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墨钦理所当然的继续投喂自己老婆和“孩子”。

    秦梵音抗议无效,只得享受着他的加倍照顾。还好没有外人,这是他们俩独处的空间。

    她本是嫌他肉麻多事,可看着他为她切割食物,用哄劝的眼神送到她嘴边,又为她轻轻擦拭嘴角……繁琐的动作细致而耐心,不只是温柔,更有认真和专注,仿佛这是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

    她难过的心情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被抚平了,就像是被蹂.躏的皱巴巴的海绵,放进了温柔宽厚的水里,渐渐平复,饱满,完整……

    她挽上邵墨钦的胳膊,将脑袋搁在他肩膀上,看着落地窗外的万家灯火,眼神不再落寞,有眷恋,有感恩,有幸福。

    无论这一切将怎么演变,无论有没有容纳她的原生家庭……

    至少,她还有自己的家。她有疼爱她的丈夫,他们还会有可爱的小宝贝。

    她的心很满了,不应该再多出一部分用来难过。

    邵墨钦轻捏着秦梵音的手掌,对她动唇,“你想在哪儿办婚礼?”

    秦梵音一愣,呆呆的看他。

    他的手放在她肚子上,轻抚几下,微笑着动唇,“再不抓紧办,你就穿不了婚纱了。”

    秦梵音脸色微窘,随即泛起幸福的红晕。

    当初两人是双方家人一拍即合的闪婚,没有恋爱,没有求婚,什么形式都没有。原本打算领证后再办一个隆重的婚礼,偏偏那时候他一再让她失望,她做出三个月试用期的决定,婚礼也被她推迟。

    再后来,发生那么多变故,日子在兵荒马乱中过去,婚礼的事完全被忽略了。

    如果不是他突然提到,她真的都忘了,他们还没有办过婚礼,没有度过蜜月。

    可是现在都过成老夫老妻了,连孩子都有了,再去办婚礼是不是没那感觉了……

    而且……

    秦梵音像是想到什么,眼神黯了下,低声道:“算了吧,都结婚这么久了,没必要去补办婚礼,只是个形式而已。”

    邵墨钦轻轻抬起她的脸颊,看着她的眼睛动唇,“这不是形式,是我给你的仪式,是我们对所有人宣告,我们是夫妻。”

    “可是……”秦梵音犹疑着,说出了担心,“如果我妈和我弟弟不参加婚礼呢?如果……顾家因为我不肯原谅顾心愿,不认我这个女儿了……”

    如果养育她的家庭和生出她的家庭,没有一个人祝福她的婚礼,那场婚礼对她而言无异于受刑吧……

    邵墨钦看到秦梵音眼底的迷惘和对亲情的怯弱无助,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他低头,吻住她的吻。

    ……她被他吻去了所有杂念,只能专心应付他炽热的唇舌。

    当他终于放开她的唇,她大口喘着气。

    他搂住她的肩膀,将瘦弱的她圈入怀中,低头看着她,用刚刚吻过她还泛着湿意和红润的唇,温柔又郑重的告诉她,“老婆,这是属于我们的婚礼,与任何人无关。他们来也好,不来也好,并不重要。只要有你、有我,只要我们在一起,这场婚礼就再圆满不过。”

    他深不见底的黑眸专注的看着她。他缓缓蠕动的唇角,说着没有声音却有力度的语言。他手掌的温热,源源不绝的传递到她泛凉的掌心里。

    她看着她的丈夫,轻轻的,坚定的,点下了头。

    .

    在邵氏夫妇进行浪漫的烛光晚餐时,顾家被低气压持续笼罩。

    顾牧之沉着脸质问顾心愿:“梵音说的都是真的?你是想置她于死地?”

    顾心愿哭着说:“不是……我不是……我没想伤害她……爸,妈,哥哥,你们相信我……我没那么坏……我不想害她的……”

    她可怜巴巴的眼神环视着她的家人,可他们不像上一次那样选择相信她了。

    之前秦梵音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重重敲打在他们心上,让他们在惊觉顾心愿另一面时,同样在拷问自己,为什么会把她教养成这样?

    顾心愿在他们的眼神里看到失望,看到跟秦梵音一样的冷硬……

    她慌了,哭着喊道:“为什么不相信我……秦梵音说几句话,你们就信了……就因为她是你们的亲女儿,亲妹妹……我是领养回来的,我就该死,我就有罪,什么脏水都能往我身上泼吗……”

    蒋芸坐在一旁抹泪,喉咙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跟顾牧之和顾旭冉不同,他们至少一直知道顾心愿是领养的孩子,她却是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因为那次走丢事件,她对她格外疼爱甚至是溺爱,这二十年倾注在她身上的母女情,又岂是说没有就能没有的……

    她的心境极为矛盾,她心疼她亲生女儿遭遇的一切,想用余生好好弥补她,她又不舍养女面临苦难,更别说是坐牢这种会毁掉一辈子的事。

    顾旭冉懂她妈的心情,他说:“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我们最好跟墨钦一样,不要再插手,等公正的结果。如果他们查出来,心愿真是蓄意绑架伤害……”顾旭冉眼神变得凛冽,“那她理应承担自己犯的罪。

    “邵墨钦不可能不插手!”顾心愿尖叫,“秦梵音恨死我了,她每句话都在针对我诬陷我,怎么会让我好过?!”

    “她为什么要诬陷你?”顾旭冉皱起眉头反问。

    “因为我抢了她的人生!因为我做了你们顾家二十年的女儿,她没有!她不可能若无其事的接纳我!看到我,等于看到你们对她的遗忘、背叛!你们以为她心里没有怨言吗?她只是会忍,会装!不说出来罢了!你们是她的家人,她无法憎恨你们,所以她把所有不满和嫉恨都发泄到我身上!”

    顾家人怔怔看着顾心愿,被她突如其来的激烈言论震惊。

    遗忘……背叛……

    这些可怕的字眼,仿佛戳到了他们某个隐秘的痛楚,令他们心惊肉跳。

    “别看她把话说的冠冕堂皇,哪一句不是带着对我的恨意?我安排的人早就被邵墨钦抓住了,他一定会想方设法让他们诬陷我,把我送进监狱。这样秦梵音才会高兴!我解释我道歉我示好,统统没有用!只有把我扫除了,秦梵音才会满意的踏进顾家大门,你们还不明白吗?!我……”

    “够了!!”顾旭冉厉声打断顾心愿,脸色铁青,“以你这种阴暗狭隘的心思,我已经不怀疑你会做出伤害梵音的事了!”

    “哥——”顾心愿扑上前,扯住顾旭冉的西装外套,眼泪直流。

    顾旭冉毫不迟疑的将她推开,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如果你是清白的,没有人能诬陷你。你要是蛇蝎心肠,终会自食恶果。”

    顾旭冉走向他母亲蒋芸,把她扶起来,“妈,先回房休息吧。”

    “心愿她……”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让她自己一个人冷静冷静。”

    顾心愿想要拉住她妈,被顾牧之警告的眼神一盯,吓得退步。

    顾牧之和顾旭冉陪在蒋芸上楼。蒋芸抽噎着,“我这是造了什么孽……音音流落在外这么多年,心愿又做出这种事……”

    她哭着责骂丈夫和儿子,“你们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领养一个假的回来……像现在这样好了吗……音音心里有疙瘩不回来,心愿要被抓去坐牢……这就是你们想看到的局面吗……两个女儿没一个好过的……”

    顾牧之哄着老婆。顾旭冉低下头,沉默。

    那时候根本没有选择,丢了一个,不能又疯掉一个。

    顾心愿独自跪坐在大厅里哭泣。

    家人都已离去,没人来安慰她,没人来哄劝她……

    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心里的凉意越来越甚,席卷四肢骨骸。

    他们要放弃她了……就因为秦梵音的指控……

    如果他们不站在她这边,帮她跟邵墨钦博弈,她就彻底没希望了……

    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逮捕她……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她不能坐牢!

    顾心愿擦干眼泪,拿出手机,联系邵时晖。

    他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她一直没有出卖他,他不能不帮她,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

    在参加秦梵音养父的葬礼之前,邵时晖一直忙着生意上的事。他情商失意,生意场上得意,由他掌舵的两家子公司战绩连连,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集团总部的元老们都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现在已经有声音在提议,把他调往总部任职。

    虽然邵墨钦的表现一直不错,但他给人的感觉不像邵时晖那么兢兢业业,全情投入。他对慈善事业的关注和投入,一直是一些唯利是图的股东的心头刺。也因此,有人是暗中支持着邵时晖,希望他上位。他比他年轻,比他健全,比他更通情达理,在乎股东利益。

    如果说以前,邵时晖还没有想上位的强烈想法,只是被他妈推搡着往前走,在经过这一系列波折变故后,扳倒邵墨钦,已经成了他心里的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