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墨钦扶上秦梵音的肩膀,让她只看着他,动唇,“对于想伤害你的人,我们绝不能原谅。”

    他再次牵起秦梵音的手,往门边走。

    这边的争执已经引起了另一边人的注意。蒋芸和顾牧之从厨房里走出来。

    顾心愿放下手里正在削的水果,快步跑过来,挡在秦梵音身前。

    “音音姐,你原谅我好不好……”她一脸哀求道。

    “我承认,我先知道了你的身份,我害怕失去家人,想让你离开……你去玉树那次,我知道了你的行程,我安排人拦截你,可我不是想伤害你,我是想跟你谈谈……后来你被绑架,真的与我无关,那次人贩子是当地的犯罪团伙……”她可怜兮兮的目光转向邵墨钦,“墨钦哥,你一定能查出来的,我跟那些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我没想绑架音音姐……”

    邵墨钦表情冷漠,眼神凛冽。

    顾心愿心里发憷,移开了目光。

    顾家人都站在后面,看着他们。这是终究要面对的事,没法回避。

    顾心愿心里清楚,如果现在不能取得秦梵音原谅,她未来很有可能凶多吉少。

    顾心愿扑腾一下跪在了地上,她跪在秦梵音跟前,抓着她的裙摆,哽声道:“音音姐,你知道我为什么在这个家里……你走丢了,妈妈身体不好,爸爸把我抱回来……我没想取代你的位置……我什么都不知道过了二十年,我没得选择……”她说着,哭着,涕泪满面,“我当时真的想不通,接受不了,才会动了歪心思……你原谅我的一时糊涂吧……我现在真的想做你妹妹……我想咱们一家团聚……”

    后方看着的蒋芸,低下头,拭去眼角的泪。顾牧之轻叹一口气。顾旭冉开口道:“音音,我们查过,那群绑架你的人贩子真的跟心愿无关……”

    “音音姐……原谅我吧……”顾心愿跪在地上,仰着脸看秦梵音,楚楚可怜的哭着道。

    邵墨钦牵着秦梵音的手,将她握紧,似在无声传达着什么。

    秦梵音转头与他对视,又回头看了看她还在适应中的家人……他们眼神中传达的内容和态度截然不同。

    但这件事,她并不想用任何人的态度取代自己。

    秦梵音表情平静,对顾心愿道:“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会馆里,你告诉我墨钦心里有人,并暗示我,他对你很不一般,接着,你又把墨钦叫来,让我偷听你跟他说话,证明他的确不想心甘情愿跟我结婚。”

    随着秦梵音这么一说,顾家人表情变了,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虽然你说的都是事实,但你的目的是什么?阻挠我跟墨钦结婚?在大家都认为你跟时晖是一对时,又不想失去墨钦对你的特别?”

    “我……”顾心愿完全没想到,秦梵音会翻旧账,她根本没想过如何应对,一时间张口结舌,我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秦梵音接着道:“我进入娱乐圈,被舆论疯狂攻击,在会场被人泼辣椒水那次,你还记得吗?幕后指使人王家千金跟我没有任何交集,但她跟你关系很不错,据说,你让她办事,最后还把一切都推倒她头上?”

    顾家人脸色又变了变。

    顾心愿急忙道:“我没有……没有……她乱说的,冤枉我……”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乱说,因为邵顾两家交好,你哥跟墨钦又是好朋友,真要闹到底,墨钦也难办。所以那时候我没有追究真相,过去就过去了。到底是不是,现在查还是能查出来吧?”

    “我……”顾心愿又一次结舌,不敢再睁眼说瞎话的否认。

    秦梵音说:“你喝醉被人带去酒店开房那次,我为了救你脑部受伤,我没想要你感激我,但我也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方式回报我?”

    “你说你安排人拦截我,不是想伤害,只是想跟我谈谈?那我问你,只是谈谈,为什么要选择在深山野林里动手?为什么用一批看起来像原住暴民的人来掩饰?为什么要攻击我,把我装进麻布袋里?当时的场面,他们不知道,可我是亲自经历,那种蛮暴的恶意,只是想找我谈谈?如果不是墨钦安排的保镖来的及时,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大概我连像跟那群人贩子周旋的机会都没有……”

    顾心愿身体一寸寸僵硬,之前眼神里的殷切期望和恳求,逐渐消失。

    “后来因为保镖赶到,你们的计划被迫中止,可我被捆在麻袋里坠落山坡,不巧被一群人贩子抓去。是,这些人跟你没关系,他们不是你指使的,可如果没有你的蓄意安排,我会遭遇这些吗?我会被他们殴打,甚至差点被轮jian吗?”秦梵音掷地有声的责问她。

    “现在我是没事,因为我命大,因为墨钦在竭尽全力找我,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善良的小女孩帮助我……这么多的因素,才让我虎口脱险。稍有差池,我不是没命就是生不如死,你想过吗?”

    顾家人全都呆愣原地,表情震惊。

    他们没有亲历那件事,并不知道性质如此恶劣,更不知道她遭受的种种……

    秦梵音蹲下身,与顾心愿平视,看着她,“我一直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没想到,你对我起了这么歹毒的心思,还付诸了行动。是,你有你的悲哀,你的无助,但这是我必须原谅你的理由吗?一个失意的人,就有权利伤害他人?”

    她眼神坚定的看她,“很抱歉,我不这么想。我爱惜我的生命,尊重我的生命,我不原谅任何人对我生命的威胁。”

    顾心愿脸上绝望越来越甚,眼泪怔怔直落。

    在她回来前,她还满怀希望,以为她会原谅她……

    事实却完全背道而驰,狠狠给了她几耳光……

    秦梵音抬手,拭了下她的泪水,开口道:“无论你是顾家的亲生女儿还是养女,首先,你是一个成年人了,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我可以保证,绝不会让墨钦私下折腾报复你,这件事,就交给公正公平的法律裁决。”

    秦梵音站起身,顾心愿虚脱般跌坐在地。

    秦梵音转过身,看向顾氏夫妇,眼里情绪暗涌,脸上依然保持着平静,“今天这顿晚餐,你们应该也没心情吃了。你们对她有二十年的养育之情,看到她身陷囹吾心里肯定不好受。但我有自己的态度和原则。我跟墨钦还是先回去。其他事,等这件事结束后再说吧。”

    秦梵音跟邵墨钦牵着手离去,她把他的手抓的很紧,紧的在发颤。只有他感受得到,她在外表的平静淡定下,内心是怎样的波澜起伏。

    暌别二十年的亲生父母,刚认回来,就站在了对立面,而且源于一个替代自己的养女……

    这种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好过。

    气氛僵硬的几近凝滞,顾家人看着秦梵音离去,不知如何挽留。

    秦梵音跟邵墨钦上了车,邵墨钦发动车子,驶出顾家别墅。

    夜色之下,整座城市流光溢彩。

    秦梵音靠在椅背上,看着车窗外繁华绮丽的世界,眼里是难以形容的落寞和难受。

    从小养育她的家庭分崩离析,自从父亲过世后,母亲和弟弟都在疏远她……

    生出她的家庭,有了另一个女儿,陷入左右为难的抉择中……

    她仍然记得在顾心愿的生日宴上,他们一家其乐融融的场景……

    当她知道自己是顾家生女后,那个场景时不时就在脑海里浮现……每一次都在隐隐约约的告诉她,她有没有回家,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而如今的局面,仿佛在告诉她,她的出现打破了他们原有的平静,毁了他们的天伦之乐……

    邵墨钦停了车。

    秦梵音恍然回神,发现车子停在了一栋大楼的车库里,不是邵家院子里。

    邵墨钦伸手,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眼泪。

    秦梵音马上低头擦干净,抬起脸,若无其事的问,“这是哪儿?怎么不回家?”

    “先吃饭。”邵墨钦动唇,“吃饱了再回去。”

    “好。”秦梵音微笑应声。

    下车后,邵墨钦牵住她的手。两人绕过停车场,进入电梯。

    抵达位于88楼的餐厅,邵墨钦牵着她的手走入。

    他们在侍者引导下进了一个隔间。秦梵音落座后,他坐在她身侧。整面的落地窗将城市夜景尽收眼底。这里是c市极负盛名的一家风情餐厅,也是极好的观景餐厅。小隔间将情侣的私密空间保护的很好。

    精美的佳肴一道道被呈上,邵墨钦举止优雅的投喂着老婆,将汤匙送到她唇边。

    连续几下后,秦梵音难为情的避开,“我知道自己吃,你别管我。”

    邵墨钦一本正经的动唇:“我在喂我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