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V章

无影有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墨钦没想过顾家会来,他并没有发出邀请。但既然他们来了,有些事就必须面对。

    当晚,他将秦梵音抱到腿上坐着,轻轻抚着她的发丝,缓缓动唇,“老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关于你的身世……”

    秦梵音苦笑了下,“我不是我爸妈亲生的,是他们买来的,对吗?”这几天流不尽的眼泪,使她双眼肿胀的像核桃。

    邵墨钦沉重的点下头。

    不等他开口,秦梵音又道,“就是因为这个……他们想逼我跟你离婚,怕事情暴露……偏偏被我听到了……”女人声音夹杂着细碎的哽咽,“我当时很难接受,也很生气……我一个人跑出去……他们在马路边找到我,我很执拗,不肯跟他们上车,后来……”

    泪水又一次涌出,邵墨钦将她揽入怀中抱紧,停止她的自责,安抚她的悲伤。

    等她的情绪稍稍平静后,他扶起她,再次开口,“这就是命运。就算重来一次,作为父母,依然会奋不顾身保护孩子。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错。是你养父母自身的愚蠢、自私、偏激、狭隘,造成这些波折和意外。由始至终,你只是受害者,你不该把任何愧疚和负担加诸在自己身上。你可以感激他们的养育之恩,可以为养父舍身救你感动,你也有权利因为他们隐瞒你的身世并妄图破坏你的婚姻而生气。”

    秦梵音一瞬不瞬的看着邵墨钦,看他缓缓开阖的唇角,体会着他的言语。他很少用唇语对她说这么多话,而他的每一句话都对她有着莫大的分量。

    他的存在,让她安心。他温柔又厚重的眼神,给予她勇气和力量,让她在浑噩的悲剧中,仍有力气往前走。

    邵墨钦低下头,轻轻碰上她的唇角,“老婆,你不应该自责,不要把自己打入阴影中。”

    秦梵音点下头。

    她不想让爱她的人为她担心。她不能让爱她的人跟她一起受罪。

    邵墨钦将秦梵音放开,下了床。

    秦梵音莫名看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邵墨钦跪在床前,跪在秦梵音跟前,抓住她的双手,眼神肃穆又凝重的看她。

    “怎么了?你跪着干嘛,起来说话呀!”秦梵音下床,拉着他的手臂,想把他拉起来。

    邵墨钦固执的跪着,仰视她,动唇,“老婆,对不起。梵音,对不起。心愿……对不起。”他蠕动着唇,两行眼泪倏然由眼角滚落,“是我当年的过失,导致你由顾心愿变成了秦梵音……”

    秦梵音愣愣的看着邵墨钦,表情剧烈变幻。

    邵墨钦动唇:“归根究底,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命运诸多磨难的始作俑者,是我……最该自责的人,背负罪孽的人,是我……”

    秦梵音缓缓明白过来,为什么当时父母的谈话有一句不能被顾家抢去,为什么他们那么不待见邵墨钦,为什么她跟顾家好似有种若有似无的牵连……

    “知道真相后,我一直在想,怎么告诉你,怎么讲述这件事,能让你对我的怨恨少一些,能让你继续爱我这个罪魁祸首。可是我想不出来。没有任何理由,能够免除我对你犯下的罪。我恨不得代替你承受所有痛苦,但上天没有赋予我这项能力,你面对的苦难每多一分,我对自己的痛恨就多了一分……”

    秦梵音怔怔的看着邵墨钦,初见时高冷漠然的男人,婚姻中温柔内敛的男人,如今跪在她眼前忏悔,泪流满面,眼神脆弱的像个小孩子。

    她怎么会想到,折磨他二十年的心结,就是她自己……

    她怎么会想到,他苦苦寻觅甚至让她心生嫌隙的人,就是她自己……

    她怎么会想到,这二十年一直被他铭记被他捍卫的人,就是她自己……

    秦梵音流着泪将邵墨钦拉起来。

    她伸出双臂,将他抱住,脸庞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

    她抽动着喉咙道:“……我不怪你。墨钦,我真的不怪你。因为我亲眼看到,你为了我,付出了多少。我清楚知道,过去的二十年,你比谁都痛苦,就连我,都比你幸福……你听到了吗,邵墨钦,我不怨你、不恨你。我甚至庆幸,我拥有原谅你的权利。”

    秦梵音的脸庞不停往他怀里深埋,泪水蹭在他衣衫上,“我应该庆幸……上天待我们不薄,最终还是让我们重逢了……”

    邵墨钦将她抱得很紧很紧,紧的双臂在发颤,却又温柔的令人心碎。

    两人拥抱了许久,秦梵音由邵墨钦怀里抬起头,站直身。

    她抚上他的脸庞,郑重其事的说:“从今后,不准你再自责,不准你有心理负担,不准你把一切都算在自己头上。如果你觉得自己对我有亏欠,我允许你把所有的亏欠都化成爱,疼爱我照顾我一辈子。”

    邵墨钦静静的看着她。

    秦梵音继续说:“我心情不好时不要跟我较真,我无理取闹时要哄着我让着我,我想吃你做的饭时你要乖乖去弄,我说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时,你得无条件跟随……唔,我不想要的时候你就不能要,我想要的时候你累趴下了也得伺候我……”秦梵音故作轻快道,“还有什么呢……暂时想不出来了,以后想起来再补充。”

    她看着他,眨了眨眼,“怎么样,我不好伺候吧?”

    邵墨钦牵起她的手,轻柔又庄重的吻上她的手背,动唇,“遵命,老婆大人。”

    “老公乖。”她对他微笑。

    真的,她不怪他,知道这些,她心里最在意的是他多年的痛苦。她要他卸下枷锁,放下包袱。

    所以她努力表现的毫无所谓,波澜不惊,只要能够让他轻松,她就一直对他笑着。

    邵墨钦长臂一伸,将秦梵音圈入怀中。

    他曾经无数次控诉上天不公平,无数次痛恨这命运,无数次憎恶自己到无以复加……

    他曾经别无他求,只愿能找到她,减轻自己的罪……

    他从未奢望过幸福,从未想过他还有资格得到爱。

    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被他遗失的心愿不仅回到他身边,给予他宽恕,还给予他爱情,给予他幸福快乐。

    这些年他救过很多人,听到过无数次获救者对他的感激、送给他的祝福,他们说好人有好报,他们说上天会厚待他,他们说他一定会心想事成……每听一次,他心里的安慰便多了一分,好像听得多了,梦想就能成真。

    现在,梦想真的成真了,比他期待的还要好很多。

    感谢那许许多多的善意……

    感谢他的小姑娘的顽强善良……

    感谢所有能让他在黑暗中等来光明的一切。

    这一次,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行善事结善果。最终,他得到了命运的眷顾。

    .

    秦山出殡的这天,前来吊唁的宾客都聚齐了。

    由于他们有落叶归根的说法,秦山在老家的山里下葬。葬礼也在山里举行。

    养父的棺木下葬时,秦梵音坐在一旁,演奏大提琴。

    没有一般乡村葬礼上的吹唢擂鼓,只有缠绵哀怨的大提琴声,在风中缠绵缭绕。

    秦梵音一身白衣白裙,手臂带孝,噙着泪光,目视养父的棺木下沉,埋土。

    邵墨钦一身黑色西装,陪站在她身边。

    邵时晖站在远处,遥望着她。即使不能陪在她身边,以这个距离看着她,也好。

    葬礼结束后,众人回到了县城。

    秦梵音把王梅带上了她跟邵墨钦坐的车。王梅眼中有些不安,迟疑不定。

    秦梵音安抚道:“妈,墨钦只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王梅上了车,她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救的地步,另一半死了,她也无心再掩饰什么。

    车内,邵墨钦问起当年买卖孩子的详细经过和那边的接头人。王梅努力回忆,把记得的全说出来了。邵墨钦身旁,有助理在记录她说的一切。

    末了,王梅忍不住问:“我全坦白了,你们会找警察抓我吗?”眼里还带着畏惧。

    “妈……”秦梵音抱住王梅,脑袋埋在她肩头,难过的说,“你是我妈,辛辛苦苦把我养育成人,我怎么会这么对你……”

    王梅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你要还把我当妈,我就求你一件事……”

    秦梵音抬起头,疑惑的看她。

    “不要让嘉阳知道他是买的。你可以回你原来的家庭,我不拦你。我只求你,不要再让我失去这个儿子。”王梅眼里是几近万念俱灰的绝望,“嘉阳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希望了……连他都走了,我不如趁早下去跟着你爸……”