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次日,顾心愿跟邵时晖在一家会馆里见面。

    顾心愿赶到时,邵时晖已经坐在包间里。

    他把玩着手中的瓷杯,盯着杯中的茶叶起伏,目光专注到出神,像是在想着什么。

    顾心愿看到那张英挺俊逸又透着成熟稳重的脸庞,一整晚的忐忑不安被抚平了些,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顾心愿走到邵时晖身边坐下,没心情绕弯子,直奔主题,“时晖……你救救我……邵墨钦要让我去坐牢……”

    邵时晖目光一瞥,等待她的下文。

    当初她是背着邵时晖去搞秦梵音,因为他喜欢秦梵音,被他知道一定会被阻止……

    可眼下,她要想让邵时晖救她,必须实话实说,不然没法想对策。

    “秦梵音去玉树演出那次,我知道了她的行程,安排人绑架她……”

    邵时晖表情一变,手指捏紧了杯壁,脸上现出愠色。

    顾心愿微微停顿,硬下头皮继续道:“邵墨钦的人及时赶到,绑架未遂,我这边安排的人被邵墨钦抓住,谁知道秦梵音又遇到人贩子……他现在要把所有账算到我头上,想让我坐牢……”

    邵时晖沉默片刻,开口问道:“你绑架打算干什么?”男人声音低沉压抑,“实话实说,你是怎么交代他们的。”

    顾心愿咬咬唇,如实道:“让她永远消失……”

    邵时晖豁然起身,脸色阴霾,手中握着的茶杯猛地朝顾心愿砸去。

    顾心愿迅速别过脸也没能躲过,烫人的茶水泼在她头发和脸上,杯子砸到她额头摔落在地,清脆的碎开。

    顾心愿额头浮出红肿,脸颊被烫红,她狼狈的低着头,热茶顺着发丝往下滑落。

    邵时晖眼里戾气沉沉,双拳紧攥,拼命克制着想要发飙的冲动。

    顾心愿扯扯唇,苍凉又苦涩的笑,“我就知道,你会发脾气……你受不了我伤害她……你的心始终是在她那里……”

    邵时晖冷声道:“你错了。就算我不喜欢她,也容忍不了你的所作所为。”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天真懵懂的女孩,就算对梵音有嫉妒之心,对自己的身世接受不了,不安惶恐,都是一个人的正常反应。我怎么都没想到,你想置梵音于死地!”他一字一句,由牙缝里吐出冰冷的声音,“顾心愿,你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歹毒?”

    “我只想守住属于我的一切!”顾心愿站起身,面对着邵时晖,歇斯底里的尖叫道,“秦梵音就不该出现!她都消失二十年了,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要抢走属于我的东西!你们所有人都向着她维护她!!我恨不得她死无葬身之地!!”

    “啪——!!!”邵时晖一巴掌扇下去,斥满殷红的瞳孔带着暴怒。极重的力道,将顾心愿直接掀翻,扑倒在地。

    顾心愿扑在地面上,嚎啕大哭。

    邵时晖眼神凛冽,“绑架未遂与绑架同罪,你意图谋杀,情节严重,性质恶劣,可处十年以上有期或无期徒刑。”他冷笑,“慢慢享受吧。”

    邵时晖转身离去,连看都不再多看地上的人一眼。

    邵时晖绕过屏风,走向外面的木门,身后传来顾心愿的声音,“你确定不帮我吗?你第一个知道秦梵音的身份,什么都没说,你在邵墨钦身边安插自己人,对鉴定证书造假,安排武照去拆散他们,这些我都扛下来了……你现在却翻脸不认人?”

    邵时晖脚步顿住。

    “如果邵墨钦知道你千方百计拆散他和秦梵音,如果秦梵音知道你瞒而不报耍心机,你这个好弟弟,蓝颜知己,还装得下去吗?如果你对嫂子的龌龊心思公诸于众,外人会怎么看你,你的家人,你爸爸、你爷爷,又会怎么看你?”

    邵时晖双拳攥紧,咬牙道:“你在威胁我?”

    顾心愿站起身,一步步走向邵时晖,“我怎么敢威胁你……无论遭遇什么挫折,我想过跳楼,都没想过出卖你……我希望你风风光光,前程似锦……”

    她走到他跟前,看着他,“我竭尽全力的维护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因为另一个女人勃然大怒,打我骂我,恨不得我把牢底坐穿……”哭的红肿的眼睛,还带着泪痕,直勾勾的看他,这是一个女人对男人心碎的眼神。

    “我真没想到,你会变成这种疯子。”邵时晖扯动唇角。

    “是啊,我疯了……老天连改过的机会都不给我,邵墨钦和秦梵音紧咬着我不放,我的家人越来越讨厌我,我这辈子就要彻底毁了,我还要什么好怕的?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她凄厉又决绝的看他,“你看着我去死,我只有拉你下水陪我。包括这次绑架,我都会说你是教唆我,意图绑架秦梵音,威胁邵墨钦。”

    邵时晖冷笑,“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

    “你不怕,你会为自己洗脱罪名。但你想要的再也得不到了,你无法打败邵墨钦,你得不到邵氏,你家人的信任,股东们的看重,你全都没有了……你最爱的女人,会憎恶你,唾弃你。这样的你,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邵时晖双唇紧抿,定定的看着顾心愿。

    她是真的踩到了他的软肋,这时候他不能出任何差池。一旦爆出什么丑闻,对他往上爬都是致命一击。尤其是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遗嘱怎么分配,还悬而未决。如果这时候他出问题,老爷子把手上所有股份都给了邵墨钦,他再也没有翻身的希望……而邵墨钦一旦知道他从中作梗,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纵使他再憎恶她的所作所为,这一刻,他却必须站在她这一边。

    顾心愿看到邵墨钦眼神的变化,知道他动摇了,她上前一步,拉住他的手,“我手上还有顾氏10%的股份,只要你救了我,我会报答你的……”

    邵时晖沉默半晌,开口问道:“你是怎么联系那些绑匪的?”

    顾心愿说:“我没有亲自出面,是我手下的一个亲信助理去安排的,那些人把她供出来了……警方现在也在审讯她……”

    邵时晖沉吟道:“你把她的详细资料给我一份,越快越好。”

    “好,你等着。”顾心愿马上从包里翻出手机,打电话。

    邵时晖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渐渐变冷。

    故作聪明的女人,往往是最愚蠢的。她用他的前程来威胁他,就不想想就算过了这一关,以后呢?等她没有丝毫利用价值时,他会让她好过?

    .

    自从邵墨钦说要举办婚礼后,相关事宜就在雷厉风行的推进着。

    夜晚,秦梵音靠在邵墨钦怀里,手里是一个画册,画册里是世界著名浪漫景点,她慢慢的翻着欣赏着点评着,邵墨钦抚着她的发丝,含笑看她。

    她舔了几下唇,他倾过身,从床边拿过杯子,将淡蜂蜜水递给她。

    她喝了几口水,将杯子递还给他,发表总结,“我希望婚礼在我老家的县城举办。”

    嗯?邵墨钦眼神带有疑问和意外。

    “老公,好不好?”她环上他的脖子撒娇。

    邵墨钦微笑,“你说什么都好。”

    她得逞的笑。

    邵墨钦问,“为什么呢?”

    “因为那是我成长的地方……”秦梵音低下头,将脑袋抵在邵墨钦胸口上,“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我想让我的家人知道,我还是我,是秦家的女儿。我想让所有亲戚朋友都知道,就算我爸过世,我们家也没散。”

    邵墨钦抚着她柔顺的发丝,懂了她的心思。

    她对养育她的家庭,感情深厚,不想就这么疏远了。她心里始终记挂着他们,想要回到过去的亲密无间。

    他轻轻抬起她的下颚,动唇,“我们在你老家盖个别墅,给你家人住,也方便我们时不时回去度假,怎么样?”

    “好呀!”秦梵音积极响应,笑眯眯道,“我们那儿有个很漂亮的景区,空气很好,很宜居。”

    邵墨钦看到她笑,唇角随之扬起。

    她难过时,他的整个天都灰了。而她展颜一笑,霎时云破日出,晴空万里。

    他低下头,忍不住索吻,探寻她唇齿间的甜蜜……

    热吻不断升温……

    秦梵音眼底闪过狡黠,明知道他不想,故意撩他……

    邵墨钦浑身紧绷,用力吸了一口气,由床上坐起身。

    “怎么了?”她枕到他腿上,一脸无辜的看他,“接吻都不行吗?”

    邵墨钦额头出了一层薄汗,压抑着本能的日子不好过,可前三个月太不稳,不能轻举妄动,他就怕自己忘形……一旦把孩子折腾没了,他会想阉了自己。

    突然由大鱼大肉到饿着,非得拿出一等一的意志力不可。

    邵墨钦刮了下秦梵音的鼻子,明知道她故意折腾他也不生气,唇角挂着无奈又宠溺的笑,动唇,“别乱来,我去下浴室。”

    秦梵音看着他走向浴室的背影,突然间心疼了。

    “老公,你等等。”她叫住他。

    邵墨钦回过头看她。

    她面带羞涩,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唇,含羞带怯的说:“……你们男人不是喜欢这样吗?我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