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表情平静平淡,就跟闲话家常没什么区别,她差点没反应过来。

    邵墨钦点下头。

    秦梵音持续错愕中,“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你养父车祸,你晕倒后在医院做了检查。”邵墨钦缓缓动唇,“我知道你的心思在你养父后事上,没有马上告诉你。”

    他希望孩子到来,带给她的是纯粹的喜悦,而不是在极度悲伤时无暇顾及的一个意外。

    消化这个事实后,秦梵音故作平淡道:“哦,这样啊,我知道了。”

    她重新躺到床边,邵墨钦侧过身,抱住她。

    沉默半晌,秦梵音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这么淡定呢?”憋了这么久,用这么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告诉她……别的男人知道自己当爸爸不是很兴奋吗?难道他不喜欢小宝宝?

    邵墨钦将脑袋抵在她肩上,手掌虚放在她肚子上,轻轻抚摸……

    他淡定吗?不,他一点都不淡定。白天里时时刻刻盯着她,怕她情绪过激,怕她累着,怕她吃不好。晚上她睡着后,他会摸着她的肚子想,他们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出生后会像谁……想着想着,不由得笑起来,眼前的一切阴霾随之散去。

    邵墨钦摸了半晌,撑起手臂,看着秦梵音动唇,“老婆,我这是给你做榜样,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得平静、淡定,千万不要激动,不要动了胎气。”

    秦梵音抬起手,捏着他的俊脸,“好榜样,你告诉我,你想要孩子吗?”

    “你说呢?”他反问她。

    “你深藏不露,我怎么知道。”她轻哼。

    他揉捏着她的肩头,低头轻啄她的唇,将那两双唇瓣细细尝了个遍后,看着她的眼睛动唇,“想。很想。非常想。”他表情温柔至极,言语无声,她却看到了压在温柔里的滂湃汹涌。“从现在开始,我一天天算着日子等他来到这世上。”

    秦梵音埋在他肩窝里,笑了起来。

    这是她从回老家以来,第一次流露出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两人腻歪了好一会儿,秦梵音从小宝宝的冲击中缓过神,想到了她弟弟……

    她犹疑着开口道:“我妈肯定不会告诉嘉阳真相,其实我心里也在犹豫……嘉阳的性格很激烈,容易冲动,我怕他很难接受这种变故,反倒弄巧成拙……”

    邵墨钦静静的看她,听她说着。对于他们的家务事,他给不出最好的意见,他也不够了解秦嘉阳。

    “这样好不好,我们先帮嘉阳找他亲生父母,如果找到了,就告诉他真相,没找到之前,先不要贸然告诉他……”秦梵音眼底满是怜悯和不忍,“这种冲击太大了……他的性格就像个大孩子……我怕他受伤……”

    邵墨钦点下头,俯身亲吻她的额头,“放心,我一定会帮他找到。”

    “谢谢老公!”秦梵音抱住他,贪恋的趴在他怀里,“有你在,真好……”

    任世界天翻地覆,只要有他在身边,她什么都不怕了。

    .

    次日,秦梵音跟邵墨钦回程。

    秦梵音走之前,问她的养母要不要跟她一起回c市,王梅拒绝了。她说要陪亡夫一段时间。

    秦嘉阳是请假回来,葬礼过后就要回学校了。

    秦嘉阳背着包出家门,看到秦梵音等在外面,表情变幻不定。

    秦梵音说:“我们一起走,我送你去学校。”

    秦嘉阳别开脸,不看她,盯着远处的旧楼,声音很生硬的说:“不用了。你们先走,我要在家陪妈几天,今天不走。”

    秦梵音看向他背上的双肩包,“不是连东西都收拾好了?”

    秦嘉阳舔了舔干燥的唇,手掌攥住双肩包的带子,表情故作漫不经心道:“哦,我是打算在县城里转转,看看老同学。这几天忙着爸的后事,老同学的约都没顾上。”

    “好吧。”秦梵音不再勉强,无论是真是假,至少说明他不愿跟她同行。“那你一个人回c市的时候注意安全。”

    秦嘉阳点头,露出一个客气的微笑,“你们也慢走,路上注意安全。”

    秦梵音弯唇颔首,算是回应。

    转身离去时,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难过。

    邵墨钦等在车边,见秦梵音一个人过来,诧异的动唇,“你弟弟不回去?”

    秦梵音摇头,不想多说,淡淡解释道:“他打算留下来多陪妈几天。”

    上车后,秦梵音抵靠着邵墨钦的肩膀,闭上眼。

    心里某个角落,越来越难受,越来越空……

    “嘉阳!救命!有蛇……”

    “叫阳哥。”

    “我打你哦——阳哥!”

    “诶,阳哥救你来了……别动!抓住了,哈哈……这小青蛇没毒的……”

    “嘉阳,在该念书的年纪就好好念书,不要让爸妈操心……”

    “放心,我姐是学霸,我怎么着也不能差太远吧!”

    “姐,你出国以后会不会留在外面,嫁个洋鬼子?”

    “可以考虑哦。”

    “这我就得说你了,怎么能跑去资本主义国家!还有没有一点爱国心了?国家教育你这么多年,把你送出去深造,结果你过河就拆桥……”

    “嘉阳童鞋,你放心,你姐硕士毕业就回国,回c市。”

    “这才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嘛。”

    “说人话。”

    “姐,你不回来,咱们家就不完整了。你必须得回来。”

    “嗯。”

    秦梵音低下头,将脸庞压在邵墨钦腿上,遏制着快要涌出的泪水。

    父亲过世,母亲隔阂,弟弟疏远……

    曾经的家,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

    回到c市后,秦梵音跟顾家人一起回了顾家豪宅,邵墨钦寸步不离的陪在秦梵音身边。

    回来的路上,蒋芸就叮嘱家里的厨子准备好各种食材。到了家,她非得亲自下厨房做一顿丰盛的家宴。顾牧之也高兴,跟进厨房,给她打下手。夫妻两放言,要做出满汉全席来。

    别人家的悲伤,别人家的父离女散,终究是别人家的。对他们而言,这是一家团聚的喜庆日子,是他们失散二十年的女儿第一天回家的重要日子。

    秦梵音和邵墨钦坐在客厅沙发上,电视里放着秦梵音参加《中国歌王》时的比赛录像。顾旭冉笑道:“之前妈就很喜欢你,特地买回来这个,没事儿就看你的节目。”

    秦梵音微笑。

    顾旭冉说:“我知道这种事需要一个接受过程,但我可以肯定,当你开口叫她一声妈,会是她最幸福的时候。”

    秦梵音还没做出反应,邵墨钦沉下脸,对顾旭冉打手势,“不要给她压力。”

    顾旭冉无奈失笑,“好吧,音音,你有个这么疼你的老公,哥哥也算是放心了。”

    秦梵音跟着微笑,挽上了邵墨钦的胳膊。在她不知如何作答时,她老公瞬间就察觉到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时,大门被推开,顾心愿跟顾旭冉老婆一起走进来。

    邵墨钦表情当即变了,眼神鹰隼般凛冽,盯着顾心愿。

    顾心愿走近,朝着秦梵音的方向弯腰鞠躬,声音甜软又温顺,“音音姐。”又朝邵墨钦的方向鞠躬,打招呼,“墨钦哥。”

    打完招呼后,她站起身,拎起手里的便利袋,笑道:“听妈妈说,音音姐今晚回家吃饭,我跟嫂子特地出去买了些新鲜的时令水果,还有很好吃的糕点。”

    秦梵音微笑,“谢谢。”

    “那我去削水果。”顾心愿拎着东西往饭厅那边走。

    邵墨钦眉间阴霾加重,虽然今天是他老婆回家的第一天,本来是该让她高兴的日子,可是看到差点害死她的女人,若无其事的站在这里,他心情极其恶劣。

    这几天一直在秦梵音老家忙碌,他没顾上这边,看样子顾家是要保她了?

    邵墨钦冷着脸对顾旭冉打手势,“关于顾心愿,你不打算给个解释吗?”

    顾旭冉低声道:“墨钦,今天就不提这些了好吗?”

    邵墨钦冷笑,牵起秦梵音。秦梵音莫名看他,“怎么了?”

    他对她动唇,“我们走,回家。”

    顾旭冉起身拦在他们跟前,表情不悦,压低声音说:“有什么事改天再说不行吗?非得在今天?你就不能体谅我们的处境?”

    邵墨钦冷漠动唇,“不能。”连手语都懒得打,直接将顾旭冉推开,牵着秦梵音往大门的方向走。

    “墨钦,怎么了?”秦梵音一头雾水,再次问道。

    邵墨钦不想再瞒她,顿住步,告诉她,“上次你去玉树演出受害,是顾心愿在背后动了手脚。”

    “邵墨钦,你非得在今晚说这些,连一顿好好的晚饭都不让我们吃吗?”

    邵墨钦扶上秦梵音的肩膀,让她只看着他,动唇,“对于想伤害你的人,我们绝不能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