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墨钦被这挑逗的眼神一看,听着她那么明显的暗示,愈发蠢蠢欲动。

    但他在眼里交织过火花后,又很坚定的摇头,动唇,“不行,这样会让你太累。”

    “很累吗?”秦梵音从没试过,并不知道。

    “是吧……”邵墨钦并不十分肯定的回答,因为他也没被女人这么过。

    但他可以想象,她那樱桃小口要吃下有多费劲。

    秦梵音起身下床,靠在邵墨钦身上,抱着他的腰撒娇道:“让我试试嘛……”

    女人这么磨蹭着,更叫人受不了。

    邵墨钦彻底管不住自己了……

    他坐在床头,秦梵音蹲在他跟前。

    邵墨钦手掌猛地攥住床单,仰起脸,倒抽一口凉气……

    低下头时,秦梵音仰起脸正冲他笑,笑的一脸娇媚。

    他由身到心的激动起来,从未体验过的巨大刺激,将他整个人攫住。

    她甚至不需要多费劲,没多久,他身体一僵,舒爽噼里啪啦的从脊椎骨炸开,一路蔓延。

    秦梵音见他坐着哆嗦,灵魂出窍般的模样,心里暗自得意。

    她可是悄悄下了功夫的,之前每次都被他饿狼扑食,根本没有机会实践。现在看来,效果很好。

    嗯,她要加强技艺。这样就不担心漫长的孕期,他会过于煎熬了。

    若是在以前,她一定会觉得这样很不正经很恶心。可现在面对自己老公,自己最爱的男人,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虽然有一点点害臊,更多的是快乐和甜蜜。

    她只想要他越快乐越好,而这快乐还是她给的,简直妙不可言。

    邵墨钦缓过神后,站起身,去床头柜拿蜂蜜水,很体贴的递给秦梵音漱口。

    他神色略有些难为情,缓缓动唇,“累吗?”

    秦梵音放下杯子,抿着唇笑,故意挤兑他道:“难道你是怕我太累,所以这么快就交代了?”

    邵墨钦表情一窘。

    事实当然……并不是这样的……

    秦梵音自说自话的继续道:“我老公好体贴哦……”

    此体贴,听起来不是那么体贴了……

    邵墨钦一把扯过秦梵音,将她按入怀中,低头吻住她的唇……

    男人灼热的吻,顿时将她“嚣张”的气焰压下去了……

    他将他推压到墙上。

    “唔……好了……恩……不要……”她在他口中挣扎着求饶,身体直哆嗦。

    邵墨钦显然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真刀真枪怕自己失控,这可不会……

    ……

    许久后,两人拥抱着躺在床上,双双在亲密中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秦梵音靠在邵墨钦怀里,手指在他胸口写写画画,一脸小女人的依恋和倦懒,“老公,你说我们会不会有离婚的一天?”

    邵墨钦脸色一变,抓住她的手,低下头对着她的眼睛动唇,“不会。”极其肯定又坚定的神情。他又补上一句,“老婆,我们已经错过了二十年。接下来的人生,要争分夺秒的在一起。”

    秦梵音嘻嘻一笑,故作嫌弃的嗔道:“好肉麻哦。”

    她笑着缩进他宽厚的胸膛里,在他结实的臂弯中,安心又满足的睡去。

    .

    在秦梵音忙着挑选婚纱和首饰时,绑架案的第一次庭审开始了。

    邵墨钦并没有让她出庭。该说的话,事情的经过,她早就对警方交代过了。

    他只想让她做个快乐的新娘子,不想她持续笼罩在阴影中,更不想让她看到顾家人对顾心愿的在乎和关心。

    开庭时,顾家人果然都来了。

    对外而言,顾心愿仍是他们顾家的千金。

    这起绑架案,涉及到两大豪门,邵家少奶奶和顾家千金小姐,尤其秦梵音还是公众人物,若是没有邵顾两家刻意把这件事压下来低调进行,传播热度可想而知。

    顾家人并没有插手案子的审理,手心手背都是肉,在是非公断出来之前,他们不想表态。

    出门前,顾牧之还劝蒋芸不要来。蒋芸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要去。我在等一个公正的结果。如果心愿真的想伤害梵音,我也不会原谅她。”

    顾旭冉叹了一口气。跟邵墨钦做了三十多年的朋友,他自然是了解他的为人。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认定心愿为凶手,更不会栽赃。而现在就连梵音这么说……

    他打心底就不相信心愿清白的了。

    在蒋芸内心深处,还是希望顾心愿是善良的,无罪的。她盼望着一家团圆,亲生女儿和养女能够和平共处。

    法庭上,邵墨钦与顾家人打照面时,蒋芸没看到秦梵音,好奇的问,“音音没来吗?”

    邵墨钦打手势,“她在忙着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顾牧之和蒋芸异口同声的问。

    邵墨钦弯唇,比划着,“我们的婚礼。”

    在他们的惊愕中,邵墨钦转身离去。

    “音音嫁给墨钦,好像是还没有举行像样的婚礼。”顾旭冉回忆着,说道,“当时就在领证那天办了个小型婚宴。”

    “太好了……”蒋芸动容的说,“我们还有机会参加音音的婚礼。”

    顾旭冉看向邵墨钦的背影,苦笑了下。那个别扭又固执的男人,会不会邀请他们,还不一定吧?

    一切得看今天的结果和他们顾家的态度。

    秦梵音穿着纯白如羽翼的婚纱,在巨大的落地镜前转圈,造型师忍不住一个劲的赞美她,“您的身材太好了,肤色白皙无暇,穿上婚纱简直太美了。适合你的款式太多了,我都给不出最好的建议……”

    “我比较喜欢这种风格,简单大方……”

    秦梵音独自乐在其中的过了一下午,直到邵墨钦过来接她吃晚饭。

    餐厅内,她忍不住对邵墨钦问道:“结果怎么样?”

    她听他的话,乖乖回避,不去面对那些糟心事,但心里终究还是好奇结果。

    “证人翻供了。”邵墨钦言简意赅的表示,“等待二次庭审。”

    “嗯?”秦梵音一时间没明白过来,但她知道这不是好结果。

    邵墨钦也没想到,此案的关键人,顾心愿的私人助理,在出庭时完全推翻了之前的证词。她彻底撇开了顾心愿的干系,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头上。

    她说因为她老公是秦梵音的粉丝,疯狂迷恋她,她心生妒意,才想借刀杀人。这说辞与顾心愿一直对警方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也很吻合。至于为什么前后供词不一致,她表示她已幡然悔悟,不想一错再错,只想交代实情恳请宽大处理。

    在那时,邵墨钦没有忽略顾心愿唇角得意的微笑,他把目光转向顾家人,他们面面相觑,眼里是隐藏不住的激动。顾心愿说,“清者自清,我相信一切终究会真相大白。”

    邵墨钦对秦梵音大概转述了庭审的经过,想到顾心愿那嘴脸,一阵说不出的恶心,连面对精致诱人的食物都毫无胃口。

    “这么说,她手下的人,愿意替她顶罪?”秦梵音问。

    邵墨钦点头。

    “那她就会无罪?”秦梵音又问。

    “那是她想要的结果。”邵墨钦敛神,目光幽深,动了动唇,“但没那么容易。”

    秦梵音感觉出她老公不高兴了,而且是很不高兴。

    她开口道:“嗯,有我老公在,伤害我的人不会那么轻易的逍遥法外!”

    她切下一块牛排,递到邵墨钦唇边,“老公,来,吃一口。”她注意到他都没怎么动食物。

    娇妻送到嘴边,邵墨钦再没胃口,也没法拒绝。

    秦梵音微笑道:“我们不能被那些不好的事影响了心情,这可是你告诉我的哦。”

    邵墨钦点下头,看着他妻子温和恬静的脸,心情也不由得舒适了些。

    顾家。

    顾心愿跟着她的家人一道回来。

    在公众场合,大家都没表态。

    回了家,顾旭冉质疑顾心愿,“你买通了助理替你顶罪?”

    顾心愿一脸无辜,辩解道:“我没有……我到今天才知道,为什么音音姐说我想害她,原来是她在自作主张……我当初的意思真的只是找她谈谈……”

    “那她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不想让我受到牵连,所以干脆撇清我的关系吧……她还算有良心……”顾心愿一脸唏嘘的感叹道,“没有辜负我以前对她的厚待。”

    “真是这样吗?不是你威逼利诱?”

    “哥,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我现在连人身自由都被限制了,哪来那么大能耐!”

    “好了。”蒋芸打断顾旭冉的质疑,“愿愿是清白的,咱们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倒反过来责难她了。”

    “妈……”顾心愿委委屈屈的靠在她妈身边。

    蒋芸拍了拍她的肩,抚慰道:“你没犯错就好,等这件案子结束了,咱们好好跟梵音解释。”

    “嗯。我相信音音姐会明白我。我们一定会成为好姐妹的。”顾心愿说完,低下头,掩饰住眼底的恨意。

    “对了,旭冉,你去跟墨钦问问,他们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咱们也得好好准备。”

    “好。”顾旭冉应下声,心里却不太乐观。邵墨钦认定了心愿是凶手,这个结果,他不会接受,接下来的官司还有得打,只怕他对他们顾家的成见也会随之加深。

    顾旭冉当然不相信心愿的助理是什么良心发现幡然醒悟,唯一的理由是有人在帮她。

    他给邵墨钦发信息,“除了给心愿请辩护律师,我们没做任何事。”

    信息传送的另一端,邵墨钦看着手机屏幕,目光转深。

    除了顾家,还有谁要帮顾心愿洗脱罪名……

    邵墨钦本以为这个案子的处理结果是水到渠成的事,现在既然有人为干预,他自然也不会再坐视不理。

    愉悦的婚礼筹备氛围,并没有因为这件案子而冲淡。

    婚礼流程暂定秦梵音从自己县城老家里出嫁。婚礼前,家里自然也要装修一番。

    这事她还没跟王梅说,她打算亲自回去跟她商量,这比在电话里沟通好。邵墨钦打算陪秦梵音一起回去。

    出发前,她突然接到王梅的电话,王梅哭哭啼啼道:“音音,你弟弟不见了……”

    “什么?”秦梵音心头一沉,“发生了什么事,妈,你说清楚点。”

    “前阵子你弟弟说回学校,我发现他有东西忘带,赶去c市给他送东西,可他学校里没人……他同学都说从上次请假后没看到他回去……这都好多天了……”

    “打他手机了吗?”

    “打了,打不通。”

    “妈,你现在人在哪儿?”

    “我就在c大……我要找学校的老师……嘉阳这是怎么了,难道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

    “妈,你别急,我马上过去。”听到她妈无助的抽噎,秦梵音抚慰道,“嘉阳这么大的人了,不会有事的,别担心。他很可能是自己去哪儿玩了,我们这边马上安排人找他。”

    秦梵音挂电话后,马上给秦嘉阳打电话。果然,打不通,电话已关机。

    邵墨钦陪在秦梵音身旁,听了个大概,问她,“嘉阳不见了?”

    “嗯……”秦梵音点头,在妈妈跟前保持镇定的她,面对老公流露了不安,“嘉阳不会那么不懂事,突然玩失踪,让人联系不上……”

    邵墨钦动唇,“别怕,我们一定会找到他。”

    邵墨钦陪同秦梵音一起赶往秦嘉阳的学校,一路上,秦梵音双手绞握,表情紧绷。

    老天,求您庇佑我弟弟,一定要让他平平安安的出现。如果命里非得有什么灾劫,我这个姐姐愿意全部承担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