我妈,嘉阳是我弟弟,你们不是麻烦。”邵墨钦表情郑重又温和,打着手势。助理在一旁翻译。

    王梅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有感动在翻腾,更夹杂着愧疚和后悔。

    她低着头,哽着喉咙道:“以前是我们糊涂,对不住你们……”

    “您们对音音视如己出,为她付出了很多,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您都是我们的母亲。”邵墨钦不疾不徐的打着手势,表情跟眼神一样温和柔软,“这段时间,音音一直很挂念您,她担心您思念亡夫悲伤过度,又担心您一个人没人做伴,孤独冷清。她很想把您接到身边来。”

    这些话,秦梵音并没有跟邵墨钦提过。

    但邵墨钦知道。

    他知道她若无其事的陪在他身边时,在为她的身世她的家庭难过。

    她知道她笑着面对顾心愿的翻案时,会因顾家对她的维护而失落。

    她知道她想到过世的父母隔阂的母亲疏远的弟弟,会伤心到想哭。

    他知道,爱情无法填满一个人生命的全部,她也需要亲情。

    她不说,他也不提。

    但他能体会她每一分感受。他会因为她的难过更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